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許傾城傅靖霆最新章節
許傾城傅靖霆最新章節 連載中

許傾城傅靖霆最新章節

來源:外網 作者:傅太太請把握好度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傅太太請把握好度

許傾城煞費苦心設計嫁給了傅靖霆。她以為婚後的生活註定水深火熱。卻發現,是另一種火熱水深。傅靖霆勾着她下巴笑的很賤:傅太太,歡迎持證上崗。許傾城評價:傅靖霆這人又sao又賤。傅靖霆評價:我太太漂亮端莊出得廳堂入得……咳咳……廚房。她以為他是她的絕路,後來才知也是她的歸處。畢竟,這世界,妖孽也成雙。展開

《許傾城傅靖霆最新章節》章節試讀:

她不說話,趙嵐的情緒綳到極點發泄不出來,她突然瘋了似的去扯許傾城的衣服。
——————-
「媽!」
許傾城躲不過,又不敢用力推她。
她特意回家換過衣服,身上穿的襯衣長褲,將男人留下的痕迹遮的嚴嚴實實。
可趙嵐拉着她的衣領用力扯,襯衣上的鈕扣崩開,露出精緻的鎖骨和圓潤的肩膀。
上面點點痕迹再無遮攔。
「這是什麼?這是什麼?你跟我說這是什麼?」趙嵐崩潰的又哭又叫,「昨晚又在哪個男人那裡過的?!許傾城,你的臉呢!你丟不丟人?!丟不丟人?!」
她歇斯底里。
完全不顧這裡是醫院,不是私人場所。
她的哭喊嚎叫,將門口引來一堆人。
許傾城身上最後的遮羞布被她母親扯的乾乾淨淨,她彷彿赤身裸體攤開在眾人眼前。
許傾城拉着襯衣衣領遮住自己,逼着自己冷靜,「媽,你小聲點。這裡是醫院。」
「小聲點?這時候你知道臉上掛不住了?!許傾城,我生你不是讓你出去賣的!」趙嵐捂着臉痛哭,「你怎麼能這麼不自愛?你知道他們都怎麼說你?!騷!浪!賤!」
她一字一句,刀子一樣剜在許傾城的心臟上。
她臉皮夠厚,骨頭碎了也不怕疼。
可被自己的母親這樣當眾叫罵!
饒是許傾城告訴自己,不要多想,她不是故意的,只是精神壓力太大,導致的歇斯底里,即便如此,她也無法阻止蜂擁而上的淚意。
許傾城仰頭,把眼淚逼回去,「媽,我先回公司了,有事給我打電話。」
許傾城坐進車裡,手機上電話一個個打進來。
無人的地方眼淚灌了整個眼眶,她猛地手掌用力拍向方向盤。
汽車發出嘟的一聲尖銳的鳴笛,像她擠壓在喉嚨里無處可傾泄的難過。
深吸口氣,倔強的逼回去所有眼淚,許傾城接起電話,聲音冷靜幹練,「喂。」
她沒時間傷懷,更沒時間可憐自己,一堆事情等着她處理。
……
榮泰化工的供應很及時。
許傾城親自去拜訪榮總,硬是將半年的賬期延長至一年。
她動作迅速,在傅靖霆出國出差這半個月,她接二連三的拜訪幾大供應商,迅捷的簽了供貨戰略協議,將賬期敲定在紙面上。
兵貴行速。
許傾城不會放過一絲一毫的機會。
傅靖霆下了飛機,回程的路上他的助理段恆給了他一份日程報告,「你不在的這段時間,這幾個公司都打電話過來明裡暗裡跟我打探你對許家的盛世集團什麼看法。」
「沒看法。」
段恆點頭,很是幸災樂禍,「我也是那麼回的。」
傅靖霆盯他一眼,手指點着報告,似笑非笑的,「段恆,說人話。」
