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系統騙身又騙心!快穿宿主不幹了
系統騙身又騙心!快穿宿主不幹了 連載中

系統騙身又騙心!快穿宿主不幹了

來源:google 作者:嶗嶗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景珏輕 莫嶼

莫嶼只想掙積分擺脫會被三千世界抹除的風險,卻不想貪心果然會招禍新系統頗有領導風範,時不時會畫個大餅、看看她笑話她任勞任怨當個打工人,只是系統看她的眼神怎麼越來越怪?直到最後被他壓在身下的時候,莫嶼才反應過來你這任務連騙帶拐,還要讓我賣身又賣心?景珏輕只撩起她耳邊的髮絲,微微挑眉,用低低的嗓音道——「不滿意?」展開

《系統騙身又騙心!快穿宿主不幹了》章節試讀:

莫嶼銳利的目光一一掃過跪着的朝臣們,等朝臣們冷汗直流時,才收回眼神道

「不管你們任什麼職,以後都別再讓朕看見你們。

萬看見了,朕就將你們的頭掛在這殿中,每日與其餘朝臣欣賞一二。」

最先開口的朝臣氣急

「陛下荒唐!如此胡來,鳳梧國還有什麼未來!」

莫嶼掏掏耳朵

「你嗓門很大啊。來人,拉下去,把舌頭割了。」

殿中陷入了死寂,沒人敢動。

莫庭歌這才收回看戲的表情上前

「陛下,朝臣們是有些激動了,臣姐怎麼配跟陛下一起聽政,

只是這樣的懲罰是不是太嚴厲了?」

莫嶼的眼睛落在莫庭歌身上

「姐姐不是教導朕,誰惹朕不開心就可以殺誰嗎,原來姐姐都是騙朕的?」

此刻,莫庭歌成了整個大殿的焦點,其中的眼神有懷疑,有不屑。

莫庭歌的表情微微龜裂

這傻子怎麼敢當眾駁她的面子的?

「陛下真愛開玩笑。」

「行了,姐姐也同意了,拉下去!」

這下,莫庭歌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其他的事還好。

可是朝堂之上,她不能做的太明顯。

好啊,低頭,莫庭歌的眼中全是厭惡和怨恨。

夙止閑卻只在一旁一臉感興趣的盯着莫嶼。

比起這場無關緊要的鬧劇,他覺得此刻帝座上的女人更有意思。

叮—-好感度up,總計:40

叮的莫嶼下意識就掃了眼夙止閑,結果和夙止閑四目相對。

這男人怎麼回事?她還沒攻略,好感度已經近半了?

莫嶼低眼

「沒人動嗎?朕說話不頂用了?」

門外的侍衛們這才反應過來,連忙進來拖走了那朝臣。

在越來越遠的罵罵咧咧聲中,只聽得傳來一聲尖銳的慘叫,隨後一切又歸於死寂。

其餘跪着的朝臣們開始瑟瑟發抖,莫嶼微笑,卻用壓迫至極的語氣道

「既然你們沒話說了,那就讓朕說。從今天開始朝政之事由朕管。

如果誰有意見,朕不建議讓他這輩子都提不出意見。

這鳳梧國,是母皇留給朕的,不是其餘任何人的!

