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開局奪舍派蒙,我橫推萬界
原神:開局奪舍派蒙,我橫推萬界 連載中

原神:開局奪舍派蒙,我橫推萬界

來源:google 作者:破月碎星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林雷 派蒙 遊戲動漫

林雷穿越提瓦特大陸,意外奪舍派蒙,覺醒神秘系統,從此世上少了一個萌物,多了一個戰神!天理:我願稱派蒙大人為,當世最強!可莉:求派蒙大人收我為徒!鍾離:我這一輩子,只服派蒙大人!雷神:想與派蒙大人一生相隨!狐狸:可惡,別和我搶!派蒙:桀桀桀桀……後世傳說:派蒙大帝,古往今來最強神靈,頭戴日月,腳踏深淵,誰敢稱無敵?唯我大派蒙!展開

《原神:開局奪舍派蒙,我橫推萬界》章節試讀:

提瓦特大陸,天空島上,暗紅色的天幕化為球形,包裹了方圓百里。

「這就是你們的實力嗎?」

天理白髮披肩,凌空虛渡,眼神淡漠地看着地面眾人,熒右手杵劍半跪在地,渾身染血,肩頭的派蒙陷入昏迷,身後全是浴血倒地的朋友們。

「天理,你可曾傾聽眾生的意願。」

聞聽此言,天理微微頷首,目光卻更為冰冷。

「我這麼做,正是為了保護眾生!」

就在此時,一旁大口喘氣的迪盧克勉力站了起來,紅髮飛舞,手中大劍直指空中神靈。

「蒙德人民永遠追尋自由,即使你是最強之神,也無法阻擋我們的意志!」

「可莉同意!」

傷痕纍纍的可莉小手抱着炸彈,在地面掙扎。

「天理,就像蒙德的舊貴族罷了。」

髮絲散亂的優菈口中嘲笑,卻沒有了繼續戰鬥的力量。

「即使是往生堂,也沒有千萬年不變的規矩。」

嘴角溢血的胡桃躺在地上,看着天理的眼神只有憤恨。

「仙人教我,守護璃月,當在此時。」

申鶴氣息低落,周身紅繩飛舞,雙眼精光閃動。

「我與帝君簽下契約,無論是誰,都休想破壞安寧。」

魈重傷之身,卻戰意高漲,淡漠的雙目直視天理。

「神里家族的榮耀,將在死亡中永存!」

神里綾人白衣染血,臉色蒼白,即使身處劣勢,依舊舉止優雅。

「珊瑚宮大人,原諒五郎不能執行您的命令了!」

五郎狐尾斷裂,渾身血跡斑斑,咬牙撐着手中弓箭站了起來。

其餘四國之人,皆是慷慨回應,不過一死而已,又有何難?

半空中的天理平靜地看着沸騰的眾人,目視遠方,口中輕嘆。

「夏蟲不可語冰,結束吧!」

她揮手一招,無數暗紅色的方塊自虛空中升起,隨着她的心意化為一條身長百丈的暗紅巨龍,隨後伴隨着她指尖方向,咆哮着朝島上眾人衝去。

巨響轟鳴,天地變色!

「不!」

看着這強力的一擊,熒一聲怒吼,霍然起身,揮舞手中長劍,衝天而起。

就在此時,耳邊突然傳來陣陣風聲。

「誒嘿!我們來得還不算晚!」

綠色的身影佔據了全部的視線,讓熒不由心喜。

「巴巴托斯!」

又有一道暗金色的人影出現,隨即熒的耳邊傳來低聲的呢喃。

「天動萬象!」

巨大的土黃色孔明鎖出現,直擊扑過來的暗紅巨龍,隨着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帝君!」

