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幸孕媽咪寵上天
幸孕媽咪寵上天 連載中

幸孕媽咪寵上天

來源:外網 作者:葉熙霍薄言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葉熙霍薄言 都市言情

四年前,她被迫生下雙胎女兒,只剩半條命,四年後,她成為了人人爭搶的神醫聖手,帶着兩個天才寶寶鎩羽而歸,剛入酒店,就被掉包了,兩個女兒換回兩個兒子,葉熙驚怒,一不小心惹上冷麵閻王霍薄言。 「做我兒子的後媽,我給你一切。」男人語帶施捨。 葉熙挑眉望向他:「霍總,追我請排隊。」 「不過是一個平平之姿的女人,哪來的自信認為我會主動追你?」男人不爽。 男配一二三,送花送房送跑車:「熙兒,來我懷抱,我寵你」 男明星送包送禮送鑽戒:「葉小姐,今晚有空嗎?」 某人驚怒:「你們圍着我兒子的親媽有事嗎?」 一駕私人飛機直接送到她面前:「夠嗎?不夠,還有我。」 冷麵閻王追妻似火,葉熙趕緊逃之夭夭。展開

《幸孕媽咪寵上天》章節試讀:

一個小時前跟他吵了架,這會兒被他盯視,葉熙雞皮疙瘩都要冒起來了。
她故作鎮定的垂下雙眸,心裏默數着電梯數字。
霍薄言目光居高臨下的打量站在面前的女人。
她擁有一頭齊腰的長髮,此刻束成馬尾,露出纖細又潔白的肌膚,頸項纖細優美,耳垂上一對珍珠耳釘,令她看上去多了知性優雅。
長的很美,可心思卻是歪的。
霍薄言嘲諷的勾起薄唇,蓄謀接近他的女人,都會被他打入冷宮。
眼前這位,亦不例外。
電梯門打開,葉熙頭也不回的沖了出去,剛才,她猶如置身冰庫,從頭冷到腳趾。
霍薄言見她跑的飛快,俊眉攏緊,只當她是欲擒故縱,小丑行為。
「老闆,這次交流會,Angel肯定會過來參加,我們只需要去交流會找她就行,老太太的頭疼,你的失眠症,有她幫忙醫治,肯定會慢慢好起來的。」特助張虹拿着ipad坐在霍薄言旁邊彙報。
這位Angel,被稱作天使的女人,兼具催眠和針灸兩種頂尖專業技術,她通過催眠手法在國外破解了幾個重要的案子,但後來卻因為發生了一起危險的綁架事件,這個女人的行蹤隱匿了,但她盛名還在,想要找她治療的人趨之若鶩。
東國舉辦的中醫交流研討會,聽說邀請了她過來授課,近幾年被睡眠困擾的霍薄言,已經對藥物過敏,再服用下去,對身體器官造成損傷,他已經停止用藥了,找了一些中醫調理,療效不大,他只能尋求更好的醫生,而這位素有天使美譽的針灸大師,是他目前最佳人選。
「還沒查到她的照片嗎?她到底長什麼樣子,什麼年紀。」男人摁壓了一下眉心,公司事務繁重,還要應付兩個調皮的孩子,加上睡眠質量越來差勁,昨天晚上,他只淺睡不到兩個小時,這會兒,頭痛欲裂,凌厲雙眸,熬出一絲猩紅。
「這位Angel出入都穿着白大卦,戴着口罩,而且,關於她的消息,被人為的清除壓制,目前還沒有找到她的真實資料。」張虹很無力的回答,這個女人太過神秘,迅速成名又極速消失,就像炫麗的流星,又似璀燦的煙火,留給世人仰望膜拜,又無跡可尋。
「找到她。」
「老闆,請再給我一點時間……」
「我的病情可以忍,奶奶的不行。」
張虹誠惶誠恐:「是,我再想別的辦法,找其他渠道打聽……」
