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林三腳貓
武林三腳貓 連載中

武林三腳貓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萵筍炒雞蛋的藍玄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二 愛吃萵筍炒雞蛋的藍玄

楚二學了點三腳貓的功夫,卻莽穿了這個江湖最不能接受的事就是受到威脅,一旦受到威脅,多少有些被迫害妄想的楚二就一定要把威脅的根源除掉才行展開

《武林三腳貓》章節試讀:

被白衣男子一喊,楚二這一掌印在了白衣丑賊腦袋旁的地上。

楚二收回手,地上留下了一個手印,而白衣丑賊此時大汗淋漓,剛剛離死只有一步,本就受傷的他現在根本動彈不得。

「你這麼喊不怕把人叫醒嗎?心可真大。」

楚二會收手,雖然有被白衣男子喊住的因素,但主要的原因是他覺得這一掌下去,這丑賊會死。

楚二又不是什麼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他到現在也沒傷過人命,對於奪取性命這件事還是有些本能的抵觸。

白衣男子從屋頂飄飄然落下,對着楚二抱拳道:「在下白溢,不知兄台如何高姓大名?」

楚二稍稍打量了一下白衣男子,明明是賊,怎麼膽子都是這麼大的嗎?

「呵,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三腳貓阿福是也。」

楚二想起了那可能是趙度給自己起的諢號,也就隨口拿了用了。

只不過楚二還惦記着把這白衣男子也抓住,都是賊,和地上躺着的丑賊一樣。

白衣男子白溢似乎有點意外,他又說道:「我是說,我叫白溢。」

楚二擼了擼剛剛動手掉下來的袖子道:「知道你叫白溢了,只是做賊的還敢靠過來,膽子倒是挺肥。」

見楚二又要開打的樣子,白溢趕緊說道:「在下盜聖白溢,只為了捉拿這個冒我之名,行不義之事的歹人。」

「你怎麼不叫白展堂呢?」楚二撇撇嘴,擺起架勢,直接以剛剛學來的掌法攻了上去。

白溢無奈,這人怎麼不按套路來呢?都自報家門了,不能好好聽人說話嗎?

楚二和白溢對了幾招,發現此人動作極快,總能在兩人同時出招的時候,先一步拆開楚二的招數。

就算楚二立即以白溢的招數回擊,但是速度不夠,完全達不到效果。

一時間還真拿這傢伙沒辦法,這就是所謂的唯快不破嗎?

白溢看準機會收招,然後退了幾步道:「阿福兄,請聽在下一言。」

楚二此時也明白,這傢伙如果想走,除非自己手裡有刀,不然留不住,便也停下了手。

白溢無奈的笑了笑,在聽說了自己盜聖之名後,仍然還要動手的,這個阿福還是第一個。

指了指地上還在躺屍的丑賊,白溢道:「此人模仿我的成名指法,在京城為非作歹,殘害了不少武林人士,甚至還殺了為皇城辦差的宦官,以至於我被六扇門所通緝。」

「嗯,明白了。」楚二點點頭,道:「所以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呢?」

以隨口敷衍來應對隨口胡謅,楚二壓根不信白溢的話。

白溢被楚二的話噎住了,拍了拍堵得慌的胸口,才順了口氣。

這個三腳貓阿福怎麼一點也沒有江湖人的做派,看他的身手,不像是無名之輩,但是白澤樓的天地人榜上沒有這號人。

但看此人年紀,或許是在新秀榜也不一定。

只是這新秀榜更新頻繁,常有新人入榜,而在榜的人很大概率會在一段時間後被除名,落得個無人問津,只有極少數會進入人榜。

要是白澤樓清楚阿福的身手,應當早就入了人榜,甚至躋身地榜也不是不可能。

思索了一會,白溢看着丑賊道:「我需要活捉此人,將其交給六扇門,以洗清我的嫌疑。」

楚二:「你說你是盜聖是吧?」

白溢點點頭,看起來這阿福是明白過來了。

「既然是盜聖,那也就是賊咯?」

白溢表情凝固,但又無法反駁,起碼在官方層面,他的確是賊。

「既然是賊,那六扇門…也就是官府吧?他們憑什麼信你?」

白溢有點不自信的說道:「就…憑我一直以來的作風…」

楚二覺得這盜聖不怎麼靠譜,果然是自封的盜聖吧?於是又接着道:「就算你剛剛說的都是真的,這個丑傢伙把嫁禍於你的事都交代了,但既然是盜聖,八成偷過東西吧?那六扇門不還是要抓你嗎?」

白溢無言,誠如楚二所說,就算把被陷害的事澄清,六扇門的確也有抓他的理由。

但是不是他做的事,不能算在他頭上,這是白溢的堅持:「我想還是把這賊人交給我吧,我會送交六扇門的。」

楚二想了想,他本來也就是想捉賊而已,但仔細一想,他在這蘇府本就處境不明,就算抓了兩個賊又能怎樣?

只是把賊放跑不符合他的價值觀。

就在這時,地上躺着的丑賊突然暴起,手裡抓了兩把塵土,分別揚在楚二和白溢面前。

楚二和白溢本來以為這丑賊沒有餘力了,沒想到還能起身。

想來是利用剛剛兩人交談偷偷調息,再趁着他們大意而突然動手。

楚二和白溢各自退了兩步,作出戒備姿態,而丑賊沒有攻擊,而是逃向了一個點着燈火的房間。

既然有燈火,那應當是有人的,丑賊此時也是勉強運功,要是選擇直接逃跑,是跑不過白溢的,他需要人質。

白溢也是反應過來了,要是被挾持了人質,以這賊人現在的狀態,為了逼他就範,很有可能狗急跳牆。

「你就不想知道我為什麼要嫁禍與你嗎?」

為了爭取機會,白衣丑賊邊跑邊說道。

白溢動作慢了下來,這也是他的疑惑,按理說,這個人他都不認識,自問也沒有與什麼人結下什麼深仇大恨,何至於讓一個身手不弱的人大費周章來嫁禍他呢?

白衣丑賊大笑幾聲後恨聲道:「因為不管我喜歡哪個女子,她都會喜歡上你這個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盜聖!」

「蒼天不公,為什麼!我不服,你不就是比我帥一點嗎?為什麼!」

楚二也正要追上去,本來都打算交給白溢了,但他也是看到那丑賊跑向了點着燈火的房間,可不能讓他傷及無辜。

但是聽了丑賊泣血般的自述,楚二臉上的五官都擰到了一起。

且不說這理由實在有些無厘頭,就說丑賊覺得白溢只比他帥一點,他是認真的嗎?

在楚二看來,白溢的長相,即使他是賊,也不得不說的確俊秀異常。

而這丑賊實在不合適在外貌上碰瓷白溢。

丑賊藉著自述,獲得一息空檔,成功打開了那屋子的門,拖着受傷的身體進去了。

白溢雖然也接近了屋子,但後悔剛剛心思被擾而慢了一步。

就在白溢想要推門的時候,頓時心裏警鈴大作,有危險!

就在白溢閃身的剎那,剛剛進屋的賊人被一道白光包裹着破門飛了出去。

賊人倒地後,卻是沒了聲息,已經是死的透透的。

楚二看向那屋內,有些傻眼:「姐姐?你怎麼在那裡?」

裏面的正是楚依依,只是她手持菜刀,有些受到驚嚇的樣子。

而她所站的屋子裡還放着不少食材,看起來這是蘇府的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