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醫女狂妃:王爺休妻可好?
醫女狂妃:王爺休妻可好? 連載中

醫女狂妃:王爺休妻可好?

來源:google 作者:夏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瑤 夏瑤歌 現代言情

深夜,醫大醫院做完最後一場手術的夏瑤歌剛脫下白大褂,外面『咔嚓!』一聲電閃雷鳴,暴雨將至頭頂擴音器機械的喊道:「夏瑤歌請來一趟院長辦公室!」 展開

《醫女狂妃:王爺休妻可好?》章節試讀:

「這些事情,皇兄不應該再和臣弟商量了,畢竟臣弟現在也已經沒辦法站起來了。」蕭逸寒說的古井無波,似乎他真的已經看淡了這些事情。

蕭明軒心裏不由得有些窩火,他這是什麼態度?

但是想到蕭逸寒現在已經殘廢了,他心裏平衡了很多,「若是皇弟的腿沒有殘廢,那黎國的人恐怕也不敢冒犯我雲國,可惜……」蕭明軒輕嘆了一聲,似乎真的在惋惜。

見蕭逸寒沒有絲毫反應,蕭明軒故作突然想起了什麼道:「對了,等會兒大臣們要過來商議邊關的事情,不如你留下來一起出出主意,看看怎麼退敵?」

「皇兄,既然你和大臣已經約定好了,那臣弟就不打擾了,先行退下了。」

說完,還沒等蕭明軒說什麼,他正打算離開,就聽到了蕭明軒發怒的聲音,「站住!朕讓你走了嗎?」

他今天把蕭逸寒叫過來的目的,一來是探探蕭逸寒的口風,二來就是故意羞辱他,不是曾經的戰神嗎?曾經不是很高高在上嗎?怎麼現在成了一個廢物了?

沒有達到這個目的,他今天是不可能讓他離開的。

蕭逸寒眼裡划過了一絲嘲諷,做了這麼久的皇帝,度量還是這麼狹小,「皇兄,有些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但是外面那些大臣百姓並不知道,若是皇兄非要把臣弟留下來,那臣弟也不介意跟他們講講這個故事。」

聽着蕭逸寒威脅的話語,蕭明軒愣了愣,不可能,他怎麼會知道?當初他可是做的密不透風的,「皇弟在說什麼?朕聽不懂。」

「聽得懂也好,聽不懂也罷,若是皇兄非要讓臣弟留下來,那臣弟一定會跟大臣們講一講的。」他這雙腿若不是沒有他皇兄的功勞,也不會變得如此。

說完,蕭逸寒直接離開了。

等他走遠,蕭明軒直接摔了手中的杯子,似乎還不解氣,直到把桌子上所有的東西都一把摔到地上之後,他才坐了下來,陰翳的看着蕭逸寒離開的背影。

剛剛回到了王府,蕭逸寒就低聲道:「暗影,把夏瑤歌叫過來。」

暗影愣了愣,隨後道了一聲是,就離開了這裡。

本來夏瑤歌正吃着紫珊做的糕點,看到暗影過來之後,愣是噎在了喉嚨里,吐上不來,咽下不去。

紫珊見夏瑤歌臉色漲紅,趕緊倒了一杯清茶,遞了過去。

吞下了糕點之後,夏瑤歌才看着暗影問道:「你怎麼來了?」上次的時候她見過這個人,似乎是蕭逸寒的暗衛。

「王妃,王爺請您立刻過去一趟。」暗影朝夏瑤歌行了一禮。

夏瑤歌皺了皺眉,難道又是叫她去治腿的?除了這個,她想不到別的,「你們家王爺叫我過去做什麼?」

「等王妃去了就知道了,王爺的事情,屬下不敢多問。」

看來這次她是非去不可了,既然蕭逸寒這麼想死,她也不攔着。

拿上了自己之前準備的藥箱之後,夏瑤歌直接跟着暗影去了蕭逸寒的院子。

蕭逸寒見夏瑤歌過來,只是吐出了三個字,「放毒血。」

「我可以幫你放毒血,但是如果你毒發了,我沒辦法壓制,不要說我沒有提醒你。」夏瑤歌冷着臉,拿出了半包針。

聽到後果這麼嚴重,暗影猶豫了一下,還是道:「王爺,請您好好思量一下。」

「放。」蕭逸寒沒有多言,只是自己挽起了褲管,從上次放完毒血到現在,他能夠感覺自己的腿好了一些。

「還請王爺現在承諾,不管後果如何,都放我離開,毒素一旦爆發,我也很難掌控……」

還沒等夏瑤歌說完,蕭逸寒就打斷了她,「你沒有資格跟本王談條件,如果本王死了,你也得陪葬!」

如果他再不儘快除去毒素,恐怕不僅雲國會丟去半個江山,連那些百姓也會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他寧願自己危險一點,也要讓百姓平安。

雖然夏瑤歌心裏一股怒氣,但是如今她在別人手上,就等於案板上的肉,只能按照蕭逸寒說的做。

夏瑤歌直接用針把他腿上的毒素又逼到了一小塊,然後用匕首割破了他的腿,又有黑紫的毒血流了出來,但是毒血的顏色比上次淺了一些。

蕭逸寒忍着痛,額頭上不由得有細汗流出。

過了半個時辰之後,夏瑤歌才幫他包紮好了傷口,「不用一個時辰,你的毒就會迴流到血液里。」

說完,夏瑤歌就收拾了一xiayao箱,自己找了個椅子坐了下來,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凈凈的等待這一個時辰。

這一個時辰內,蕭逸寒也不着急,只是看着暗影前兩天遞過來的信件,越看眉頭皺的越深。

眼看着一個時辰就要過去了,蕭逸寒突然感覺自己體內火熱,似乎要被灼燒起來,血管也似乎要炸裂,就連他的臉色也紅漲了起來。

暗影發現蕭逸寒似乎不對勁,立刻叫道:「王妃,你快過來看看王爺!」

沒有任何遲疑,夏瑤歌直接起身去了蕭逸寒旁邊,診斷了一下他的脈搏,才吩咐暗影道:「快把他扶到床上去。」

把人移到床上之後,夏瑤歌直接坐了上去,隨後扒開了他的衣服,來不及欣賞這男人精壯的身材,迅速拿起一旁的銀針,對準十六個不同的穴位刺了下去。

見夏瑤歌這一系列行雲流水的動作,暗影張了張嘴,愣是沒有說出來什麼話。

一刻鐘之後,夏瑤歌才停了下來,總算是護住了心脈。

此時蕭逸寒的腹上已經扎滿了銀針,看起來十分嚇人。

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夏瑤歌不敢再有一絲停頓,直接拿出了藥箱里的宣紙和筆墨,「去抓藥,然後三碗水熬成一碗水,儘快。」

等他離開之後,夏瑤歌才翻手從空間中拿出了一小瓶葯,這裏面是她自己研製的解毒丸,不過只是可以壓制毒素,不能根除。

夏瑤歌直接倒出了一顆藥丸,喂蕭逸寒吃了下去,然後一直觀察着他身體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