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重生之白衣書生
重生之白衣書生 連載中

重生之白衣書生

來源:google 作者:崖山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崖山 王倫

我只是宋朝梁山一過客,本想帶領兄弟安心生活,無意與誰為敵,只想富貴逍遙一生,看看漢家大好河山奈何爾等欺人太甚,非要置我等於死地拿我漢家兒女做牛做馬……區區蠻族也想入主我漢人天下,那我也只有問問漢家男兒可答應?漢家男兒回我,一區區蠻夷之族,斷無亡我華夏之理我當義武憤揚,跳梁者雖強必誅展開

《重生之白衣書生》章節試讀:

王倫自從那日蘇醒之後,今天已經是第七天了。剛開始王倫每天都堅持圍着梁山上下走一遍,只是隨處走到處看,卻很少與人說話,開始眾人以為寨主是在關心寨子里的情況,沒覺得什麼,可是接下來依舊如此,大家就覺得有些怪異了,山上一眾人也開始議論紛紛。

這些天王倫看到這裡每個人都是簡單的粗布破爛的衣裳,頭髮都很長,臉上帶有刺字的還不少。王倫很難接受這樣的事實,自己本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的大學中文系畢業的高材生,帶着一幫人在深圳自己開公司打拚,生活雖然算不上大富大貴,但確實很是逍遙。每天空閑的時候看看書研究研究歷史,節假日的時候還能去雲貴川走走。不要太逍遙。

可是現在自己成了梁山王倫。要知道這個王倫的命可不怎麼好,作為二十一世紀的高材生,書讀過不少,水滸傳當然也是看過的,電視劇更是看過幾遍,記憶中的王倫這個人貌似在電視里沒有活過三集啊!那王倫本是山東濟州人士,本也是一腔熱血,開始也想着考中進士而光宗耀祖,可是幾次都沒有考中,心灰意冷後,想棄文從武,學了些不入流的拳腳可是武舉的時候看到入試名單,既有楊老令公的後人,又有蔡京門人,還有高俅的衙內,只得悻悻而歸。

後來沒辦法跑到柴進的莊子里蹭吃蹭喝,然後在柴進的資助下上了梁山。到了梁山之後的王倫已經徹底不想再做個受人氣的文人了,所以他一改形象,做了強盜。擴建梁山,拉起一支隊伍,沒事出去搶點錢財,然後大碗喝酒,大塊吃肉,聽着底下人一聲聲地喊着「大王」「寨主」,那種滋味可比「窮酸」「腐儒」「落第秀才」強多了。之後林衝上山,他害怕被林沖搶了寨主的位置。所以對待林沖有些刻薄,之後晁蓋吳用上山,林沖被他們利用,而王倫也丟了性命,這就是王倫的一生,自己得改變些,至少要把命保住。要不然豈不辜負這再活一次的機遇。

嘍啰們三五成群的議論着寨主是不是瘋了,自從落水後就跟變了一個人一樣。杜遷,宋萬二位頭領見此很是擔心。但也只是呵斥嘍啰們,不准他們隨意編排寨主,卻也沒有什麼辦法。這天杜遷又見到一群嘍啰圍在一起,走近一聽卻聽見他們說寨主已經瘋了,梁山馬上要完了。聽到這話杜遷嚇得不輕,心裏想着這樣下去人心要散啊!都沒顧得上訓斥他們,轉身就去找宋萬,再拉上朱貴一起去找王倫去了。

而王倫此時卻不在自己的屋內,三人找了一圈都沒找到王倫,只得喊着一眾嘍嘍一起去找,終於在水泊邊上找到正在對着水面發獃的王倫,杜遷見此更是擔心了,心裏想着莫不是真的得了失心瘋?

朱貴倒沒瞎想什麼看到王倫就跑到跟前喊道:「哥哥在作甚呢,怎麼一人坐在這裡,大家都很擔心您呢!讓大家一陣好找」。

聽到聲音王倫回頭,看到一大群人在自己身後有些詫異,心想怎麼都跑到這裡來了。詢問道:「你們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杜遷沒管那麼多走上前去拉着王倫就往聚義廳方向走去。

王倫見此,連忙說道:「兄弟有話好說,有話好說,莫要拉扯嘛」!

一行人來到聚義廳後杜遷把嘍啰們都趕了出去,只留下宋萬,朱貴。四人分坐二旁。見沒有外人在場,杜遷看着王倫,輕聲問道:「哥哥最近怎麼了,自從落水後就變了一個人,也不管山上的事情,只顧着到處亂走亂看,到底為了那般」。

聽到杜遷這樣說,朱貴,宋萬二人也是望向王倫,看來他們也是有着同樣的疑問?

王倫看着三人有些頭疼,心想,我能告訴你們我也在想着這到底怎麼回事嗎?

