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只想摸魚的旅行者
原神:只想摸魚的旅行者 連載中

原神:只想摸魚的旅行者

來源:google 作者:聆聽秋風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林秋風 派蒙 遊戲動漫

[原神劇情+治癒+致郁+生活+現實]前排提示:行書!日常林秋風為了拯救被恆常機關列陣擊傷的派蒙,使用神器開啟了時光回溯,卻不料時間竟然穿越到了3年前……「所以說,你是從世界之外,穿越而來的?」「但是你想離開這裡,前往下一個屬於你的世界的時候,卻有陌生的神靈,擋在你面前?」「外來之人,你的旅途到此為止吧!」「秋風,救我!」林秋風閉着眼睛,一道道聲音不斷的回蕩在他的腦海中,讓林秋風的心神受到了巨大的創傷「把我的派蒙,還給我!」展開

《原神:只想摸魚的旅行者》章節試讀:

隨着一道道破空的聲音不斷的傳來,那些被安柏命中的丘丘人身體紛紛從空中倒栽蔥摔在地上。

”砰! ” ”砰! ”

安柏和熒連續擊斃了十幾個丘丘人,而她們的背上,都沾染了鮮血

嗚嗚!一聲號角聲突然從前方傳來,緊接着,就看到一隊丘丘人朝着安柏她們所在的位置迅速的奔襲而來。

”糟糕! ”三人的臉色微微一變。

”安柏,怎麼辦? ”派蒙的俏臉有些慘白。

”派蒙,不用擔心,我來保護你。 ”安柏拍着胸脯保證道。

”嗯! ”派蒙重重的點了點頭。

”咻咻咻…… ”

安柏的身影快速閃爍,她每閃爍一次,就有一個丘丘人被她一箭射殺。

她們三人一邊戰鬥,一邊快速的後退,一眨眼,她們就離前方的丘丘人有着將近百米遠的距離。

”咻咻…… ”

安柏又是三道箭雨飛出,她的箭矢速度非常快,瞬間就射穿了數個丘丘人的身軀,她們三人的身上也都多了幾處傷口。

不過,那些丘丘人卻是窮追不捨,它們一直跟在安柏她們的身後,也是不停地射箭。

一枚枚箭矢射在了安柏她們三人的周圍。

”安柏,我們現在怎麼辦? ”派蒙她們三人躲在一棵大樹後面,派蒙有些焦急的詢問道。

”你們放心吧!我去引開它們,你們找準時機馬上跑。 ”

安柏深吸了一口氣,眼底深處閃爍着一絲冷冽的寒芒,她的聲音冰冷無比,充滿了堅決的味道。

”可是,你呢? ”熒的美眸之中露出了濃烈的擔憂之色, ”安柏,這丘丘人太多了,我們一起殺出一條血路出來吧! ”

”安柏,還有我派蒙,我們不能讓你一個人去冒險。 ”派蒙的美眸也是閃爍着淚花。

”哈哈,好!我安柏就喜歡這種感覺。 ”安柏仰天大笑了一聲,她一揮右手,手中頓時出現了三塊盾牌,這是她剛剛獵殺那些丘丘人獲得的獎勵,她現在正好派上用場了。

「熒,我們上,來,一人一個盾牌,小心點!」

安柏將盾牌交給了熒和派蒙。

”好! ”

”嗖!嗖!嗖…… ”

兩人接過安柏遞過來的盾牌之後,連忙向安柏靠攏,三人站在一處,相互扶持着向丘丘人沖了過去。

”咻咻咻…… ”

安柏在熒和派蒙的掩護下開弓射出幾箭,頓時,一陣凄慘的叫聲傳來,一隻只的丘丘人被安柏射中。

”砰砰砰! ”

在安柏的帶領下,她的箭術簡直出神入化,一個個丘丘人的屍體紛紛倒在地上。

”好強! ”

在安柏的箭法之下,派蒙和熒的心裏也是升騰起了一股信心,他們看着前方的丘丘人不斷的倒在地上,心中的勇氣越來越強烈,她們的目光也是越發的明亮了起來。

就在安柏的箭術快要達到巔峰的時候,前方忽然湧來一波丘丘人,那些丘丘人一個個的眼睛通紅,渾身散發著暴戾的氣勢,他們朝着她們猛地撲了過來,速度奇快!

