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相思不在君可安
相思不在君可安 連載中

相思不在君可安

來源:外網 作者:謝景晟花折枝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謝景晟花折枝 都市言情

謝景晟恨死了花折枝,因為她在他最落魄的時候,不僅落井下石,還險些讓他丟了命。他得勝歸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娶她,一步步將她逼瘋。花折枝殘着腿,受盡羞辱。命不久矣時,她紅着眼問:「我不曾負你,你為何這般待我?」「編,接着編,」他狠厲無比,掐着她的脖子,「本王倒要看看,是不是除了死以外的所有謊言,你都能說破天!」後來,花折枝死在了謝景晟的面前。他卻,徹底慌了……展開

《相思不在君可安》章節試讀:

花折枝暈過去了。

謝景晟就這麼冷眼看着,命人將她丟回破院。

下人們見花折枝不受寵,自然是沒上心,甚至都沒有抬,直接拖了回去。

血染了一路,花折枝人事不省,後背血肉模糊。

伺候花折枝的丫鬟哭的不行,求人找大夫,可棄妃……又有誰會理睬?

……

花折枝再次清醒時,屋外下着雨。

丫鬟憐兒正與備着藥箱的老頭說著什麼。

許大夫道:「你家王妃本就有舊疾,如今還有這麼重的傷,能保住人就不錯了!日後好生休養,也許還有個把年頭能活,還有,你日後莫再尋我,告辭!」

許大夫走後,憐兒擦乾眼淚進屋,瞧見花折枝醒了,瞬間喜笑顏開,「小姐,您可算醒了!這都睡了一天一夜了,您感覺怎麼樣?」

花折枝掙扎着坐起來,問憐兒:「他們呢,圓房了沒有?」

憐兒欲言又止的望着她,花折枝的臉色一變,喉間猛地湧上腥甜,掀開被子起身,憐兒制止她,「小姐,您要幹什麼啊?」

「我要去見謝景晟,」花折枝咳了好幾聲,「帶我去見他,帶我去!」

「小姐……」憐兒的眼淚掉下來,花折枝紅着眼看她,聲音輕顫,「最後一次了,帶我去吧。」

憐兒閉上閉眼睛,「小姐,您不用去了!王爺昨夜一宿都留在煙夫人的屋子裡,早上王爺出府的時候,脖子上都是……煙夫人屋裡又要了熱水凈身,他們,他們已經圓房了!」

花折枝的表情凝滯,驀地吐了口血出來。

憐兒嚇得花容失色,「小姐!」

花折枝眸底的光,寸寸破碎,就這麼死氣沉沉了好一會,她忽然笑了起來,眼淚就這麼毫無預兆的落下,「他真狠啊。」

即便是她再三請求,他也還是,還是圓了房……

憐兒剛想安撫,屋外有人匆匆進來,「折枝――」

主僕二人齊齊望去,只見一人穿着黑色的斗篷進來,帽子摘下,露出了俊美無雙的容貌,憐兒大喜,「南離世子,您終於來了!」

秦晨朝她們二人走去,視線緊緊地鎖在花折枝的臉上,眉頭微蹙,「你怎麼弄成這幅德行了?」

花折枝欲要下榻朝他行禮,被秦晨攔下,花折枝望着他,虛弱無力的道:「世子怎會來此?」

秦晨還未應話,憐兒卻突然跪在了地上,「是奴婢自作主張尋的世子。」

她紅着眼凝着花折枝,「小姐,昨日您身受重傷,奴婢求他們尋大夫救您卻無人應允,奴婢出府去求相爺,相爺說早已將小姐您除去祖籍,不再是花家之人了,奴婢,奴婢身無分文,萬般無奈下,只能求世子尋大夫,都是奴婢的錯,求小姐責罰!」

花折枝的臉色愈發慘白,最終慘然的笑了笑,「起來吧,是我沒用,如何怪你?」

憐兒擦着眼淚起身,又急急忙忙的說去沏茶,退了出去。

等人走後,秦晨看向花折枝,眸色難以覺察的放柔了些,嘆道:「你這又是何苦?」

花折枝悲涼的笑,「不苦。」

「當年分明是你救了他,是你幫他……」

花折枝搖搖頭,「過去的事已是過眼雲煙,世子莫要再提了,不過,折枝有一事相求。」

「你說。」

「憐兒生性莽撞,不懂規矩,日後若是還求世子來此,世子便拒絕吧,世子於折枝有恩,折枝不敢辱了世子的名聲。」

秦晨的眸光黯下,「你一心一意向著他,他卻娶了你的妹妹,你也能容他?」

能容嗎?

花折枝心口疼的難以呼吸,低頭卻笑了,「容不得,但他已娶,折枝無力回天。」

見狀,秦晨不再刺激她,坐下來與她道:「如今謝景晟權傾朝野,我惹他不得,避開了眾多守衛才進來的,這祛疤葯只送你一次,日後好生照顧自己,莫再受傷了。」

言罷,他便將藥瓶擱置在桌上,花折枝終是微微濕了眼眶,望着他,「多謝世子。」

窗門未關,兩人交流的神態親昵,尤其是花折枝眸光含淚的望着秦晨,落在院門處站着的謝景晟眼裡,便是含情脈脈,痴纏的緊。

男人臉色陰霾的看着兩人你儂我儂,身側的花雨煙勾了勾唇,「看來王爺還是心軟了些,姐姐即便傷得再重,身側也還是有尊貴的南離世子相伴,端看他們這般作態,不知情的還以為姐姐與世子才是夫妻呢。」

《相思不在君可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