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星燼戰神
星燼戰神 連載中

星燼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暴富呀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任遠 奇幻玄幻 暴富呀

基因融合人科研在貧瘠星球地下基地秘密進行,數年來被實驗者千千萬,無一成功!一個在垃圾星拾荒的少年奇蹟般蘇醒,體內強大的基因讓他獲得新生的同時,更帶來質的飛躍!機甲!星艦!人工智能!機械生命!星空巨獸......浩瀚無垠的宇宙,見證一代戰神的崛起!展開

《星燼戰神》章節試讀:

「重組陣型!」徐良猛地大喝一聲,讓那些膽寒的戰友勉強提了提神,平日的訓練讓他們不由自主的重整旗鼓。

然而,已經畏懼到極致的眾人,面對紅色機甲踏前一步,就情不自禁後退一步,連大氣都不敢喘!

「不堪一擊,比起帝國戰士,你們簡直是一群軟腳蝦!」公共頻道中,一聲冷哼響起。

「猩紅!猩紅!」

在血腥屠夫身後,猩紅帝國機甲激昂的吼起了戰號,士氣大增。

「老大!跟他們拼了! 不就是王牌機甲么!要是被我摸到了一下,老子死也值了!」」一聲炸雷般的嘶吼,在隊伍頻道中響起。

「是啊!老子不想再這麼窩囊下去了,大不了一死!」短暫的靜默後,一人附和道。

「腦袋掉了碗大個疤,幾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又一人回應道。

烏托聯盟隊伍頻道中,三個戰士怒髮衝冠,都是血性漢子,既然逃不掉,那還不如拚死一戰。

其他人聽完咬了咬牙,紛紛嚷嚷拼了,心中的恐懼竟然消散了不少!

如果雙戰或者多人戰就能戰勝敵人,徐良早就下命令一擁而上,可是想用量變引起質變,面對王牌機甲,這二十幾台機甲差的太多。

王牌戰力的恐怖,超乎想像!

徐良呸了一聲,安撫道:「如果孤立無援,我肯定早就帶你們衝上去殺他丫的!」

「但是這是我們的地盤,援兵隨時可能會來!你們這些蠢貨給我記住了,陣型不可破,一定要支撐到恩豪那老小子回來,能活一個是一個,最後活下來的,記得幫忙照顧下家裡!」

「當然!如果沒撐到最後死光了,算我沒說!」

徐良是笑着說的,可是人人都能聽出裏面的悲涼。

「老大!我還是光棍,沒有老婆孩子,家裡也不是獨子,我第一個上,我死了你再上!」一個漢子瓮聲瓮氣的道。

「克維!你小子毛都沒張齊就想當英雄?要當也是我老利坦當!」又一個自認為年紀大些的老兵道。

「嘿嘿!一群臭不要臉的!要死也是我先死,哪能輪到你們這些混球?」又一人哈哈一笑。

「少特么廢話!我是隊長還是你們是隊長?我看誰敢跟我爭!」笑罵了一聲,徐良的暴熊機甲一扭身,就要衝出去。

然而,一隻手臂卻將他拉住,回頭一看竟然是任遠的幽靈刺客,立即皺眉問道:

「你幹嘛?」

「徐隊長!不用你出去!殺雞焉用牛刀?不就是打個王牌機甲么?小菜一碟!我去戰他!」頻道中,任遠嬉笑道。

一番話,讓整個語音頻道安靜下來,落針可聞!

吹牛你也沾點邊兒啊!

「什麼時候了還開玩笑?」徐良生氣道。

「沒開玩笑!徐隊長!你知道我和教官天天對戰,雖然我現在實力距離王牌還差得太遠,不過說句你不愛聽的話,要比你們強很多,至少我有和王牌對戰的經驗,不至於伸手就趴下!」

「不行!要是恩豪那老小子知道我拿你當擋箭牌,唾沫星子會淹死我!

眼見徐良反駁,任遠繼續道:

「你是隊長,是隊伍的核心凝聚力,有你在也就有了主心骨,敵人不容易一衝就散!我相信你能判斷出來這是最好的辦法!」

徐良張了張嘴卻沒有說出話來,就像任遠說的,他不怕死,可是要顧全大局,等待救援中將傷亡降到最低,這就是身為指揮官和普通士兵的不同。

而除了自己和任遠外,其他人肯定會被瞬秒,根本做不到拖延時間!

