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應龍血
應龍血 連載中

應龍血

來源:google 作者:嚴岩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白柒柒 馬克

不介紹了,寫首詩吧:我有一壺酒,足以慰風塵可憐不堪醉,且倚解酒枕杜康窖中物,劉伶膝下樽,取來當客飲,為解纏結身蓮塘秋清冷,推盞論浮沉未有天下志,只看眼前人筆尖尚留丹青意,施捨幾縷入畫魂本非舊時豪傑趁酒怒,不羨醉後英雄握盞嗔一池蓮花足已矣,何須持刀上崑崙?給我金刀換酒錢,醉里亂書醒時痕太白有詩意,詩里有仙人,仙人在瀛洲,不若邀星辰銀河跌落我杯盞,君可與我共沾唇來來來,給我一壺酒,我欲慰風塵展開

《應龍血》章節試讀:

(四)仙山舊事

「許仲琳並不真實存在,其實他就是柏鑒,你口中的柏先生。你應該在演義里看過這個名字。」

「原來是他,封神台的接引人,清福神柏鑒。」馬克知道此人,封神榜上有名之人在肉身消亡後,魂魄進入封神台時,皆由此人作為引路人。

「柏鑒是三界使者。在人界處於明朝的時候,他正好閑着沒事,於是去人界寫了這本封神演義。他是三界大劫的親歷者,寫這個比較靠譜,許仲琳是他化名而已。」

「怪不得許仲琳在史書上少有記載,以柏先生的性格恐怕也很少有朋友,給他寫個傳記也沒人。」馬克吐槽道。

「三界共治時代結束之後,三界之間便有個盟約,就是互不干涉彼此界域的政治及社會。原則上來說,神仙,人類和幽魂不得進入自己所屬之界以外的領域,當然這麼禁制制約的是正神正人及正魂,柏鑒是半魂半仙,他進入外界的手續沒那麼複雜,你也一樣,你是半人半仙。禁制對你們這樣的存在來說,並不嚴格。」廣成子看着馬克說。

「我是半仙?」馬克覺得今天內心的震驚程度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出生到現在所經受的內心起伏還沒今天一天豐富,三十年都活在了狗身上。難道自己也要和柏鑒一樣當什麼三界使者?這位使者以前工作是在封神台接引人死後化作的鬼魂,這次又在昊蒼界來接自己,又抽空去凡人界寫了《封神演義》,難道三界使就是個前台服務員兼職作家嗎?那我是不是要回人界辭職後到這裡來開車?從一個人間白領變成了神仙界的司機?馬克的發散性思維開始啟動。

「嗯,你的機緣比較奇特, 你手上的鱗片紋路現在看看有什麼不一樣?」

馬克到格陵蘭之後,手臂便一直沒露出來過,聽了廣成子這話,便把袖子捋起,露出了手臂上的紋身。鱗片開始果然產生異象,原本鱗片就像是黛青色的勾線筆畫出來的,而現在呈現了淡淡的金色。那金色彷彿在手臂上流動,使得馬克原來看起來像一條死魚一樣的手臂現在看起來像一條活魚。他自開始相信神仙存在的時候開始,就沒再用電影特效這個念頭來詮釋所見到的奇特現象。眼下卻仍然禁不住覺得,這個特效還不錯。

「我身上到底是什麼機緣?」馬克花了一年時間做了一個同樣的夢,又請了一個多月的假來到格陵蘭島,而眼下還進入了神仙的領域。所謂念念不忘,必有迴響,經歷了這些,馬克知道自己的身上肯定有不自知的秘密。所以即便廣成子說自己有半神血統,現在內心震驚歸震驚,興奮歸興奮,表面卻沒有那麼一驚一乍了。

「到時間你自然會知道的,別急,現在你最不缺的就是時間。」

「大仙這話的意思是?」

「就是你的壽元比你所認為的要長得多。」

「長生不老?」

「什麼是長生?什麼是短命?我歷千劫而到現在算不算長?如果肉體消亡算為死的話,被幽冥界接引去的魂魄怎麼算?長生不老只是凡人界的定義,相比凡人,昊蒼界的壽命可說是很長的;但是相比天地宇宙來說,亦是彼如龜鶴,我如蟪蛄。何況你們的肉體在凡人界是會消亡,但從三界角度看來並不算真正死亡。」

「所以凡人的肉體消亡後魂魄是有去向的?是幽冥界?」馬克似有所悟。

「自然是的。三界本就如此運轉,互相消長。凡人界的人做到了達成仙績的事迹,自然可以肉身成神,由接引人引來昊蒼界。而凡人壽元一盡,自然也有接引人將魂魄接去幽冥界。昊蒼界和幽冥界當然也可以用轉世法和輪迴法將神仙或者魂魄化作凡人去凡人界。三界彼此制衡,才是世界大道。」

「這倒和我認知的差不多,昊蒼界來到凡人界大概就是我們所說的神仙下凡,幽冥界來到凡人界則就是轉世投胎,而凡人進入昊蒼則是飛升成仙,凡人死後魂魄則來到了幽冥界,三界之間來往反覆,就是個循環。用我們的科學術語來說,這是個守恆定律。大仙我說的對嗎?」

