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星辰萬物是你
星辰萬物是你 連載中

星辰萬物是你

來源:google 作者:雪盡見庭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以辰 現代言情 陸錦鴿

陸錦鴿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夢見了一個叫季以辰的人,兩人的愛情經歷波折最終分手,陸錦鴿意外出了車禍醒來後,她想淺淺『報復』渣男,卻在相處過程中發出了很多事定是上天因我心虔誠,所以送我早點來到你身邊不,是因為上天憐我孤苦,派你來拯救我我邁過人間萬物,從不慌張唯獨你踏過山水,奔我而來時,我方寸大亂是星辰,是萬物星辰是你,萬物皆是你,無可躲(甜寵+輕鬆+成長+救贖)展開

《星辰萬物是你》章節試讀:

醫務室。

醫生檢查後,對鼻部進行冷敷處理,止血後,收起儀器。說沒什麼大問題,被砸後加上有點中暑了才暈倒的。

「你們這些男生,都不注意些。女孩子本就嬌弱,鼻子又是人體的重要器官。砸到鼻子的後果是很嚴重的。」醫生一臉嚴肅、喋喋不休地教育他。

「那她鼻子不會有什麼問題吧?」季以辰有些擔憂,低聲問。

「幸好球砸的力度不大,等下醒了就可以回去了。加上她今天曬得比較久,體力透支了,之所以暈倒也有中暑的原因。天氣熱,讓她多喝水補充水分。」醫生叮囑完就離開了。

此時,陸錦鴿悠悠地醒來,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四周一片白色,空氣里瀰漫著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她努力回想,記憶還停留在被砸的那刻,暈倒時,她好像聽到了季以辰的聲音。

她緩緩地坐直身子,摸摸鼻樑,還略有點疼,心裏慶幸還好沒塌。看見一旁的椅子上坐的是季以辰。心想:難道是他送她過來醫務室的?

他坐在椅子上,腰挺得直直的,低着頭,垂着眼眸,安靜地把玩手機。側臉輪廓線條流暢,墨黑色的頭髮軟軟地搭在前額。陽光透過玻璃窗,打在他額前的碎發上,流轉着金色的光暈,像神話里的阿波羅一樣披着光輝的聖光,英俊的五官卻又隱着一股傲然。

他手的皮膚白皙,手指修長且細,節指分明,很有骨感美。手指飛快地在屏幕上滑動,像靈動的音符在跳躍着。她目不轉晴地盯着,彷彿怎麼看也看不厭。

直至很多年後,她才知道有一種情結叫「手控」。

她心裏一嘆:真沒天理,上天偏愛的把所有好的都給了他。連手都這麼修長好看。

正在發短訊的季以辰看到她投射過來的目光,合上手機,把椅子拉向床上,傾身上前問:「有沒有哪裡不舒服?」聲音雖然還是淡淡的,但是少了一絲冰冷,多了一點溫度。

陸錦鴿心裏閃過一絲訝異:這小子轉性了?突如其來的關心,可真有點不習慣。

陸錦鴿看着眼前放大的臉,英俊的臉龐,微翹的睫毛下,烏黑瞳仁清亮彷彿蘊藏着星光,仿若不用到達銀河,是一伸手就能摘到的星辰。唇角微微上揚,明明是冷淡的性子,卻因唇型而散了那絲冷漠。

陸錦鴿被他這樣看着,專註得彷彿是全世界只有她在他眼中,她看到他瞳仁里她的倩影,霎時心跳漏了個節拍。

「還是不舒服嗎?」季以辰看到她沒有回答,低聲又問了一句。

陸錦鴿回過神,拍拍額頭,想拍醒自己,心裏不斷有個聲音在響:美色誤我。陸錦鴿,出息點。千萬不可被渣男迷惑了。

卻不料拍的地方剛好是砸過的地方,不禁的『哎呀』一聲低叫。

季以辰看到她孩子氣的舉動,彷彿觸動了他哪條神經,不禁地低聲笑了。

陸錦鴿聽到笑聲,抬頭看着他,呆愣了。

他在笑!他真的在笑耶!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的笑容,原來他笑起來這麼好看。嘴角上揚的弧度放大,仿似冬日的陽光,穿過厚厚的雲層,將光灑在大地,一地的冰雪慢慢融化,無聲的滋潤着大地,剎那春暖花開。

