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雲海泛舟記
雲海泛舟記 連載中

雲海泛舟記

來源:google 作者:巾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久良 楚元真

現代大學生穿越到海上一艘船上,原本以為只是一個簡單的古代世界,以為自己可以靠着現代知識能夠在這個世界呼風喚雨,登峰造極可突如其來的世界讓其不得不重新審視這個世界海上竟然出現傳說中的蛟龍,並摧毀了他的船隻,為的竟然是船上所採摘的藥草?從小就佩戴在胸前的鏡子竟然救了他一命?先帝組建大型船隊親自去海上尋仙是否真的是愚昧?......種種超乎想像的事情接連發生,這究竟是個怎樣的世界,又會遇到怎樣的冒險呢?展開

《雲海泛舟記》章節試讀:

船艙中一位青年緩緩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一張簡陋的床上,旁邊還擺着七八個一樣簡陋的床鋪只是簡單的擺放在狹小的空間里。隨之而來的就是一陣陣搖晃感,他能聽見海上波浪翻滾的聲音也能聽見自己上方有一陣陣腳步聲和嘈雜的呼喊聲。「我不是死了嗎?」他喃喃道。

他原本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發生了突如其來的意外,年紀輕輕就死了。

他仔細感受了一下身體,緩緩坐了起來,發現自己應該在一艘船中。

這時旁邊的樓梯上緩緩下來一個人,體型略微有些胖碩,臉上也是圓乎乎的,一臉憨態可掬之樣。他一下來,看見一個人坐在床邊,臉色瞬間變得激動起來,連忙跑到了跟前。

「李久良,你可算是醒來,你都昏迷了三天了,我還以為你再也醒不過來了,是我把你帶上船來的,你要是死了我真要愧疚一輩子啊。」

「看來我是穿越了」青年這才意識到現在是個什麼情況。李久良是這個身體原來主人的名字,根據李久良的記憶他現在處於一個類似於中國古代的地方,說著同樣語言,書寫着同樣的文字,有着同樣的文化,他出生在一個漁村,身邊的人叫楚元真,和他是同村好友,從小一起玩到大。他們來海上的目的是採集海外海島上的靈草,開始一切都很順利,靈草也已經採集到了,而且出乎他們的預料,海島上靈草的數量比他們預估的要多好多倍,把他們的貨艙全部裝滿了,他們一行人正滿懷欣喜的回陸上,靠着這滿船的靈草他們終於能擺脫貧苦了,過上富足的生活,可沒想,在回來的途中突然遇到了風暴。李良久在收帆的時候突然一陣巨浪,被帆索甩飛,重重的砸在甲板上,他就昏迷了過去。

李良久正在回憶着過往遲遲沒有給楚元真回復。

楚元真看着一臉痴傻的李久良半天沒有回復就把手在他面前揮了揮。「良哥,你可別嚇我啊,給個回復啊,你不會被摔傻了吧,久良!」說完又用力的晃着李久良的肩膀。

劇烈的晃動讓李久良回過神來,不只是回過神,楚元真體型肥碩,但那可不是虛胖啊,那可是一身腱子肉,這種激烈的晃動誰受的了,差點把李久良又給送過去。

「夠了夠了,我沒事,你快別晃了。」

楚元真聽到李久良有了回應就停下搖晃,連忙問道。「怎麼樣,身體有沒有事,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李久良很想說有,是被你晃的。但他還是緩緩的說道「沒事,就是有些餓了。」

楚元真一拍腦門;「對啊,你已經三天沒吃飯了,你等着我給你做點飯吃的。」

在楚元真,李久良就來到甲板上,剛剛才還在忙碌的船員已經閑了下來,他們都是楚元真找的老手,只有一個是同村的,其他的都是鄰近村子的,見李久良上了甲板也是有些驚訝,他們閑得沒事就圍了上來。

「呦,小良活過來了,看來這靈草還真是管用啊。」李久良昏迷不醒的時候,他們病急亂投醫就給他餵了些靈草。

『管什麼用啊,還不是死了,哪有什麼靈草啊,怎麼會有人會信這些東西,封建社會果然愚昧啊,現在的我已經不是原來的我,還挺有有點哲理的。』李久良心想着,不過他可不會說出來,他還是客氣的說道:「實在是慚愧,給大家添麻煩了。」

「哪有什麼麻煩的,你是晚輩照顧你是應該的。甲板上風大你還是在下面躺着好。」

「沒事沒事,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沒事就好再有一個月就能回大祝了,我們這次收穫頗豐,等上了岸好日子多着呢,一定要把身子養好了。」大祝國是他們村子所在的國家,也是玖州上最大的國家。已經存在了一千多年,在中國古代可沒有一個朝代能統治這麼長時間。

