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後,我成了童養夫的心尖寵
重生後,我成了童養夫的心尖寵 連載中

重生後,我成了童養夫的心尖寵

來源:google 作者:柳暗花明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胡氏 顧雲雪

她是高高在上的嬌嬌女,囂張跋扈,誰也不放在眼裡,誰知道一塊印章害了全家,而那個被她打斷腿的童養夫卻成為了一手遮天的人重生到十二歲時,面對親戚的咄咄逼人,童養夫的恨意,不過這都不怕,手握暖心系統,要什麼有什麼?敢冤枉她就讓她們付出慘痛的代價至於那個毛還沒有長齊的童養夫,她可要緊緊地抱住他的大腿林星洛:「男子沒有武功傍身可不行,你可要珍惜這次我為你求來的機會」蘇御拿起刀對着幾個黑衣人比劃幾下,剎那間黑衣人全部倒下林星洛:「不認識字也不行,我為你求來了上學堂的機會」蘇御拿起筆隨手寫出一首前無古人的詩詞林星洛:「……」算了,她費勁心思也沒有討的他一笑,靠誰還不如靠自己展開

《重生後,我成了童養夫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第4章 親他? 「娘,來不及了,再不救他就來不及了。」顧雲錦心急如焚,就怕耽誤一刻蘇御的腿就廢了。 「好……娘這就去。」 胡氏一走,顧雲卿走了進來,看到顧雲錦皺着眉頭盯着蘇御看,眼裡不是之前的嫌棄而是愧疚,這想法差點沒有讓顧雲卿咬住舌頭。 「大哥,你快去打點水來,我替蘇御擦一下傷口。」 「啊?好,我這就去。」顧雲卿反應過來朝外走去。 不一會顧雲卿端着一盆水走了進來,顧雲錦接過顧雲卿手裡的帕子,給蘇御小心翼翼地擦拭起來。 看到他脖子上猙獰的傷口,以及他骨瘦如柴的鎖骨,顧雲錦眼淚掉了下來。 她以為一切都來得及,可還是遲了一步。 他一定會再次恨她入骨,一定不會放過顧府,不會放過她的。 看到顧雲錦都哭了,顧雲卿心裏有些動容。 胡氏很快就把大夫給請了過來,顧雲錦朝着大夫深深的行了一禮,「杜伯伯,你一定要救他。」 杜大夫看到蘇御身上的傷口倒吸一口冷氣,「這條腿恐怕不保啊!」 「不會的,杜伯伯你一定要保住他的腿,他還小,未來還有大好前程,如果沒有腿那他一切都完了。」 胡氏抱住顧雲錦的肩膀,溫聲說道:「錦兒,你就放心吧,你杜伯伯一定會儘力的。」 杜大夫走過去檢查了一遍緊皺的眉頭鬆了下來,「還好筋骨沒有斷。」 從藥箱裏面拿出葯,把傷口用藥水清理一下,接着就把葯倒了上去。 「嘶!」葯的刺痛讓蘇御吃痛,額頭豆大的汗珠像斷線珠子一般掉了下來。 痛得他睜開了眼睛,眼前的人讓他眸子一緊,嫌惡地把頭扭向一邊。 胡氏看到蘇御的眼神氣不打一處來,指着蘇御罵道:「你這是什麼眼神?如不是錦兒求情給你請大夫,你這條腿恐怕就廢了,還用這樣的眼神看錦兒,我看真是不該答應錦兒救你。」 顧雲錦忐忑地看向蘇御。 蘇御臉色煞白,但是那雙眼睛的恨意如火焰一般,他撇了一眼顧雲錦,咬牙切齒地道:「假惺惺。」 顧雲錦看到他嘴角的冷意,拳頭緊緊地握在一起,強忍着想要殺她的衝動,顧雲錦心涼了半截,他這是真的恨上了她。 「對不起,我沒有想到會害你傷的這麼嚴重,你傷好之後想要我怎麼樣都可以,但前提你需要好好的把傷養好。」 蘇御薄唇輕啟,「受不起你的道歉,以後離我遠遠的我就感激不盡了。」 顧雲錦還想要說什麼,可看到蘇御把頭扭向一邊,到嘴邊的話生生地給咽了回去。 