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養蛇為禍銀花火樹
養蛇為禍銀花火樹 連載中

養蛇為禍銀花火樹

來源:google 作者:王嫵隱青淵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李大貴 趙剛

見我疑惑的站在門口,這男的似乎這才想起要自我介紹,又趕緊的跟我說:「我叫李大貴,普安縣人,是經過隱青淵形容的,不正是我奶奶嗎?「對對對!就是她,是這個老人家昨天雲遊到我們村子裏,說我兒子是中了蠱,要來你們這個小區402房間,找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養蛇為禍銀花火樹》講述的王嫵隱青淵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一個十八歲左右的小姑娘,只有這個姑娘才能救我兒子的命!」我奶奶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裡?而且我才剛搬過來!更奇怪的是我奶奶早就離開了,我的行蹤她是怎麼知道的?!人指點來找你的,還請你救救我的兒子吧!」這時,隱青淵腰上已經裹好了浴巾,從我身後向著我的腰上抱過來,將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上,問李大貴說:「這個高人,該不會是個身高一米四,滿頭白髮,下巴尖尖的一個老太婆吧」...展開

《養蛇為禍銀花火樹》章節試讀:

媽的,下流。

我心裏暗罵了一句隱青淵。

而這時,樓下傳來了趙剛的喊聲。

「我的媽,這是怎麼回事?好好的大樹怎麼一下子就枯了!」

我轉頭向著大樹看過去,果然,剛才進村時還綠意盎然的大樹,現在所有的樹葉都已經變得枯黃,風一吹,漫天的黃葉飛舞,將整個村莊襯托的更為蕭條。

剛才趙剛被大樹迷了心竅,對發生的事情半點印象都沒有,而剛才站在閣樓下等着我死的王順,此時忽然消失了蹤影!

「你先把這的事情解決吧,我們倆的帳,今晚回去慢慢算。」

隱青淵說罷,在我面前消失了。

我下樓和趙剛匯合,趙剛剛才一直都在驚訝好好的大樹怎麼枯了,也沒注意到隱青淵,而此時趙剛看我滿身是血的從閣樓上下來,驚訝的問我說:「王嫵,你這是怎麼了?」

說著轉頭往我們身邊看了兩遍,又進去屋裡找了一遍,然後出來問我說:「王嫵,王順人哪去了?!」

看着趙剛此時這憨批的樣子,我都懶得搭理他。

而此時王順的失蹤,讓我警覺了起來。

我也趕緊的進屋查看,只見屋裡依舊只剩下剛才那個老太太。

剛才發生這麼大的事情,老太太就像是個沒事人是的,摸索着她面前的碗,拄着拐杖慢慢的向著廚房裡走進去。

「奶奶,您看見你孫子了嗎?」我向著奶奶的身邊走過去,問這老太太。

但是老太太就像是沒聽見我說話似的,繼續往前走。

我又喊了幾句,還是沒半點反應。

趙剛在我身邊看了一會這老太太,嘆了口氣,對我道:「哎,這老太婆,瞎了耳朵也聾了。」

說著為了證明他說的是真的,趙剛不斷的在老太太面前晃來晃去,又在這老太太耳邊吼了好幾句,老太太還是沒有半點反應。

我和趙剛又在這老太太家裡搜尋了一遍,發現這老太太家裡只有幾件衣服和一床睡得發黑的被褥,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了,甚至是碗櫃里,也只有一個飯碗。

這老太太明顯就是常年一個人住,根本就不像是王順所說的那樣,他和他奶奶相依為命。

「干!大爺的,這王順不是騙咱們吧!」

趙剛也感覺到了不對勁,趕緊的拿出手機準備聯繫王順,但是電話打過去,王順的手機顯示關機,上微信找他,趙剛已經被王順拉黑了。

趙剛知道我們被騙了,找遍了整個村子,整個村子確實如王順說的那樣,只剩下老太太一個人。

我們來這村子前前後後也浪費了半天多時間,趙剛不甘心,可老太太家裡實在是搜不出一塊錢,最後也只能罵罵咧咧的跟我坐車回去了。

路上趙剛一直在我跟我吐槽沒想到我們第一單生意,就被騙了,看來以後我們再接生意,要先付定金,不然就不接。

比起錢,我更在意這王順到底什麼來頭。

於是我問趙剛說:「你是怎麼找到王順的?」

聽到我問他這話,趙剛這才對我訕笑了起來,撓了撓後腦勺,跟我說:「就是前幾天晚上,這個叫王順的加我,說認識我奶奶,但是我奶奶身上已經沒蠱了,所以就想問問我有沒有可以幫忙看蠱的。」

