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修仙:我被盲盒系統選定
修仙:我被盲盒系統選定 連載中

修仙:我被盲盒系統選定

來源:google 作者:衣凡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楓 奇幻玄幻 小七

一個本想洗澡的青年卻突然穿越到修仙世界,他的前路茫茫不知所向想回到原來的世界就要完成所有成就,不料綁定自己的系統有缺陷,獎勵物品竟然完全隨機……展開

《修仙:我被盲盒系統選定》章節試讀:

此時屋外眾人終於聽見打鬥聲響起,個個興奮的湊到近前來聽。

「嘭!」

「吼!」

……

只見人群前有一人離得門窗最近,他一邊聽着一邊向眾人解說著。

「這一定是蝰蛇門的掌法,蝰蛇拳修鍊大成時出招掌風如蛇一般嘶嘶作響。」

「快聽,這招肯定是降虎門的拳法,出招時會帶有虎嘯之聲,破壞力驚人。」

「還有這細密瑣碎的擊打聲音,定是滴水門瑞恩的成名絕技滴水拳,此招出拳速度極快,如雨點般密密麻麻可輕易將對方逼入絕境……」

其他人很知趣的都不說話,安靜的聽着打鬥聲和這個人的解說,其中一些人還向他投來敬佩的目光。

聚賢酒樓內,此時已經亂作一團,葉楓正一人同時對抗十幾人的圍攻。

原本一開始這十幾位掌門還是很默契的輪流上前與葉楓切磋,可輪了幾圈下來非但絲毫未傷到對方,反而有幾位掌門被對方打傷。

雖然是輪流一對一的切磋,但對方僅憑一種拳法卻克制了十幾家武館的招式,以不變應萬變,實力簡直恐怖。

見此情形,在所有掌門用眼神交流之後,最終一致決定,大家一起上!

至少要讓對方受點小傷也好,不然一會出去被人看到這種結局,他們自己就糗大了。

這才出現此時的情形。

而葉楓此刻內心中已是一萬個羊駝在奔騰。

「丫的,竟然一起上,不講武德!」

「這酒樓的夥計也是不長眼,沒看這邊打得正火熱么,還在這竄來竄去!」

雖然內心這麼想着,但他仍舊遊刃有餘的應付着十來人的進攻,絲毫不慌亂。

只見在這混亂的戰團中,小二微笑着同那些跑堂夥計,手中端菜,來回穿梭於眾多高手之間,盤中的菜一滴未灑,絲毫不受打鬥影響。

「果然!果然如我所料!」

此刻,小二內心中激動的想着。

就這樣經過一炷香時間的混亂的打鬥,葉楓也基本了解到這個界面普通人武功的套路以及實力,隨口總結道。

「花拳繡腿,華而不實。」

此話剛說完,他便將自己的拳速提升些許。

原本還在僵持的戰況瞬間出現了一面倒的局勢。

十幾位掌門剛剛還在為聯手對抗勉強維持的局面沾沾自喜,卻不料對方竟還留有實力。

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他們的招式便全被打亂,接着只見葉楓所打的詠春拳速度仍在一點點提升。

「嘭!」

聲音剛剛響起,便有一人飛出戰團。

「嘭!嘭!」

接着又是兩聲很紮實的擊打聲,隨之兩人飛出戰團。

……

不出一刻鐘的時間,葉楓四周已空無一人。

那原本與他切磋的十來人全都被打飛至酒館角落中,其中兩人更是直接被打飛到二樓。

他二人在被擊飛時內心中還有點小興奮,因為從來沒跳過這麼高,還蠻好玩的。

不過就是胸口有點疼。

見到打鬥已分出結果小二便準備端着這些鹹菜先回廚房,畢竟他自己估計這些東西人家如此的高人也不會吃。

就在這時還站在廳中的葉楓說話了。

「小二!」

小二:???

