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終歸墟:人族第一叛徒
終歸墟:人族第一叛徒 連載中

終歸墟:人族第一叛徒

來源:google 作者:岩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羽塵 蘇秋淺

【守護靈+輕鬆爆笑+大型多人活體穿越】這是一個天地殘缺的世界,人的靈魂亦不完整人靈魂中所缺失的那部分,正是另一個世界的另一個自己……終歸墟——連接另一個世界的通道傳說只要將它開啟,人就會與另一個自己相遇,融合……蘇秋淺:「你們兩個在那摟摟抱抱的幹什麼?!!!」羽塵:「小…妹?你怎麼來了?……不是你想的那樣是她……是她主動要求的,你知道的,這種時候不能違背婦女的意願……」(以上場景出自主角的yy,不會出現在正文中眾所周知這是一本正經的小說,嗯……應該算吧……)展開

《終歸墟:人族第一叛徒》章節試讀:

荒州,北嶺,某一處深山。

鐺!鐺!鐺!

一對磨盤大小的鐵爪交替踏在地面上,發出一串沉悶而又密集的聲響。每一聲響起,大地微顫,草木搖晃,地面上留下一個深深的三爪印。

風過山林,樹葉婆娑。沙沙聲里,一隻銀黑色的大鐵鳥鑽出了灌林。

鐵鳥丈余高,全身由黑鐵製成,體似黑雕,頸如蛇,雙腿強健而修長,兩瞳閃爍着詭異的紫芒。如刀的長喙中正銜着一隻三尺余長的靈獸。

靈獸只是一隻普通的靈狐。它在鐵鳥喙中奄奄一息,顯然是受了重傷。

灌林外,立着兩人。一人虎背熊腰,身着厚重鐵甲,一把大刀杵在地上,一道貫穿全臉的傷痕還絲絲沁血,讓本就兇殘的面容更顯可怖。另一人瘦骨嶙峋,恭恭敬敬地站在大漢一旁。

鐵鳥帶着諂媚,小跑過來。再距壯漢三尺處,雙膝一屈,跪伏在地。

壯漢上前,取出鐵鳥喙中的靈狐,皺了皺眉,朝着身旁的乾瘦男人呵斥道:

「你他娘的,就不能小心一點!這東西要是死了就沒用了!」

乾瘦男人趕緊低頭,不敢言語。

罵完,壯漢熟練地取出一張符紙,貼在靈狐前額,然後隨手丟放在一旁的草地上。

此時,草地上各種各樣的靈獸已堆成一堆,宛若一座屍山。它們前額都貼有符紙,符紙上的符文閃爍,鎖住了它們最後一絲神志。

突然,壯漢心中一凜,武者獨有的直覺讓他預感到了危險。沒有遲疑,他一把抓起身邊的乾瘦男人,擋在自己前面。

下一瞬,轟!

一個不知從何處射來的火球,卷攜着一股熱浪,呼嘯砸來。火球將乾瘦男人和大漢轟飛,二人倒飛數丈,直到撞斷了遠處的一棵大樹才堪堪停下。

那隻跪伏的鐵鳥依舊跪在原地,只是眼中的紫光已然暗淡,因為操控它的乾瘦男人死了。

「娘的,幸虧老子反應快,否則就變成烤豬了。」

壯漢心有餘悸地掀開蓋在自己身上,半邊身體已化作焦炭的乾瘦男人,緩緩起身。

遠處,一隻渾身浴火的靈獸落入他的眼中。

是七品赤烈虎!

壯漢心中狂喜,他將手指放在唇上,用力一吹,一道清亮的口哨音就響徹山林。

幾息後,十餘只鐵鳥從四面八方圍了過來,將赤烈虎困在當中。每隻鐵鳥上都騎乘着一個精壯的男子,他們或手持長矛,或張弓待射,目光熾熱地盯着赤烈虎。

……

人族、靈獸、魔族、精靈在這個世界已經共存了數百萬年,彼此都默契地維持着那份平衡。

然而,隨着百餘年前,靈核和靈器的出現,改變了這一現狀。

人魔兩族開始大量屠殺靈獸和精靈,用於煉製靈核。

百年間,靈獸數量銳減,而精靈幾乎滅族……

……

燕村,老樹下。

小胖子也想加入羽塵與陸先生的對話,表明自己也很聰明,可是對話他壓根就沒聽懂幾句。

小胖子打了一個哈欠,果然啊,陸先生聲音的催眠效果,還是一如既往的強。他的目光落在不遠處的草堆上,那裡是他的第二張床。

幾步走到草堆旁,小胖子伸開肉臂,舒展了一下他那渾圓的熊腰,這是他入睡前的習慣性動作。

突然,他愣住了,眼睛直直盯着遠處,然後又揉了揉,確認什麼後,就跑向了破鍾。

咚!

