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天從廣發辟邪劍譜開始
諸天從廣發辟邪劍譜開始 連載中

諸天從廣發辟邪劍譜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第七晨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第七晨星 郭崇

郭崇天賦無雙,資質超卓,萬法之理,一學即會,一點即通為求突破人體極限奧秘,穿入諸天萬界,以武證道在笑傲世界,廣發辟邪劍譜,笑看武林群雄爭相自宮內卷,從而自混沌中攪動風雲,並五嶽,滅魔教,笑傲江湖!在天龍世界,挽蕭峰之天人五衰,收琅嬛玉洞萬千功法,自證武道極境在大唐世界,化身邪帝修道心種魔,一統魔門兩派六道,力壓三教,復興百家,功成而破碎虛空在仙三世界,以武道入仙道,縱橫三界,尋神魔之秘……踏遍諸天萬界,修道體,凝道心,足下所踏之處,已是彼岸展開

《諸天從廣發辟邪劍譜開始》章節試讀:

向大年和米為義剛到後院,便看到一名嵩山弟子攔住劉正風女兒劉箐以及另一名少女,神態倨傲無禮。

向大年見狀與米為義對視一眼,問道:「這位嵩山派的師兄為何不到前廳喝酒,卻在這裡做什麼?」

那人瞥了眼二人,傲慢道:「奉大師兄號令,不得走脫了劉門一人!」

劉正風此時也來到這裡,聽後神色一變。

大廳上群雄亦聽到如此倨傲之極的回答,同時臉色一變,相互討論,不少人的眼神都瞥向郭崇。

此人上午行俠仗義,怎地到了下午,就一副如此傲慢無禮的姿態。

郭崇負手於後,面帶微笑,卻是一派謙遜和煦的模樣。

劉正風回頭看向郭崇,已知此人根本就是只笑面虎,氣得渾身發抖。

「郭師侄,此番嵩山派來了多少人,不妨都現身吧!」

郭崇淡然一笑,眼中閃過不屑之色,拍了拍手。

屋頂上、大門外、廳角落、後院中、前後左右,數十人忽然現身,齊聲應道:「嵩山派弟子參見劉師叔!」

這麼多人齊聲場合,聲震雲霄,在場群雄盡皆變色!

便在此時,後堂又走出十幾個人來,卻是劉正風的母親、夫人、兩個幼子,每一人身後都有一名嵩山弟子,手中都持匕首,抵住了劉夫人等人後心。

定逸師太正義感極強,見嵩山派如此做派,已是心生不平。

「你們嵩山派這是什麼意思?縱然要阻止劉師弟金盆洗手,但這般做法,未免太過欺辱人了!」

郭崇呵呵笑道:「師叔說得極是,師兄弟們的確做得過分了。」

然後他看向眾嵩山弟子,說道:「你們以這般粗暴手段對待老弱婦孺嗎?」

眾弟子立刻收回兵刃,同聲告罪,微微後退三步,雖稍稍遠離了劉府家眷,可依舊呈現包圍之勢,隨時可以出手拿下。

這番作態,顯然提前經過演練,否則怎會如此行動一致。

眼見嵩山派不懷好意且有備而來,岳不群心下微震,不發一言,先冷眼旁觀再做決定。

天門道長和定逸師太則都有些義憤填膺,氣呼呼的站在一旁。

而劉正風本人之憤怒,更不用多說。

「嵩山派的各位,我劉正風縱然有得罪之處,還請向我一人發難,禍不及家人,你們挾持劉某家眷,非是武林正道手段!

若是今日你們敢動劉某家人,在場正道群雄定會將你等嵩山弟子斬為肉泥!」

同時再次將手伸向金盆,下定決心要金盆洗手,反倒不在乎嵩山派接下來所行所為。

郭崇一掌擊向金盆,劉正風手上變幻無方,卻是拂向郭崇手腕穴道。

他本擬仗着修為高於這名後輩,一擊就將其拿下,所謂擒賊先擒王,如此嵩山派必定士氣大損,不得不退。

但事情豈有他想得這麼簡單,方寸之間,郭崇手法跟着變化,居然反切扣住劉正風手腕。

劉正風大吃一驚,自己這手脫胎于衡山七幻的掌法竟這般輕易給此子破去?

