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綜藝糊咖就是矯情
綜藝糊咖就是矯情 連載中

綜藝糊咖就是矯情

來源:google 作者:聆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悠 現代言情 聆書

無CP....十八線糊咖的最後作用,給公司新人當個背景板?開什麼玩笑,糊咖要有糊咖的樣子,背景板這種東西,有失身份...展開

《綜藝糊咖就是矯情》章節試讀:

安悠信誓旦旦的說中午飯她包了,大家都是笑笑不說話,這種事…說大話誰不會。

這麼隨便說出來,肯定是為了蹭鏡頭,安悠這種碰瓷戶,什麼事做不出來。

秦雅咬着嘴才沒說出吐槽的話。

臉色難看的,明眼人都能看出來,莫名被她話刺了兩次,安悠了不想輕易這麼過去,翹着蘭花,捏着嗓子過去了,特地在她面前嬌作着扭腰撐臉,「記得要抓魚哦,多抓幾條哦,人家想要吃糖醋魚,紅燒魚,清燉魚…」

秦雅咬牙,露出一個平坦的微笑,「想吃自己去抓!」

安悠嘖嘖了兩下,「哎呀,人家可是病號,怎麼好親自動手,更何況…小坤還要人家準備午飯呢~」

故意對着倪坤拋了個媚眼,「你說是不是啊,小坤~」

倪坤有點囧,「安悠姐…」

安悠回頭,「喊我幹嘛!」

還沒挑釁夠的。

「要不我們先去抓雞…?」偷偷對着秦雅旁邊的人遞了眼神,拽着安悠往雞圈走,「已經十點多了,再不做來不及了。」

秦雅惡狠狠的瞪過來,不情願的穿着漁具出了門。

她走了,安悠瞥一眼倪坤,「心疼了?」

倪坤漲紅臉,「姐,可別亂說,萬一讓播出來可是要炸了的。」

安悠蹙了蹙眉,「你不是說有後期剪輯?」

倪坤壓低聲音,「節目要有爆點的…」

安悠瞧嚮導演那邊,顯示器擋住,看不到神色,但是旁邊的人彎着腰不知道在跟他說什麼。

扁扁嘴,爆點她自然知道,原主千方百計的作妖,不就是為了爆點,哪想到倪坤口無遮攔的,還以為一切都在掌控中,沒想到也是需要有爆點。

雞圈裏面的大公雞沒有意識到危險。

安悠仔細打量比較了一番,指着最大的那隻,「你去左邊堵住,別動手,我怕你抓得太小。」

倪坤:「…」

被嫌棄了。

大約三四平米的小地盤,安悠和倪坤進去立馬縮水了不少,公雞們發現情況不對,揮舞着翅膀撲騰,灰塵飛揚夾雜着雞屎。

倪坤下意識的往後躲了躲,最大的公雞瞄準時機從他腋下躥了過去。

安悠砸了下嘴,瞟了倪坤一眼。

倪坤縮了縮脖子。

又一次放過大公雞後,安悠生氣了,「出去,礙手礙腳的。」

倪坤張張嘴,一句話也說不出口,訕訕地往邊上靠了靠。

安悠冷哼一聲,從他身邊路過,順帶不小心用踩了屎的鞋底踩上他白的發光的小白鞋。

沒了倪坤,大公雞算得上手到擒來,單手拎着掂了掂,眉開眼笑,這份量不虧她這麼辛苦。

順帶的看倪坤也順眼不少,「走吧,姐給你做個過橋米線吃吃。」

倪坤看着鞋面上的印子,想哭,這可是他最喜歡的鞋。

安悠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下次幹活有個幹活的樣子,哪有你這樣來抓雞的。」

倪坤偷眼看過去,人家確實一身幹活的衣服,粗布彩花短袖,黑灰色牛仔褲,有點泛舊的布鞋,簡單到多餘的飾品都沒有,扎頭髮用的是條花布,全素顏的姿態配上這一身,一點違和感都沒有。

不服不行,只能撅嘴,「知道了…」

安悠哼着小曲出去,找了根繩子拴住雞,開始磨刀…

「刀刀刀,一把殺雞刀,左一刀右一刀,切個片,放點蔥姜蒜,刀刀刀,一把殺雞刀…」

磨好刀,對着雞憨笑起來,「乖哦,別掙扎,一下,我把刀磨的很快哦…」

旁觀的倪坤咽了咽口水,安悠這副神情活像要把雞活剝生吞了。

「…姐,我們就是做做樣子的,你想吃雞,可以買現成的…」

安悠拎着雞一點遲疑都沒有,「買的雞有這麼大?還是有這麼漂亮?」

倪坤:「……」

不是說她沒腦子,隨便哄哄就能各種出醜,到時候他在跟前表現出特別的善意,以此來襯托他這個陽光鄰家男孩的人設。

現在這……怎麼有點說不上的感覺……反正有沒有腦子不好說,作是挺作的,有時候聽她說話都替她尷尬,而且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好像有點言聽計從…?

在他胡亂想的時候,安悠已經完美的提着不能動彈的雞出現,手上乾淨的沒有任何痕迹。

倪坤不可思議的說,「安悠姐…這你…」

「不然呢?」舉起軟嗒嗒還在滴血的雞在他眼前晃了晃。

倪坤嚇得往後退了退。

安悠剛想說點嘲笑的話。

門口亂鬨哄的吵鬧聲打斷她的話頭,接着大門打開,秦雅在簇擁中痛苦的抱着手走進來。

倪坤見此趕緊換上一副焦急的樣子,「秦雅這是怎麼了?」

「抓魚的時候,不小心摔了,好像被什麼扎到了手…」宋禾解釋說。

「哎呦,那魚抓到了沒?」安悠滿不在意的問。

蕭果兒斜眼看了她一眼,「你有沒有心啊,小雅都受傷了,你還在關注有沒有抓到魚!」

安悠恍然大悟一般,誇張的大喊,「哎呀哎呀,受傷了啊,哎呀這可怎麼辦呢,人家暈血啊,是不是特別嚴重啊,嚴重的去了醫院,醫生都要感嘆,來的再遲一點,這傷就癒合了。」

「哎呦,小坤,快來扶着點人家,暈血哦,真的好暈哦…」

這話當真是一點可信度都沒有,她手裡拿的刀血跡都沒幹。

看他們不說話,安悠轉身去了廚房,「不想中午餓肚子就快點,會洗魚的幫忙動動手,受傷的…呵!歇着去吧。」

秦雅咬了下嘴唇,「我沒事,就是手有點疼…」

安悠輕輕哦了一聲,這比不說話還讓人難堪。

秦雅眼圈立馬紅了,強烈的自尊心讓她強忍着淚水沒落下來,轉身出去。

蕭果兒跟上去,跑出去幾步,掉頭對安悠說:「你說了做飯,可別點外賣!」

安悠頭都沒抬,蕭果兒碰了個軟釘子,恨恨的原地跺腳,追着秦雅出去。

剩下幾個大老爺們不知所措。

安悠悠悠說了句,「怎麼的,還不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