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夜少嬌妻太難哄
夜少嬌妻太難哄 連載中

夜少嬌妻太難哄

來源:外網 作者:喬非晚夜司寰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喬非晚夜司寰 網遊動漫

這代夜家掌權人,是個權勢滔天、黑白通吃的狠角色。 傳聞他潔身自好,不近女色,母胎單身,實乃上上品。 「早就是我的人了!」喬非晚津津樂道,不知危險將近,「想當年我醒來就跑好刺激……」 話未說完,已被放倒。 夜少:「還有更刺激的,你要不要試試看?」 · 喬家大小姐失蹤三年,風光回歸。 傳聞她刁蠻任性,喜怒無常,非常難伺候。 「是的!」夜少深表贊同,難得加入茶水間八卦,「晚上踢被子,哭了很難哄……」展開

《夜少嬌妻太難哄》章節試讀:

上頂層拿文件?
喬非晚心裏一萬個拒絕。
她剛剛才「疑似」、「彷彿」惹了總裁不痛快,現在最好就是安靜如雞,讓總裁忘掉。
這麼急着去刷存在感……是怕涼得不夠快嗎?
「哦對了,你剛轉正,頂層不熟。」幸好同事歪打正着,解了她的急,「你在這邊等着,我去去就來。」
「謝啦!」

同事一走,喬非晚的手機就響了。
「喬非晚,你不做了?」電話是劇組那邊打來的,「這替身當得好好的,出什麼事了嗎?」
「不不不,是一個月白天不做。」喬非晚連忙糾正,相當積極,「幫朋友上一個月班。晚上我還來,周六日也照樣干,有活您找我。」
她還得賺自己的生活費。
對面鬆了口氣:「行,那今晚有個武替鏡頭,近景。幾個動作,外加跨一字馬,你行嗎?」
一字馬?
喬非晚想了想,下意識就是一個高抬腿上牆。牛仔褲有點勒,她壓了壓腿,沒什麼壓力。
「行啊,那遠景呢?」
「讓武術老師穿女裝上吧,武替哪這麼好找?」劇組那邊的人罵罵咧咧,「這個女主角文不行,武也不行!」
正好電梯到了。
喬非晚急急收腿,看到出來的不是同事,連忙往旁邊避了避,繼續自己的生意經:「要不就全套吧?只要錢到位,我沒什麼不可以。」
她又不是不能打。
摸爬滾打三年,除了賣|身,什麼不會?
「真的?哎喲喬非晚你真是萬能……」對面喜不自勝,連忙商量起報酬。
喬非晚專心致志,壓根沒注意到剛出電梯的孫主管,頻頻往這裡張望。
「那個是誰?」財務部的孫主管,人模狗樣的代表,隨手一指一問,旁人就知道他動機不純。
但別人拿他沒辦法,他就是有本事把女孩子一個個往床上帶。
「法務部剛轉正的,孟月。」路過的人回了一句,白眼幾乎翻上天。
「孟月?挺開放的啊……」孫主管已經蕩漾起來了:錢到位就能玩全套?這柔韌度,床上肯定很舒服。
他眯起眼睛:「打個賭,一周之內,她會心甘情願上我的床。」
・・・
喬非晚並不知道這骯髒的賭約,她等同事拿來了文件便回地下室,矜矜業業歸檔了一上午。
下午的時候,她總算才緩緩神,出去給同事買下午茶。
可樂奶茶拎了滿手,最後是買咖啡。
但不巧,剛到咖啡店門口,就看到夜司寰從公司大門出來,和她隔了不過五十米。
這回她認得很准:臉色很臭,一身煞氣。
夜大總裁不至於親自買咖啡吧?
權衡了一下,喬非晚果斷閃身進了咖啡店。
她找了個角落貓着等。
「孟月,買咖啡呀?」屁股還沒坐熱,對面便有人搭訕,滿臉熱情,「還記得我嗎?」
喬非晚掃了一眼名牌:孫博,財務部。
衝著孟月來的?還是公司的、男的……一號嫌疑人出現。
她迅速打起精神:「我戴着口罩呢,您也能認出我?」她得確認他認不認識孟月。
「是差點沒認出來,上回都喝多了。」孫主管主動攀交情,彰顯自己的暖男魅力,「你不記得了?實習生聚餐的時候,是我一個個送你們回家的。」
喬非晚捏起拳頭,差點一拳呼過去――都喝多了,你送孟月回家?
狗男人你還幹什麼了?
「我啊,孫主管,你們都叫我孫哥!」孫主管以為她是不記得了,「我當時就看好你,覺得你能脫穎而出,轉正留下。我請你吃頓飯慶祝一下?」
喬非晚忍了又忍,終究是不能在這裡打人。
這裡離公司太近,對方又是主管,要是打錯了,孟月的工作也得黃。
「哪好意思讓您破費。」她皮笑肉不笑,「吃飯就不必了,要不……」
「我也想吃大餐放鬆呀!」孫主管不動聲色地炫耀,「你不知道每天上班多累?為了幾十萬的月薪,風裡來雨里去……」
他一邊說,一邊尋找對方歆羨傾慕的目光。
一個月幾十萬,知道貼上來了吧?
喬非晚被他看得想吐,直接了當:「那約今晚夜宵吧,十點以後,方不方便?」
在那之前,還有劇組的工作要忙。
十點以後,不用擔心遇見熟人,該問就問,該揍就揍。
「好啊!」孫主管蕩漾得要飛起來了:真開放啊!直接約深夜?他今晚就能把人拿下!
他報上地址,爽快地掏出兩百,使勁往那雙蔥白的手裡塞:「你晚上打車過來,我到時候給你買個包……」
「咳!」
手剛握到一起,旁邊傳來一聲輕咳。
喬非晚回頭便看到一道頎長的身影站在那裡,一身冷冽。
「夜、夜總?您怎麼來了?」孫主管打了個寒噤,直接蹦了起來。
夜司寰沒有回答,只是提醒:「我記得現在是上班時間。」
「是是是,這不剛在這送完客戶,這就回去上班!」孫主管把錢一放,迅速開溜。
喬非晚也想溜,但過道被夜司寰堵着。
她選的是角落的位置,出去的路只有狹長的一條,想要溜除非鑽桌子。
「夜總。」她只能規規矩矩站起來,垂着腦袋等候發落。
上班摸魚,認打認罰。
夜司寰是看過她資料的。相比早上,他的目光更冷了一點。
冷睨了幾秒,他只是問:「你一個月賺多少錢?」

《夜少嬌妻太難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