”不好,我們快走! ”安柏見到這一幕,心中一驚,慌忙喊道, ”快! ”

”咻咻咻…… ”

一道道凌厲的箭矢從安柏手中發射而出,朝着那些衝過來的丘丘人不斷的射去。

但是,因為安柏他們距離那些丘丘人已經非常之近,她的箭矢雖然很快,但是只有那些丘丘人衝進了安柏她們的射擊範圍內,安柏的箭術才能夠真正的發揮出來!

熒想上去拼殺但是根本沒有辦法,後邊的丘丘人射手一直在瘋狂的射擊,根本不給熒她們任何喘息的機會,而且,這些人數眾多,她們三人的優勢根本沒辦法發揮出來。

只能遠程對遠程攻擊,但是,遠程攻擊的效果並不是很好。

而且安柏的箭矢也有限,她的箭術雖高,但是畢竟她的箭雨還不是很熟練,使用幾招後就快已經體力不支了。

她的額頭上也滲出了一層細密的汗水,眼神之中透出一絲疲憊之色。

安柏知道她自己體力快不行了,她的雙眸之中露出了一抹絕望的神色,她的心底暗暗嘆息道:難道今天真的就要死在這裡了嗎?

想到即將要死在這個鬼地方,安柏的心中充滿了絕望。

她閉了閉眼睛,深呼了一口氣,努力的睜開眼睛,眼睛裏面閃爍着堅毅的光芒。

她知道如果她不活下去,那麼她身邊的人一定活不了,那麼她就算死,也不能讓別人為她陪葬。

安柏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狠厲之色。

”嗖! ”

就在她的目光轉向遠處的派蒙和熒兩人的時候,一道破空的聲音忽然響起,一支箭矢朝着安柏的眉心射去。

這一箭射得極其刁鑽,而且距離安柏的眉心非常之近。

”不好!危險! ”安柏感受到了危險,她下意識的就做出了反應。

”啪嗒! ”

她的腳步一動,快速地朝後退去。

但是,她的速度終究沒有那隻箭矢快,安柏的身子在快速後退的過程中,她的肩膀上還是中了一箭,頓時,一股劇痛便蔓延全身。

”噗嗤…… ”

「安柏!」熒和派蒙大聲喊道。

安柏的臉色微微一白,她忍住劇烈的疼痛,繼續往後退,很快她便退回到了派蒙和熒兩人的身邊。

”派蒙,趕緊撤退! ”

”嗖! ”

又一支閃爍着火花的箭矢朝着安柏的方向射來,安柏見狀,不敢有片刻猶豫,她立刻將手中的一個黑色圓盾擋在了派蒙和熒的身前。

”碰! ”

一聲巨響,那一支箭矢狠狠的射在了派蒙和熒的黑色圓盾之上,還閃着火苗。

「不好,這是爆炸箭!」安柏的瞳孔收縮了一下,臉上浮現出一抹驚恐之色。

”轟隆! ”

安柏,熒和派蒙身前的那個黑色圓盾轟然炸裂。

安柏她們三人頓時就被爆炸產生的力量給震飛,身子在空中划過一道弧線,最終狠狠的落到了地上。

”砰砰砰! ”