他們又相互寒暄了幾句,直到楚元真給他做完飯,楚元真燉了鍋魚湯給他,裏面還加了株靈草希望李久良病好快點。要知道這靈草在大陸上比黃金還要值錢,據說有延長壽命的作用。

李久良能夠感受的到楚元真是真的對他好,在上輩子他可沒有這麼為他着想的朋友。

李久良又和船員們閑聊了半天,直至太陽消失在海平面上。太陽落下繁星開始閃爍,大部分人已經睡去,除了兩個守夜的人。李久良已經昏迷三天了,現在自然不困,一個人躺在船尾的甲板上,海風輕輕吹拂,眼前是滿天繁星。他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這無比絢爛的星空了。

『海上真美啊,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漢燦爛,若出其里。應該就是這樣的景象了吧。對了,這個世界的詩歌格律也和中國古代一樣,還有半個月,到時候我也要和其他穿越者一樣靠着現代知識一路加官進爵,如果皇帝昏庸無道,我也不建議當個皇上。』他凝望着星空思緒漸行漸遠,漸漸地,漸漸地,他進入了夢鄉……

---------------------------

海上的生活相當的忙碌,要時刻注意着風向與前方的情況。不過還是有喘息的機會,這時船員們就會聚在一起娛樂娛樂。

「大,大,大,大。」

「小,小,小。」

「哎呀,又輸了。」

楚元真來到了李久良面前,他算是這艘船的船長,除了決策外,還負責船上的飲食。他剛剛做完飯看到李久良一個人站在這就過來了。

「你怎麼不和他們一起玩呢,你以前可不是這樣。」

「只是有點厭倦了,對了,我們還要多少天才能回大陸。」李久良趕緊把話題扯開。

「快了,再有半個月左右,我們就能回到漁村了。這次的航行的糧食還是村子提供的,這次回去要好好的回報下村子,我們終於不是那個貧窮的小漁村了」楚元真滿臉欣喜的說道。

「是啊,這些年近海的大魚越來越少了,村子裏是越來越苦,村長肯把村裡的船借給我們,是真的信任我們,這艘船應該是村子裏最值錢的了。」李久良也是感嘆道。

說著說著天上下起了小雨。

一旁正在賭錢的船員們說道:「真晦氣,怎麼下起雨了。」

「走走走,把桌子搬屋裡,去屋裡接着賭。」

「天天就想着賭了。下雨了,這下又有的忙活了。」

船員們便開始緊鑼密鼓的干起活來。

李久良大病初癒自然不需要他忙什麼,就進屋裡獃著了。

突然,船體劇烈的搖晃了一下。吵鬧的聲音瞬間停止了。

「怎麼回事,不會是觸礁了吧。老五怎麼回事,怎麼值的班。」一個船員直接罵道。

說完就聽到老五在大喊:「龍,龍,是真龍,龍襲擊我們的船了。」

「龍?」所有人都是既驚訝又疑惑紛紛跑到甲板上。

李久良也是在心裏嘀咕,這個世界確實是有龍的傳說,就跟中國古代一樣,但是誰都沒見過真正的龍。根據李久良現代人的見識是不會相信有龍的,龍只是傳說中的生物,他估計應該是海蛇什麼的生物襲擊的船。

「真的是龍,真的是龍,不好,他還要撞過來。」

「快起傢伙,不能讓他這麼撞,船會沉的,就算是龍也得把它殺了。」

船員們抄起魚叉和長槍在船上向下刺去。

李久良到船邊向下一看,眼前的生物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那生物身如巨蟒,渾身長滿鱗片,但又生四腳,通體呈現淡藍之色,頭部長有白嬰,真如他想像中的龍一般。

那生物在水中遊動,彎曲着的身體竟也比他們所乘的船還要長,直接用身子撞在船身上。船上又是一陣劇烈的晃動。船員也趁它靠近那手中的傢伙直直刺去,但其身上的鱗片堅硬無比,所刺之處沒有造成一點損傷。

只聽楚元真大喊:「這樣不行,必須有人下水,逆着它身上的鱗片刺入它的身體才行。」

「我倆去吧。」兩個水性最好的船員沒有一絲猶豫就拿着魚叉躍入水中。

「其他人快去拿弓箭,朝着它的頭部射擊。」

「好。」船員紛紛響應。

「久良,你去掌舵,別讓船翻了。」

楚元真看着平日非常和善,沒想到在危難時刻能有如此的領導力。

而李久良此刻慌張極了,他發現此刻他什麼也做不了,不能像小說中穿越者一樣總能在危難中找到化解危機的方法,楚元真讓他掌舵其實存有私心,不想讓他受到傷害,讓他掌舵其實意義不大。

