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醫妃傾心亦傾世
醫妃傾心亦傾世 連載中

醫妃傾心亦傾世

來源:google 作者:柳蔚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容棱 柳蔚 穿越重生

她是21世紀女法醫,醫剖雙學,一把手術刀,治得了活人,驗得了死人一朝穿成京都柳家不受寵的庶出大小姐她笑眯眯地問:公子可是中藥了?解嗎?一次二百兩,童叟無欺他危險蹙眉手中銀針翻飛,刺中他七處大穴,再玩味地盯着他:看,我厲害吧展開

《醫妃傾心亦傾世》章節試讀:

「這很簡單。
」柳蔚說道:「我問他是否與兇手有關係,他說沒有時,回答很快,但眼眉微低,這說明他有過刻意的思考,和語言重組。
我問他是否知道兇手身份,他說不知,但他嘴唇抿緊,這表示他很緊張。
我問他小紅小娟的死時,他表情一下凌然,似很有自信,但我分開問時,他在回答小紅死時,表情惱羞成怒,可正常人發怒是眉頭緊皺,雙頰緊繃呈現一種迅勢勃發之感,他的怒卻空有氣勢,眼角低垂,嘴角向下,這是心虛的表情。

柳蔚堂下繼續:「最後我問他是否經常能見到兇手,他否認時,目光慌張,眼珠乾燥,還死死的盯着我,似想我相信他的話,但他不知,當一個人說謊時,不看你或緊盯你,都是可疑的表現。
綜上所述,他的回答全部不可採信,我可以大膽的懷疑,他是在包庇那個兇手,而能讓他如此包庇的人,兇手看來與他關係匪淺,這人恐怕不止是李家村村民,極有可能還和李村長,有親戚關係?比如父子什麼的?」
她說完,眼睛已經生出笑意,追了快一個月的連環兇手,馬上就要落網了。
現場又是一瞬間的安靜,李平聽完她的話,心裏一下慌得沒邊,他不知道什麼表情,什麼眼神,他只知道,如果縣太爺信了這個仵作的話,那他們就會衝進他家,甚至……
李平急忙跪在地上,砰砰砰的磕頭:「大人,大人我是冤枉的,我不認識兇手,我也沒說謊,大人,這人是外地人,還有他們,他們都是外地人!這些外地人個個來歷不明,他們一定是聯合起來污衊我為求脫罪,他們才是兇手,他們是一夥兒的!大人,大人您一定要明察啊!」李平吼得聲嘶力竭雙眼激動的泛着紅光。
縣太爺一拍驚堂木:「嚷什麼嚷,本官自有公斷,輪不到你咆哮公堂!來人,立刻將李平壓下,再隨本官一道去李家村!」
「大人,大人您不能相信他們,他們有陰謀,他們才是兇手,您縱容兇徒,他們會殺光富平縣的人,還會殺了大人您,大人,您不能糊塗啊!」李平危言聳聽的聲音,越叫越大,像是要撕破喉嚨一般。
縣太爺眉頭狠狠的皺起,大聲催促:「還不將他帶下去!」
李平一路嚷,一路吼,一左一右兩個衙役將他快速拖走,直到他聲音徹底消失,縣太爺才步下高堂,走向柳蔚:「柳先生,兇手當真是李家村人?」
江南出了個連環殺手,附近的大大小小縣城都已經傳遍,從曲江府到富平縣,據聞兇手殺了一路,不知死了多少人,如果兇手真是他們富平縣的人,若事此時被曲江府彈劾上去,鬧到了京都,那他這個富平縣縣令也別做了,上頭一個治下不嚴的罪,隨時能讓他腦袋搬家。
柳蔚知道縣太爺的意思,只是笑笑:「不管兇手是哪裡人,大人若能親手逮捕,也是大功一件,相信屆時,上峰自有明鑒。

「親手逮捕?」縣太爺摸摸下巴思考。
柳蔚點到即止,轉首喚了兒子一聲:「小黎,走了。

柳小黎屁顛屁顛的跑過來。
因為趕着去李家村,縣太爺也不耽擱,大堂上人一下子走了一大半,師爺走在最後,看了眼那還站在堂上的三名嫌疑人,沉吟着道:「你們就在這兒等着,若是抓了兇手,你們自可離開。

師爺說完便叮囑了最後守門的兩個衙役,讓他們看住人,這才匆匆去追大隊。
等大堂安靜下來,那站在中間的老人瞧了眼堂上明鏡高懸四字牌匾,低聲一笑:「咱們青雲國的仵作,都是這樣辦案子的?」
中年下人老實回答:「回爺,這仵作一門,向來沒多少學問,這樣辦案子的,奴才也是頭一回見。

「阿棱,你見過嗎?」老人看向另一邊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