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星漢燦爛:此心無垠
星漢燦爛:此心無垠 連載中

星漢燦爛:此心無垠

來源:google 作者:冰冰冰冰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陳少商 霍不疑

星漢燦爛同人文,妥妥地站cp小說少商琴弦纏繞在手腕上的那刻起,世界早已不是原來的世界,身負血海深仇,在最好的年紀遇到最美好的女娘,陳少商望着眼前鮮衣怒的少年誰說情深緣淺?我就要情深緣更深!展開

《星漢燦爛:此心無垠》章節試讀:

北風蕭瑟,冰天雪地,冷冽地狂風,正向天空咆哮着。

一座冰雕屹立在雪山腳下,其中有一座晶瑩剔透的雕像里冰封着一個雋秀男子。

男子拼盡全力在積雪裡掙扎着,瑩瑩白雪映射出他蒼白的面容,他的身邊厚厚的積雪裡都是死去的親衛,那鮮血都凍成了冰渣。

此時的他正吃力地喘息着。

那是他最後的時刻。

「嫋嫋……」

男子撕心裂肺地喊着。

「嫋嫋!」

他用盡了自己僅剩的力量,彷彿這般嘶喊着,就能立刻回到她的身邊。

終於……

他閉上了那好看的雙鳳眼。

畫面一轉,

男子從寒意中清醒過來,望着身邊還活着的親信,

望着自己腳下的活生生地駿馬,

望了望自己的還未凍傷的雙手……

「少將軍!隴西大捷啊!大捷啊!」

身邊的親衛們興高采烈,滿臉紅光在吶喊着。

他此刻正率領着百萬雄獅,班師回朝,靜待皇上的重重隆恩!

自己不是死了嗎?難道自己又活過來了?

他記起來了!這個時候,嫋嫋應該還在程家舊宅里!

他仰天長嘯,難道是老天有眼,竟讓他重活一世,

再次為人,他絕不為了私慾而將她丟棄,

絕不會再錯失與她的五年,

天有情,自不會讓有情人分離!

這次,必要功成身退,攜手到老!

凌不疑立刻調轉馬頭,朝着自己日思夜想地人兒奔去。

「凌將軍!聖上讓你現在就進殿面聖!」

「勞煩稟告聖上,我還有要事需要查驗!待我查完一定立刻進宮面聖!」

凌不疑幾句話說的飛快,眾人還沒聽詳盡,他就帶着一眾手下絕塵而去……

「哎!哎!」

只留下那太監,對着他的背影干著急。

皇城郊區,程家舊宅。

尋常的籬笆小院里,翠綠茂盛地松柏正隨風擺動,那陽光之下的枝葉猶如嫩芽初冒,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色。

女子正躺在灰濛濛地床榻之上,屋子牆面不僅泛着灰黑,風一吹,屋子到處都是灰塵撲面。

整個屋子裡,女子的大床就佔了一大半,剩下的只有幾個犄角殘破地小椅子,

唯一的塌機在風中歪歪扭扭,倘若此時刮來一陣強風,想必都能將它吹倒,

塌機上放着一碗清澈見底地清粥,碗底的米粒一望到底。

女子頭上沒有任何髮髻,只是簡單地盤在頭上,臉也是素麵朝天。

就連身上的衣裙都是最普通的布衣,顏色暗淡而陳舊,

女子的衣袖的袖口,以及裙擺尾端也已然磨出毛刺。

每隔一會,她就會咳嗽不止。

空氣中縈繞着濃重地中藥味,還有比藥味更濃重的是一股子窮酸味。

使整個畫面顯的蕭條和孤寂。

床上的女子膚白凝脂,容貌是難得一見地誘人,

可惜整個小臉蛋紅若櫻桃,隨着不斷地高燒來襲,臉上的紅暈更加濃烈了。

她燒的更加厲害了。

「好暈啊!」

她這種天旋地轉的感覺,不知存在了多少天。

在這段時間裏,她每每都處於這種情況。

「也不知道夢裡的男子是真是假?為何每次都是我病重的時候才出現?不是病重的時候就不出現?」

程少商依稀記得自己應該是死了,由於自己身子太弱終究是沒有挨過去,可是自己怎麼又活過來了?

自己前期世是一個理科擅長機巧地女學生。

第二世就是穿越到程少商的身上,結果更加悲慘,連及笄都沒熬過去就香消玉殞了!

「女公子!女公子!該飲葯了!」

一中年女子端着一碗冒着濃濃綠煙地葯,在自己跟前。

程少商驟然一個激靈,自己一直沒有好轉,除了之前自己不喜運動,還有就是眼前這碗葯!

這碗葯是醫治自己病的良藥,

只可惜這碗葯里被人替換了相同藥性的藥物,那些替換的藥物,使葯汁苦澀而難以下咽。

而這種結果是顯著的!

她依稀記得自己喝了一口之後,就吐了。

就連之前吃的都吐了出來,葯喝不進去,也沒有請大夫來看,

自己啥時候去的,都沒人知曉。

這次,程少商舉起葯碗就「咕嘟咕嘟」地一口飲盡。

沒有半分遲疑,沒有任何怨言。

「女公子……」

她這一反常地舉動,剎那間驚呆了一眾奴僕,她的貼身婢女阿奴遞上了一盤蜜餞。

她立刻拿了幾顆放在嘴裏,眾人獃滯了許久。

之前她每次喝葯,都是哭天搶地,少不了哭上一會。

然而這一次,未見她有任何不適,甚至看起來無比幸福地嚼着蜜餞。

阿奴擦了擦眼角地淚水,心裏不盡然地泛酸。

「女公子真是太凄涼了!都怪那個李管婆,等她來了一定要給她好看,姑娘再怎麼樣也是嫡女,

怎麼能被關在這裡受這份委屈!要是主君和主母在這,誰還敢……」

她現在一心一意想的都是自己夢裡的男子,人類就是這樣具有巨大的好奇心,

那夢境似真似幻,她只要稍稍伸手將那男子臉上的迷霧撥開,即可一睹男子的樣貌,

可惜每次無論她如何揮打迷霧,那迷霧還是不偏不倚地一直在那!

那人到底是誰?倘若我能見到,一定能認出他!

程少商被阿奴扶着坐在自己的床榻上,自己已經許久沒有坐起來了,這身子骨還是隨時隨地地泛軟發酸。

「喲喲?這是誰大言不慚?這麼委屈了?不就是因為女公子行為不端,不夠賢良淑德,夫人才讓人送女公子在這思過!」

程少商抬頭一看,這人穿着黑紅花色的綢衣裙,頭上簪着一根手指大小的金釵,可不是就之前送自己來的李管婆嗎?

這金釵必然是她這個老奴用不起的等級,還真是招搖啊?根據夢境里的提示,窩藏嫌犯的戲碼馬上就要上演!

程少商嘴角微微一笑,自己要不要再給他們加點熱火朝天地戲碼?讓這場戲做的更足一些?

阿奴憤怒地雙手叉腰,小臉因為極度地憤怒通紅。

「你這個不要臉的蠢奴!女公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們幾十條命都賠不起!」

阿奴憤怒地望着地上跪着的奴僕說道:「你們也是睜眼瞎,就憑着人家欺負到咱們頭上,一聲不吭,一嗓子不叫的!」

《星漢燦爛:此心無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