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1992:我的黃金年代
重生1992:我的黃金年代 連載中

重生1992:我的黃金年代

來源:google 作者:艷陽高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種文谷 趙兵 都市小說

《普通人重生》+《無系統不玄幻》+《主角殺伐果斷》+《全程智商在線》+《精彩商戰》一場車禍,讓趙兵穿越到了1992年,前世作為小區保安的趙兵,夢回1992年趙兵睜開眼睛,看着四面鐵網,以及周圍回蕩的那首歌曲《鐵窗淚》,不禁一臉問號趙兵:「都說好死不如賴活着,但是你開局給我復活在監獄是什麼鬼???」通過腦子裡的記憶,趙兵得知在監獄裏還有一個師傅趙兵信心十足,大喊道:「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我的黃金年代它來了!」管教:「趙兵!還想不想吃飯了?趕緊把操場收拾乾淨!」趙兵:「得嘞!」PS:本書無毒點不種碼,劇情慢熱,環環相扣,將為人處世,商場潛規則,哲學思想貫徹到商道之中,且看主角如何一步一步依靠信息差與老師傅給他的經驗人脈,走上商道巔峰,成為天道!展開

《重生1992:我的黃金年代》章節試讀:

「你就不心疼?」趙兵打趣的說著。

種思婷瞥了趙兵一眼,沒好氣的說道:「心疼啊,當然心疼了,自己辛辛苦苦打理出來的公司就這麼沒了,換做是誰誰不心疼?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呢?」

說到最後,種思婷的表情略顯無奈,像是在對她的父親表達某種無形的抗議。

趙兵聳了聳肩膀,怪笑一聲說道:「我不需要你的這家公司,不過你當我的秘書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畢竟在後世經常流行一句話,有事兒秘書干,沒事兒…

種思婷被趙兵痴漢的眼神盯的渾身不自在,不禁嗔怒道:「流氓!」

隨後幽幽的說道:「我父親說了,既然你要選擇這條路,那麼這份禮物你就必須收下。」

趙兵聞言,眯起了眼睛,不禁分析起來。

似乎種文谷對他出獄以後,要做的事情,走的那條路,全都算到了。

甚至判斷出了,他不會無功受祿,接受這家公司。

趙兵撓了撓頭。

這個種文谷也真是好算計,一旦趙兵接受了種思婷的這家公司。

那麼以後就是跟種家在一條繩子上了。

表面上看,這是種文谷給趙兵的一份厚禮。

但實則,恐怕是想讓趙兵納下投名狀以表自己的誠意吧。

如果趙兵成為這家公司的法人,以後要是有什麼事情,種思婷不會有任何的麻煩,倒是他難以脫身了。

想到這裡,趙兵有些對種文谷刮目相看。

這個老傢伙的城府,很深…

不過趙兵也沒有拒絕,而是準備讓種思婷跟自己在一條船上。

他笑着對着種思婷說道:「不用將公司全部轉讓給我,那樣的話,我心裏也過意不去。」

說到這裡,趙兵話鋒一頓,抿了一口茶,緩緩說道:「這樣吧,你給我轉讓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你留百分之四十九。」

「這樣一來,我就成了公司的絕對控股人了,這也算是按照種師傅意思來的,不過也不至於讓你吃太多的虧,畢竟我這人也是無功不受祿!」

趙兵之所以冒着風險接受種師傅的提議。

首先是因為他剛重生來到這個年代,急需一筆初始資金。

其次,他也算是給種文谷一個交代。

你種文谷不是想看看我的誠意嗎?

可以啊,我拿下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再成為公司的法人,這足夠有誠意了吧?

總不能風險全都讓我自己承擔了不是?

種思婷聞言,柳眉微皺,用一種看不透的眼神盯着趙兵看了許久。

這個人…

好像跟正常人的思維完全不同。

正常人見天上掉餡餅,肯定是喜悅萬分,恨不得吃干抹凈。

而趙兵卻特別的猶豫,而且只要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

是他不好意思將公司佔為己有?還是因為什麼…

總之,種思婷有些看不透眼前的這個男人。

種思婷柳眉微皺,說道:「可以,反正跟我父親的意思沒什麼差別,我修改一下合同,等一下。」

趙兵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於是,種思婷回到了自己的辦公桌,盯着厚重的顯示器,纖細的手指飛快的敲打着鍵盤,很熟練。

在這個年代就熟練掌握計算機的人,也算是不可多的人才了…

趙兵咂了咂舌。

之所以選擇百分之五十一這個數字,他的目的只有一個。

風險共擔。

既然跟種家進行合作的話,那麼他們必然是一條繩上的螞蚱。

以後在江城的發展,肯定是以這家貿易公司為基礎的。

比起他獨自經營這家公司,還是讓種文谷的女兒加入進來比較好。

最起碼以後有什麼事情,他也不至於被人賣了。

這麼想雖然有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趙兵也準備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如果允許,他甚至希望再稀釋一些股份出去。

鬼知道以後面對的是怎樣的對手?

置身事外,而不耽擱賺錢,才是聰明的選擇。

很快,趙兵跟種思婷就簽署了這份股權轉讓書,一式兩份。

確認無誤之後,趙兵按下了手印。

「好了,現在我應該叫你老闆了。」種思婷坐在沙發上,翹着二郎腿,打趣的說著。

「可不敢當,我現在連這家貿易公司具體是做什麼的,都不知道呢。」趙兵苦笑一聲。

「貿易公司貿易公司,做貿易的唄。」種思婷鄙夷的看了趙兵一眼。

廢話!

老子不知道你是做貿易的?關鍵是做什麼貿易的啊!

趙兵心中暗罵,不過表面還是笑嘻嘻的問道:「具體是做什麼貿易的?」

「種小姐,你現在可是我的秘書,是不是應該跟我做一下交接總結啊?」

趙兵點燃一支香煙,不緊不慢的看着對面的種思婷。

種思婷咂了咂舌,一邊整理着茶几上面的文件,心不在焉的說道。

「這家貿易公司主要是做一些進口電器的生意,電視,冰箱,電風扇,洗衣機,空調等等…」

「年營業額在二十萬左右,拋去人工成本,運輸成本,純利潤在五萬塊錢上下浮動。」

一九九二年的五萬塊錢,可不是一筆小數字,能夠有這樣的利潤,也算是相當不錯了。

趙兵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讓種思婷繼續說下去。

於是,種思婷就系統性的將這家貿易公司的事情跟趙兵簡單的彙報了一下。

這家貿易公司成立於種文谷入獄的第二年,也就是一九八七年。

當時的種思婷為了離自己的父親近一些,就來到了江城,選擇成立了這家貿易公司。

然後通過自己的人脈,與深城那邊的港口取得了聯繫。

她拿到的貨,全都是從國外進來的一手渠道,所以利潤要高一些。

但是由於近幾年,港口的接連開放,對江城的市場也造成了一定的衝擊。

而貿易公司在江城也是百花齊放龍爭虎嘯,根據種思婷的描述,在一九九零年之前,她的這家貿易公司在江城可謂是一家獨大。

商場全都在她這個公司進貨,那個時候,一年的利潤能夠達到恐怖的十多萬元。

近些年,由於競爭對手多,市場飽和,所以收入直接縮減了一半。

趙兵饒有興緻的點點頭,突然詢問道:「公司賬戶上還有多少錢?」

種思婷翻開茶几上的一個檔案袋,拿着算盤算了一陣之後,緩緩說道:「截止今天,公司的公賬上,還有十六萬七千二百元整。」

「夠了。」趙兵神秘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