「把最清晰的那張照片給我看看。」男人打斷他的話。
張虹趕緊從ipad調取最清晰的一張照片,可就算最清晰,也只是一個模模糊糊的背影,能看出她身子纖瘦修長,一頭披肩長發被束成馬尾,戴着一個白色的口罩,一件普通的白色大卦。
再翻下一張,是隔着玻璃,被人拍了一個近景,口罩遮住她大半的臉龐,只露出一雙琥珀色眸子,眸子沉澱着自信淡然的光彩,光澤明潔,又帶着一絲乾淨惕透。
再沒有更詳細的信息了。
「她懂得針灸,肯定是東國人,從本國入手調查,也許能更快知道她的身份。」霍薄言沉聲分析。
「我已經着手調查國內的中醫世家了。」
「年紀應該不大,三十歲以下更有可能性。」霍薄言盯着那雙眼,腦海中突然閃過一雙倔犟不服輸的眼眸。
怎麼會聯想到那該死的女人?
男人直接將她排除掉,像Angel這樣神秘高貴的女人,豈會利用孩子當作工具,玩弄手段,哄騙孩子,她肯定是淡泊名利的高尚女人。
「老闆,我找到一個相似的女性了。」張虹操縱着手上的電腦,突然驚喜的開口。
「唐夕婉,盛唐葯業集團總裁的女兒,從小跟隨父親學習祖傳中醫,擅長針灸,五年前出國留學進修,目前是在讀醫學碩士,這有她一些生活照片,我覺的跟這位Angel極為相似。」張虹調出資料,交給了霍薄言。
霍薄言接過去,翻看着上面寫的內容,又看到女人生活照片,一頭栗色長發,五官清艷,氣質優雅,跟他所調查的Angel天使有很多相似之處。
「她這次也參加交流會嗎?」霍薄言眯了眯眸子。
「她肯定會去的,這次交流會,他父親就是主辦人之一。」
「趕緊過去見她。」霍薄言目光落在照片上的女人身上,她一看就是向陽而生的女人,樂觀,自信,知性又優雅。
「好年輕啊,才二十五歲……」
「天才,十多歲就展露鋒芒,有什麼可奇怪的。」
張虹立即點頭:「沒錯,就像老闆這樣……」
「多嘴。」霍薄言並不喜歡接受誇獎,他十多歲進入公司,並不是他自願的,只是父母意外去逝,族群虎視眈眈,爺爺迫不得己才會讓高中生的他進入公司學習管理,受了多少的嘲諷,挨了多少的白眼,又有多少肖小之人暗中耍詭,霍薄言已經不去回憶了。
眼下,他只想找到那個名叫Angel的女人,請她為自己和奶奶治療身體。
交流會上,葉熙代表的是葉氏醫藥公司前來參會。
她身邊並沒有帶助手,隻身一人,走了進去。
一進去,她就見到了幾個熟悉的面孔,好巧,舅舅一家人,正被人團團圍住,中年男人高談闊論,在他的身邊,一個約莫二十五六的女人,穿着得體的衣裝,妝容精美,氣質優雅,正是葉熙的表姐,唐夕婉。
「葉熙?」唐夕婉眼尖的看見了她,朝她走了過來。
葉熙想迴避,已經來不及了。
「葉熙,你怎麼會在這裡?」唐夕婉攔住她的去路,嫵媚的雙眸里,多了一抹犀利和質疑。
葉熙壓住內心的波瀾,轉身,淡漠的扯了扯胸前的牌子:「我代表公司前來開會。」
「葉氏葯業?跟你有什麼關係?」唐夕婉眸子朝她胸牌一看,瞬間驚駭了一下。
「沒什麼關係,我只是在公司任職而己。」葉熙並不想讓她知道更多,葯業公司存在強大的競爭力,說錯了話,容易泄露公司機密。
「呵,你真是言而無信的小人。」唐夕婉柳眉倒豎,冷冷譏諷。

《幸孕媽咪寵上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