胡氏可不會這樣慣着他,「蘇御,別忘記這個家是誰做主,一個童養夫敢給錦兒擺臉色,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給趕出去?」 之前顧雲錦對蘇御不好胡氏心裏還有點過意不去,現在看他竟然這樣對顧雲錦說話那點愧疚瞬間不見了。 顧雲錦擔心地看一眼蘇御,害怕他忍不了朝着胡氏發火,可看到他低着頭,緊緊地抿着薄唇一言不發,不過緊握的拳頭青筋爆出,看來他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 顧雲錦只好朝着杜大夫看去,「有勞杜伯伯了,接下來我們需要做什麼?」 「不用這麼見外。」杜大夫從藥箱裏面拿出一瓶金瘡葯,「你們不需多擔心,蘇御他的身子比一般人看起來要好,腿的傷勢雖看起來很嚴重,不過這個葯連着上幾天就會沒事,今晚可能會發燒,你們用心照顧着。」 顧雲錦接過葯看了一眼,「謝謝杜伯伯,只是光上藥就可以了嗎?萬一發燒了……」 杜大夫想了一會說道:「我去給他再開幾副內用的葯。」 顧雲錦點了點頭,親自把杜大夫送走之後回來看到蘇御已經睡了過去。 胡氏瞪了一眼蘇御,拉起顧雲錦朝外就要走,「錦兒,你身子還沒有好,趕緊回屋躺着去。」 「娘……」 「你啊你,之前恨不得打死他,今日怎麼會改了性子對他好了,還為他請大夫,你可知這一次花費了娘大半年的積蓄,如你不乖乖聽話娘可不答應替他熬藥了?」胡氏一臉嚴肅地說道。 顧雲錦知道胡氏說到做到,她們家的銀子一直都是王氏管理着,剛才給蘇御看病的銀子都是從牙縫裡摳出來的,如她不聽話她還真的不會管他。 看到蘇御呼吸平穩,緊皺的眉頭也慢慢地舒展開,顧雲錦這才放心地跟着胡氏一起離開。 本來身子就虛弱的不行,顧雲錦吃過葯躺在床上不久就沉沉地睡了過去,等她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想到杜大夫說過的話,不放心地朝着蘇御住的地方走去…… 剛走進去看到蘇御蜷縮在牆角,身子一直顫抖着,嘴裏還一直小聲夢囈道:「冷,冷。」 顧雲錦慌忙走了過去,伸手摸了摸蘇御的額頭,發現他的額頭如冰窖一般,手更是冷的不行。 身在冰窖的蘇御感覺到有個小暖爐在額頭上,剛剛得到一絲溫暖,可小暖爐要飛了,着急地一把抱住了暖爐,緊了緊懷裡的暖爐沉沉地睡了過去。 顧雲錦嚇的要推蘇御,可看到他臉色煞白忍了下來,輕輕地拍着他的後背。 看着安靜下來的蘇御,顧雲錦內心五味雜陳,如上一輩子她這樣對他,那顧府會不會不一樣的下場,他會不會也不會袖手旁觀,會不會她們的人生都變的不一樣。 「宿主,你現在去親一下蘇御。」 顧雲錦聽到差點被口水嗆到,去親他?小狐你是不是腦子抽了? 「請宿主文明說話,不然小狐會扣除暖心值,另外完成任務獎勵一瓶上好的退燒藥。」 顧雲錦糾結起來,要是她親他被他知道後不知會說出什麼嘲諷的話,可要是不親他一直發燒也不是辦法…… 算了,死都不怕還怕親他不成。 顧雲錦想通之後低頭看向蘇御,這麼小的年紀就能看出來長大是一個美男子了,皮膚細膩光滑,鼻子高挺,如扇子一般的睫毛下有一雙漆黑如墨的眼睛,這麼好看的人她上輩子是眼睛瞎了才不喜歡,絕對是她眼睛瞎了。 「咳咳咳……宿主,請把你的口水擦擦。」 顧雲錦下意識地擦嘴角,可乾乾得什麼都沒有,「小狐,你騙我?」 「宿主,你還要不要退燒藥了?」 「要。」 顧雲錦深吸了一口氣,俯身親了上去,可嘴唇剛碰到蘇御的臉頰,一雙漆黑的眸孔突然睜開,四目相對,連空氣好像都靜止了……

《重生後,我成了童養夫的心尖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