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仙元覺醒
仙元覺醒 連載中

仙元覺醒

來源:google 作者:量子鯉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斬土 梁塹

一個修仙家族的旁支子弟,機緣巧合下,擁有了雷蠶族聖子的身份,加入了一個傳承萬年等待重新崛起的修仙宗門,成為了一座靈脈枯竭的山峰之主大爭之世來臨,看仙元覺醒的梁塹,如何在這風起雲湧的修仙界,遨遊極天這是一個浩瀚瑰麗的世界,波瀾壯闊,光怪陸離這是一個萬花齊放的時代,妖孽橫生,天才雲集這是一個各顯神通的戰場,移山填海,震天撼地這是一個崢嶸初露的少年,勢不可擋,所向披靡少年強者,潛龍騰淵,從此馳騁無疆,逍遙九霄展開

《仙元覺醒》章節試讀:

全身所有的氣府共計一千個,全部被打通,梁塹現在已經達到氣府十重的修為。

相梁塹相信,以現在的實力,即便梁逸使用靈符,也不是自己的對手。

靈符是氣府境就可以催動的修仙寶物,材料製作極為複雜,只不過是一次性的物品,價格高昂,有點雞肋,因為到了通靈境,通靈境的修士可以使用靈器,威力比靈符大得多,所以靈符一般是用來給家族氣府境的後輩自保用的。

接下來的兩天,綠蠶一直對十二個繭房輸出電弧,而梁塹也一直運轉陽澤功進行修鍊,引導着電弧在經脈與氣府中運行,經脈被拓展得越來越寬,氣府被擴展的也越來越大,足足都有原來的七倍有餘,後面再引導電弧,基本上經脈與氣府便不再變化,沒有了拓展的效果。

隨後電弧便在兩隻手掌上面集聚,漸漸地在兩隻手掌上,分別凝結成了一枚閃電的符號,雙手掌心各形成了一枚金色雷印。

金色雷印的痕迹剛開始非常模糊,但是越來越清晰,隨後便能看到金色雷印當中,雷霆如火蛇一般,竄來竄去,蘊含著驚人的能量。

三天之後的中午,綠蠶便停止了輸送電弧,隨即一扯,有三個繭房,被拉進了綠蠶所在的樹洞,是梁塹與喬薇薇的繭房,還有下面一個雷蠶族少女的繭房。

其餘的繭房,則是被綠蠶一甩,拋了出去,向著龍鱗谷外面飄去。

在龍鱗谷外等待的九大祭祀,看着飄過來的繭房,施展荒術,將她們全都接到手裡。

「九個繭房,這次又沒有人通過試煉,獲得傳承嗎?」

所有的人都非常失望,因為這次試煉,九大祭祀,精心培養了九名弟子,花費了族中天量的資源,就是希望能有人通過試煉,獲得聖靈傳承,成為聖女。

只有成為聖女,才能重啟雷蠶族聖器,才能令雷蠶族重新興盛起來。

「事已至此,不必難過,我相信天無絕人之路,這九名弟子,雖然沒有通過試煉,但是經過聖靈施展聖術,洗經伐髓,脫胎換骨,以後修鍊荒術,也是事半功倍。」大祭司安慰道。

「把她們帶回聖殿休息吧,現在他們經過聖靈洗禮,正在酣睡。三天之後,才可醒來,到時裁掉繭房,給她們做成一件靈甲,這繭房,可是出自聖靈,做成靈甲也堅韌無比。」大祭司吩咐道。

