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玉集雲隱
玉集雲隱 連載中

玉集雲隱

來源:google 作者:朱雀丹宸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游三 袁莫雨

自古有一個組織名為「汗青」,由西漢司馬遷創建,目的是為了保護中華正道有一件中華至寶名為「玉集」,為和氏璧造傳國玉璽所剩材料經東漢張良所制,只能通過每一朝的帝王血引看到中華生生不息的秘密這些秘密中最大的一個就是九鼎在始皇帝并吞六國期間被重鑄為九大風水柱,其中八個用來鎮壓八方,還有一個為帝王家本命風水柱,是給開國帝王用來生髮自己的龍脈氣運清帝退位,民國初年,百廢待興,朝代更迭之時,總是光怪陸離集中出現之日天下亂爭紛起,各家隱秘門派也開始根據背後勢力驅動行動,正邪混戰一觸即發第一卷主要寫的汗青為維護風水柱走遍華夏大地,維護中華龍脈風水的故事,也揭開了歷史上的一些謎案展開

《玉集雲隱》章節試讀:

袁柏森坐車到了北京前門外火車站,一行人下車後,乘坐自家馬車回家,跟蹤的人竟然也跟着馬車一路而來,直到看到袁柏森下了馬車,袁府大門關閉。這人才轉身離去。第二天袁柏森在自家府中自然也很快拿到知了的信息,袁柏森心裏想:「果然,我就說他不會就此甘心,畢竟曾經坐在那個位置,誰的心性都會變」。袁柏森嘆道:「我也到了給年輕人機會的時候」,「讓知了通知負屓,觀察下一步情況,隨時報過來,嘲風調回京城,讓囚牛去配合他」。袁柏森吩咐到:「通知內三門,外三門,有大事,聚於漢州」。「是」暗處一個聲音應了一句,似乎這個人就沒有存在過一樣。「另外跟着的尾巴走了么?」袁柏森問道,「已經走了,我們的人在他到天津後看到果然回到張園。」暗處的聲音回復道。袁柏森嘆道:「這又是何必呢,刀柄豈可輕握,寶器難免蒙塵啊。」。

漢州,西湖邊有一處冷門寺廟,名為:妙覺寺。位於于謙祠後三台山麓,蒼翠之間掩映廟宇的靈秀,廟宇分為前中後三進院落,並不大,但是建築素雅中透着精緻,沒有高塔,不見梵音。山門上一副對聯:接引有慈有悲有智慧,慈航渡人渡心渡眾生。廟中幾名僧人平日也不出門化緣,加上此地地處偏僻,來上香的人也很少。此時正值陰曆九月初,寺門關閉,偶爾香客上門,也被小沙彌擋在門外,說是來了一位老大人,在後堂休養,不喜外人打擾,謝絕了偶爾來的香客。

九月初十,夜半,妙覺寺後堂,一群人圍坐。後堂是廟內最為高闊的建築,加上用了玻璃窗口,胳膊粗的蠟燭擺了一圈,室內明亮如白晝。袁柏森居中,汪兆恆略側坐於袁柏森左側身後,兩人呈居中之勢,且一前一後,一明一暗,左右兩邊各坐三人,右手第三人赫然就是商家花園中的戴墨晶眼鏡的老者。在這八人周圍還有十餘人。這就是汗青組織的青正、青副,六門正副頭領。長桌足有幾丈長,一丈寬,周圍幾個僧人上了茶水、水果和糕點,漢州本地的明前龍井已經過了氣候,此時用的是本地泉水沖泡三年烏龍茶發酵加入桂花以及多種藥材的的八寶陳釀烏龍,此茶只有汗青中人才喝,市面上沒有,所以喝到類似味道,應該知道這是汗青的人了。