煙塵瀰漫,依然看不清天理的身影。

「斷絕!」

就在眾人被這碰撞震懾心神之時,天理身側十餘米處,出現了一個暗紫色長發女子,手持一把長刀,向天理斬去。

雷電將軍,這是,無想的一刀。

雷光閃處,天理身形驟然消失,出現在天空島的另一側,而餘下四神也一一浮現。

「七神?我賜予你們執掌凡間的權柄,你們卻都背叛了我!」

即使與所有人為敵,天理的聲音依然平靜。

「天理,開啟最終一戰,冰之國的人民,將選擇自己的命運。」

冰神手持權杖,其上七顆神之心光彩熠熠,散發著強大的波動,巴巴托斯與鍾離也飛身而起,於半空中向天理對峙。

七神與天理的戰爭,一觸即發。

「很好,既然你們已經做出了決定,那麼,就不能怪我了。」

天理終於露出一絲笑容,隨後慢慢抬起右手,狠狠一握拳。

「不!」

天空島上,眾人的神之眼轟然破碎,隨即被法則排斥,從島上被大力彈開,穿過包裹天空島的暗紅天幕,猛然墜向大地。

「特瓦林!」

巴巴托斯一聲口哨,嘹亮的龍吟升起,深藍的巨龍呼嘯而過,營救着半空中的人們。

「神之眼拜我所賜,也因我而終!」

天理淡漠地看着七神,沒有追殺墜落眾人的想法,隨後她的目光轉向依舊站在島上的熒。

「人之子,就讓我們,結束這一切吧。」

伴隨着這句話,天理身影再次消失,七神瞳孔一縮,迎上前去。

被暗紅色天幕包裹的天空島,整個提瓦特大陸都能看到,天空島之外黑雲漫天,雷聲不絕,大陸上的人們大多惶恐地躲在家裡焚香禱告,祈求七神救贖。

三天之後,天空島上一片狼藉。

「呵,真是,強得過分!」

鍾離躺在島上的深坑之中,染血的衣衫破碎,雙目無神地看着依舊在拚命戰鬥的熒,不禁喃喃自語。

「那傢伙已經超脫神的範疇了吧?簡直是怪物!」

同樣重傷倒地的巴巴托斯躺在不遠處,嘴角溢血地自嘲道,這次他真沒有摸魚。

天理免疫元素傷害,一旦受傷到一定程度就時間回溯,狀態全滿,還能從星辰中獲取無盡的力量,各種大招不要錢地放,這還怎麼打?

七神和熒能夠和天理大戰三天,已經是全力以赴。

「派蒙,作為時間魔神,你應該明白我的苦心,加入我,提瓦特大陸就能永葆和平。」

大戰中的天理看着熒肩頭早已蘇醒的派蒙,做出了最後的邀請。

「抱歉,我不能放棄我的朋友。」

派蒙看着早已污血滿身,依然死戰不退的熒,搖了搖頭。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去死罷!」

天理不再勸說,再次發動大招,無數暗紅色的方塊浮現,匯聚成一股風暴,向著熒衝擊而去。

背靠整個世界,她天理,是無敵的!

劍刃落地的脆響,伴隨着熒重重摔落的軀體,天空島之上,七神和熒再也站不起來。

「呵呵,神之心也是我賜予的,妄圖用它對付我?」

天理摩挲着手中熠熠發光的權杖,不再廢話,再次召集無數暗紅方塊,向著天空島射去。

「死!」

熒想要揮劍反抗,但是卻已渾身無力,只能眼睜睜看着鋪天蓋地的暗紅色方塊襲來。

就在此時,一道黑色的身影擋在了她面前。

鮮血四濺!

「看好了,熒,這就是空獻祭自身,在坎瑞亞留給你的東西。」

戴因低聲輕語,身旁漂浮着五件詭異的器物。

「以生之花的凋零,破除天理的不朽!」

天理的元素免疫消失了。

「以死之羽的斷折,換取天理的衰弱!」

天理的傷勢停止恢復了。

「以時之沙的流淌,制裁天理的回溯!」

天理回到戰鬥前狀態的能力沒有了。

「以空之杯的盈滿,截斷天理的源泉!」

天理無限獲取能量的手段失效了。

「以理之冠的破碎,剝奪天理的法則!」

天理無限大招的bug修復了。

五彩光芒驟然升起,齊齊射向空中的天理,其強烈的波動似乎要衝破暗紅色的天幕。

「接下來,看你了,公主。」

戴因回頭洒然一笑,隨後整個人化為流沙消散。

「哥哥,戴因?不!」

熒倉皇地伸出手,卻無法握住流沙,不由心中大慟。

「你們做了什麼!」

半空中傳來天理驚惶的聲音,熒再次握緊手中劍柄,感覺身上有了一股新的力量。

「殺!」

她拖着染血之軀,再次衝上高天。

一天之後。

「結束了嗎?」

力竭的熒躺在天空島的地面,看着半空中的天理慢慢崩散,頓時感覺到了巨大的疲憊。

「呵,你可知道,何為天理?」

就在她將要陷入沉眠之時,天理充滿怒火的聲音再次響起。

天理失去了一條命,雖然可以復活,卻付出了莫大的代價,神也有怒,怒火能點燃整個提瓦特!

「既然你們不聽話,那我就重啟世界!」

天理做出決定,多少萬年了,她沒有受到這樣的傷害。

「滅世!」

再一次,無盡的暗紅色磚塊升起,少部分化為洪流襲向天空島的熒和七神,餘下的向著提瓦特大陸飛墜而去。

風雲激蕩,天降災劫!

「不要!」

就在此時,一直漂浮在熒身側的派蒙終於挺身而出。

「派蒙,你我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擋路者,只有死!」

天理不為所動,暗紅色的洪流奔襲而來。

「熒,你一定要記得我哦!」

派蒙突然轉過頭,看着重傷倒地的熒,露出了燦爛的微笑。

「不要,派蒙,你要做什麼!」

巨大的悲傷襲來,熒第一次開始慌了,派蒙是她最好的夥伴,她怎能眼睜睜看着派蒙赴死?

她掙扎着想要動彈,卻榨不出一絲的力氣。

「以我之名,奉為犧牲,時空倒轉,再造乾坤!」

派蒙閉上眼睛,雙手合十,一股細細的能量風暴從她身上產生,隨後不斷擴大,沖刷走漫天暗紅色磚塊,最終在天理驚恐的目光下,化為席捲天地的風暴。

「你瘋了!逆轉時間的代價,你連真靈都會消散!」

天理厲喝,語氣惶然。

「熒,再見了!」

派蒙心中嘆息,隨後化為一道白光,融入了這漫天風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