滿臉疑問。

葉楓:「把菜打包!我帶走!」

小二:「好嘞!……啥?」

「把菜打包!我帶走!」

葉楓又重複一句。

廳堂中的小二這次才敢確定,感情這位爺是想把這些鹹菜帶走,當然他也不敢說些什麼,人家高手的事情還是不要問太多才是。

聚賢酒樓的小二趕緊吩咐其他夥計去拿店裡專用的檀木飯盒將蘿蔔皮、拍黃瓜、榨菜、酸菜、腌蒜、小鹹魚干……一一放入進去。

整整十五種小鹹菜,在檀木飯盒中放得整整齊齊。

一切都裝好後,葉楓接過大大的檀木飯盒邁步就朝外面走去。

下一刻,聚賢酒樓的大門被從內而外的打開了。

外面的眾人紛紛向這邊看來,只見此時只從中走出一人。

那人面容俊俏很是年輕,一身深藍色的衣袍,不是別人正是葉楓。

人群再次很自覺的分開兩側,這一次沒有人敢發出一絲聲響。

整個場面靜悄悄的。

葉楓看向眾人,他此刻突然想到一個好點子。一個讓他覺得自己簡直聰明絕頂的好主意。

隨後眾人只見葉楓伸手向他另一隻手的檀木飯盒指了指,然後大聲說道。

「若想拜我為師,攜此物登門,口味佳者可入選!」

說罷,他便大步流星的離開了。

邊走着嘴角忍不住的笑着。

「我簡直是天才,想吃好吃的讓這些學徒們帶來就行了,我說的這麼直白,相信他們一定會理解。」

剛才因為酒館外人員太多,葉楓也略有緊張,並且他也不想把話說的太直白,畢竟功夫都這麼好了,文化墨水肯定也要有的,所以他便固裝深沉的把話盡量說的簡潔至極。

這樣既顯得他實力高,又顯得他有文化。

「剛剛那句話帥爆了,對不對小七。」

「是的,主人。」

就這樣葉楓開開心心的往自己武館方向走去。

空中的月亮彎彎的掛着如他掩飾不住的笑臉一般。

……

萬興城修仙者活動區域,陽山宗的齊煥正在一個富麗堂皇的酒樓里,此刻他正在自己的房間打坐修鍊。屋內沒有放置夜光石,使得淡淡的月光從窗邊灑落進來。

……

因為萬興城過於龐大,人口眾多。所以哪怕是夜晚,仍舊為一些夜間趕路的人留有一個城門。

不過因為無論是修仙者還是凡人,夜間一般都在打坐修鍊或者休息,所以來往的人並不多。

此刻城門口只有兩個人影一個守衛,另一人就如影子一般漆黑無比看不清其真實面容。

「厲堂主你怎麼會來此!」

守衛壓低聲音驚呼道。

「齊山那個蠢貨在哪裡!」

這個被稱作厲堂主的人並沒有回答守衛的問話,而是毫不客氣的反問了一句。

「呃,蕭山在半個月前就沒再與我接頭了。並且這段時間我經過多番打探得知,他應該是遇害了。」

守衛戰戰兢兢的回答道。

「果然如門主所料,他是被誰所殺查到了嗎?是陽山宗?還是其他門派的?」

「這……屬下無能,沒能查到兇手是誰。聽說齊山遇害那日城外出現了一個異象,他的死應該與這異象有關。」

「異象?什麼異象說來聽聽。」

聽到有異象瘦高的黑色人影立刻聯想到了什麼趕忙問道。

「屬下……屬下無能,那日我在城中辦事,因為在屋內並不知道外界異象發生。」

「一群廢物!」

黑色人影狠狠罵了句。

「請厲堂主恕罪!」

黑色人影見此人沒有太多情報便想離開進入城內。

「厲堂主且慢!」

「怎麼!你確定?」

「是這樣,現在城內全天都有金甲衛巡視……」

「區區結丹期,你難道擔心他們會探查到本堂主的真正實力和身份。」

聽到對方說的是金甲衛,這位厲堂主立刻打斷他的話說道。

「厲堂主神通廣大,不過這批金甲衛與平時不同,他們分兩隊進行,兩支隊伍一明一暗,明面上的您已進入城中就能看到,至於暗處隱藏的金甲衛,會在特定的幾個區域盯梢,若有可疑人物進出那幾個地方,哪怕是修為再低也會被他們盯上。」

「哦,怪不得齊山那個蠢貨一進城就暴露了。」

「堂主這是金甲衛暗哨的幾個位置,我已經盡量為您標註好,其中信息並不完全不過您多加註意應該就沒問題。」

「做的不錯。」

厲堂主看了看守衛遞來的玉簡說道。

他打開細細的看了下。

「如此心機果然了得,竟然將凡人區域的幾個出入口都派有暗哨,若是不知情者在壓制修為進入凡人區域時肯定會被其發現再調查的,還有這些黑市交易場所,這信息確實對我有用。」

