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八零我靠學習翻身了
重生八零我靠學習翻身了 連載中

重生八零我靠學習翻身了

來源:google 作者:秋月溶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多福 現代言情 秦長青

林多福不小心落水,就在這危急的時刻,是秦長豐及時救下了她被救以後,林多福發現自己的腦海中多了很多從未有過的記憶,她知道在不久以後自己就會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場,而這一切都是拜她的心上人所賜前世的她為了秦家付出一切,當牛做馬,可卻被秦家人誣陷與秦長豐有染,這一世,林多福一定不會允許他們往自己的身上潑髒水...展開

《重生八零我靠學習翻身了》章節試讀:

林多福蹲在溪邊的大石頭上,使勁的捶打着衣裳,但是這聲音再大也擋不住身後的閑言碎語。
「也不看看她那個憨樣,笨手笨腳的,還想讓人長青娶她,真是厚臉皮!」
「就是,人家長青可是咱們村裡的大學生,就是娶妻也應該娶沛月那樣的!」
「可不是么?
沛月可是咱們縣的女狀元,長得還洋氣,那兩個人走在一起真真是郎才女貌!」
「誰說不是呢?
哪像這個憨球,一張大臉圓的像磨盤一樣,也不照照鏡子,真是不知羞……」 這樣的話林多福已經聽了好幾天了。
自從長青哥把這些年自己給他繳的學費,悉數還回來並退了親之後,這樣的流言就開始了。
其實想想,林多福自己也覺得很委屈。
長青是自小兩方家長給自己定下的丈夫,因為有着這層關係。
這八年里,長青哥一直住在林家。
他吃穿用度以及上學所花費的所有錢財都是林家給的。
現在長青哥考上大學了,按照之前的約定,他們兩個是應該擺酒完婚的。
但長青哥卻忽然有錢了,並悔婚。
長河村是風氣保守的地方,被退婚的女孩是不太好找婆家的,更何況被大學生秦長青退婚呢?
想到病床上的母親,多年沒有音訊的父兄,以及自己現在難堪的處境,林多福悲從中來,眼眶的淚水忍不住大滴大滴的落下了。
就在她一個抬手擦眼淚的功夫,捶衣的棒槌就被流動的溪水給沖走了。
林多福也顧不得擦淚了,緊跟着溪水中的棒槌,在岸上飛快的奔跑。
溪邊石子多,坑窪不平,林多福又着急追棒槌,因此跑起來的身姿歪歪斜斜的。
後面幾個洗衣的婦人看到之後哈哈大笑。
林多福隱隱還能聽到,「看看她那個傻樣子!」
「真是笑死人了!
哈哈哈……」 「哎呦!」
一個臉長的年長婦女猛地拍了一下大腿,「林多福不會想不開吧!」
拋開這些算不上恩怨的恩怨,長青畢竟毀了婚。
孤女寡母的,以後林家這丫頭再想找一個好婆家可是難嘍!
家裡本沒了男人,要是再沒了婆家,女人後半輩子還能有什麼指望呢?
所以林多福若是想不開也是有可能的。
幾個長舌婦這時也害怕了起來,生怕林多福出了什麼意外怪罪到自己身上,於是紛紛端起木盆離開了小溪。
奔跑在溪邊的林多福,並不知道後面眾人的議論猜測。
幸好,棒槌被倒在溪邊的一棵枯樹給截住了。
林多福鬆了一口氣,怕棒槌再順着枯木下面的縫隙流走,她想都沒多想就一下子跳進了小溪里。
誰曾想這個地方的溪流下面竟然是個深坑。
林多福一跳進小溪,水就沒過脖子。
她不會水性,冰涼涼的水一下子往她嘴裏和鼻孔里鑽。
林多福在水裡來回的撲騰,被水淹沒的感覺讓她難受的開始腦袋刺痛缺氧。
一幕幕浮光剪影般的畫面快速從她腦海中閃現。
眼看着就要沉下去了,一道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現岸邊,猛地扎進了水裡。
林多福很快被一道寬厚溫熱的後背給慢慢推到了岸邊。
渾身濕透的林多福上了岸,便猛地嗆咳了起來。
待緩過氣,林多福一抹掛在眼帘上的水,方才看清把自己救起來的男人樣貌。
身高一米八往上,寬肩窄腰,體型十分健碩,留着一頭幾乎沒怎麼打理過有些凌亂,蓋住眉眼的中長發。
因為剛剛下水救她的原因,前額的發梢濕噠噠的滴着水,滑過他下半張線條硬朗,輪廓分明的臉龐。
這人看着十分眼熟。
竟是秦長青的堂哥,秦長豐。
林多福開口正準備道謝,就聽得一聲尖利的喊聲: 「多福,長豐,你倆這是在幹啥呢?」
兩人同時看去。
原是秦長青的母親。
秦長豐剛把身上的上衣脫掉,準備擰水,就聽到自家三嬸的喊聲。
「嬸兒,多福妹妹掉進水裡了,我正好碰見就把她救上來了。」
明眼人一看就是這麼個情況,但長青娘是什麼人呢?
她眼珠子滴溜溜的轉,不懷好意的在兩人身上打量了兩眼,接着就開口。
「多福,我知道你心裏有氣,但也不該為了報復我們,就找上長豐呀?
這以後在村裡讓他們弟兄兩個該怎麼相處呢?」
林多福不可思議的看着這個曾經十分尊敬的長輩。
她說的每一句話自己都明白,可是組在一起的意思卻怎麼也想不透了。
偏偏這個時候,剛才在水裡升起的一些畫面,不住的往腦袋裡擠,她難受的閉上了眼睛。
秦長豐好看的眉頭緊皺了起來。
對林多福和秦長青的事兒,他是知道的。
當初他們家裡貧困,孩子多,吃不飽飯,是三嬸主動跪到林家門口,自願把三弟長青給出去的。
當時多福爸爸因顧及秦家面子,才對外說兩家是親家關係。
這才讓三嬸一家不至於落人口實。
雖說去了林家後,秦長青也成了林家一個勞動力。
但生活質量比在秦家卻是好的太多。
不僅穿上了新衣,臉頰上的肉也逐漸多了。
可以說,林家是真把秦長青當成半個兒子看待的。
而且在他該上學的年紀,林家還承擔了秦長青所有的學雜費,一路供到他上高中。
如今秦長青考上大學,他這三嬸一家頓時就不認賬了。
她不認賬就算了,但要把這把火燒到自己身上,秦長豐是絕不同意的。
他扯出一抹冷笑,道:「三嬸這話最好說明白。
我回後山家裡正好碰見林多福妹妹掉水裡,這才救了上來。
到三嬸嘴裏就變成不清不楚的關係。
要是救人都被你這樣污衊,以後誰還能相信三弟的品行?」
聽了這話,長青娘臉色就變得不好看了。
自己再怎麼說也是他三嬸,現在他不和自家站在一起,反而向著林家說話?
只是這個侄子向來不是個好惹的。
她不敢對他多說什麼,卻能拿捏住林多福。
於是長青娘轉過頭盯着冷的顫抖的林多福,惡狠狠的說,「我知道你家現在缺男人,用這個法子勾人,是你娘教你的嗎?
真是不要臉!」
林多福趴在地上,本來是冷的渾身發抖。
但是一聽這話,不知哪來的勇氣,猛地站起。
兩步就欺身到長青娘的跟前,瞪着圓圓的眼睛說,「你不配提我娘!」
說著就一把推倒了長青娘。
 

《重生八零我靠學習翻身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