於是隨從將九個繭房放入車中,跟隨九大祭祀去了聖殿,聖殿在龍鱗谷的谷口外十里處,這裡的聖殿是雷蠶族最大的聖殿。

三個繭房,被拉入了綠蠶所在的樹洞,這是一個巨大的樹洞,樹洞裏面寬闊陰涼。

繭房沒有了電弧,梁塹趕緊從納靈戒中取出一套青裝,穿在身上,這還是在岳州天寧街買的,幸虧買了幾套衣服,否則今天可就沒有衣服穿了。

梁塹剛穿好衣服,綠蠶口中便發出了三道白光,三隻蠶繭,從上到下均開了一道口子,蠶繭裂開了一道大縫,通過大縫,可以看到綠蠶正盤踞在樹洞**,用眼睛打量着他們。

梁塹的繭房在中間,正對着綠蠶的正面,三個繭房呈圓弧狀圍繞着綠蠶,相距各兩丈左右。

不知道綠蠶想幹什麼,梁塹不敢輕舉妄動。

這時只見左側的繭房,伸出兩隻白皙柔嫩的玉手,將繭房撐開了一個口子,隨即一隻雪白瑩亮的纖腳向外探出,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走了出來,如出水芙蓉,全身未着片縷,肌膚瑩白如月,膚如凝脂,看起來十四五歲的樣子,豆蔻年華。