說罷,他便不再停留瞬間消失在那名守衛眼前。

……

夜晚,風輕輕的吹,月光灑在無人的街道上。

在最靠近凡人活動區域入口的一間房屋內,有一人依靠在窗邊,他端着酒杯望向外面好似很悠閑的喝着小酒。

可若是靠近些就會發現,他酒杯中所盛之物中一絲酒味都沒有,但卻散發出極為清淡的葯香。

而他的腰間掛着一個極為精緻的金色小圓牌,上面刻着「金衛三十六」。

而在入口另一面就是修仙者活動區域。

這邊更是有幾名守衛輪番值守,看架勢比夜晚城門處的守衛還森嚴許多。

離他們不遠處的牆上有一塊極為醒目的白色玉石板,上面的字被玉石板周圍的夜光石照的清晰可見。

「除皇家甲衛外,其他修仙者禁入!違者誅之!」

……

葉楓回到自己的武館後,便將酒館帶回的菜放在桌子上。

隨後他毫不客氣的夾一口蘿蔔皮放入嘴中。

「不愧是修仙界的酒樓,這腌蘿蔔皮做的鹹淡適中,酸辣爽脆,好吃!」

葉楓不禁感慨道。

畢竟進入這修仙界,他除了吃靈果就是吃靈果。其他美食佳肴從來沒吃過。

要知道在他原來的世界裏,他可是名副其實的吃貨,自己的斗音賬號都關注了不少美食家。

本想着身懷仙器可以在這修仙界橫着走,卻不想這修仙界的第一口美食竟是腌蘿蔔皮。

想到此處他眼眶不禁有點濕潤,太好吃了。

接着他又夾起旁邊的拍黃瓜。

「這黃瓜什麼品種,竟然如此清香帶着絲絲甜意,好吃。」

接着他又夾起旁邊的酸菜。

……

幾乎每吃一口葉楓都忍不住感慨一番。

其實雖然聚賢酒樓做菜雖然很不錯,但並沒有那麼誇張,腌蘿蔔皮用的就是最普通的家常做法,而拍黃瓜的黃瓜也是普通的品種。

葉楓並不知道,在此時在他的武館外最靠近他所住房屋的牆根下正趴着七八個人寫着什麼隨後扔到後面,而在他們後面不遠處還有一小群接過紙團然後寫了更多份相互傳遞又再丟出,在這一小群人的後面還跟着更大一群人。

他們接過紙團打開後,個個手拿紙筆仔細記錄著。

只見遠處的人群中有兩人也正急的團團轉。

「老三,你怎麼只拿筆沒拿紙啊。」

「還說我,大哥你剛才一進屋就拉着我,然後帶着我跑的比王嬸家的驢還快上三分,我倒是得有空拿紙啊。」

「還不是聽說葉前輩的收徒考核方式出來了,這才着急叫你來記錄的。」

「算了,大哥,你把衣服脫了,我寫你背上好了。」

「還是老三你聰明啊。」

說著這名壯漢立刻在人群中脫掉上衣,在他正準備脫褲子時立刻被他弟弟攔住了。

「大哥,先寫後背,不夠寫時你再脫褲子……」

「好嘞,快些吧。」

隨後只見另一個被稱呼老三的人,拿起筆藉著淡淡的月光在他後背上開始寫起來。

「腌蘿蔔皮,爽脆,拍黃瓜的黃瓜要選好的品種……」

那個光着上身的壯漢,開心的笑着,嘴角的弧度和夜空中的月牙一樣。

……

第二天清晨,葉楓早早的起來,昨晚打的太累了,雖然吃了點夜宵但也都是蘿蔔皮一類的小鹹菜,並不頂事。

他拖着疲憊的身體洗漱,然後打開門。

此刻門口的景象再一次讓他驚呆了。

這一次門口沒有那麼多人,只有十餘人的樣子。

他們手中都拿着一個餐盒。

不過餐盒都很樸素並沒有聚賢酒樓的那個檀木餐盒雕龍刻鳳的那麼精緻。

葉楓見到這般景象,心中的小人歡快的飛起來了。

「早餐!我的早餐!」

他內心歡快的吶喊着。

這時站在門口的其中一人,戰戰兢兢的走上前來。

他小心翼翼的遞上盒子。

因為過於緊張,手抖的不行,導致搖的盒子中的碗碟聲叮叮咚咚的響着。

葉楓聽到後,口水已經填滿口腔。

「究竟是什麼好吃的,包子,還是油條,聽聲音應該還有豆漿。」

葉楓內心中激動的想着。

但他表面仍舊裝作深沉,一副絕世高人的模樣看着眼前那人。

「請葉不問,葉前輩品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