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醫婿逆天/醫婿逆天
醫婿逆天/醫婿逆天 連載中

醫婿逆天/醫婿逆天

來源:google 作者:姚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濤 楊敏 現代言情

家道中落,被迫當上門女婿,卻意外覺醒醫術,從此開始一段逆襲打臉之路……展開

《醫婿逆天/醫婿逆天》章節試讀:

此話一出,全場驚訝。

葉洪都不敢相信,還有這樣的好事。

反應過來,笑得見牙不見眼。

葉江則如遭重擊,臉色鐵青。

失算了,萬萬沒想到拿來攻擊葉濤的借口,現在都站不住腳!

那他大張旗鼓辦這場宴席,又有什麼用!

沒奪回祖產,反而賠了夫人又折兵!

再看葉洪,一反之前的弱氣,他開懷大笑着,和親戚們推杯換盞,受人吹捧……

葉濤則靜靜看着熱情起來的親戚,索然無味。

「老婆,我們走吧。」

楊敏早不想待下去,聞言直接說好。

葉江看楊敏要離開,忙站起來喊道:

「敏敏啊,張燕工作的事你別忘了哈。」

聞言,楊敏掃了張燕一眼,冷淡道:「回頭把簡歷發我,再就等通知吧。」

「多謝楊總!」

張燕激動地連連鞠躬,一路恭送葉濤兩人離開。

剩下的親戚見狀,更恨不得把所有誇讚的詞,全扔到葉濤身上。

讓葉洪感到前所未有的爽快。

簡直就是揚眉吐氣!

他兒子太給他爭氣了,不過他也是真沒想到,楊敏會那麼在乎他兒子。

不是贅婿那更好,楊敏這麼好的兒媳婦,真是打着燈籠都難找。

離開飯店,楊敏立刻鬆開葉濤。

有些煩躁地扇了扇風。

包間里什麼氣味都有,她很久沒出入過這種不講究的場合。

葉濤看楊敏突然變臉,摸摸鼻子沒說話。

其實這次他對楊敏的救場,也心懷感激。

要不是她及時到來,他和大伯之間還有一場惡鬥。

更別說痛擊心靈,叫大伯偷雞不成蝕把米。

給老爸發了個短訊,說自己和楊敏回家了。

葉洪立馬回復:「好,你們趕緊回去。不過葉濤,楊敏這麼好的媳婦你可得把握住,別對人家不好。」

看到這話,葉濤頓時哭笑不得。

他哪敢對楊敏不好啊,明明她才是他的金主。

不過這麼漂亮的老婆,也的確是他的理想型……

葉濤控制不住想入非非的時候,楊敏走到他身邊道:

「天色不早了,我們就不要來回折騰了。」

「先回我家,記住自己身份,別說漏嘴。」

葉濤回神,連忙點頭。

……

楊家。

「你們咋又回來了?」

看着一臉狐疑的楊大山,楊敏冷靜回道:

「突然想起有一份文件沒拿,明天再走也一樣。」

說著,她自顧自上樓洗漱。

葉濤抬腳正要跟上。

孰料,楊大山臉色一變,忽然攔住他。

「好女婿,你等一下。」

看老丈人莫名一臉嚴肅,葉濤心一咯噔。

該不會,他們假夫妻的事被發現了吧?

簽合同的時候,楊敏可是說了,要是不小心穿幫他得負全責。

沒想到好日子剛開頭就被迫結束,葉濤頓覺痛心疾首。

心下百般不解,到底哪裡露了馬腳。

楊大山猶豫了一陣,這才開口。

「現在的年輕人,誰還沒有段往事啊,敏敏過去有哪對不起你的,你多擔待啊。」

嘎?

葉濤飛速運轉的大腦,戛然而止。

傻傻看着楊大山,他一時不明白對方的話什麼意思。

楊大山還在繼續念叨:「我的女兒我清楚,敏敏不是亂搞的人,她既然結婚了會專一的。」

葉濤還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沒等詢問,楊敏察覺不對,已經折返回來。

一手挽住葉濤,楊敏笑容滿面。

「爸,我們先回房了。」

見楊大山點頭,楊敏趕緊將葉濤拉進房間。

門一關,她放開葉濤,臉色不好看地道:

「差點就露餡了,你就不能機智點。」

「也是我百密一疏,沒想到我爸會洗床單。」

「他沒看見落紅,肯定懷疑我弄虛作假,說不定剛才說那種話就是試探你的。」

葉濤一聽這話,臉色也變了。

不由後怕,當時他差點就問出來。

「那還多虧你反應快了。」

楊敏瞪了他一眼。

「我不可能每次都那麼巧,及時發現不對勁。」

「你自己也要多注意,別不小心栽進我爸的陷阱。」

「現在他按兵不動,可能還當我有過對象,早就丟了第一次,但遲早他還會捲土重來,再試探我們。」

聽到這兒葉濤咳嗽一聲,忍不住問道:

「那你,真沒談過啊?」

「自己事業都顧不過來,我哪有那閑工夫!」

楊敏翻了個白眼,氣悶地說道。

然後,她再不理葉濤,走到榻邊整理被子。

不知不覺,她彎下腰露出深邃的曲線。

從葉濤的角度,能看到圓潤的飽滿,雪白香嫩的肌理……

嘶!

