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友誼是奇蹟
友誼是奇蹟 連載中

友誼是奇蹟

來源:google 作者:SCP一303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SCP一303 明戀 遊戲動漫

當「我」來到小馬國,能獲得什麼樣的友誼?亦或是讓這裡故事的發展變得不可控?OC:明戀種族:角狼身高:154cm展開

《友誼是奇蹟》章節試讀:

來到鎮上已經好一段時間,到現在明戀和澤科拉連一隻小馬都沒有見過,安靜的就像刻入DNA里的街道一樣。

每個屋子都是門窗緊閉絲毫沒有打開的跡象,所有的小馬都在躲着她,好像她真的是一個無惡不作的惡棍一樣,沒有一隻馬敢出現在她的視野內。

澤科拉來到商店一側的窗戶邊輕輕的敲了敲窗戶,說出自己要買的東西,裏面的小馬就連十秒都不到就把澤科拉要的東西給放到了窗檯外,然後狠狠的關上窗戶。儘管這一系列的動作非常快,但明戀依舊看到了那匹小馬顫抖的馬蹄。

明戀是真的沒有想到這裡的小馬們已經害怕到這樣的地步了,從動畫中根本感受不到這樣的氣氛,如果是自己的話,估計會瘋的。真不知道澤科拉是怎麼習慣了這樣長時間被誤會。在動畫中雖然沒有提及是如何變成這樣的情況,但明戀心中已經有了匹嫌疑馬了。

「多半是萍琪吧……」明戀用只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嘀咕着。

明戀又把目光放回那棟如同糕點構築的精緻屋子,可糖塊屋依舊沒有什麼動靜,不過她知道M6都在裏面議論着澤科拉。就在猶豫着是否要自己進去給M6打個招呼,順便解除澤科拉的誤會,並且成為M6的朋友。

「萍琪說不定會給我開一個歡迎派對呢!!」明戀興奮的尾巴晃悠的不停,那大大的尾巴在地上掃起不少的灰塵。

「東西已買齊,該回到我家去。」澤科拉的聲音把明戀從幻想中給拉了回來。

「嗯……嗯。」明戀下意識的應了兩聲。

「等等,澤科拉每次來小馬谷都是這樣的情形,那麼……」

明戀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她突然意識到,現在還不能確定小馬世界的時間點,要是現在是暮光閃閃沒有來之前的時間呢?

「現在得冷靜一下,我得先把時間給確定下來。」

一記巴掌狠狠的朝着自己臉上狠狠的扇去,試圖讓自己激動的心冷靜一下。

「嗷!!」

明戀握住自己的爪子叫喚着,不過她又忘了自己頭兩邊多了一對角。

這可把一旁的澤科拉給看呆了,她都有點懷疑明戀是不是有什麼自殘傾向。

「我……我們走吧。」

雖然這一巴掌並沒有打到自己的臉上,但是爪子的疼痛,還是讓被興奮沖昏的大腦給稍微降了下溫,要真是因為自己豬腦過載做了什麼,導致後面不按照動畫劇情那樣發展了,那麼小馬們對澤科拉的誤會可能就會無法解除了。

就在她們準備離開的時候,明戀發現了一旁房屋後的灌木不停的抖動着,就連葉子都被抖落下來不少,目光往上挪一點就能看見一個大大的紅色蝴蝶結。

「噢!是小萍花!」明戀在心裏喊出了這個名字,瞪大雙眼緊緊盯着那個蝴蝶結,強壓着自己的心中激動,把目光給移開。

躲在這裡的小萍花被明戀剛剛的那一嗓子嚇得不輕,還好她反應快,用自己的雙蹄捂住了自己的嘴,才讓自己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冷靜......」

跟着澤科拉往回走的明戀將目光移到了兩邊的房屋,她想用轉移注意力的辦法來,不讓自己胡思亂想,防止自己做出一些尷尬的蠢事。

簡單的木板結構,房頂是以茅草,沒有任何華麗的裝飾,簡單而又實用。這樣的房子一旦要是着火,肯定就沒救了,從房屋的密集度來看,肯定會迅速受到波及。不過明戀確實沒有見小馬們怎麼用過明火,唯一用火的地方也是由磚搭建的壁爐上才有。

「茅草房頂下雨不會漏水嗎?」

「一般情況下不會。屋頂都是用木板和沖舉草搭建,雨水滴落在上面,只會讓雨水流動到地面。如果出現強降雨天氣,就由天氣管理員出力。」

澤科拉聽到了明戀的自言自語,給出了答案。

小馬世界有飛馬這樣的氣象管理員,幾乎可以自由操縱天氣,就算是季節交替都是由小馬或者魔法來進行的,而且太陽和月亮都是由公主進行升起和降落的,再往大的想小馬豈不是能控制公轉和自傳!

明戀這才意識到小馬們的世界是多麼的不科學,小馬簡直就是自然的化身!宇宙的意志!

