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戰神狂飆
戰神狂飆 連載中

戰神狂飆

來源:外網 作者:一念汪洋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一念汪洋 玄幻魔法

世人敢問,何謂戰神?「便是以肉身霸世,拳爆星空,掌裂蒼穹,一路摧枯拉朽,橫推八荒六合!」「便是懷勇猛之心,掠過繁華,吞下寂寞,無畏無懼無敵,唯己永恆不動!」為二者、為...戰神!這是一個身世神秘的少年,為了心中執念,橫渡諸天寰宇,踏遍九天十地,憑藉一雙赤手生撕萬千傳說的故事.......戰神崛起,一路狂飆!展開

《戰神狂飆》章節試讀:

葉無缺一雙眸子微閉,儘管心中怒意蒸騰,儘管這十年慕容子弟對他的種種嘲諷,但他對於慕容家依然存在感情,依然尊重這個他稱呼為「長青叔叔」的中年男子。
這裡,畢竟是他長大的地方。
他靜靜的等待着,等着來自慕容長青的決斷。
「慕容天懇請家主答應我這兩個要求。」
整個演武場陷入了一片安靜當中,就連慕容家幾大長老一時也默然不語,唯有慕容白石眼睛眯起,目光掃過葉無缺,不知心中在想些什麼。
連續兩個要求拋下,慕容天不再言語,面色淡然,靜靜望着臉色微變的慕容長青,身後那魄月浮浮沉沉,無形中彰顯着他說出這三句話….底氣。
「葉無缺?這個一廢十年的垃圾也配擁有血龍玉?我慕容天才是此玉的主人!我慕容天才配擁有這可以令洗凡境修士一飛衝天的奇物!」
心中帶着傲意與癲狂,看似淡漠的慕容天這一刻也變得思緒澎湃,血龍玉,他已經期待了太久。
「血龍玉,血龍吞月!此玉可以讓修士在洗凡境中獲得一次意想不到的造化!」
慕容長青此刻略有苦澀,關於血龍玉的信息,是那個人留下的,留給葉無缺的。血龍玉不是慕容家的東西,原本是等到葉無缺踏入洗凡境之時還給他,這可誰也沒想到,葉無缺竟然廢了。
「原來如此,血龍玉,天兒是衝著血龍玉來的,怪不得這一次他閉關前要與我定下賭約,原來他早已有把握凝聚魄月。唉,這血龍玉若真是我慕容家的該多好,只是……」
向來當斷則斷,從不優柔寡斷的慕容長青一時間也有些糾結了,片刻之後,面無表情的他從石座之上站起,目光掠過慕容天,再度定格在葉無缺的臉上,複雜莫名。
「與冰蘭的婚約,無缺在私下裡早就懇請過我收回成命,這婚約原本也是戲言,既如此,今日我宣布,葉無缺與慕容冰蘭的婚約就此作罷,從今以後,誰也不必再提。」
低沉的話語從慕容長天口中響起,這一結果倒是不出乎眾人的預料,只是唯有慕容冰蘭此刻嬌軀顫抖,貝齒幾乎咬破了嫣紅的嘴唇,雙眼之中既閃過了解脫之意,但更多的卻是屈辱和對葉無缺的怨恨,再無一絲欣喜。
「至於天兒你所求的血龍玉…….」
慕容長青的話忽然停住,深沉如慕容天在這一刻也有些緊張,他看着慕容長青,心中的渴望幾乎達到極致。
整個演武場上慕容子弟的眼神此時也完全匯聚到了慕容長青的臉上,血龍玉,此物的存在在慕容家也不是秘密,只是關於血龍玉具體作用他們不太清楚。
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慕容子弟知曉血龍玉原本是屬於葉無缺的,而現在慕容天卻出口索要,這樣一來,慕容長青會最終如何決斷,牽動着所有人的神經。
雖然牽動了所有人的神經,但慕容長青略帶滄桑的眸子巋然不動,只是繼續靜靜開口。
「天兒,你十七歲便凝聚魄月,踏入洗凡境,資質極佳,是我慕容家的驕傲,此次你閉關之前我亦曾答應你只要你突破便許你兩個要求,既然你不負所望,我自然會遵守約定。」