他在她的瞳仁里看到了自己的笑容,竟然想不起自己上次笑是什麼時候了。他意識到他的失態,斂起了笑容,臉上的神情又恢復之前的冷淡。只是那冷淡中,好像又有點什麼變得不一樣了。

「想喝水嗎?」季以辰輕聲問道。

「要!」陸錦鴿點頭。

接過季以辰遞來的溫水,雙手捧着水杯,小口小口地喝,房間歸於沉寂。

「你...」兩人同時開口,卻又同時停住。似乎有一種無聲的默契在兩人中緩緩流動。

「你先說。」

「謝謝。」陸錦鴿想了想,真誠地道了聲謝。

「應該的。你頭還疼嗎?」季以辰看着她。

「沒什麼問題了。沒被砸傻,沒有失憶,也沒有影響我接下來的功課。」陸錦鴿俏皮地說。

「應該沒腦震蕩吧?」季以辰說著打趣的話,也是一副清冷的嗓音。

阿西巴,這人!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陸錦鴿尬笑,以魔法打敗魔法,臉皮厚要打敗臉皮厚,笑眯眯地:「你要幫我找肇事者索賠嗎?」

女孩的眼睛黑白分明,靈動又可愛。小小的臉蛋,笑起來雙頰鼓着有點點肉感。聲音清清亮亮,恰似一根藤條兒,打在他心上。

他不動聲色地移開眼。

這時外面傳來了一點動靜,有奔跑的腳步聲音傳來。

「小鴿子,我聽說你被球砸了。」顏顏的聲音穿透玻璃,傳到他們的耳邊。緊接着就看到一個穿着校服的短髮女孩跑到床邊。

她一手拉着陸錦鴿,一邊急急地問:「痛不痛啊,現在感覺怎麼樣了啊?」

她在教室里聽到男生們說陸錦鴿被砸暈送到醫務室後,一路小跑過來。風吹起前額的髮絲,稍微有點凌亂,氣息不穩。

「我沒事了!」陸錦鴿輕聲說,看着顏顏一臉着急的模樣,安撫地拍拍她的手背。又順手將她前額被風吹起的劉海捋順。

「那我扶你回教室吧!」

「好。」陸錦鴿笑着回應。轉而又說,「其實不用扶都可以,我已經全好了!」

說完示意顏顏看向身後,此時顏顏才注意到季以辰,他筆直地站在那裡,安靜得不發一語。顏顏連忙對他說:「謝謝你送小鴿子過來醫務室。」

「不客氣。我先走了,你照顧她吧。」季以辰又恢復了一貫的冷漠疏離。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顏顏一臉花痴地看着他離去的背影,喃喃地說:「小鴿子,他這次和我說的話超過十個字了耶!季以辰真的好帥,背影也很帥!」雙手撐着下巴,像朵開花的喇叭花,在春風裡搖晃着。

陸錦鴿在她眼前打個響指,試圖拉回她的視線,笑着說:「醒醒!你不是說不會喜歡上他的嗎?」

「可是他是季以辰耶!誰能拒絕季以辰啊!」顏顏一副沉浸在幻想中的模樣。

「收收你的口水。出去別說是我朋友啊!」陸錦鴿看着她花痴的樣子,一臉的無語,摸摸額頭,唉,丟人現眼。

顏顏不自覺地用手背往嘴角抹去,後知後覺地,大聲嚷嚷:「小鴿子,你騙我!」

陸錦鴿笑着跑出去,灑下一串清悅的笑聲。

顏顏在後面追趕着,口裡叫喚着:「小鴿子,我抓到你就死定了。」

校道上,一群不知名的鳥兒從她們頭上掠過,自由自在地追趕天邊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