三人重重的落到地上,在地面上砸出

了一連串沉悶的聲音,熒她們三人的嘴裏不由得吐出了一口鮮血,臉色也變得蒼白起來。

「安柏,派蒙,你們沒事吧! ”熒吐出幾口鮮血關切的問。

”沒事! ”安柏搖了搖頭,她的嘴唇蒼白的可怕,她的身上還在不停的流淌着鮮血,她的眼睛微微眯起,看向了派蒙。

派矇混身是傷,她的臉色也是非常的難看,她的嘴角還沾染着鮮血,臉色顯得非常的蒼白。

她的嘴巴一張一合,似乎是要說話,但是卻沒有什麼力氣說話。

看到派蒙的樣子,安柏心中頓時一涼,她知道派蒙的情況不妙。

派蒙的臉上還帶着幾分恐懼的神色,但是,派蒙的臉上卻露出了堅毅的神情。

”熒,我沒事。 ”派蒙咬牙切齒的說道。

”派蒙,你先走,我留下來殿後! ”安柏強撐着身子站了起來,她的臉色蒼白的像紙一樣。

她的手中拿着一把黑色的匕首,她的匕首鋒利無比,鋒利的刀刃在陽光的照耀下,折射出刺眼奪目的光芒。

熒顯出降臨之劍也站了起來跟安柏肩並肩站在一起。

”派蒙,快跑! ”安柏的眼眶通紅,臉色猙獰的盯着眼前的這一群丘丘人,咬牙切齒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一隻只丘丘人射手都舉起了手中弓箭,他的手指一松,弓箭脫弦而出,帶着一股銳利無比的氣勢朝着安柏眉心射了過來。

安柏看着那隻飛來的弓箭,臉色驟然大變。

她的身子一閃,想躲避開來,卻不料,那一隻弓箭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在空中划過一道絢爛的痕迹,瞬間來到了安柏的眉心。

安柏的臉上充滿了不甘的神色,她的嘴巴微微蠕動,卻無法發出任何的聲音。

”不!安柏,快閃開! ”就在此時,安柏身旁的派蒙在千鈞一髮之間猛地把她推開。

”嘭! ”

那一支利箭射向派蒙的胸膛。

「星戒傳送!」

就在這個時候,林秋風的聲音在派蒙的耳邊響起,一個耀眼的光芒,一閃之間,林秋風的身影出現在了派蒙的身側,伸出雙臂抱住了派蒙,將派蒙護抱進了懷裡。

林秋風右手一抬,那一支利箭居然懸停在半空中,一時間彷彿時間暫停一般。

”嗡嗡! ”

只見那支利箭的尾翼隨着慣性,還在微微的顫抖着,發出一道嗡嗡的聲音。

「萬劍歸宗:護!」

林秋風顯出承影劍,在他的手中,承影劍發出一陣嗡鳴之聲,劍尖上冒出無數的劍影,組成了一道劍網在林秋風和派蒙還有熒和安柏周圍,形成了一個堅硬無比的盾牌,保護着她們的同時防禦着周圍的箭矢攻擊。

”轟…… ”

那一支支利箭紛紛打在那一道劍網之上,激起了一道道的漣漪。

熒和安柏看着周圍密集的箭矢,心中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她們怎麼也想像不到這些丘丘人的箭矢怎麼會如此的可怕,這樣的攻擊力實在是太恐怖了,即使她們全盛狀態下,恐怕也無法抵擋住這種可怕的攻擊!

她們更沒有想到救了她們三人的,居然是剛才被她們打得死去活來的男人!

「是你?」熒和安柏在看清楚救了派蒙的人後,都愣住了,一臉驚愕的看着林秋風,臉上寫滿了疑惑。

「他好像很厲害!」熒看了一眼林秋風,臉色凝重的低聲說道。

”恩。 ”安柏點了點頭,她的眼眸中充滿了複雜的神色。

派蒙被林秋風抱在懷裡,眼睛裏面露出了一絲詫異的神色,她從林秋風的眼神之中,看到了對自己的關心,這讓她的心裏面非常的驚訝和不解。

「這個陌生人太熟悉了,他到底是誰?」

派蒙在心中暗暗思索着:

”萬劍歸宗:護?這句話好熟悉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