一聲悶響突然響起,嚇了還在沉思的羽塵一跳。他一側頭就看到大鐘旁的小胖子手舉鍾錘,然後高高躍起,再狠狠錘下,接着便又是一聲悶響。

破鍾掛得比較高,像小胖子這樣的孩子只能跳起才能勉強夠着。

「應該是蠻虎他們回來了。」陸先生給出了他的判斷。

蠻虎是村裡最強壯的漢子,擅長捉捕靈獸,也是村裡狩獵隊伍的頭子。每次狩獵隊伍回村,都要敲響破鍾召集村民。半個多月前,蠻虎帶着他的隊伍前往大青山狩獵。算下日子,就該這幾天回村了。

果然,一陣鐘響後,就聽到小胖子在那扯開嗓子喊:「蠻子叔他們回來了!蠻子叔他們回來了!」

蠻子是村中長輩對蠻虎的昵稱。

那些被鐘聲吸引過來的村民,順着那隻小胖手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見到遠處的山腰上有一群人,正緩緩走向村子。

小胖子完成指認任務後,就邁開小短腿奔向家中。羽塵看了後有些驚訝,這個死胖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靈活的?

沒過多久,小胖子就扛着一個比他還高的木鳶跑了出來。

羽塵對這個木鳶有些了解,小胖子曾多次向他炫耀過。木鳶是小胖子央求他阿爹半年,他阿爹才給他做的。

他阿爹是村裡唯一的木匠,曾經也是一個出色的獵人,不過在一次捕獵中摔下山崖,瘸了一條腿,後來改做了木匠。

木鳶雖然只是普通木頭,但做得還是有模有樣的。外形幾乎與山雞無異,並且還刻有一些簡單的符文陣法,也算半個靈器,如果裝配上靈核,就能飛上天了。

靈器,是這個世界的一種機械,一般由金屬製成,可以是各種形狀。其上刻有符文和陣法,裝上靈核後猶如活物,能載人上天入海,也可化作傀兵,戰場廝殺。

靈核,就是通過繁奧的咒語和符文,將活物的魂魄攝取出來,封印在靈石里。魂魄被封印後就沒有了意識,可以通過滴血認主地方式控制它。將認主後的靈核裝入靈器中,就可以通過自己的意識控制靈器了。

另外,靈核也是靈器的動力源,靈器運轉會消耗靈核里的魂力。靈核魂力耗盡,裏面封印的魂魄也就消散了,靈核也就報廢了。

這次狩獵前,蠻虎就答應小胖子給他帶回一個靈獸。小胖子打算用靈獸在大祭司那裡煉製出一個靈核,然後裝入木鳶中。整個燕村只有大祭司能夠煉製出靈核。

小胖子將木鳶立在村口,自己則直勾勾的盯着遠方,那模樣就像是一個期盼心上人到來的懷春少女。

「你不去看看?」陸先生看了看沒有什麼表情的羽塵,輕聲問道。

羽塵搖了搖頭。

他和阿婆相依為命,平時就靠阿婆紡出的粗布換取一些吃食。百餘人的小村也是分階層的,羽塵一家就在最底端。他很懂事,從不在這些場合湊熱鬧。而且,每次他見到那些被抓來的靈獸,心裏就莫名難受。

見此,陸先生也不再多說。

片刻後,從村口方向突然傳來哇哇的大哭聲。羽塵皺緊了小眉頭,這聲音他太熟悉了,不就是小胖子標誌性的鬼嚎么。

沒有猶豫,羽塵向陸先生作別後,快步走向村口。

遠遠地,他就看見那隻木鳶倒在地上,小胖子蹲在木鳶旁嚎啕大哭,臉上還帶着泥土。

在小胖子正前方杵着兩道人影,正一臉戲謔地看着他。一道人影膘肥體圓,鋥光瓦亮的腦袋,反射着霞輝。另一道人影,約莫八九歲,乾瘦如柴,一副剛死過老爹的衰樣。

此二人正是燕承天和他的狗腿子瘦猴。

羽塵一看便明了,小胖子又被燕承天欺負了。他沉思不語,腦瓜卻快速轉動。

周遭圍攏了很多大人,他們並沒有出手制止,反而頗有興緻地瞅着這裡。燕承天是村長的孫子,誰敢管?況且這些人平時生活就如一潭死水,無趣且乏味,小孩間的打鬧倒也可以豐富一下他們匱乏的精神文化生活。

「不能直接動手,這裡人太多了,動手會把那個死老頭招來的……該怎麼辦呢?」

羽塵分析着,突然他眼睛一亮,看向村東邊的那棵老樹。嘴角扯起一個壞笑。

那個死老頭就是燕承天的爺爺,也是燕村村長——燕南飛。

燕承天瞥了一眼痛哭流涕的小胖子,隨即目光便落在木鳶上,眼裡藏着炙熱和貪婪。

他是被鐘聲吸引過來,想看看發生了什麼事,誰知他一過來就看到一人一鳥立在村口。他承認,他被木鳶吸引住了,就是單純地想要而已,誰知那個死胖子竟然不給,實在該打。

村長爺爺說過,他是大少爺,整個燕村都是他的。要個木疙瘩怎麼了,先把小胖子揍一頓,再把木鳶搶過來。

燕承天一步一步走向小胖子,帶着獰笑,他準備動手搶木鳶了。周圍的人知道好戲要進入**了,都開始亢奮起來。

只是沒走幾步,燕承天突然感覺頭皮一涼。

「是下雨了么?」他嘀咕了一句。

旁邊的瘦猴亦有所感,抬頭望天,幾滴水珠正好飄落在他那乾瘦的臉上。

「那不是雨喲,那是尿。」

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落入二人耳中,讓二人齊齊側頭。

只見羽塵手裡拿着一節竹管,也斜斜地看着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