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狀元郎的小福妻
狀元郎的小福妻 連載中

狀元郎的小福妻

來源:google 作者:十里寒棠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丁小錦 古代言情 孟雲初

[女強+男強+甜寵]:穿越第一天,一個神秘聲音響起:「加油,把欠你的都拿回來!」小錦一臉懵逼,拿回什麼?隨着劇情發展,她辣手摧花,把綠茶虐成渣渣;生意爆火,掙的金子堆成山;桃花朵朵,絕色狀元郎撞進懷……人生正得意時,神秘聲音再次響起:「加油,把欠你的都拿回來!」小錦再次蒙圈,到底要拿回什麼?很快,她遇到了人生最大的那個渣……九死一生虐渣成功後,小錦驚嘆:拿回來的東西,竟然比天還大!展開

《狀元郎的小福妻》章節試讀:

丁槐生心裏憋屈,飯越吃越快,還要時不時瞪孟雲初兩眼,一不留神被一口饅頭噎住了,梗着脖子翻着白眼。

孟雲初覺得好玩,也學着他翻白眼。

丁槐生以為這傻小子故意跟他作對,喝了兩口雞蛋湯順下去後,把碗重重在桌子上一頓,起身走了出去。

孟家人連忙放下飯碗,跟了出去。

「親家,你沒吃飽吧?」王香草陪着小心。

「爹……」小錦怯怯地喚了一聲。

丁槐生頓住足,頭也不回道:「你們吃飯吧,我走了!」他實在怕一回頭看到女婿那張傻臉,會忍不住揍他一拳。

孟家人搶着挽留,小錦卻道:「我爹還得趕回去燒木炭窯,我送送他去。」

孟雲初立即道:「我也要送!」

丁槐生飛過來兩道眼刀子,小錦低聲哄勸:「你放心,我把爹送到村口就回來了。」

孟雲初這才悶悶不樂地「嗯」了一聲。

父女二人悶頭走了好一會兒,誰也沒說話,到了村口,丁槐生開了口:「丫頭,委屈你了。」聲音微微哽咽。

小錦眼眶一熱,道:「爹,你千萬別這麼想,我是心甘情願的。」

「孟家日子好像過得不差,」丁槐生嘆了口氣,「就是那小子實在配不上你。」

小錦道:「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我既和他做了夫妻,爹嫌棄他,就是嫌棄我。」

丁槐生便沉默了,半晌方道:「你嫂子不是個東西,可是她肚子里有了咱丁家的崽,我這做公爹的,也沒法打她……」

「嫂子她一定跟您大鬧了一場吧?」

「昨天你一走,她就攆到山上又哭又滾,逼着我和你哥來孟家要銀子,被你哥打了一頓才消停了,」丁槐生不憤道,「他白家小子欠了賭坊里的錢,憑什麼拿我丁家的女兒抵債,我實在咽不下這口氣!」

小錦不語,從懷裡摸出了那幾塊碎銀子,道:「爹,這是我昨天從家裡拿的銀子,我婆婆說了,這是給咱們家彩禮錢,讓我還給您。」

丁槐生又是心疼又是愧疚地看着女兒:「把銀子收回去吧,你相公看病也要花錢,再者,爹也沒給你準備嫁妝,這銀子就當是你的嫁妝吧。」

小錦不由分說地把銀子硬塞進丁槐生手裡:「彩禮錢本來就是給爹娘的,您拿着給娘買葯,只是一定要藏好,別給嫂子拿去了。」

父女二人推讓了好半天,丁槐生才把銀子揣進懷裡,臨走時道:「孟家人如果敢欺負你,你就告訴爹,爹給你做主。」

小錦一笑:「孟家人不會欺負我的。」

丁槐生走了好幾步,又扭頭道:「三天回門,爹給你做好吃的!有爹在,你嫂子不敢招惹你!」

小錦心頭一暖,「嗯」了一聲。眼見着丁槐生高大的背影消失在轉彎處,才抹抹眼淚往回走去。

沒走兩步,看見不遠處站着個清俊的身影,故意嗔了一聲:「不是讓你乖乖吃飯嗎,怎麼跟了出來了。」

孟雲初用袖子矇著臉,道:「不是我。」

「那你是誰?」小錦逗他。

「是我三叔啊!」一道頑皮的童聲打斷了二人的談話,接着,一個四五歲的小丫頭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叫道:「三叔,你是來接我的嗎?」