「小心!」

澤科拉一把攔住了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明戀。

「嚇我一跳,怎麼了?」

前面一片藍色的花叢,填滿了道路,中間有一條小路隔開了這片藍色花海,明戀此時一隻腳都已經抬了起來,差點就踩了下去。

原來她們已經離開小馬谷了,但是由於想自己的事情並沒有意識到走到哪裡了。

毒玩笑這種花,會對觸碰到花粉的生物,讓他們身體產生不可意思的變化,就像妖精的令人厭惡的惡作劇一樣。

「謝謝。」明戀立馬收回了自己的腳,走回了正路上。其實剛剛明戀心裏有那麼一瞬間想踩上去試試,自己如果碰到了這個花,會產生什麼樣的變化。

不過明戀並不想給幫了自己的澤科拉添這樣一個麻煩。

毒玩笑生長在永恆自由森林邊緣,再往裡走才算真的進去,說是花海確實有些誇張,但也就這一小片長了這種花,大概需要慢步走個二十秒左右,就能穿過去。

完全穿過毒笑花之後,永恆自由森林高大的樹木幾乎完全遮擋了陽光,偶有幾束陽光能從樹葉縫隙中穿過給這個森林帶來些許亮度。

這片森林應該是小瑪利亞中最科學的地方了,畢竟只有這裡的植物會自己生長,動物會自己照顧自己。

穿過毒笑花,明戀突然站住了腳步,回頭看去,什麼也沒有看見,更沒有聽到任何聲音。

「為什麼……小萍花沒有跟過來,暮暮她們也沒有過來。」

現在能聽見的只有自己的心跳聲……

她開始感覺身體開始發麻,大腦也開始愈發的眩暈,緊張害怕的情緒一下子迸發了出來,明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為何失衡倒地,身體狀態有異?」

澤科拉見狀,走到明戀身前,「從相遇這一路,心事似乎滿心住,有困難之處,我必鼎力相助。」

「對不起。沒……沒什麼,我不能說。」明戀低着頭不敢看着澤科拉真誠的目光,她的心裏此時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因為她自己的出現,故事沒有按照原有的流程進行。畢竟她是不應該存在這裡的人,明戀不知道這樣的影響到底有多大,但她知道澤科拉和小馬們的誤會可能永遠也無法解除了……

「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不可在這裡停滯。」

「嗯……」

明戀情緒十分低落,直到來到澤科拉的家裡都是一言不發,心中十分後悔之前沒有聽澤科拉的勸告,執意要去小馬谷。

澤科拉沒有多說什麼,回到屋裡就開始為明戀準備了葯浴,聽澤科拉說泡了這個,皮毛就不會再輕易黏上樹葉和泥土之類的雜物。

但她現在真的高興不起來,就像一個癟了的氣球一樣,整個攤在了澤科拉準備的葯浴之中。

明明受到到了她那麼多的幫助,自己反而一直在為她添麻煩,明戀心中的懊悔越來越深。

明戀慢慢從水裡伸出爪子,獃獃的看着。

「可能我對時間點的判斷出現了錯誤吧。」明戀在心中想着各種各樣的可能性,以及各種糟糕的情況。

「還有我為什麼會穿越到這,僅僅是因為我喜歡?」

「雖不知你有何心事,但不可如此獃滯,平復自己心智,冷靜思考解決問題才可根治。」

從外採藥回來的澤科拉見到明戀還是如此的消沉,無奈的看了一眼,走到有些年代感的木桌旁,拿出一張紙把桌上的瓶子擠到了一邊。

「這個是地圖,標有小馬谷所有道路,那邊架子上第三排的綠色香囊,氣味能讓怪物不再發狂。」澤科拉叼着筆在地圖上寫着什麼。

「還有我這裡的東西不要亂碰,它們十分貴重,想去想留自己行動。」說完澤科拉關門離開了。

澤科拉察覺到了明戀的部分想法,但她知道自己幫不了明戀,只能由她自己去解決。

明戀看向地圖,沉思了許久。

「是啊……在這裡犯傻有什麼用呢!雖然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導致了這樣的情況,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那就必須解決!」想到這裡明戀立馬從盆里趴了出來,然後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明戀身後的那條吸了水的尾巴,變得異常沉重,這個尾巴看着是大,但幾乎全是毛,一旦碰了水,就像灌了鉛一樣拖在地上,活像一個大拖把。

「好重……原來毛吸了水之後又這麼重嗎!」

最後花了十多分鐘才把自己弄乾,這才拿上地圖和香囊離開了。而之後回到屋子裡的看見滿是水漬的房間垮下了臉,「看樣子還得把地給拖干……」。

地圖有些老舊,但是上面的線條依舊清晰。不得不說澤科拉是真的貼心,地圖上的文字注釋明顯是才寫上去,不過明戀並不認識這些文字……不過能從簡單的圖畫中看明白各個地點的位置。

對她這樣來路不明的陌生人,傾囊相助真的很難想像,這樣的好事也就只會出現在動畫里了吧。

現在一個人走在離開森林的路上,說不怕那是一點都不可能的,雖然有了這個香囊,但之前被木精狼追的事情,依舊曆歷在目,再加上永恆自由森林的氣氛本就黑暗而又壓抑,就連這裡的樹木都好像不懷好意,想襲擊從它們面前的每一個生物。在這樣詭異的氣氛之下,稍微有點聲響就會使得明戀的心跳加速,警惕的看過去。

明戀最後實在是受不了感覺,兩眼一閉直接用盡全力直接跑出了森林。

只花了大概五分鐘明戀就跑了出去,不得不說現在這個身體素質真的是太強,跑完停下看地圖的明戀連氣都不帶喘的。

明戀摸着自己的下巴,思考着,「嗯,最優解是去找暮光閃閃,只要和她說清楚一定就能解開誤會了,但是去鎮子一旦被神駒發現,情況肯定只會更糟,小蝶更不用說,她估計只會嚇得連門都不敢開吧。」

那麼答案就只有一個了!

那就是甜蘋果園!

《友誼是奇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