「這幾位老總都跟許小姐簽訂了戰略協議,賬期一年,全部。」段恆咧嘴,「許小姐對你們的關係似乎毫不避諱。」
「……」
傅靖霆把手裡的報告直接拍回給段恆。
他伸手將脖子上的領帶扯下來,男人修長好看的手指緩緩的解開緊扣着喉結的紐扣,他冷笑。
許傾城看一眼手機上的來顯。
她蹙眉。
宋暢從廚房裡端了水果出來,看她盯着手機不接,疑惑,「誰的電話,怎麼不接?」
許傾城手指放在嘴上沖宋暢比了個噤聲的手勢,她接起來,聲音媚的滴水,「傅少,怎麼才想起給我來電話,我以為你把我忘了呢。」
聽她這聲音,宋暢渾身抖了下。
傅靖霆調了個舒適的坐姿,他手臂閑散的搭在座椅靠背上,語調勾人,「忘了?怎麼會?我這人一分一厘都算得很清楚。收取利息這麼快樂的事,忘了可還行?」
「……」許傾城佯裝訝異,「你出差回來了?」
「景山壹號。過來。」男人聲音低沉,貼着聽筒進來,就像砸在她耳朵上。
「啊,太可惜了呢,我剛好今天出差了呢。」
「是嗎,出差了?」
「對呢,怎麼這麼巧呢。」好可惜的口氣。
傅靖霆被氣笑了,他要信她出差才有鬼。
太歲頭上動土,先玩一招狐假虎威,再甩手跟他這兒來一招過河拆橋。
這位許家大小姐的如意算盤打得倍兒精。
段恆悄悄看一眼傅靖霆的臉色,暗暗為這位膽大包天的許小姐捏了一把汗。
電話掛斷。
許傾城鬆口氣。
「哎呀,太可惜了呢,出差了呢,對呢,怎麼這麼巧呢。哎喲我去,許傾城你這個『呢』可真賤,酸死我算了。」宋暢學她,忍不住爆笑。
「別鬧!」許傾城笑着拍了宋暢一下。
盛世集團現在勉強算是運營起來了,許傾城的臉上也見了點兒笑容。
不過勉強就是勉強,就彷彿還在危牆之下,還有很多事等着許傾城。
她也從來不敢輕視和鬆懈。
「不過你這麼耍他,不怕遭報復啊?」宋暢撇嘴,「我當時讓小哥幫忙讓你進他們的圈子。他還讓我提醒你,跟傅靖霆打交道,小心屍骨無存。」
「虱子多了不怕咬。再說,我哪兒耍他了?」許傾城扯了下嘴角,「他沒得到好處嗎?把我往死了折騰,姐姐的腰疼了好幾天。」
一場男歡女愛讓她說的彷彿兇殺現場。
宋暢嘖嘖出聲,「你沒享受到?」
「打住。沒有對比就沒有發言權,這個話題結束。」許傾城臉上浮起一層不自然的紅暈,她拒絕回答,雖然她不得不承認,她很喜歡傅靖霆結實性感的腰。
但與感情無關的一切行為,都不值得回味。
「在安城,能不鳥葉家的,也就是傅家了。我當時就想,哪怕傅靖霆不幫我,只要我跟他之間有點兒風吹草動,那些看人下菜單的總要掂量一下,不會一面倒的瞧着葉家的臉色。但是……如果他們兩家沆瀣一氣,那我何止是屍骨無存。」
想起來許傾城就氣,她咬牙,「我沒想到你小哥那麼賤,他既然知道葉家和傅家有聯姻的意向為什麼不早跟我說。」
「切。」宋暢很是不以為意,「葉文涵倒是想,那也得看傅靖霆瞧不瞧得上。」
傾城從未隱瞞過她的計劃,宋暢也不會因為她這樣就覺得她賤。
許傾城胳膊上被趙嵐指甲瘋掐出來的指痕,結疤,掉了,再看不到傷口。
但那不代表她心裏不疼。
如果能選,誰走這條路,又不是天生犯賤。
說曹操曹操到,沒一會兒宋暢手機響起來,「小哥。」

《許傾城傅靖霆最新章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