「可以這麼說,按凡人界的說法,社會分工不同罷了。神仙也沒什麼了不起,鬼魂也沒什麼可怕的。」

「可是我們那裡對鬼神還是敬畏的,宗教都是以鬼神為信仰。」

「凡人界的宗教最早只是三界之間的溝通法則。三界處於共治時代的時候,必須在神人鬼三者之間尋找共性,以便三界共處的時候互相溝通,於是三界共同建立了宗教這個形式。溝通法則有所不同,宗教的形式也因之有所不同,但是作用是殊途同歸的。凡人界的寺廟也好,道觀也好,教堂也好,起初都只是便於界與界之間交流的場所。共治時代結束後,三界分治,各自為政,人界的宗教開始有點變味,漸漸離原先法則的本意越來越遠。也許由於三界互不往來,時間一久,讓你們漸漸開始覺得神鬼太過於神秘了。其實幽冥界也面臨一樣的問題,他們覺得凡人界神秘兮兮,那裡對你們也頗為敬畏。」

「也就是說其實鬼也怕人?怎麼會?幽冥界的魂魄不都是凡人肉體消亡後再過去的嗎?難道真的有孟婆湯,喝了就會忘記人世的記憶?」

「孟婆也是個三界使,她那碗湯喝不喝都沒關係。就像柏鑒的車,你坐不坐都一樣,都會帶你來到這裡,方式不同罷了。孟婆湯不過是個形式,幽冥界擦拭鬼魂在人界的記憶是通過離魂法則,和喝不喝孟婆湯並沒什麼關係。三界之間的傳說都是來自於彼此的不了解。那個幽冥界也是一個獨立的社會體系,怎麼可能讓人往生後帶去凡人界的思想記憶?」廣成子很耐心,他知道馬克有無數的疑問,畢竟認知等於從零開始,現在的對話問答,等於是馬克對三界的啟蒙教育。

「那麼,凡人成仙后來到昊蒼界還會帶着凡人界的記憶嗎?」

「當然帶着,凡人成仙肉體並不消亡,記憶自然還在。」

「好吧,我大致理解,反正進入昊蒼界的標準和規格就是要高於凡人界和幽冥界,三界並不平等。接下來的問題是,為什麼這個昊蒼界的入口在格陵蘭島?華夏是沒地方了嗎?難道那麼多成神成仙的前輩都要千里迢迢來這裡?不是傳說中的立地飛升嗎?」馬克覺得路太遠了,過來實在是太不方便了,即便是過來當神仙的。

「你又不是飛升。你們所謂的飛升就是昊蒼界的神籍系統認可了凡人所達成的事迹績效,這個標準對於凡人界來說很高就是了。你可以用凡人思維這麼去理解,昊蒼界就好比一個標準非常嚴苛、移民非常困難的國家。你登仙的標準達到了,自然會有開啟通道接引前來,這就是所謂的立地飛升。你憑啥?你還是要回人界的。」

「這麼說來,我就好比是出國旅遊。」馬克翻了翻白眼。

「差不多。」廣成子笑了笑。

「大仙您還沒回答為啥是在格陵蘭?」

「你知道岱輿么?」

「知道!大仙你也愛吃帶魚?喜歡干煎還是糖醋?」

廣成子鼻翼張了張,臉頰上的肌肉抖動了一下,並沒多說話,又打了個響指。馬克眼前凌空顯現出青煙繞成的「岱輿」二字,過了幾秒鐘,字跡散去,無跡可尋。

「哦,是這個岱輿啊。書上看到過,好像是座海上仙山。山上住很多仙人,後來由於被巨人國釣走了馱住仙山的大海龜,於是仙山沒了根基,就往北漂走了。大仙您每句話都是有所指引的,所以您想告訴我,這裡就是岱輿?」馬克腦海里開始浮現出上古傳說,海上有五座仙山,分別叫做瀛洲、蓬萊、方壺、岱輿、員嶠。山上都是住着仙人,繞着山飛來飛去玩兒,互相串門聊天喝茶。遠遠看去這景象就像一堆屎上盤旋着很多蒼蠅。他小時候看這個神話故事,腦子裡就會想到這個畫面,現在連自己也會被這個聯想噁心到,覺得很對不起仙山,比如這裡是岱輿,多美啊。怎麼可以用屎和蒼蠅來形容呢?