梁塹只覺得一副飄逸出塵的絕美畫卷在他面前徐徐展開,少女如同謫仙,像從畫中走出,纖纖作細步,精妙世無雙。

少女胸前戴着一個晶瑩剔透的藍寶石項鏈,只見藍光一閃,一套水綠色的衣裙出現在她手裡,這藍寶石項鏈是跟納靈戒一樣的儲物用品,隨後她便穿戴整齊。

這時梁塹才回過神來,有些悵然若失,剛才的一幕,深深地印在腦海里。

這少女面容稚嫩,不過明眸丹唇,皎若雲間月,給人一種清凌凌的感覺,在眉心正中,有一枚紫色雷印,而形狀與梁塹掌心的金色雷印相似。

少女對着綠蠶,恭敬地跪道:「聖靈,請為我加冕。」

綠蠶口吐蠶絲,不同的是,這次並不是白色蠶絲,而是紫色蠶絲,並且這次吐的是細絲,如人的頭髮一樣,紫色蠶絲在少女的頭上繞來繞去,最終繞成了一個紫色花環狀的東西。

「感謝聖靈為我加冕,賜我神力,玲瓏必將永生謹記。」少女莊重道。

少女扭頭,對着梁塹的繭房,小聲道:「這位姐姐,到你了,不要讓聖靈等太久。」

梁塹只得走了出來,看到繭房中走出了一個青衣少年,少女大驚,道:「你是誰?」

隨即皎潔的臉上便飛起一抹霞紅,想起自己不着片縷,肯定被他看了去,這次前來試煉的都是女子,怎麼會冒出來一個男子呢。

「我什麼也沒看到。」梁塹強行解釋。

此地無銀三百兩。

「不是我想看的……,咳咳。」梁塹原本還想解釋,但發現多說無益,只能咳嗽一聲,就此打住。

「你不是雷蠶族人,你是哪裡來的?」少女問道。

「不要瞎說,聖靈在此,哪有你說話的份。」梁塹道。

少女聽了以後,立馬閉嘴,在聖靈面前,她不敢造次。

梁塹扭頭,對着綠蠶躬身道:「聖靈,請為我加冕。」

梁塹只是躬身,並未下跪,但是模仿少女的說辭,有模有樣。

綠蠶口吐蠶絲,這次吐出的是金色蠶絲,也是絲如細發,只是金色的蠶絲並未繞在頭上,而是繞在了手腕上,雙手手腕各織成了一個金色手環。

「感謝聖靈為我加冕,賜我神力。」梁塹也莊重道。

「喬薇薇,我這兒有一套衣服,你先穿上吧。」梁塹對着喬薇薇的繭房道。

喬薇薇從繭房的裂縫中,伸出手來,梁塹從納靈戒中,取出一套白色衣服,拋了過去。

喬薇薇接到衣服,將手縮了回去,一會兒便穿着一套白色衣服,從繭房中走了出來。

白色衣服是男裝,喬薇薇穿上以後,顯得英姿颯爽,引人心魄,這時梁塹發現,在喬薇薇的眉心,多了一枚銀色雷印,形狀與雷蠶族少女的一模一樣。

「多謝梁少爺。」喬薇薇細語。

喬薇薇向前走了幾步,對着綠蠶,跪倒在地,恭敬道:「聖靈,請為我加冕。」

綠蠶口吐蠶絲,這次吐出的是銀色蠶絲,跟少女一樣,銀色蠶絲在少女的頭上也是繞來繞去,最終繞成了一個銀色花環狀的東西。

「感謝聖靈為我加冕,賜我神力,喬薇薇必將永生謹記。」喬薇薇莊重道。

綠蠶做完了這些,便爬出了樹洞,一下子便沒有了身影,不知道爬到哪裡去了。

看到綠蠶爬走了,喬薇薇與那名叫玲瓏的雷蠶族少女都站了起來。

「梁少爺,芷芷哪裡去了。」喬薇薇問道。

「我們被拉進樹洞的時候,貌似葉芷芷的繭房未動,還掛在樹上。」梁塹想了想道。

「未通過試煉的人,會被送出禁地,帶往雷蠶族。」那名雷蠶族少女,打量着兩人道。

「禁地,你說這裡是禁地嗎,這是什麼禁地?」梁塹問道。

「這是龍鱗谷禁地啊,是龍鱗聖樹生長的地方,是聖靈的棲息地,當然是禁地了。」雷蠶族的少女道。

「這位小姐姐,實在是抱歉啊,我們不知道這裡是禁地,我們也是無意中誤入此地的,請問這裡是哪裡啊。」喬薇薇是艇姐,嘴叫得很甜,誠懇地說道。

雷蠶族的少女聽了,非常開心,道:「這裡是天荒蠻域的雷蠶族,你們又是來自哪裡?」

「我們來自楚國,請問離這裡遠不遠,我們想趕快回去?」喬薇薇問道。

「楚國?」雷蠶族少女沉思了片刻,道:「原來你們來自東原,我曾在典籍中看過,東原的大國之中,有一個便是楚國。」

「不過東原距此有幾千萬里之遙,天荒蠻域,妖獸肆虐橫行,你們怎麼能跑這麼遠的距離,隔着千山萬水,來到我們這個地方呢。」雷蠶族少女不解道。

「此事說來話短,我們是被一個漩渦帶到這裡來的。」梁塹嘆道。

雷蠶族少女,臉色清冷,搖頭不信道:「既然這麼容易,你要想回去,再被一個漩渦帶回去就可以了啊。」

「這位小姐姐,其實我們是在坐飛天遊艇的時候,經過一個湖面,飛天遊艇突然墜落了,醒來之後,就發現墜落在這棵大樹上。」喬薇薇解釋道。

「這也許就是聖靈的安排,聖靈大人自有深意。」雷蠶族少女道,她對此深信不疑。

「聖靈的安排,難道是這隻綠蠶搞的鬼?」梁塹心下疑惑。

漩渦是綠蠶搞出來的,那綠蠶看着獃獃的,梁塹本能地覺着不像。

「不管怎麼樣,你們已經通過了聖靈的試煉,接受了聖靈的傳承,現在已加冕為雷蠶族的聖子、聖女。雖然我族傳承多為聖女,但是也是出過幾個聖子的。只是近年來我族男兒沒有人能達到試煉條件,現在參加試煉的,都是女子。」綠蠶族少女道。

「現在這位姐姐跟我一樣,成為了雷蠶族的聖女,而你則成為了雷蠶族的聖子,雖然你們不是雷蠶族人,但是聖靈不念過往,你們已經通過了聖靈的試煉,聖靈也已經給你們進行了加冕,從此以後,你們就是雷蠶族人了。」綠蠶族少女道鄭重道。

「我加冕了雷蠶族的聖子。」一時之間,梁塹覺得天方夜譚。

《仙元覺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