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總裁,夫人問你什麼時候離婚?
總裁,夫人問你什麼時候離婚? 連載中

總裁,夫人問你什麼時候離婚?

來源:google 作者:銀絲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染 沈謙燁 現代言情

林染莫名其妙被捲入一樁舊案中然後莫名其妙就和沈謙燁結了婚婚後林染搞定了沈謙燁的老爸,老媽,姨媽,表弟……但還是沒有讓沈謙燁愛上她於是林染心灰意冷,把離婚協議放在床頭,就自己去完成他們約定的夢想把頂樓旋轉餐廳包場,準備了浪漫的燭光晚餐和精緻禮物準備告白的沈謙燁,聽到林染已經坐上飛機後:???展開

《總裁,夫人問你什麼時候離婚?》章節試讀:

林染不自覺的握緊了這份抵押文件,內心五味雜陳。

她現在也分不清到底應該以什麼樣的心情對待沈謙燁了。

曾經愛慕的人,現在為了一些她所不知道的利益關係逼迫她和他結婚。

這不是她想要的,她寧肯默默無名的把最美好的一面藏在心底。

可是,如今還能怎麼辦?

鶴鳴山莊對於爸媽姥姥姥爺都是命根子一般的存在,她不能眼睜睜的看着它毀於一旦。

林染深吸一口氣:「我同意沈總的提議,但我也有條件。」

「好的,林小姐。沈總說他現在在辦公室等您。」

林染已經無話可說了。

沈謙燁居然等着她?他是知道她一定會同意嗎?!

林染瞬間也泄了氣。

她已經被拿捏得死死的了。

朝陽集團。

助理小文領着林染來到氣宇軒昂的寫字樓下。

果然財閥集團就是不一樣啊,這黃金地段的一棟寫字樓得多少個億吧。

助理刷卡後帶着林染等候在高層專用電梯前。

旁邊等電梯的同事,看着林染這個生面孔竊竊私語了起來,讓林染有些不自在。

「林小姐,請。」

正好電梯來了,再站幾分鐘感覺身上都會被眼神燒幾個洞。

很快電梯停下來了,坐在前台的女生站起來和助理說了幾句,隨即女生打了個電話。

「林小姐,沈總說請您進去。」女生對林染甜甜一笑。

「哦……哦,好的。」

沈謙燁艷福不淺嘛,每天都能看見這麼甜美的女生。林染心中冷哼道。

林染推門而入。

一個帶有落地窗,能俯瞰整個容城的寬敞明亮的豪華辦公室出現在眼前。

沈謙燁坐在窗前巨大的辦公桌前,身邊有人正拿着幾份文件,等待他簽字審閱。

沈謙燁抬頭看了林染一眼說道:「稍等。那邊有沙發,你先坐一下。」

沈謙燁又低下頭看文件了。

站在沈謙燁旁邊的助理也目不斜視。

「哦……哦。」林染又緊張起來了。

她連忙找沙發的最遠端坐下。過了一兩分鐘,沈謙燁那邊還在和助理討論合同上的條款。林染漸漸放鬆下來,覺得無聊,便偷偷打量着沈謙燁。

沈謙燁今天身着熨帖的淺灰色西服,烏黑的頭髮一絲不苟,巨大落地窗透進來的陽光正好打在他的背上,逆光更加顯得沈謙燁臉上的輪廓冷冽俊美。

你快打住吧!現在可不是發花痴的時候啊!!咳咳,林染在內心自我提醒。

「林小姐。」突然沈謙燁的聲音從林染還沒有收回的視線的方向傳了過來。

林染突然回過神來,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助理已經離開了,巨大的辦公室內,只留下了沈謙燁和林染兩個人。

沈謙燁嘴角明顯有了一絲笑意。

救命啊!!

偷看人家看到發獃的模樣,肯定丟死人了!

林染,你平時精明能幹的形象到底哪裡去了?!

記住,今天是來談判的!

林染這邊還是自我懊惱,沈謙燁已經站起來,整理了一下外套,邁着頎長的雙腿走到了辦公室角落裡的吧台。

「咖啡,還是茶?」沈謙燁一邊給自己倒了一杯咖啡一邊問道。

「呃……白水就好。」林染已經低頭不敢看他了。

一杯水放在了林染的面前,沈謙燁順勢坐在了林染對面的沙發上。

「謝謝。」林染說完就端着杯子悶頭喝了起來。

「林小姐,這裡是一份結婚協議書,你可以看看,有什麼條件你可以提出來。」

沈謙燁的聲音從頭頂傳來,桌上一份文件放在了林染的視線前。

林染抬頭看了一眼沈謙燁,後者已經解開西裝的扣子,慵懶的靠在沙發上喝着咖啡,似乎等着林染的回話。

不得不說,沈謙燁舉手投足之間都散發著令人心跳加速的魅力。

咳咳。

林染放下杯子拿起協議翻了起來。

「關於我爸的事……」林染欲言又止的問道。

「你放心。和我結婚後,鶴鳴山莊便屬於朝陽集團的投資項目,後期會有專人和令尊商量重建事宜。」沈謙燁頓了頓,身體往前傾斜,離林染近了一些,聲音似乎柔和了一點:「關於一些債務問題,朝陽集團解決起來也不是難事。你放心。」

林染聽見沈謙燁說出「結婚」兩個字,突然大腦有些缺氧,臉肉眼可見的紅了起來。

天下會有這麼好的餡餅掉下來?

誰知道會不會什麼陷阱?林染自我提醒道。

沒回應沈謙燁的話,林染隨即對於協議研究了起來。

這結婚協議僅生效兩年?解除協議後有三套房產轉移到林染名下?以及一大筆資金匯入林染賬戶?以及鶴鳴山莊任何虧損均由朝陽集團承擔?

林染越看越瞠目結舌,這份協議看起來也太誇張了吧。這該不會是什麼賣身契吧?

「沈……沈總,我能問一個問題嗎?」

「林小姐,但問無妨。」

「協議生效後你是準備賣我的腎還是讓我去干違法的事啊?」

「噗。」沈謙燁好久沒有聽過這種無厘頭的話,忍不住笑了起來,「林小姐放心,既不會對你有任何傷害,也不是讓你做任何違法的事情。只是需要你配合『沈夫人』這件名義上的事情。」

沈夫人。

這三個字徹底讓林染如凝脂般的臉頰染上兩抹紅暈。整個人看起來更加楚楚動人了。

沈謙燁看了一眼林染,居然也有些不自然的調整了一下坐姿。

「那為什麼……是我?」林染終於問出來內心最想問的問題。

「抱歉,我現在不能回答你。」沈謙燁又恢復到嚴峻的神情,「但是你有任何條件都可以提出來商量。」

林染搖了搖頭。

兩年。

兩年之後彼此就再無瓜葛。

她現在為了爸媽,也別無選擇。

就當是一場夢吧。

林染在協議尾頁簽下了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