他連忙施展內勁相震,意圖震脫郭崇控制。

哪知空自一震,卻混不受力,郭崇早已主動鬆手,一巴掌拍在了金盆上面。

好好一張金盆登時給打得四分五裂!

尋常人一掌之威,了不起將金盆打得變形,或破損,似這般打成四分五裂,就非得將內力灌入金盆以內,再從內部爆發,方可達成如此效果。

這等內功,已非在場大多數江湖高手所能做到,因此稍有眼力者,皆對郭崇的武功大感震驚。

劉正風亦才知曉郭崇一開始的目標就不是跟自己纏鬥,但這般做法也是低調的展示自身實力,憑他甚至有可能不是此子對手!

「郭師侄好俊俏的功夫,你們嵩山派究竟是何來意,不妨直言。」

郭崇的眼睛卻轉向了和劉正風女兒劉箐站在一起的那名少女,他笑着說道:「小姑娘,今早在回雁樓我們可是見過的。」

那少女正是曲非煙,她朝郭崇做了個鬼臉,「當時還佩服你是個了不起的豪俠,現在看來也不過是個恃強凌弱的小人!」

郭崇攤手道:「這不也是無奈之舉嗎,誰讓劉師叔與你爺爺交好,我們行事自然得萬分小心,誰不知道魔教中人行事,向來心狠手辣、卑鄙無恥?」

此言一出,曲非煙心下震驚,想道:他怎麼知道爺爺是什麼人的?

原本打算魚死網破的劉正風心中不詳之感陡然實現,他一個武林大豪,此時卻忍不住生出一身冷汗,連手都在微微顫抖。

而在場其他武林人士卻被郭崇這句話說糊塗了,都是微微皺眉。

定逸師太問道:「郭師侄,你方才所言是何意思?」

丁勉站在一旁冷哼道:「什麼意思?這小姑娘的爺爺是魔教十長老之一的曲洋!各位知道我們嵩山派此來是什麼意思了吧。」

郭崇向身子微微顫抖的劉正風說道:「劉師叔,很抱歉,自前年本派長老孫大中師叔慘死於魔教中人之手,本派便已着手全力對付魔教。

調查虐殺孫師叔兇手之時,順道就發現了你和曲長老之間的秘密,為防再次出現孫師叔這等慘劇,我們嵩山派不得不防。」

天門道長皺眉道:「孫大中……我聽說他在鄭州給人將雙手雙足齊齊斬斷,又挖去了雙眼耳鼻,生生做成人彘,為近年武林中一大慘事,原來是被魔教中人所害!」

郭崇長嘆道:「的確如此,當時是弟子前去接應他的,臨死前他依舊慘呼,魔教害我!定要報仇!此等慘烈景象,本派不可能不予以厚報!

所以凡是涉及魔教事務,本派必將全力以赴,斬殺姦邪!更何況劉師叔在我們五嶽劍派內地位不低,若真與魔教長老結交……

哦,我不是懷疑劉師叔會背叛我們五嶽劍派,只是魔教中人向來奸詐狡猾,我擔心曲洋有意利用劉師叔殘害我們正道中人,劉師叔因而犯下大錯身敗名裂。

為免此等悲劇以及孫師叔慘事再現,此番希望劉師叔暫緩金盆洗手,好好配合我們。」

郭崇這番話有理有據,況且魔教沒少干下人神共憤的慘案,在場武林群雄或者親身經歷,或者耳有所聞。

因此對嵩山派挾持劉正風家人為威脅之事,惡感竟少了許多。

就連正義感膨脹的定逸師太,也因此陷入猶豫,不再輕易插手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