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一胎六寶:甜橙媽咪A爆了
一胎六寶:甜橙媽咪A爆了 連載中

一胎六寶:甜橙媽咪A爆了

來源:外網 作者:程甜席慕沉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科幻小說 程甜席慕沉

傳聞,席氏總裁詭譎莫測,手段陰毒,卻獨獨將她寵得無法無天。助理:「先生,夫人的醫院被砸了。」「夫人呢?」「夫人快把人……打殘了。」「讓醫生去,給夫人看看手打疼了沒!」來自全世界的情敵們:「小甜甜,冷冰冰的老男人有什麼好的!你跟我走,世界都有。」席總:「老婆,崽崽們喊你回家吃飯。」情敵們:蒜你狠。管家:「不好了!夫人把小少爺偷走了。」「怕什麼?」席總淡定地收拾行李,「我上門暖床去!」笑話!面子算什麼?抱得老婆歸,還附贈五兒一女。人生巔峰它不香嗎?展開

《一胎六寶:甜橙媽咪A爆了》章節試讀:

[]

沒多久,車裡果然安靜下來。

半小時後,席慕沉打開車門,只見兒子躺在程甜懷裡乖乖睡着,哪有剛剛瘋狂失控的樣子?

周特助目瞪口呆:這還是他熟悉的自閉症十級的小少爺嗎?

程甜不舍地將席靳言放在后座,見小傢伙不安蹙眉,連忙脫下外套給他蓋上,席靳言這才安然睡着。

「他需要專業治療。」程甜遞給席慕沉一張名片,「有需要,提前預約。」

說完,她抱起依依不捨的貝貝就要走。

同顧曉曉擦肩而過。

她小聲的在顧曉曉耳邊留下復仇宣言:「你的好日子,到頭了。」

五寶推着行李箱跟在媽咪身後,故意往顧曉曉腿上撞了一下,隨後飛快離開。

沉浸在程甜那話的不安中,顧曉曉悵然若失,還沒反應過來那一家人就消失了。

席慕沉看到這一幕,目光落在那張名片上。

「心理學專家――Tee。」

他看了言失魂落魄的顧曉曉,吩咐助理「查查這個Tee,事無巨細,我都要知道。」

然後,丟下顧曉曉一個人在機場,開車疾馳離開。

閨蜜途中來電,出了點意外,不能來接駕。

程甜敲詐一通之後,帶着龍鳳胎回家大展身手做了一頓美食,還特意發照片給閨蜜『加餐』,隔着手機都能聽到那女人痛徹心扉的吼聲。

母子三人吃的葛優癱,五寶爬起來給程甜捏肩捶背,貝貝躺在她懷裡講花痴心得,再次把席慕沉父子誇得天上有地下無。

程甜的情緒卻越來越低沉,往事如夢魘一直壓得她喘不過氣,五寶看出來了,直接拖着撒嬌耍賴的貝貝下樓遛狗。

狗是大型獵犬,武霸二寶的愛犬,叫大白。

受過專業訓練,二寶專程空運回來保護龍鳳胎的。

有大白在,程甜很放心。

沒多久,閨蜜來電。

她剛接起來,門就被人拍的啪啪響。

「等一下。」程甜挑眉,捏着手機過去開門。

剛開一條縫,門就被人大力擠開。

然後程甜被人粗暴地推了一把,手機也摔落在地,滾進了玄關底下的柜子。

顧曉曉帶着兩個人高馬大的保鏢闖進來,輕蔑道:「程甜,你還真是命大。不僅沒死,還敢回國挑釁。」

她關上門,咬牙切齒地說:「我能弄死你第一次,也不會怕第二次。」

「你找來的倒是挺快。」程甜詫異地挑眉,眼底浮起濃濃的恨意,「有本事,再來殺我一次。」

沒有外人在場,顧曉曉的陰狠毒辣顯露無疑:「先把她弄暈,人得死遠點。」

保鏢步步緊逼,退路都被堵死。

「顧曉曉,你還沒死,我怎麼能死呢?」程甜冷笑一聲。

沒想到她真敢這麼瘋。

跟保鏢們過了幾招,顧曉曉就知道武力值不敵,只能砸了身邊所有能砸的東西,拖延時間。

顧曉曉不耐煩了:「廢物,動作快點。」

她不能再讓程甜出現在席慕沉眼前,毀了她這麼多年的精心籌謀。

保鏢聽命,下了死手,抓住程甜的胳膊就要砸向電視牆。

那一下砸過去,絕對暈死得不能再死。

「兩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弱女子,湊表臉。」程甜妖冶一笑,抬腳踹向那人下三路,然後吹了個響亮的口哨。

「大白!你的口糧來了。」

她怎麼可能就這樣死在顧曉曉手裡?

