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俞恩傅廷遠免費閱讀小說
俞恩傅廷遠免費閱讀小說 連載中

俞恩傅廷遠免費閱讀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都市言情

俞恩嫁給傅廷遠三年,一直盡職盡責履行着傅太太的義務。她天真的以為她的溫柔能融化傅廷遠,後來她才明白,就算她把南極冰山都融化了,也融化不了傅廷遠的心。心灰意冷之下,她選擇結束這段婚姻。結婚三年,傅廷遠認為可以用兩個詞來評價自己的妻子俞恩:乏善可陳,木訥無趣。可就是這樣一個俞恩,竟然在傅氏周年慶上當著所有人的面將離婚協議甩在他臉上讓他顏面盡失。他看着一襲紅裙優雅冷靜的女人,危險地眯起了眼。離婚之後所有人都以為傅廷遠跟俞恩這輩子老死不相往來了,俞恩自己也這樣以為。後來某國劇盛典頒獎禮,俞恩拿了最佳編劇獎,矜貴高冷的男人為她頒獎。男人將獎盃遞給她之後,忽而當著台下所有人的面低聲下氣地懇求道:「俞恩,以前是我不知道珍惜,能不能請你再回頭看看我,給我一個重新追求你的機會?」俞恩看着他笑的燦然而又疏離:「抱歉傅總,我眼裡現在只有事業。」男人拉住她的手眼底全是落寞:「俞恩,我離了你真的活不下去。」俞恩回了男人一展開

《俞恩傅廷遠免費閱讀小說》章節試讀:

宋迎進了病房後宋父直接冷哼一聲別開了眼,對宋迎採取冷戰措施。

宋迎走到宋父身旁,眼圈一紅落下淚來,哽咽着說:「爸爸,對不起。」

宋迎這幅樣子把宋父嚇了一跳,要知道他這個女兒性格向來寡淡冷硬,從小他就沒見她怎麼哭過,這會兒卻在他面前哭了起來,他不驚愕才怪。

「你、你哭什麼?」宋父蹙眉說了一句。

宋迎的眼淚落得更凶了:「都是我不孝,惹您生氣還把您氣進了醫院。」

女兒站在自己床邊眼淚嘩嘩直落,宋父心裏一時間也滋味不好受。

其實那個許航也沒有什麼不好,甚至細細比較起來,他在一眾年輕男人中還算是佼佼者。

他一直不滿意許航,其實就是許航說的那樣,他在慪氣,因着宋迎沒有選擇他看上的賀楊,可真要讓他說許航哪裡不好,他又真的說不出來。

「行了行了,你別哭了,你們倆先斬後奏,我還沒哭呢!」宋父這樣說了一句之後再次別開了眼。

「我想好了,如果你真的不喜歡許航的話,我明天就去跟他離婚。」宋迎抹了把眼淚決絕地說著。

宋父再次差點從床上跳起來,要不是考慮到自己的身體,他又要咆哮了:「你說什麼?你要去離婚?」

今天剛領證,明天又離婚,她是不是真的嫌他活的太久了想要氣死他!

「嗯。」宋迎紅着眼圈看向他,神色堅定,「爸爸只有一個,男人可以有無數個。」

宋父抬手扶額:「你快給我滾出去,你敢離婚我跟你斷絕父女關係。」

宋父也沒想到,他女兒背着他領證他沒氣得要斷絕關係,如今她要跟許航離婚,他反倒開始說要斷絕父女關係了。

這件事也不知道哪裡不對勁兒,總之現在成了他害怕女兒跟人家離婚了。

宋迎搖了搖頭說:「我不能為了個男人把自己的父親氣死,之前是我太任性太衝動,這次我看清楚了也想明白了,男人跟您相比,還是您重要。」

這下宋父要哭出來了,他抬手指着宋迎恨鐵不成鋼地罵道:「宋迎啊宋迎,虧你還是高學歷的學霸,我真不知道你腦子裡整天怎麼想的,你今天領證明天離婚,你不嫌丟人我還嫌呢!」