簡直叫人臉紅心跳。

葉濤感覺呼吸之間都透着灼熱的溫度,趁着一股邪火沒升起來,趕緊打住。

艱難轉過目光,他僵硬地掩飾着下邊,快步走到櫥櫃那邊,抱起鋪蓋卷要打地鋪。

沒曾想,楊敏一低頭,臉色紅了紅。

「別麻煩了,晚上一起睡吧。」

葉濤雙手一顫,不敢置信地看她,語氣都不禁蕩漾。

「一起?」

楊敏紅唇緊抿,有些羞惱。

「收起你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我是擔心我爸會再來檢查!」

「反正只呆一宿,能平安無事最好。」

「否則要露出馬腳,我跟你沒完!」

原來就為這……

葉濤有些失望。

點點頭,燥熱的身軀,還難以平復。

今晚的宴席,把所有親戚的態度看在眼裡,讓他深切體會到,能有這麼好的老婆,是多麼幸運。

要是能假戲真做,那該有多好?

思緒飄遠,待葉濤回神,被子已經鋪好。

火紅的被褥,又叫他下意識回想,新婚之夜楊敏的慵懶嫵媚。

唰!

葉濤臉紅了。

說到底,昨晚他們還不算真正的同床共枕。

可是今晚,為了配合楊敏,他是真的要躺在她身邊,度過難耐的一夜。

楊敏坐在床邊,望着葉濤,美目也在閃爍。

孤男寡女,同處一室,本就曖昧。

再躺在一張床上,不知會發生什麼。

她可以相信他嗎?

楊敏不由晃神,表情也浮現一抹複雜。

良久,無人說話。

就在僵硬的氣氛在卧室蔓延之際,葉濤咳嗽一聲,想湊過去對楊敏說話。

不料,楊敏倏然朝後退去,警惕地拉開距離。

「你要做什麼?」

葉濤錯愕了一下,連忙語氣溫柔地說道:

「沒什麼,只是覺得不說話太單調,想找你聊聊。」

楊敏不屑冷笑。

「我跟你沒什麼好聊。」

葉濤看她緊繃的樣子,也沒惱。

「我覺得咱們有必要互相熟悉一下彼此,畢竟為了演好這場戲,總不能一直保持陌生人的距離。」

「不然兩方家長問起來,很有可能穿幫。所以我們可以從朋友做起,你說呢?」

楊敏略一思索,認為他說的有道理。

而就在此時,葉濤拿出拿五萬,放到她手裡。

「這是今早借的錢。」

「你沒用?」

楊敏驚訝地看着他。

葉濤沒說撿漏的事,只模稜兩可地道:「現在我家用不上了。」

楊敏接了錢,再沒理他,拿出手機刷視頻。

她在看視頻,葉濤則在看着她。

燈下看美人,越看越有一種朦朧美。

更別說楊敏的美,超乎了尋常人的界限。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好似沒有死角。

葉濤不由陷入沉醉。

哪怕在城裡,他也從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還是他的老婆,可以光明正大的看,又即將同床共枕。

眼神不知不覺往下遊走,划過楊敏精緻的眉眼,窈窕的曲線,優美的坐姿……

不知是不是太熱的關係,楊敏不經意扯開了睡衣的扣子。

纖細的鎖骨露出來,光滑緊緻,令葉濤口乾舌燥,直想伸出手探一探。

就在此時,他急忙醒過神,及時按住蠢蠢欲動的手。

只是嘴上,仍忍不住道:

「你爸要來檢查發現咱們還穿着衣服,會不會不太好?」

楊敏渾身一僵,冷冷瞪過來。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算盤,想趁機占我便宜?你做夢!」

小心思被揭露,葉濤心虛不已。

他乾笑幾聲。

「我就是提個建議……」

就在他心下惋惜,今晚註定不會有什麼福利的時候。

楊大山的聲音忽然從門外響起。

「好女婿,你們睡了嗎?」

葉濤和楊敏相視一驚。

楊敏警告地看了葉濤一眼,急忙大聲道:

「爸,我們就要休息了!」

「哦,那就是還沒睡。」

楊大山推門進來,看着他們衣着整齊,老臉有些不滿。

「都已經結婚的人了,還矜持什麼。」

「反正你們明天就要回去了,衣服就直接換了吧,我拿去洗洗。」

話語落,楊大山直接轉身。

楊敏當場就懵了。

沒想到她爸突然來這招。

葉濤心下狂喜,沒想到蠻橫的老丈人也有可愛的一面。

簡直神助攻!

他悄咪咪看向楊敏。

此刻她臉紅得快要滴血,惡狠狠剜了他一眼,然後不情不願,玉手緩緩解開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