此話一出,葉無缺原本鬆開的手掌悄然間緊握,過於用力的手指關節甚至都捏的發白,他的心在這一刻也驀地沉了下去,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負面情緒上涌,微閉的雙目深處更是出現了一抹幽幽金芒。
嘴角翹起,慕容天雙眼放光,心中的激動之意溢於言表,血龍玉,他的渴望終於要成真了;但端坐在慕容長青一旁的慕容白石蒼老的臉上卻流露出一絲疑慮。
葉無缺的表情完全落在了慕容長青的眼中,他可以清晰感覺到這個不過十五歲的少年身上升騰起一股強烈的負面氣息,心中啞然一笑:「這個臭小子,還以為他真的不會發怒了。」
就在眾人的目光化作憐憫、同情和嘲笑、不屑投射到葉無缺身上時,一道斬釘截鐵的聲音忽然打破這片寂靜,正是來自慕容長青!
「不過天兒,很可惜的是血龍玉的真正主人是無缺而不是我,它本來就不是我慕容家之物,我只是代為保管,所以縱然是我也沒有權利分配此玉,血龍玉的歸屬要由無缺來定。所以,你這個要求不是我不答應你,而是我根本無法答應你。」
「呼」
原本心中被一股強烈的哀傷填滿的葉無缺身軀一顫,緊接着緩緩放鬆開來,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氣,微微垂下臉龐輕輕抬起,那雙天生璀璨的眸子中再度湧上了一抹笑意,那是溫暖的笑意。
慕容長青突然間的改口讓整個演武場的慕容子弟集體錯愕,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為了一個廢物,家主竟然拒絕了家族第一的天才?
「家主,你為了葉無缺這個廢物拒絕了我的懇求,此事,我慕容天不服。」
原本勝券在握的慕容天面色一厲,雙眼微眯,聲音略帶一絲慍怒,身後剛剛凝聚成形的魄月騰騰跳動,顯示着他心中的不平靜。
一直端坐不動的慕容白石此刻見慕容長青拒絕了自己的孫子,乾枯的面容肌肉抽動,突然開口道:「天兒!不得無禮!」
隨即他也站起身來,望向慕容長青笑道:「家主,天兒還不滿十八歲,說話沒有分寸,還請家主見諒。」
「哈哈,三長老言重了,天兒是我慕容家的天才,天才人物必有其不凡之處,我又怎會在意。」
順着慕容白石的話,慕容長青悠然笑道。
見得此景,慕容白石也不以為意,他看了一眼自己心愛的孫子,後者原本呈現出來的一絲慍怒此刻消失的無影無蹤,恢復了先前的淡漠。
心中滿意一笑,慕容白石撇過葉無缺,眼中厲色一閃而逝,再度對着慕容長青說道:「血龍玉事關重大,如今無缺他不能修鍊,若是等到他十八歲將血龍玉還給他,對他來說未必是好事。」
「如此看來,慕容白石和慕容天早已覬覦血龍玉多時了。」
葉無缺面無表情的看着慕容白石,心中一動。
慕容白石見慕容長青不言不語,再度開口:「家主,老夫一直認為,沒有相應的實力就沒有資格擁有一些東西,無缺如今不過鍛體五重天,血龍玉給他不但不是福反而是禍,說不定還會因此招來殺身之禍!」
一股肅殺的氣氛隨着慕容白石的話語傳盪開來,慕容長青也是神色一變。
「三長老說得對,血龍玉還是交給天兒更為妥當。」
「沒錯,血龍玉就算給了葉無缺,他也保不住。」
「世道,人心險惡,老夫也認為此玉該交給天兒。」
端坐在石座之上的慕容家幾位長老此刻終於開口。
「夠了!此事我以家主的名義決定,血龍玉屬於葉無缺之物,任何人不得再提!」
慕容長青面色一厲,沉聲一喝!
見慕容長青如此說道,慕容白石老臉一動,按住心中的怒意,深深的看了一眼慕容天。
祖孫兩人眼神交匯,慕容天心中陡然間如被划過一道閃電。
在葉無缺的目光中,慕容天豁然轉身,一雙淡漠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葉無缺不避不讓,平靜的眸子同樣望着他。