孟雲初的臉上瞬間溢滿了陽光,嘻嘻一笑。

小姑娘仰着小臉打量着小錦,問道:「你就是我三嬸娘嗎?」

小錦笑道:「我是雲初的媳婦,你又是誰?」

「我是雲初的小侄女。」小姑娘學着小錦的語氣道,又轉身向背後招手:「蔓姑姑,快來看三叔的新媳婦!」

小錦順着她的目光看去,便對上了趙蔓蔓不甚友善的眼神。

「你就是我們孟家買來的童養媳?」趙蔓蔓仔細打量着小錦,那臉色便愈加黯淡下來。

「對,我是雲初的媳婦!」小錦不卑不亢。

孟雲初氣鼓鼓瞥了趙蔓蔓一眼,牽了小錦的手轉身就走:「媳婦,不理壞人!」又扯着小姑娘的小手道:「媛媛,你也不要理壞人!」

趙蔓蔓的目光一會兒落在孟雲初的後背上,一會兒落在小錦的後背上,神情逐漸複雜起來,低聲罵了句:「呸,不就是個傻子嗎,我才不稀罕!」

媛媛一進門就沖大嫂喊道:「娘,我回來了!」

小錦這才知道這是孟雲初大嫂和大哥的女兒。

王香草向小錦道:「這是蔓蔓,雲初大姑家的閨女,現在住在咱們家裡。」

當著王香草的面,趙蔓蔓像換了個人似的,拿出塊兒帕子沖小錦一笑:「妹妹,這個送給你,我在鎮上的紅袖綉坊里當綉娘,這綉工勉強還過得去,你可千萬別嫌棄。」

小錦正要去接,孟雲初卻氣呼呼搶過帕子扔在地上,道:「你是壞人,我們不要你的東西!」

小錦頓時有些尷尬。

趙蔓蔓卻沒事人似的彎腰撿起帕子,含笑道:「表弟摔傻了,說的話當不得真!」把帕子往小錦手裡一塞,進屋吃飯去了。

媛媛也拿了個荷包遞給小錦:「三嬸兒,這是我繡的,送給你,祝你和三叔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小錦接過荷包,見上面綉着兩隻戲水鴛鴦,綉工略顯稚嫩,但針腳均勻,看得出來小媛媛的認真。

「真漂亮,我很喜歡,謝謝媛媛!」

孟雲初也笑嘻嘻道:「好看!」

媛媛得了誇獎,心滿意足地吃飯去了。

五歲的媛媛在紅袖綉坊里當學徒,跟趙蔓蔓一樣,一個月有兩天假,今天放假,便和趙蔓蔓一起回了家。

媛媛對這個漂亮的三嬸很是滿意,一放下碗,就和孟雲初一起跟在小錦屁股後面。

小錦用鐵叉叉了一把青草喂小青驢,他倆也拿了青草往驢槽里扔。

趙蔓蔓提了半桶刷鍋水走了過來,笑吟吟道:「小錦,你讓一下,我給驢子倒點水喝。」

小錦道:「姐,你放着,我來吧。」

趙蔓蔓客氣道:「你是新媳婦,哪能讓你干這些事情。」說著手裡的泔水桶一傾斜,不偏不倚倒了小錦一身。

趙蔓蔓輕聲驚呼:「哎呀,我都說了讓你讓開的,你咋不讓呢,」無比內疚道,「全都怨我,我力氣小,桶沒提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