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醫妃難惹,王爺滾遠點
醫妃難惹,王爺滾遠點 連載中

醫妃難惹,王爺滾遠點

來源:google 作者:微微婉歌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趙靜音 韓辭

上輩子,原以為幸福美滿的親情不過就是鏡中花,水中月她,為了家人的人盡心儘力,更為了心愛的人盡心儘力,付出所有,功成名就的時候卻被他棄之如夷更被她們這群狼心狗肺的人狠狠算計,韓辭憤恨閉眼,發下毒誓「若有來世,我必將你們碎屍萬段」地獄深淵,她與死神宿白一紙契約「我許你三年陽壽,你便要做我五百年的奴隸」再次睜眼,重生十六歲,她還是她,卻已是地獄來的魔鬼——雲國韓家嫡女韓辭看她如何將踐踏過她的人斬盡殺絕,而遇到他,卻讓只有三年壽命的她,如何捨得?展開

《醫妃難惹,王爺滾遠點》章節試讀:

  夜色正好,滕蘿紗帳里,臉上系著面紗的女子躺在上面,隱隱約約下透露出她姣好的身材,她身上薄白色輕瀧的寢衣在她不安分的扭動下變得十分凌亂不堪,讓人浮想聯翩。

  她桃紅色的容顏爬滿了不正常的香汗,細弱蚊蠅的聲音喃喃低語:「好……好熱……嗯啊~好熱啊……」

  彷彿柔若無骨的細嫩藕臂更是有意無意的去撫摸着自己曼妙身體,場面十分香艷小小的呼喚里的渴望更是聽得一震。

  偌大的房間里沒有一人,但是在一個十分不起眼的小角落裡,一雙注視着一切的眼睛,還有一雙修長白皙的手微微然的端起放在桌子上新茶,小手微微揚起,揚起了一絲詭異的微笑,放到嘴邊仔細去聞了聞那一縷飄飄然的茶香,轉而換成一抹冷笑掛在嘴邊。

  她身邊還站着的一個穿着宮裝的小宮女,瘦瘦小小的,時不時焦急的向外滿張望着,看着發生的事,更是擔心着眼前人。

  寢殿裏面嬌弱的**若有似無的飄蕩在空氣中透露着曖昧的氣息,床榻上躺着的那個女子衣衫已經凌亂的不成樣子,整個身體翻騰的厲害,雪白的胸口袒露着,紅艷艷的肚兜顯得尤為刺眼,臉頰上的紅潤也越發誘人髮絲貼在臉上。

  「嗯~啊……熱,好熱,我要出去……」

  「小姐……」女子身邊的小丫鬟聽着聽着臉都控制不住的紅了,畢竟是個什麼都不懂,未經人事的小姑娘,終於看不下去了,低低的呼喚了一聲韓辭。

  寢殿內的聲音越叫越大,有些不堪入耳。

  韓辭也不答話,嘴角的冷笑從未褪去,玉指芊芊輕輕的放下茶盞,修長的手指抵在唇邊,紅潤的唇色,眼底流連着濃烈的笑意:「噓……」

  韓辭轉向了小宮女,輕揚下巴。

  小宮女看着韓辭,瞬間便沒了聲音,不由得有些吃驚,眼前的這個女子的笑容越發燦爛,同時也讓她心驚膽戰的。

  自己眼前這個人,還是自己從小跟在身邊的大小姐嗎?

  好陌生啊!

  韓辭眸光一冷,自己當然知道那床上躺着的女子,可是她的心腹啊!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自己真心待人,那麼回報給她的又是什麼?

  韓辭當然不知道香草在想什麼,也沒空去想,更不想去想。她手指悠閑的敲着桌面,一下又一下,一聲又一聲,像是催着人入眠前最動聽的音樂,心裏卻盤算着時間,滴溜溜的眼睛算計着一切。

  欠她的必須得還回來!

  那葯的藥效必須要一盞茶的功夫才能起效,香草早就喝下,此刻都已經過了兩盞茶的時間了,一切都準備好了,一旦藥效發作,事情便全部在她的控制範圍之內了,所以此刻躺在床上的香月才會發出那麼羞人的聲音,讓人臉紅心跳。

  香月在床上翻滾的越來越厲害,瀲灧的桃花眼迷離的轉動着,也不知即將要發生的事。

  在此情此景下,也是不符合的,不過現在聽起來,還真是動人的很呢。

  而韓辭剛這樣想着,就聽着殿外的門吱呀一聲打開,人來了,馬上就開始了。

  人生還真是精彩啊!

