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天之上,萬神爭仙
諸天之上,萬神爭仙 連載中

諸天之上,萬神爭仙

來源:google 作者:雪域寒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朱雀曦 軒轅浩辰

(無系統,劍道,傳統玄幻,東方神話)封神榜統領諸天神明,唯仙超脫!不受任何限制,無拘無束!他,淪為權利爭鬥的犧牲品!無意中淪落到天柱崩塌的祖星!上天無望,入地無門!幸得無上仙道傳承,重塑天柱,從殺戮中崛起!展開

《諸天之上,萬神爭仙》章節試讀:

神霞宗山門外。

石辰背負山雨劍,筆直的身軀負手而立,正靜靜地等待着。

紫府境的守山長老洛坤贊道:「年輕人,你如今雖是一介凡體,卻有如此氣勢,真不愧是曾經的妖孽天才。」

「若你還能修行,單憑這氣勢來看,什麼五大天驕,什麼天驕榜,都要在你的腳下顫抖。」

自石辰能夠修行以來,整個人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猶如涅槃新生。

石辰淡淡一笑,「洛長老過獎了,如今我只是凡人,這輩子怕是難以作為了。」

「唉!」洛坤搖搖頭,暗道可惜了。

若這年輕人還是曾經的妖孽天才,有石夕的這層關係在,很有可能會進入神霞宗,到時必能帶着神霞宗一飛衝天。

「辰弟,真的是你!」就在這時,石夕出現在山門口。

石夕衝過來,關切地問道:「兩個多月了,你去了何處?為何不事先和我說一聲?」

「夕姐,我……」石辰眼眶微紅,欲言又止。

「什麼都別說了,先隨我去一個地方,今後你要寸步不離地跟着我。」石夕說完,與洛坤道謝後就帶着石辰往演武台方向走去。

「夕姐,這,這……」

石辰哭笑不得,也沒有反抗,任由石夕拉着他走。

……

「宗門天驕選拔,石夕竟然中途離場,也太不宗門放在眼裡了。」

演武台下,北笑林還在抱怨不懂規矩。

青皓擺擺手,道:「好了,石師妹離場必有要事,北師弟你也少說兩句。」

青皓作為宗主親傳,而且還是宗主親子,日後極有可能繼承宗主大位,自然要平衡好這些新一代的領軍人物。

北笑林抿了抿嘴,沒有再多說什麼。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了石夕不屑的聲音,「北師兄若是看不慣,大可先行離去!」

挑釁,輕視!

所有在場的神霞宗弟子都回頭一看,頓時驚訝而好奇。

只見石夕後面跟着的是負劍的石辰。

「那人是誰?」

「石師姐怎麼會帶一個男人來?」

「而這個男人好像是個凡人?」

而月霞峰弟子則是一臉意外,「是辰少爺,他還活着……」

武啟滿臉難以置信,暗道石辰怎麼可能還活着?

他將目光看向薛蒼元,似乎是在質問。

薛蒼元一愣,他也沒想到石辰還活着。

隨後聳了聳了肩,示意武啟無須擔心。既然沒死,那便再殺一次罷了,一個凡人而已,揮揮手便能除去。

殊不知,武啟和薛蒼元的這一切眼神交流早已被石夕放在眼裡。

石夕一直懷疑上次石辰失蹤的事肯定和武啟離不開干係,只是沒想到薛蒼元也參與其中。

她轉過頭,略有深意地看向薛蒼古。

薛蒼古一臉茫然,問道:「石師妹,你為何這樣看着我?」

石夕搖搖頭,沒有多說什麼。

這時,北笑林輕蔑一笑。

戲謔道:「這位便是令弟吧,倒是勇氣可嘉,一個凡人也敢負劍行走。」

經北笑林一說,石夕這才注意到石辰背上的長劍。

「辰弟,你為何會有劍?」

「外面撿的,可以防身。」

苦狼頭陀惋惜道:「令弟氣宇軒昂,乍看之下,實在難以相信他已是凡體。」

話落,石夕也深有同感。

曾經的石辰是何等驚艷,天脈妖孽,東荒無雙。

其實石夕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趁此時大部分神霞宗弟子都聚集於此,將石辰帶來認認臉,讓這些人知道石辰背後有她石夕罩着。

青皓淡淡一笑,道:「在下青皓,石兄弟既是石夕師妹的族弟,那也算是自家人,今後若有什麼難處儘管開口。」

石辰朝青皓點點頭,算是接受了他的好意。

緊接着,石辰又看向演武台,問道:「夕姐,他們是在爭奪什麼嗎?」

石夕頓了頓,本不想和石辰多說修行者的大事。

但猶豫了片刻後,她還是說道:「還有三個月東荒的天驕榜爭奪戰就要開始了,他們都是在爭奪參戰資格。」

「天驕榜?那是什麼?」石辰疑惑。

北笑林不屑道:「無論那是什麼,都與你這個廢人沒什麼關係。」

話里話外都帶着嘲諷之意。

「哦!」石辰一臉玩味道。

「閣下的意思是凡人就不配知道東荒的大事?」

石夕也當即警告起來,「北笑林,注意你的言辭,不然……」

「哼!」北笑林一甩手,沒有再多說了。

青皓等人見狀也頓時明白過來,暗道石夕果然如傳言那般對石辰寵愛至極。

……

夜幕來臨。

武啟和薛蒼元正推杯換盞。

經過重重比試,二人都獲得了天驕榜的參戰資格,只要能在天驕榜中奪得前三十的名次,便能進入東陽宗遺址尋找機緣。

酒過三巡,武啟凝重道:「薛兄,那個廢物的事你打算什麼時候動手?」

薛蒼元擺擺手,毫不在意地說道:「武兄莫急,我既收了你的元石,自然會把事情辦好。」

「今晚三更之後,等我好消息!」

「呵呵!」武啟作輯一禮。

「那便有勞薛兄再辛苦一趟了。」

二人言下之意,石辰早已是個死人。

……

石辰的住處內,儘管石夕多番詢問,他始終沒有將這兩個月所發生的事說出來。

他早有打算,要以身誘敵。

至於他能修行的事,若是傳出去的話,恐怕整個神霞宗都會震動。

所以他也決定暫時不說,至少現在還不是讓石夕知道的時候。

月霞峰的深夜,皓月當空。

一陣疾風響起,一襲黑衣的薛蒼元蒙臉再次來到了石辰的住處外,徑直朝裏面走去。

「來了嗎?會是誰對我出手呢?」房間里,正處於假寐的石辰右手握劍,暗暗自語。

看着熟睡的石辰,薛蒼元喃喃自語。

「呵!一個廢物,也配有劍?」

「雖然不知道你一個廢物是怎麼活下來的,但廢物就是廢物,即便是僥倖活了一次,最終也難逃一死!」

說完,他便手掌化刀,準備朝石辰的胸口斬劈而去。

石辰暗自冷笑,握劍的右手也準備在這一刻發起反擊。

轟!

就在這時,一道巨大掌力突然對薛蒼元襲出,薛蒼元當即被震出了房間之外,重傷吐血。

緊接着,一道冰冷的聲音也隨之響起。

「敢動我辰弟,無論你是誰?」

「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