復仇才剛剛開始呢。

顧曉曉冷笑:「周圍沒人,我打點過。今天神仙也救不了你……」

剛說完,門口傳來一聲氣勢磅礴的犬吠。

「汪――」

緊接着一隻渾身雪白的獵犬縱身一躍,撲向兩個保鏢,沒幾下就把人嚇得屁滾尿流,當場昏了過去。

程甜摸了摸大白的腦袋,指向呆若木雞的顧曉曉,「咬她。」

「啊!救命……別過來……」顧曉曉一邊尖叫一邊逃命,也是她自食惡果,引開了周圍可以聽見動靜的居民,現在叫破喉嚨也沒人救的了她。

「程甜,你敢碰我一根頭髮,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我是席家少夫人,你不要命了嗎?」

「啊啊!死狗,走開……我的裙子……」

她又哭又喊,被大白追得滿地滾,身上多了幾處傷痕,頭髮散亂如同瘋婆子,眼淚鼻涕糊了一臉。

大白將狼狽的顧曉曉按住,吐着舌頭大腦袋懸在她頭頂,尖銳的牙齒近在咫尺。

「不,不要……」顧曉曉真的嚇哭了,「你這個瘋女人,你瘋了!」

「誰能瘋的過你?」程甜坐在沙發上,拿消毒紙巾擦傷口,「顧曉曉,那孩子……是我兒子,對吧?」

顧曉曉搖頭:「痴心妄想,那是我和慕沉的兒子。你那個野種早就死了。」

「大白――」

「不,別過來。別咬我。」顧曉曉立刻改口,「是又怎麼樣?你不是都嫁人了嗎?還生了龍鳳胎,席慕沉不可能要你這種骯髒的女人。」

「程甜,我……你要多少錢,才肯離開?」

「我不能沒有慕沉,我愛他,也愛言言。」

「你長得漂亮,現在過得也很好……」

「你的戲跟你擦得粉一樣多,長得就像個二維碼,不掃一下還真不知道是個什麼狗東西。席慕沉眼睛瞎了也看不上你吧。」程甜見她臉色一變,就知道戳中痛點了。

再接再厲地懟。

「你當自己是塑料袋呢,這麼能裝!」

「再說了――都是千年的狐狸,在我這兒裝什麼麻辣兔頭!」

程甜掐住她的下巴,陰冷道:「我回來,就是要弄死你們!為當年受到的屈辱報仇。」

那眼神如同陰冷如冰,教顧曉曉喪失理智,失聲尖叫:「放開我!你敢動我,你也得死無葬身之地。」

正在這時,門口響起一道驚訝的聲音。

「Tee小姐?」周特助站在門口,震驚無比。

大白回頭,沖他狂吠幾聲。

周特助立刻後退幾步:「Tee小姐,無意打擾。席總想請您走一趟。」

「周特助,救我……快救我。這個女人是瘋子。」顧曉曉聽到熟悉的聲音,奮力掙紮起來,被大白一爪子拍臉上,嚇得暈了過去。

程甜蹙眉:「……你家小少爺怎麼了?」

周特助忍住震驚,乖乖說:「您家小孩醫術造詣很高,小少爺沒事……」

還沒說完,程甜得知兒子沒事,就沒心情繼續聽下去,漫不經心地踢了一腳顧曉曉:「沒事就好。你家夫人和她的狗,記得拖走。」

「顧曉曉入室傷人,我是正當防衛。」

「我報警了。」

程甜牽着大白走到門口,戾氣橫生:「至於席慕沉……不見!」

《一胎六寶:甜橙媽咪A爆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