  門來後,緊接着便是一個她死都不會忘記的聲音,讓人聽了頭皮一麻:「只要辦成了這件事,你就是我的恩人,以後你的榮華富貴都不用愁了!」

  「只要有您這句話,小的我就放心了,您放心,只要您的銀子給夠,我保證讓您滿意!」諂媚的笑聲響起,讓人聽了胃中一陣噁心,嘴臉更是十分的讓人做嘔。

  現在角落記得屏風後,香草更是氣的恨不得立馬現在就上去撕了那人的嘴臉,這種小人:「怎麼會是她?怎麼可以這麼對小姐?」

  韓辭沒有答話,輕輕用茶蓋撇撇茶杯里的茶葉,面無表情,冷冷一笑,什麼話也沒說。

  整個人氣場都變了,有時候人的成長只需要一瞬間。

  香草見韓辭冷冷的不說話,手裡的手絹都被捏出汗來了,更是又急又擔心:「小姐,這個蓉媽可是大夫人的心腹啊!大夫人她怎麼能這樣對您?她難道就不怕到時候東窗事發嗎?」

  香草的嗓音低了低,剋制着自己不讓自己的情緒過於激動,但是小肩膀卻一抖一抖的,顯得十分可愛。

  「哼!」聽着香草這話,韓辭一下沒忍住笑出聲來了,她那種人怎麼還會有良心?

  這真是最大的笑話了!

  好在韓辭的寢殿很大,而她與香草兩個人藏的又深,他們是不會發現她們的存在,有什麼比這種事更有意思呢?

  她們靜靜的聽着。

  「小姐您大夫人一向恭敬有加……她怎麼可以?」香草急聲道。

  顯得十分不憤,這群狼心狗肺的東西。

  韓辭較香草的反應來說,倒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倒是有些司空見慣了,壓着嗓子沉沉的笑了一聲,聲音清脆悅耳才道:「我對香月可也是掏心掏肺的好!她又是怎麼回報我的?」

  吃裡扒外的東西!

  今兒香月給她端得那杯茶水裡可是放了那種東西的,不知道她下之前有沒有想過她與她的主僕情分,若她還是以前的那個啥也不懂的韓辭,怕是此刻躺在那張床上的人就是她了吧!倘若她真的到了那一步,她的心裏有可會心安!

  既然她不會懂她的感受,那麼自己也可以讓她切身的感受一下,感受一下她曾經的絕望,她的無奈,她的心如死灰。

  當然老天果然是長了眼睛的,善惡到頭終有報,她原本以為自己會化作厲鬼死不瞑目,一輩子遊盪在不見天日的深淵,卻萬萬沒有想到,老天居然待她這樣厚重,雖然她此間的過程什麼也記不起來了,但是終究是給了她一個機會,竟讓她回到了十六歲,睜開眼的那一刻,她真的不相信命運居然如此的神奇。回到這個,她一切噩夢開始的時候,那麼她絕對不會放過她們。

  前世更是如此。

  真正讓她傷心的從來不是這些東西,哀莫大於心死,她也是真真體檢過的。

  她的貼身丫鬟,從小到大一直陪着她長大的人,她也是萬萬沒有想到最後出賣她的人會是她。香月給自己端了一杯加了葯的茶,神色平靜的親眼看着她喝過,之後韓辭的頭便昏昏沉沉的,整個人輕飄飄的,腳步也不穩,當她再醒來的時候,衣衫凌亂,整個床更是曖昧不堪,她只覺得她腦袋忽地一征,她的旁邊居然還躺着個男人,那是一張她從來沒有見過的面孔。

  她覺得晴天霹靂。

  當時那種情況下,即便韓辭確信她自己是清白的,但是,當時根本就沒人相信她,這麼多年的陪伴,居然還不清楚自己是什麼樣的人,那個素未謀面的男人更是一口咬定是韓辭約他私會,他更是百口莫辯。

  面對當時千夫所指的情況下,韓辭只覺得自己身處於地獄之中,從腳下到心頭,瑟瑟發抖。

  在那時,那個自己一直恭敬有加的,真心愛戴的當家主母又是怎麼做的呢?以她行為不檢更是大加斥責,而自己的一直恭敬有家父親用那種眼光看着她,眼底里竟是鄙夷,偏聽偏信旁的人,卻不願信她分毫,嫌她傷風敗俗,說她水性楊花,直接的就將她趕出家門,韓辭不會忘記韓府門口指指點點的動作,她猶如一個過街老鼠般,這種事情,讓她不想再去回憶。

  再之後……

  才是心死的整個開端,那段撕心裂肺的疼痛,讓她不想再去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