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之都市最強劍仙
重生之都市最強劍仙 連載中

重生之都市最強劍仙

來源:google 作者:藍色的水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夜星 藍色的水 都市小說

修仙界大乘期修士夜星,在經歷身死道消之後,藉助上古神器神農鼎之力重生地球這一世,他註定不在是那個唯唯諾諾,身卑膽怯的少年無論富家大少,還是武道世家,不管是隱世家族,還是異種外族,都將被夜星狠狠踩踏!仇於我者,萬世難消;恩於我者,永世相報!這就是夜星存世的準則!展開

《重生之都市最強劍仙》章節試讀:

華夏國,湘城,盤龍灣,靜心湖。

明澈的月光披散而下,籠罩在整個盤龍灣之上,給這裡的山水草木鍍上了一層薄薄的銀輝,看起來聖潔無比。

悠悠的夏風,捲走了北方夏夜的悶熱感,給人帶來一絲絲清涼;吱吱的夏蟲聲,此起彼伏地鳴叫着,更顯一分盤龍灣夜晚的靜謐。

「額……」

一聲低吟,打破了這番安靜,就連夏蟲也不再出聲鳴叫。

月光下,一個白衣青年清晰可見。

只見這個白衣青年,盤坐在湖心島的平地上,目光獃滯地看着自己的雙手。

良久,才輕聲呢喃道。

「我不是死了嗎?」

片刻後,他緩緩起身,環顧了一下四周。

「這裡好熟悉,是哪呢?」

青年輕聲喃語道。

看着腳下的湖心島和不遠處的一棟棟別墅,青年如遭雷擊,身形更是往後退了半步。

「這裡是盤龍灣?我竟然重生回來了?」

青年表情獃滯,就連眼神也漸漸變得空洞起來。

無數記憶如同潮水般湧入他的腦海,無數畫面似乎穿破虛空,橫渡萬宇沒入他的心間。

「夜星,你竟敢偷盜我宗聖物神農鼎,你縱是萬死也難泄我等心頭之恨!念在我與朝陽宗宗主鶴清風有過一些交情,你若歸還我宗聖物,併當着天下人之面承認盜取過我宗聖物,我可以饒你不死!」

一個童顏鶴髮,手執潔白拂塵的老道,雙目圓瞪,死死盯着漂浮在前方的一個四方青銅鼎。

人群中,另一個儒雅中年人,眼神斜撇了一眼老道,又看向了那個渾身染血的青年,只是一瞬間,眼神卻是同老道一樣,看向了神農鼎。

中年人手舉長劍,劍尖直指夜星,道:「哼!夜星!上古十大神器之一的神農鼎,豈容你一介小輩染指,速交於我聖劍仙域,我可破例讓你做我親傳弟子,我仙域任何資源任你享用!」

「諸位莫急!此神農鼎,最大的功用即為煉丹煉藥,我本為丹帝,若交付與我,方得發揮其最大功用。我承諾,若我取得神農鼎,每年定給各位提供一百枚玄龍丹。更何況此鼎本就是我先發現的,理應屬我。」

圍堵夜星的人群中,一個黑袍老者緩緩說道。

「……」

「……」

「……」

很快,各宗各派或威逼或利誘,無一不想獲得這天生神器神農鼎。

但他們心裏清楚,這種聖物他們不配染指,就算得到了也只是塊燙手山芋,甚至會引來滅門之禍。

那些自知無力搶奪神農鼎的門派,都抱着一個念頭:

即使吃不到肉,也看看能不能喝口湯!

「呵!」

夜星咳出一口鮮血,卻是一眼未看。

他的臉早已被鮮血染得通紅,看起來無比猙獰,整個人如同地獄裏爬出來的惡鬼一般,浴血的雙眼更是死死盯着眼前的一群人。

「我願以為你們貴為聖域之主,大宗之師,本是德高望重之輩,沒想到皆是一群豺狼餓虎!」

夜星再次吐出一口鮮血,本就孱弱的氣息更加微弱,就連說話的聲音也小了一番。

但依舊面部猙獰,句句狠厲。

「想要我神農鼎,那得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說完,夜星收起神農鼎,飛身離去。

「哼!想跑!沒那麼容易!」

人群中無人第一時間出手,因為他們都在第一時間同時出手了。

萬道霞光飛瞬至夜星身後,夜星祭出神農鼎,剛想抵擋,只見一道白衣老者落於夜星身前。

只給夜星留了一個背影。

看見這道身影,夜星睚眥欲裂,心魂如遭雷擊。

「師傅,你快走!快走!」

鶴清風並未言語,一道溫和的金光將夜星推至十里之外。

隨即,他的面前浮現了一道八卦陣。

兩儀八卦陣!

朝陽宗最強防禦陣法!

看到兩儀八卦陣,夜星知道,他師傅鶴清風準備用他的性命來給自己博得一線生機。

夜星回首,看了一眼身形漸漸後退的老者,血淚滾滾流下,最後他不忍再看,轉身離去。

他不能讓師傅白死!

他要活着!

活着才能報今日之仇!

……

終究人算不如天算。

半個時辰之後,一眾人還是在一處山洞中找到了夜星。

山洞很大,卻也難掩血腥之氣。

夜星渾身血氣,血跡更是灑落遍地,想不找到他都很難!

更何況追殺他的更是這片天地的大佬!

看着無路可走的死境,夜星也是心如死灰。

在這彌死之際,他想起了自己的前世今生。

那個世界,自己了無牽掛,死了就死了吧。

這個世界,自己還有師傅,還有師妹。

只是如今,師傅死了,自己也活不了多久。

這時,他的腦海里浮現出一張和他朝夕相處近二百年的笑臉。

青兒,好好照看朝陽宗,千萬別做傻事啊!

夜星心中一嘆,突然睜開緊閉的雙眼,一道煞氣衝天而起!

「不好!他要自曝魂魄!」

「快設結界!」

看出夜星的異樣,眾人紛紛出手,一個泛着金光的結界死死把山洞堵住。

砰!

隨着一聲巨響,夜星變成了一道道血霧消失在眾人之間。

昔日青灰色的古樸神鼎,此刻也被夜星的鮮血染成了深紅色。

而神農鼎,也隨着夜星的身死,墜落在山洞裏,發出一道清脆的碰撞聲。

正是這道碰撞聲,直接擊碎了眾人的心魄,如狼似虎般的眼神死死盯着那個血紅色的影子。

劇烈的爆炸聲讓整個山體猛烈動蕩,無數巨石四散而落。

強大的衝擊波狠狠轟擊在結界上,卻只是激起一道道波紋。

爆炸散盡,眾人不顧砸落的巨石,直衝山洞!

但硝煙和巨石中,一道青紅之光飛閃而過,轉瞬消失在天際。

不過這些夜星並不知道罷了。

………………

上一世的記憶一一在夜星腦海里浮現。

那些嘴臉,他也一一刻畫在腦海最深處。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夜星不由自主地咬緊牙關,雙拳更是死死握着,發出陣陣骨爆聲。

「你們都該死!都得死!」

夜星面龐時不時抽搐起來,表情十分猙獰,言語更是充滿了無窮的恨意和殺意。

「呼!」

良久。

夜星長長出了一口氣。

上下打量了一下自身。

看着自己瘦弱的身軀,手無縛雞之力,夜星一陣失望!

但很快他重新拾取了信心。

即使沒有一身修為如何!即使沒有神農鼎相助如何!即使用上百年,千年,萬年又如何!

仇與我者,萬世難消;

恩與我者,湧泉相報!

這是他生存的準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