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葉珍珍齊宥
葉珍珍齊宥 連載中

葉珍珍齊宥

來源:外網 作者:王爺獨寵俏丫頭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王爺獨寵俏丫頭

葉珍珍成了靖王齊宥的通房丫頭,所有人都說她出身太低,王爺早晚會膩了她。 某小廝:珍珍別怕,等王爺膩了你,就把你賞給我做媳婦! 某侍衛:珍珍,等王爺不要你,我想養你一輩子! 珍珍翻了翻白眼:她有的是銀子,等王爺膩了她,她就自己贖身,出去買鋪子當包租婆,才不要嫁人呢。 三年後,她的小金庫都裝滿了,齊宥似乎還沒有膩的跡象……。 再過三年,看着手裡被封為正妃的聖旨,葉珍珍一臉懵逼,說好的會膩呢?展開

《葉珍珍齊宥》章節試讀:

「表叔,表嬸痛失兩子,悲傷過度,有些神志不清,表叔把她送到家廟裡修行吧,青燈古佛相伴,沒準有一日,佛祖看她可憐,還能讓她恢復神志。」大公主看着陳冲,淡笑着說道。 陳冲聽了之後,心中雖有些苦澀,但還是點了點頭:「是,我明日就將她送去家廟修行。」 他早就勸自己這夫人,別以為她是國公夫人,就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她那張嘴從年輕時就不饒人,即便有個公主兒媳婦,她也不收斂一些。 現在……也算是自食惡果了。 於氏聞言整個人癱軟在地。 去家廟修行,那她這輩子都只能被困在那個小院子里燒香拜佛,粗茶淡飯了。 她做了這麼多年的國公夫人,早就過慣了錦衣玉食的奢華日子,若是被禁足在國公府,沒有人敢苛待她。 可去了家廟,那下半輩子絕對凄苦無比。 「我沒有得失心瘋,沒有。」於氏大聲說道。 大公主聽了之後一臉譏諷道:「這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事兒了,表嬸還是安心修行吧。」 「我不去……我不去。」於氏大聲吼着。 「對了,有件事兒本公主險些忘了告訴表嬸。」大公主蹲下身看着於氏,笑道:「表嬸娘家的兄長被查出在任上貪墨了好幾萬兩銀子,之前本公主想着,咱們好歹是一家人,便將這件事壓了下來,如今本公主要和您的兒子和離,那您娘家的事兒,本公主自然不能再替您兜着,方才已經派人報了吏部衙門,革職查辦那是免不了的。」 「不……慧兒……你不能這麼做。」於氏一把抓住了大公主的手。 「本公主可是有肺癆病的人,表嬸抓着本公主的手,不怕被過了病氣嗎?」大公主笑着說道。 於氏聞言就好像被燙到了一樣,猛地縮回了手。 「表嬸還是好好在家廟裡待着吧,如果我得知你離開家廟半步,或者見了不該見的人,我會滅了於家。」大公主一臉冷冽道。 於氏心中無比恐懼,半晌都說不出一個字來。 「從今往後,我若再從表嬸嘴裏聽到半句詆毀我那一雙兒女的話,表嬸就等着去給你於家人收屍吧,當然了……陳家人我也不會放過,除了妍光和浩煒,你那些孫兒孫女,我會一個個剁了,送到你跟前。」大公主冷笑着說道。 「你……你……」於氏顫抖着手指着大公主,心中說不出的恐懼。 這個女人已經瘋了,不然怎麼會如此惡毒? 「沒有太后庇護,沒有本公主護着,你們陳家算得了什麼?表叔身為一家之主,本公主勸你好好管着這府里上下的人,若有人在敢對我的研光和浩煒生出半點不敬之心,我不介意滅了這慶國公府,別以為我在意你們這爵位,沒了慶國公府,本公主照樣能為浩煒求來爵位。」大公主說完之後,轉身便往外走。 陳冲的臉色有些蒼白,坐在地上的於氏更是渾身都在顫抖。 「我早就勸你,別招惹她,你偏偏不聽,我讓人把你困在你屋裡,你居然拿匕首傷了丫鬟,硬闖出去,在研光上花轎時搗亂,你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給他們難堪,你以為大公主會忍?」陳冲說著,搖了搖頭:「她以前讓着你,是因為她心裏有你兒子,這麼多年來,她一個公主,事事遷就你,太后也給你臉面,才讓你如此目中無人。」 「別說了。」於氏大聲吼道。 「去家廟裡待着吧,你雖然嫁給我多年,可最在意的,依舊是你的娘家人。」陳冲說完之後便出去了。 打蛇打七寸,大公主算是拿捏到於氏的軟肋了。 說到底,大公主還是網開一面了,看在於氏是研光他們的親祖母的份上,沒有趕盡殺絕。 「夫人,國公爺吩咐奴婢們替夫人收拾東西。」老嬤嬤走了進來,恭聲說道。 於氏打從心裏不願意去,可是到如今,不去不行。 「她……她怎麼可以這麼做?我好歹是她婆婆。」於氏還有些無法接受。 她從未想過,大公主會徹底和他們翻臉。 她嫁到國公府沒幾年,公公婆婆就病故了,國公府便是她在當家。 他們家姑奶奶是太后,大公主當初為了嫁到國公府,嫁給她家翰雲,時常上門討好她,她不管走到哪裡,誰不敬她三分,讓她三分? 滿京城的夫人們,誰不高看她一眼? 沒想到老了,居然被迫去家廟修行,娘家也因為她受到牽連,被大公主出手打壓。 此時的於氏,滿心都是後悔。 …… 靖王府里,用了午膳後,葉珍珍回房將荷包里的鏤空玉符拿了出來,遞到了齊宥手裡。 「這是什麼,你送本王的?」齊宥拿着看了看後,笑道:「這玉佩倒是挺別緻的,就是瞧着有點像女兒家用的東西,鏤空的花紋好像是牡丹花。」 「王爺愛要不要。」葉珍珍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想拿過來。 「要要要,你給什麼我都喜歡,我明日就佩戴上。」齊宥說著,立刻掛在了腰間:「不對,是現在就佩戴上。」 葉珍珍見了後有些無語。 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她家王爺在她跟前兒,是越來越幼稚了。 「今天是什麼好日子?你居然給我送東西。」齊宥湊到葉珍珍面前,在她臉上親了親,笑道:「今日並不過節,只是妍光出嫁的日子。」 葉珍珍聽了他的話後有些好笑,伸手將玉佩從他腰上解了下來。 「不是給我的?」齊宥連忙問道。 「這是大公主給我的。」葉珍珍低聲道。 「怪不得像女兒家用的東西,你方才拿出來給我,我還以為是你送我的。」齊宥笑道,倒也不覺得尷尬。 他家媳婦的東西,也算是他的。 「好端端的,大姐姐送你東西做什麼?她現在雖然不和咱們做對了,但也得防着她,誰知道她還有沒有別的心思。」齊宥低聲道。 「當然了,為了她那一雙兒女着想,我諒她也不敢再和我們作對。」齊宥思索片刻後,低聲說道。

《葉珍珍齊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