「葉無缺,血龍玉是你的又如何?現在的你,拿什麼去得到它,靠家主的恩賜么?就算你得到又如何?你憑什麼去守住它?你….有這個本事么?」
「鍛體五重天?呵呵,這樣的修為在我慕容天看來,給我提鞋的資格都沒有!葉無缺!我慕容天有這個能力守住血龍玉!你,有這個能力么?」
「若是你有,不妨證明出來給大家看看看。」
冷到極致的話從慕容天口中接連響起,頃刻間便傳遍了整個演武場,也清晰的傳到了葉無缺的耳中。
「是啊!廢無缺哪有資格擁有血龍玉!
「慕容天才是我們慕容家的天才!」
「慕容家想要輝煌起來,得靠慕容天才行!廢無缺不但修鍊廢,還與慕容天做對!」
「廢無缺真是不知好歹!」
……
無數細小的聲音嗡嗡不絕,在場的慕容子弟終於忍不住議論開來。
見此狀,慕容白石心中嘿嘿一笑,慕容天亦是嘴角微翹。
慕容長青臉色微變,他怎會不明白慕容天的意圖。
激將!
慕容天是在激葉無缺,那句「證明給大家看」是何意?
不正是要慕容天想要激葉無缺與之一戰么?
「臭小子,可要沉住氣啊!」
對於慕容天如此舉動,慕容長青卻無法再出口阻攔,雖然他對葉無缺很好,可前提他還是慕容家的家主。
而慕容天卻是慕容家的未來!
「哼!葉無缺,你若忍下來,便會遭到整個慕容子弟的唾棄;你若受我激將,到時,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絕望!」
心中翻騰着思緒,慕容天緊緊盯住葉無缺。
他要看看,葉無缺如何選擇。
感受着四面八方投來的視線和慕容天字字如刀的質問,葉無缺啞然一笑。
年輕俊秀的臉龐布滿笑意,只是這笑意卻藏着一股似乎塵封已久的…..鋒芒!
緩緩伸出雙手,葉無缺目光變得深邃,手指合攏,慢慢握成了拳頭,喃喃自語:「就算激將又如何?自己的東西終歸需要自己來守護啊!」
黑色的長髮隨風飄揚,就在雙拳緊握的那一瞬間,一股煊赫至極的澎湃氣勢從葉無缺身上昭然而出,這不是來自修為的波動,而是來自其意志和心靈的強大力量!
「哈哈哈哈…..慕容天!既如此,便如你所願,一月之後,可敢一戰?若我輸了,血龍玉拱手相讓;若我贏了,從此你只要見到我就繞、道、而、行!」
桀驁如天的話語突然間從這個寂滅十年的少年口中響起,就像是一柄入鞘十年的利劍今朝終於再度展露出它無上的鋒銳!
葉無缺的話如同狂風過境,瞬間瀰漫整個演武場,在場的慕容子弟都以為自己聽錯了,幾乎下意識的掏了掏各自的耳朵。
震驚,錯愕,不敢置信的神情清晰的浮現在每一個慕容子弟的臉上。
「我沒聽錯吧?廢無缺約戰慕容天?」
「一月之後,可敢一戰?這、這、、廢無缺是氣瘋了吧?」
「嘖嘖!我現在倒是有些佩服廢無缺的勇氣了!」
……
慕容海臉色一變,隨即不屑一笑;慕容冰蘭精緻的俏臉寒冷似冰,心中做出了一個決定。
葉無缺的話讓慕容天也是一陣驚訝,他以為在自己的激將之下,葉無缺要麼忍氣吞聲,要麼掉頭就走,卻沒想過葉無缺竟然敢約戰自己。
一月之後!可敢一戰?
「好好好!葉無缺!你果然還是有些血性,既然你已開口,我就當成全你心中那所謂的尊嚴,就一月之後,還在此處,我慕容天與你一戰!」
儘管事情的發生有些出乎慕容天的預料,但比他預想的結果還要好。
「葉無缺,你自己找死怨不得我!血龍玉,我慕容天志在必得。」
「長青叔叔,此事還請你作為見證,無缺感激不盡,無缺先行告退。」
再度恢復平靜如水的少年向著面色複雜的慕容長青拱手一禮,隨即不再停留,轉身離去,留給了眾人一個熟悉卻又陌生的桀驁背影!
「嗡」
迅速消失在演武場的葉無缺面色突然漲的通紅,渾身溫度高得嚇人,這一刻他幾乎就要壓抑不住來自體內翻騰的驚天變化!

《戰神狂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