看來這個王順,是有備而來的,並且,他已經把我和趙剛,了解的清清楚楚。

而且剛才我站在閣樓上的時候,王順站在樓下腦袋往後轉九十度看向我。

這種詭異的姿勢,根本就不是人能做出來的。

莫名的,我打了個寒顫。因為我感覺,這王順的目標,其實是我。

客車到市區之後,我連招呼都沒有和趙剛打,只想趕緊回家,問問隱青淵這是怎麼回事?

昨天隱青淵對我還是凶神惡煞的,經過今天的事情之後,他心情異常的好。

我剛回到家脫鞋進門,隱青淵就已經向著床上躺了上去,一邊伸手卷繞着他那頭宛如瀑布般的頭髮,一邊側着身問我說:「怎麼樣?今天的體驗感刺不刺激?沒了我,你今天就死在那個村子裏了。」

我打開了房間的燈光,白光照在隱青淵那張精緻的小臉上,將他原本就白皙的接近透明的膚色,照的更如白玉那般光澤無瑕,尤其是他眼下的那顆微小的淚痣,低簡直就是他臉上的點睛之筆,將隱青淵整個人襯托的嬌弱性感,天生的尤物。

看着隱青淵這模樣,大爺的,我終於明白蛇蠍美人這個詞不僅僅是形容女人,也能形容男人。

我白了一眼隱青淵:「你知道那個王順是有備而來算計我的吧,所以才會讓我去趟這趟渾水。」

隱青淵聽我話後,長眉一挑,從床上起身站了起來,向著我身前走過來,對我道:「畢竟你是我的主人,我要是不了解,就讓你去冒險,那你死了我又得換主人,怪麻煩的。」

「那這個王順是什麼來頭?」

我和趙剛下村的時候,隱青淵一直都在我的體內,我不知道王順是什麼東西,隱青淵應該知道吧。

「人蠱。」隱青淵站在我身前回答我。

「人也能煉成蠱嗎?」我驚訝的問隱青淵。

隱青淵笑了起來:「只要蠱婆的功力深厚,世間萬物,都能練蠱,這王順應該是受他主人指使才來找機會害你的,蠱一但接了任務,那勢必要完成,不是你死,就是他死。不過現在王順身上還沒多少力量,所以只能通過其他的媒介害你,但是如果讓他吃了人,或者是吸了其他蠱物的精氣,你們下次見面的時候,他可就不止現在這點本事了。」

「你說我們下次還會見面?」我驚呆了!

「當然。」隱青淵說著這話時,伸手捏住了我的下巴:「你現在還沒死呢,王順的任務沒完成,便會一直都追着你。」

此時我的腦海里有一百個疑問,問隱青淵說這是為什麼?是誰想害我?

隱青淵垂眼看着我,對我道:「我早就跟你說過,當了蠱婆,就一定會得罪別人,哪怕你什麼都不做,也依舊有人盯上你。你現在已經踏上了這條路,你只有跟着我,才能保住你的命,可你卻要甩開我,自己去送死。」

隱青淵說著這話的時候,面色陰沉了起來,捏住我下巴的手,也狠狠的將我的下巴往旁邊一甩,離開了我的身邊。

看着這老祖宗陰晴不定的情緒,我心裏暗暗叫苦。

但是我此時也知道隱青淵說的是正確的,今天的王順,很有可能,只是我的開始。

「帥哥哥。」

我不要臉的向著隱青淵身邊貼過去,為了保住我小命,在隱青淵面前認慫。

「之前我是不知道嘛,以後只要哥哥叫我往東,我絕不往西,我什麼都聽你的。」

隱青淵見我這三百六十五度的情緒轉變,噁心的罵了我一句。

不過畢竟我和隱青淵要相互合作,我們倆才能活,隱青淵也不跟我計較了,沉思了一下,再對我轉身:「既然你這麼聽話,那你把那隻玉面貓約出來,我要見他一面。」

《養蛇為禍銀花火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