「可是如果這段婚姻繼續維繫下去的話,您一直這樣鬱鬱寡歡,我又何嘗能過得快樂?」宋迎說的頭頭是道,「所以不如乾脆離了,皆大歡喜。」

「你早幹什麼來?你早考慮到我的感受的話,就不會領這個證!」宋父沒好氣地說了一句。

宋迎垂下眼,語氣里全是悔恨:「是我太衝動了,現在我後悔了,爸,人都有犯錯誤的時候,您就原諒我這一次吧,離了婚之後我保證都聽您的,您讓我嫁給誰我就嫁給誰。」

宋父一看宋迎這幅樣子是鐵了心要離婚,頓時急了,他這個女兒的性格他可是清楚的很,說一不二,他要是再不說點什麼的話,她真能明天去把婚離了。

「我沒有鬱鬱寡歡,說實話那個許航也挑不出什麼毛病來,我只是需要時間來接受他而已。」

「你別在我眼前提離婚這倆字了,我頭疼,心臟也疼。」宋父說完又心煩地沖宋迎揮手,「走走走,你趕緊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可是爸——」宋迎的話還沒等說完就被宋父打斷了,宋父有氣無力地說,「我祝你們倆新婚快樂,這樣總行了吧?你能不離婚了嗎?」

宋迎怔了一下,隨即才說:「既然您願意敞開心扉接受他,那我也就跟他好好過日子。」

「那您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宋父揮手攆人:「快走快走。」

宋迎淡定轉身離開了病房,實際上心裏樂開了花。

她剛剛也是跟她爸進行了一番心理戰,用欲拒還迎的方式。就是順着她爸的話說,順着他的意願來做,反而他沒有那麼偏執了。

尤其她還故意提了離婚,因為她知道對要臉面的她爸來說,她今天領證明天又再離婚,怕是能真的將他給氣死。

許航見宋迎出來趕緊迎了上去,他快要擔心死了。

「怎麼眼圈這麼紅?你爸又罵你了?」許航看到宋迎泛紅的眼圈,心疼的要命,早知道就不讓她單獨進去了。

宋迎笑了起來:「我爸差不多已經接受你了。」

「哦?」許航有些驚訝。

宋迎於是就跟他說了她跟他爸大概的對話,許航聽完後忍不住低聲笑了起來:「這個時候最考驗心理承受力了,很顯然我們勝利了。」

「是啊,他妥協了,我們也總算能安心了。」這段時間壓在宋迎心頭的那座大山終於被搬走了,她整個人也輕鬆了許多。

一抬眼,卻看到許航眼底濃濃的擔憂。

她不解問道:「怎麼了?」

許航艱難地說:「如果你爸還不接受我,你不會真的要跟我提離婚吧?」

無論如何離婚這兩個字對他來說太刺耳了,尤其他才領證沒幾個小時。

宋迎有些無奈地解釋道:「我那是故意刺激他才說的,你還當真了?」

許航哼道:「這兩個字我太不愛聽了,以後都不想再聽到。」

「好,再也不提了。」宋迎連連應允着。

跟許航的這段感情和婚姻來的這樣不容易,她很珍惜。

許航將她摟在懷裡緊緊抱了一下,然後低聲呢喃:「我們能在一起太不容易了,我再也不想跟你分開了。」

「宋迎,我愛你,很愛很愛。」

兩人在走廊上靜靜相擁了好一會兒,許航這才鬆了宋迎讓她回家。

許航返回宋父病房的時候,宋父被宋迎提離婚的事折騰的剛好了一會兒,一抬眼看到許航,他只覺得頭又疼了。

「你來幹什麼?不是走了嗎?」宋父沒好氣地說道。

「我沒走,剛剛跟迎迎聊了會兒天而已。」許航邊說著邊拿了一旁的椅子過來在宋父的床尾坐下,「您休息吧。」

宋父半分都睡不着,瞪着許航:「你們今天領證了,今晚相當於洞房花燭,你打算就這樣錯過?」

許航忍不住笑了出來:「那不重要。」

看來他老人家這是真的接受他了,都替他操心洞房花燭夜了。

「怎麼能不重要?」宋父攆人,「你趕緊走吧,我這裡真的不需要人,有事我叫護士就行了。」

宋父覺得他之前那樣排斥許航,如今許航卻來陪床,太尷尬了,他臉上也掛不住。

況且他也真的不需要人陪床,也不是病到不能下床不能動彈了。

《俞恩傅廷遠免費閱讀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