還有,夙止閑從今日起就是鳳梧國的鳳後,並特准參與朝事。都聽懂了嗎?」

不敢開口的說不出話,敢開口的大多都在觀望。

只有夙止閑一人站在前排彎腰行禮,聲音沉穩

「臣,謹遵陛下旨意。」

此刻,所有人都明白今日夙止閑和女帝為何都來上朝了。

夙止閑作為國師,在鳳梧國一直都有很高的威望。他被強行封為皇貴君,不是沒辦法反抗。

而是沒有反抗,所以信服他的人也就沒有輕舉妄動。

今日他帶頭肯定莫嶼,大多數朝臣便也暫且審時度勢,隨着夙止閑一同行禮。

「臣,謹遵陛下旨意!」

莫嶼見自己的目的已經達成,起身便準備退朝。

卻沒想到剛起身,一口血就按捺不住噴了出來,隨後自己兩眼一黑就暈了過去,倒在了帝座上。

底下瞬間亂作一團,從開始到結束,每一步都沒被料到。

他們不免有種一致的預感,鳳梧國要變天了,一切可能都要重新洗牌了。

莫嶼是被哭哭啼啼聲吵醒的,睜開眼,她已回到了寢殿,只是周圍圍滿了人。

穿得花紅柳綠的男人們,跪着的御醫們,連夙止閑也坐在床沿。

見莫嶼醒了,夙止閑很快扶她起來一臉關切的問道

「陛下,感覺怎麼樣?」

莫嶼很想躲開,但還是冷靜下來,靠在夙止閑懷中道

「無礙,御醫怎麼說?」

領頭跪着的御醫連忙慌慌張張的道

「陛,陛下只是操勞過度,休息幾日便……」

「荒唐!」

只見夙止閑一把掀翻身旁流筱端着的盤子,茶杯水壺瞬間在地上摔得粉碎。

寢殿內即刻寂靜,流筱連忙跪下,沒人敢再發出一點聲音。

他們也沒想到這位新鳳後跟女帝感情這麼深。

短暫的寂靜過後,夙止閑才接着淡淡道

「陛下在前朝吐血昏厥,一句操勞過度就想瞞混?本後看你們都是廢物。

不如召宮外的郎中們進來請脈,看他們怎麼說?結果一致,本後賞你們醫術高明。

但凡有些許不同,你們的腦袋都保不住。」

御醫們嚇得接連磕頭

「陛下饒命啊,饒命啊!」

看夙止閑唬的差不多了,莫嶼才緩緩道

「你們如實說,朕保你們安然無恙。再敢欺瞞,不僅你們保不住性命。

你們的家人,但凡和你們接觸過的每一個人都逃不過,朕要你們一同受盡酷刑而死。」

莫嶼在詐,吐血昏厥是商城兌換的道具,她在前朝唬住朝臣們,這個消息自然會流傳到後宮。

先折幾個莫庭歌的羽翼,再借所有人驚懼慌亂之時捅破莫庭歌下藥的事實。

雖然莫庭歌下藥不一定經過御醫,但隔一段時間就得為原身請脈的御醫們不可能不清楚。

這些事雖然扳不倒莫庭歌,但可以借這個機會為她拉攏人心。

再者,攪亂莫庭歌的布局也是再好不過。

御醫們本來剛聽說前朝女帝發威的事情還沒緩過來,就被拉來診病。

現在被先後恐嚇,終於沒忍住都抖落了出來。

「陛,陛下是中毒之兆啊,這種毒會使陛下暴躁易怒,注意力渙散,無法干正事。

長此以往,陛下最後會成為瘋人。這種毒在陛**內累積已久。

再加上胳膊上的毒,所以今天才……」

「怎麼可能,朕的每餐都有人試毒,只有……只有庭姐姐的點心沒有。」

莫嶼一臉傷心詫異,此時,莫庭歌終於趕到了寢殿。

她掩下眼底的陰狠,暫且維持了表面的平靜,和莫嶼四目相對,無聲碰撞。

莫嶼,你一直都在裝模作樣?好深的心機啊。

莫嶼眼中淚光閃閃,卻沒有害怕

「庭姐姐來了?快賜座。」

莫庭歌努力面帶微笑,但還是有些僵硬

「陛下,臣姐怎麼會給您下毒呢?」

莫嶼眨了眨眼睛

「朕相信姐姐,但姐姐慌什麼?」

莫庭歌一步步走近莫嶼,咬牙道

「臣姐擔心陛下的傷勢。」

突然,一道尖銳的男聲響起

「那是什麼!」

再一看流筱周圍,之前碰落的茶水已然轉為淡黑色。

莫嶼靠在夙止閑懷中,有氣無力的輕笑道

「呀,是毒?這茶水是流筱準備的吧?」

《系統騙身又騙心!快穿宿主不幹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