下水的兩名船員游到那怪物的下方,分別位於左右兩側,手持魚叉,伺機而動。甲板上弓箭已經全部準備好了,這些原本是為了海上的海盜準備的,沒想到這次航行海盜沒碰上竟然碰上了傳說中的龍。

「射箭。」楚元真一聲令下,甲板上剩下的五名船員將箭射向怪物的頭部。

那怪物渾身長滿鱗片,顯然頭部是最脆弱的地方,船員的箭術顯然不是很高超,只有寥寥幾箭能夠射中怪物的頭部,那怪物顯然是感覺到了疼痛,那撞向船的身體開始停止,開始避讓那些射來的箭。

水下其中一人也在此時伸出魚叉向怪物身體上刺去。不料這怪物扭動身體,以其爪子防禦刺來的魚叉,其身軀扭轉成弓形,以前爪抓住魚叉,而後爪則向那名船員抓去。

船員見勢便捨棄魚叉向遠處游去。怪物的後爪仍向船員抓去,這便給了另一側的船員可乘之機,怪物的前後爪都伸向一側,中間的身軀則全部暴露在船員面前,船員將魚叉逆着鱗片狠狠地向內刺去。瞬時間船下傳來一陣吟叫,在整片海域回蕩。海面也泛起一片鮮紅之色。

「乾的漂亮。」楚元真驚呼道。

楚元真高興還沒一會,只見那怪物半截身子躍出水面,身前兩抓各抓一人,是那兩個下水的船員,眼中滿是暴戾之色。李久良發現那蛟龍的頭部竟然有一個圖案,不似自然長,而是認為刻上去的一般。仔細看去是一條黑龍。

「射箭,快射箭,朝它的頭部射箭。」

那怪物再也不躲避射來的箭矢,張着巨大的口部就向射箭的船員衝來。一口就將一位船員活活吞下,又一甩頭把兩名船員撞入水中,巨大的衝擊力直接使那兩名船員失去了行動能力,沒有一絲反應地向海底落去,怪物又將身體把船緊緊纏繞起來,整艘船都發出吱吱呀呀快要斷開的聲音。

僅剩的兩位船員和楚元真還在做最後的抵抗,李久良也加入了其中,拿着大刀朝怪物的身軀砍去。怪物不再理會他們的攻擊,又是將身體把船纏繞了幾圈,隨着身體一起發力,整艘船被從中間絞斷。船斷裂成兩段,沉入海中,所有人落入水中。那怪物不再理會他們而是繼續用身體撞着水中的船體。楚元真不勝水力,已經失去意識慢慢下沉。李久良見狀游到他的身前,緊緊的抓着他的手托着他向上游。本來拖着沉重楚元真就有些吃力,再加上怪物不斷在海中翻動海水,使得李久良上游變的更加困難,久久不能游到水面上。沉船的殘骸在海中隨意的漂浮着,海水又是一陣翻動,怪物又是激烈的撞擊沉船,一塊船板正不偏不倚的照着他砸來,李久良來不及閃避,船板砸在他的胸口上,嘴中最後一口氣因為劇烈的撞擊被吐了出來,海水湧入他的嘴中,他的手還緊緊抓着楚元真,一起和他沉入海底。

李久良看向那怪物,它把船撞得粉碎,船上採集的靈草全部散入海中,那怪物正在吞食殘骸間的靈草。

『原來是為了靈草。』李久良看着在殘骸中飛速遊走的怪物,快速的就將靈草吞食殆盡,已經向深海游去。

『剛活幾天又要死了嗎』李久良的身體正在慢慢下沉,意識也在慢慢消逝。

忽然他感覺到脖後頸處有什麼東西在牽引着,然後他發現胸前一直佩戴着的一面手掌心大的鏡子散發著淡淡的微光,正拖拽着他向上浮,這面鏡子是他已經過世的父親留給他的,是他父親在很小的時候在海邊撿的,鏡面光滑,周邊又有雕刻的非常精美的花紋,村裡的人都只覺得是一件工藝品一直建議他父親將它買了,但他父親一直堅信這是一個寶物就一直保留着,後來就傳給了李久良,這是他父親唯一的遺物所以一直被他戴在身上。

他連忙將脖子上的繩子摘下,用抓着楚元真的另一手緊緊握着鏡子。在鏡子的微光下,李久良和楚元真被緩緩的拖到海面上。幸好在海面上有沉船破碎浮到海面上的木板,李久良拼盡所有力氣游到一塊較大的木板上,將自己和楚元真都拖上了木板就昏厥了過去,手裡還緊緊握着那面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