為什麼一個二十一世紀的人落水後再醒來就無故回到了一千年前,真要說出來了,你們肯定也會覺得我瘋了。當然不能說實話,說了你們豈不還以為我中邪了,說不定會一把火把我燒了,嘴裏開口道:「三位兄弟,這些天我一直在想梁山的出路,只是想的有些入迷了,所以行為確實有些怪異你們莫要擔心」。

朱貴聽到這話連忙問道:「哥哥可是想出來了什麼嗎?」

王倫見三人又都是望向自己,理了理思路,良久後開口說道:「這八百里梁山水泊,是天然的屏障,短期內我們安全無需擔心,而我擔心的卻就是這不需要擔心的安全問題」。

三人聽着王倫的話都是不解。

王倫繼續道:「正是不用擔心安全問題,我們容易懈怠,誰都想過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日子。可是這不可能做到」。

杜遷問道:「哥哥準備怎麼辦」。

王倫一翻白眼道:「還沒想好就被你拽到這裡來了,寨里的事情我準備分下工,不能什麼事都我一個人,你們三個也是頭領不是」?

三人點頭默認王倫的話,但是三人都不是很適應王倫說話的語氣,那種帶着商量的口吻讓人很舒服,跟之前差別有些大。可是又說不出這種感覺,只能壓在心裏。

王倫沒管他們自顧自的說道:「那從明天開始,朱貴你從事情情報工作,梁山邊上的李家道口位置絕佳,你在那裡開個酒店,你以前就是在外面跑客商的這方面你比我們熟悉,酒店有二個任務,一是收集各類情報,大小情報一律要送到這聚義廳。另一方面以後要是有人投靠梁山,你那裡將是一個落腳點,也是我們梁山對外的窗戶,很是重要,你要好生經營,寨子里現在有六百多人,你要多挑些機靈的長相普通的人去做這一塊,把他們都散出去,要多打聽消息。這關係梁山的生死存亡的大事切不可大意啊」!

朱貴答應道:「好的哥哥,明天就去做」。

王倫說完朱貴的事情就沒搭理朱貴,看向宋萬說道:「宋萬兄弟,梁山上的人以後你來管,你會拳腳功夫先帶着他們學着,就當強身健體,將來拒敵的時候,也能多拒幾個,你自己也要動動腦子去想想,該怎麼管理這幾百號人。現在人還不是太多到後面人多了事情也會更多,你要先樹立起自己的威信,要不然以後可容易亂套」。

宋萬點頭答應着說:「我聽哥哥安排,明天我就帶他們去練武去」。

「杜遷兄弟以後管錢財,說著從衣袖裡掏出一串鑰匙遞給杜遷,錢財糧草明天開始都要清理,看看還有多少數量。要做到心中有數,現在做什麼事情都需要錢財這點不用我多說了,你們自己也是清楚。這樣分工你們可有什麼意見」。

三人睜大眼睛看着王倫,不明白人怎麼可以變化這麼大,一個之前一點點權利都不捨得外放的人,怎麼突然一下子把所有的權利都放出去。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要知道王倫可不是一個心胸開闊的人,嚴格來說應該是心胸狹窄,嫉賢妒能。

王倫見三人都還不說話,知道他們可能還是有些顧慮,就解釋道:「這次王某意外落水,昏迷的那七天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裡我們四人在這梁山上逍遙過日子,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有一天沒一天的,然後有一天來了一夥強人要投靠,我看他們人數眾多而且個個武藝高強,就送了盤纏拒絕他們入伙,那伙強人見我等不願意收留他們,竟然就暴起傷人,我們兄弟四人不敵,都被取了性命」。

這番解釋三人倒是有些釋然,畢竟這個夢中事,聽着合情合理。

「這幾天我一直在想我們要怎麼才能把這梁山經營好,這份家業來之不易。要是單靠我一人,人力有窮時,哪能事事都管。夢裏面的我就是事事都管,又事事都管不好,結果被人抓住了機會,取而代之,還連累了兄弟跟我一起丟掉了性命。

所以現在我們要一起經營這梁山,各司其職。闖出一番事業出來。大丈夫生而為人,豈可沒有一番事業,我們且奮力搏一前程,縱結果不盡其意,也不後悔,方不失大丈夫本色。」王倫說完就起身離開聚義廳。

留下的三人沉默的坐了良久,都沒說話,杜遷看着手上的鑰匙發獃。朱貴率先說道:「寨主說的對,勞煩二位首領陪我一起,我去挑選些機靈的人把他們散出去。」

杜遷想了想對宋萬說道:「我要去清理下糧草,這幾天大雪封山,最近都不好出去弄糧食了,現在山上幾百人,要是斷了糧食那可是要出大問題。你們二個一起去吧」!

宋萬點頭同意,二人一起往外走去。

離開聚義廳的王倫依舊隨意的走着,還是在往水邊的方向走着,腦海里卻想着水滸傳里的故事,來自二十一世紀的他熟讀水滸傳,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一百零八位好漢最後卻在宋江的帶領下向宋朝詔安,然後受到朝中童貫,蔡京,高俅等人聯合的排擠壓迫,最後一個個都落了悲慘下場。水滸里的意難平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既然老天讓我來到這裡,我怎麼都要改下那個凄慘的結局吧!至少讓那些英雄人物活得暢快一些,要不然豈不白來了?

《重生之白衣書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