左側三人為內三門,智、山、佑三門門主,智門門主其實一直為袁柏森自己,袁柏森字東聖,坐在這個位置的是副門主蔣岳字懷山,一位枯瘦老人,個頭不高,似乎衣服里只有骨頭,一雙小眼睛透出兩道精光,一張臉乾癟如枯木,似乎就是骨頭上套了一層醬紫色皮囊,皮膚褶皺,你說這是殭屍,大多數人都點點頭。身穿醬色湖綢長袍高挽白色袖口,袖口露出他的一雙手,這雙手與蔣懷山的臉是強烈對比,溫潤如玉,手指細長,整個手白嫩異常,指甲修剪的一絲不苟,就像一個大姑娘精心保養的手一樣。端坐一把太師椅。

山門門主本是汪兆恆字養正,現有副門主胡隆天字伯雲坐鎮,副門主是一個胖乎乎的中年人四十歲上下,白白胖胖,中等個頭,見人總是笑臉點頭,重眉笑眼,肉頭鼻子方口無須,穿戴講究,月白鍛大褂一看就是湖州寶應齋的好東西,織工上乘,量體而作,即使胡門主略胖,也巧妙的掩蓋了身材,顯得非常得體,這是紹興老師父的手段。腳下北京步雲閣千層底布鞋黑緞子面暗有雲紋,隨着腳的顫動,雲紋時隱時現,手裡玩着一塊懷錶,掐絲琺琅外殼,三問計時,白金鏈足有筷子粗細,掛鈎搭在大褂的前襟。

佑門門主因為要長期在宮裡,所以不宜露面,此處坐着的是一位牧師,就是天津接頭的那個人,外號代號知了,本名林摯,代替門主參加會議。此時還是一身牧師服裝,身高超過一米八,瘦而健碩,長手長腳,馬臉高鼻樑,整個人好像皮囊有些包不住身體里的骨頭和肌肉一樣,總要硬邦邦的鼓出來一部分。

右側三人為外三門,八卦、濟世、商流門主。八卦門門主就是那位在吳園裡的戴墨晶眼鏡的老者,人也是枯瘦,但是身材高大,與智門副門主蔣岳多少有些聯像,這人是八卦門門主蔣澤字元兌,與蔣岳是表兄弟。這倆人站一起,就是一對殭屍,只看臉就是一點水分都沒存住,相比之下,蔣澤略正常一些,手也是老人的枯槁,不像表兄蔣岳有一雙女人的手。

濟世門門主是一位貴婦打扮,身上珠光寶翠,蝶花羅袖緞子琵琶襟短裝,下身蝶花大多褶馬面裙,雲紋褲腳掩住一雙繡花大鞋,長相倒是端端正正,不好說艷壓群芳,但是明目皓齒,一副端正也是可以穩中求美無敵,端也傲視群芳,手上一隻和田玉鐲子,掐絲金邊。這位大名是稱為羅硯雲,說起來就有些傳奇,當年胡雪岩是當過一屆濟世門的門主,後來因為攀上左宗棠,汗青怕自己組織被拉入鬥爭漩渦,遂將胡雪岩換掉。後來胡雪岩果然出了事情,所有產業被查抄,唯獨胡慶余堂一直保持,在宣統朝,汗青假借他人又將胡慶余堂收購回來,股份散落在汗青不同的門人手裡,又找到羅四太太的後人,就是現任的濟世門門主。

商流門門主是唯一一個穿西裝革履的人,名叫謝鼎銘字恆跡的精幹中年人,四十歲往上,金絲眼鏡,背頭,塌鼻樑,扇風耳,抬頭三紋,法令紋,身穿一身黑色西裝。西裝應該是上海商埠老西門租界西裝鋪裁縫的手筆,合身不說,在肩膀前領,加入硬線,給人平地一種挺拔之感,皮鞋鋥亮,也是老西門鞋匠的定製款,這人雙手不住輕輕敲擊太師椅的扶手,臉上比其他幾人表情都豐富。

幾個人或自己低頭不語,或跟鄰座交頭接耳,或閉目養神,或與對面熟人點頭用口型交談。隔着遠的,也有用汗青獨特手語打着信號。大家湊在一起的機會不多,老熟人見面總要扯些天南地北。

《玉集雲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