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連載中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來源:外網 作者: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都市言情

她來自中醫世家,穿越在成親夜,次日就被他丟去深山老林。 四年里她生下孩子,成了江南首富,神秘神醫。 四年里他出征在外,聲名鵲起,卻帶回一個女子。 四年後,他讓人送她一張和離書。 「和離書給她,讓她不用回來了。」 不想她攜子歸來,找他分家產。 他說:「讓出正妃之位,看在孩子的份上不和離。」 「不稀罕,我只要家產」 「我不立側妃不納妾。」 她說:「和離吧,記得多分我家產」 他大怒:「你閉嘴,我們之間只有死離,沒有和離。」展開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章節試讀:

李夜璟原本陰晴不定的臉,現在徹底轉陰。
原本她連名帶姓的叫他李夜璟,就夠氣人的,現在那兩字也省了,只剩下姓李的?
李夜璟沉着臉冷哼一聲,「你不是在醉香樓定了一個月的伙食?」
葉婉兮並不驚訝他會知道,畢竟這府中全都是他的狗腿子。
「姓李的,你打我的人,又軟禁我們便罷了,你不能一點兒隱私都不給我們吧?你鬼鬼祟祟的進來想幹什麼?」
李夜璟瞪眼:「本王何時鬼鬼祟祟的進來?本王是大大方方的從沁芳院的正門進來。」
葉婉兮眉毛一挑,「得嘞,和離書帶了嗎?」
「帶了如何,沒帶又如何?」
「帶了就麻溜的拿出來,沒帶就麻溜的怎麼進的就怎麼出。」
「你……」李夜璟氣紅了臉,這女人說話句句帶刺。
原本他不是來找她吵架的,他是來看兒子的,沒跟兒子說上一句話,反而又同她吵起來了,真是見鬼。
「和離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沒那麼快。」
「嗯,我能理解。」畢竟王府這麼大嘛,分起家來肯定麻煩。她也不是不講理的人,多給他一些時間也是可以的。
「那麼你在將和離書弄好之前,最好少往我這裡跑,免得人家以為你對我余情未了,給我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李夜璟冷笑,「你想多了,從未有過情,何來余情未了?」
葉婉兮微愣,隨後笑着賠禮,「對對,是我用詞不當,那麼你可以走了嗎?」
「不可以。」
葉婉兮:「……」
「你少自作多情,本王來此和你半點兒關係都沒有,本王是來看葉璽的。」
李夜璟向葉璽走去,到他跟前蹲下身,那臉色竟難得的柔和。
「你叫李葉璽對嗎?」
葉璽搖頭,小臉上的肉肉也跟着抖起來。
「我不叫李葉璽,我就叫葉璽。」
李夜璟面色一僵,原本和煦暖陽般的臉色,瞬間結冰。
「葉婉兮。」他豁的站起來,眸光中燃着熊熊大火,怒視着葉婉兮道:「你最好給本王一個解釋。」
葉婉兮心想,在分家產和離之前,跟他姓就跟他姓吧,反正她早晚會將李葉璽的那個李字去掉的。
她急忙跑去葉璽身邊,將他護在身後,「你凶什麼凶啊,有什麼好解釋的?他才三歲,哪懂這麼多啊?我們常叫他葉璽葉璽,他自然以為自己叫葉璽嘍。」
「你當本王好糊弄?」
「信不信隨便你嘍,小時候家裡下人都叫我小姐小姐,我還以為自己叫小姐呢,本來就沒什麼奇怪的嘛。」
他覺得她在糊弄自己,可他沒有證據。且她的話讓他無從反駁,只一口氣憋在喉嚨里,上不去下不來,實在難受。
這個女人,不管是四年前還是四年後,都有本事將自己氣得失去理智。
這些年來,她也始終如一的討厭。
李夜璟再次蹲下身,試圖與葉璽溝通。
不想這孩子懼怕的看着自己,一個勁兒的往葉婉兮身後躲,根本不給他親近的機會。
他只得耐着性子道:「我是你爹,你可以叫我爹,或者父王,快到爹這兒來,讓爹好好看看你。」
葉璽躲得更遠了。
然後葉婉兮還在那兒不耐煩的道:「行了行了,看看你這凶神惡煞的樣子,將孩子都嚇成什麼樣了?下次想同他說話,麻煩你換張好看的臉過來。」
說完,葉婉兮還衝他翻了個白眼。
李夜璟一陣心梗。
小時候不止一次聽父皇抱怨,說母妃有了自己後,滿心眼裡都是孩子,都不同他親厚了,看來這話是真的。
以前葉婉兮可是對自己沒臉沒皮的死纏爛打,現在好了,竟然一臉嫌棄,還衝自己翻白眼。
這樣也好,回頭和離得也乾脆。
李夜璟沒跟兒子親近成,灰溜溜的離開了沁芳院。
等他走後,葉婉兮將葉璽從身後拎出來。
「乖寶,行了,別裝了,他走了。」
葉璽看着李夜璟離開的方向,「他真是我爹?」
「嗯。」
「切,娘,幫我換個爹。」
「好嘞。」
「什麼時候換?」
「呃……這個……咱們暫且先忍忍,等拿到了和離書,分得了家產,娘帶你到江南去,你想要什麼樣的爹隨你挑。」
……
藍煒一直等在院外,見自家王爺出來,便急忙迎了上去。
跟在後面狗腿的笑問,「王爺,抱着小公子了嗎?三歲的孩子一定軟軟的吧,很可愛的吧?」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原本李夜璟就夠鬱悶的,這下一張臉更是黑成了鍋底。
藍煒跟在他身邊多年,最會揣摩他的脾氣,見狀,趕在他發飆前立刻道:「小孩子認生,一回生二回熟,王爺只要多與小公子接觸,他就慢慢和您親啦。」
李夜璟的心情這才好一些。
他嘆了口氣說:「本王倒不是生孩子的氣,那麼丁點兒的孩子懂什麼呀?這都是葉婉兮這女人的錯。」
「這……」藍煒覺得,小公子與王爺不親近,也不能全怪王妃。
畢竟小公子長這麼大都沒見過王爺,王爺與他而言就是個陌生人,不親近也正常的嘛。
但他不敢說。
回頭又聽李夜璟自暴自棄的說:「本王受她氣都是因為本王欠她的,哼,本王就是來還債的,誰讓她娘救了本王的母妃呢?」
藍煒就不知說什麼了。
另一邊,白紫鳶的人聽說李夜璟去了沁芳院坐立不安,直接派了人去請,就說以自己病了為由將人搶回去。
不過來人只在半路上就碰見了李夜璟,走也不是,退也不是。
藍煒見着了,便喊道:「春香,你鬼鬼祟祟的做什麼?」
春香眼見着自己被發現了,便硬着頭皮上前道:「回王爺,是白姑娘又病了。」
李夜璟皺眉,「怎麼又病了?今早大夫不是才說沒什麼大礙了嗎?」
「這……奴婢也不知。」
李夜璟抿着唇,面上有着不耐煩的神色。
「藍煒,去將大夫找回來,順便讓他帶着行李常住府中。」
「啊?這……」不好吧?
「嗯?還不去?」
「去去去,卑職這就去。」
……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