「你死後……我會頂上!」徐良咬了咬牙道。

「好!」任遠點了點頭。

幽靈刺客離開了隊伍,直面血紅機甲!

身後的老兵默默注視,心中暗道就衝著他的膽氣,值得他們欽佩!

情,分多種!

任遠沒有喜歡的人,體會不到愛情,親情也不知道啥滋味,因為他連自己的父母是誰,有沒有兄弟姐妹一無所知!

但是就是剛剛,他卻真正體會到了什麼是只有在軍旅中,才能體會的戰友情!

都是一群糙漢子,說著簡單到極致的話語,卻為了戰友活命,將送死說的那麼坦然,至親骨血有幾個能做到的?

任遠被感動了,他們都有牽掛,而自己沒有,孑然一身,死了也就死了!

更何況他想和王牌真正廝殺一場,而不是同教官恩豪那樣只是對戰,人生真就無憾了!

所以,他主動請戰!

幽靈刺客從慢步到疾跑再到躍向空中,就和前面被斬殺的三台機甲一樣,沒有展現出任何的不同。

就在幽靈刺客抵達血紅機甲的前方時,瞪着眼睛連換氣都不敢的任遠,敏銳的看到那把長劍以極快的速度被抽出來,直撩而上!

剛剛的三台機甲,全部都是被這一劍劈為兩半!

長劍雪亮,泛着森然的清光,劍身繁密精緻的紋路纖毫畢現,肉眼就能看出甩自己的合金長刀好幾條街!

能直接將機甲一分為二的利刃,自己這把普通合金刀的材質,跟蘿蔔沒啥區別,碰上就斷!

「面對王牌機甲,普通軍用機甲就跟紙糊的一樣脆弱,只能避其鋒芒!」這一刻,任遠對王牌機甲擁有的渴望,達到了極致。

幽靈刺客猛然扭腰翻轉,這一劍貼着胸口和鼻尖兒斬了過去,雖然兇險萬分,卻一點兒都沒傷到。

「咦?」血腥屠夫顯然出乎意料,抽出的長劍沒有再次歸鞘,而是以肉眼難見的速度點刺幽靈刺客小腹。

唰!

寒芒已至!

還在空中的幽靈刺客伸出左手,竟然送死般的抓了過去!

叮!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劍尖剛要刺中的剎那,一聲脆鳴,幽靈刺客竟然倒翻而回,穩穩的落在地面,小腹和左手全都完好無損!

「怎麼回事?不應該啊!」徐良看得心驚肉跳,在空中根本沒有借力點,幽靈刺客是怎麼逃脫刺向小腹那一劍的?

敵人出劍的時機和角度把握的極其刁鑽,換做是自己,肯定躲不過去,早就被刺個透心涼了。

徐良的眼力不足,但是血腥屠夫卻看得真切,幽靈刺客左手併攏中指和食指,避過劍刃,在自己的劍身上輕按,借力反彈翻滾出去!

膽大!心細!而又充滿了對自己實力的信心!

「能跟上我出劍的速度,已經出乎我的預料,沒想到還能巧妙借力逃脫,王牌之中也沒有幾人能夠做到!」

「什麼時候,烏托聯盟又多了一個王牌?你為什麼不用專屬機甲同我作戰?難道說,你是臨時的外援?機甲還沒送到?」

公共頻道中,血腥屠夫一連串的問題,讓任遠搖頭失笑,回道:

「您想多了!我就是這裡一個普通的士兵而已!哦!我忘記了!我連士兵都不是!」

任遠這才想起沒有加入軍籍,只是基地中的一隻被研究的小白鼠罷了!

對此,血腥屠夫內的王牌機甲操縱師顯然不信,剛才的交手雖然只是一瞬,以自己的眼力,自然看得出對方絕對有王牌的實力!

普通的小蝦米,不可能躲過自己的二連擊!

「既然你不願意說,那麼……受死吧!」

血腥屠夫右手劍豎起,雙手持握,身子微蹲!

「要主動進攻了么!」

任遠駕駛幽靈刺客,目不轉睛的盯着,心神緊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