五座仙山在海里是被十五個龐大無比的巨鰲馱着,每座山三個。仙山被巨鰲穩穩馱着才不會被海水沖走。後來龍伯國的巨人們閑着無聊,去海里釣鰲龜玩兒,結果把巨鰲釣走了六個,員嶠和岱輿兩座仙山失去了根基,於是順着海水漂走了。

據古書上說,兩座仙山漂到了極北之地,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中。看來神仙也賣了個關子,這個流傳到人界的傳說也不是完全屬實。雖說這個岱輿的地理位置在格陵蘭,的確是極北之地,但是依然興旺發達,生機勃勃,仙氣十足,哪裡有書上說得那麼悲劇性的結局。

「是,這個位置用人凡界位面定義的區域概念來看,的確是極北了。」廣成子點點頭。

「所以,岱輿並沒消失,而是來到了這裡?」

「可以這麼說。你們所說的五座仙山,其實是五個界域的三界通道,好比是你們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口岸。」

「聯接昊蒼、凡人、幽冥三界的地方嗎?這裡是三界的海關?」

廣成子翻了翻眼睛,不置可否。

「這個大樓稱為三界六合塔,由一萬個六棱形的獨立建築組成,是個連接三界的通道兼各種事務的處理部門。你們人界吶,想像里的神仙世界莫不是逍遙自在,福壽無邊。鬼魂世界則是凄慘幽暗,陰風陣陣。」

「難道不是嗎?」

「其實三界就是三個社會,都是有完整的體系,都有管理者被管理者,都有各種機構部門分使權利,都有各行各業各司其職。都有黑白善惡,都有法則律例,也會有尋常意義上階級的高低貴賤。憑什麼認為神仙就超凡脫俗?鬼界就陰森黑暗?」

「那我不明白,為啥凡人總嚮往着修仙得道?」

「因為活得比較老,而且福利比較好。」廣成子目光閃爍,微笑着說。

馬克被口水噎了一下,暗自嘀咕,顯擺歸顯擺,押韻就不用了好不好?

「在我還沒弄清楚我為什麼來這裡之前,先不討論神仙是不是比凡人好這個問題。我相信三界社會的三觀都不盡相同,紅樓夢裡的『好了歌』唱什麼世人都曉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等等等等,名利權欲,香車美人,廣廈豪宅,本來就是目前我們凡人界的普世價值觀。我覺得貴界既然是神仙境界,價值觀應該不會如此,幽冥界的想必也不會是這樣。」馬克繼續道。

廣成子看着馬克,捻須笑了一下,道:「你們有句俗話叫『有錢能使鬼推磨』,頗有道理。」

「大仙的意思是?」

「就是你理解的字面意思,三界都一樣。」

「那按大仙您說的,很久以前三界共治時代是因為什麼原因結束的?難道不是因為三觀不合而分治的?是什麼讓神人鬼三者互不往來?」

「人類為什麼要分成那麼多國家?」廣成子反問。

「文化的差異,血統的區別,風俗習慣,人種民族,戰爭和政治,地域的管理等等很多原因,但是歸根結底應該還是因為權力跟利益的分配。」

「昊蒼界也有種族,也有區域的劃分,神仙之間也有習慣和文化的差異,也一樣免不了利益的爭鬥。一界尚且如此,何況三界共治?所以最終還是絕地天通。」

馬克聞言沉吟不語,腦子裡又開始想到封神榜。第一遍看的時候,他覺得這部小說不過是神仙打架,飛天遁地,法寶神兵,不亦樂乎。後來多次閱讀,漸漸會想,難道闡教截教打架,還有西方的神仙勢力如准提,接引等前來橫插一腳,妖鬼之流如狐狸精,雉雞精,梅山七怪等等也趁亂起鬨,唯恐天下不亂,這真的只是為了伐紂或者助紂?紂王只是一個人皇而已,真的有那麼大能量來掀起三界大劫?闡教教主元始天尊和截教的通天教主師兄弟之間鬩牆誶帚,真的是為了彼此的信仰而戰?還是別的原因?上古神仙大能為什麼會為一個凡人界的王朝命運而互相開戰?馬百科當時也想過很多原因,想得越多,越是繞不過兩個字:「利益!」無數可能性的最終目的走向都是權和利的分配。後來他漸漸得出了自己的結論,拋開是非黑白,封神榜講的就是作為一個握權者的商紂王和作為一個謀權者的周武王之間關於利益的爭奪大戰。兩者更是為獲得利益成果而各自尋求了更具實力的神仙團隊,也就是闡教與截教作為彼此的靠山來助陣。而作為雙方靠山的闡教和截教的目的性也很明確,無非也是藉機為了給自己的利益集團謀取更大的權益。殘酷的現實依然是優勝劣汰,弱肉強食。人神聯手形成一個更大的互利利益集團,大家都在博弈,一損俱損,一榮俱榮。不僅人類集團好戰,神仙集團亦會彼此傾軋,幽冥界想必也是這樣,三界不外如此。

馬克覺得對神仙的認知上開始和以往相比出現了一些偏差,而這個偏差就出現在自己開始相信神仙的存在,同時自己也具有有神仙血統的時候。他內心最初的狂喜已經打了個折扣,但是總體來說,自己是半個神仙,這個事情的可信度還是很高的。就這點,足以讓馬克覺得牛逼炸天,畢竟這種事情在平時看來太過於匪夷所思,比一個陌生人莫名其妙白送給自己一輛法拉利還要來得不可思議。儘管還不知道自己有啥神仙能力,神仙級別有多高,但已經夠了。

「我想問,我到底屬於是什麼神仙?有什麼能力?為啥要我來這裡?為啥我是半仙?神和仙有什麼區別?」馬克連環發問,覺得這時候差不多該切入正題了。

《應龍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