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敵仙衣,我在夢境中悟道成帝!
無敵仙衣,我在夢境中悟道成帝! 連載中

無敵仙衣,我在夢境中悟道成帝!

來源:google 作者:賣D彈的小男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木槿 江籬

孤兒江籬出生平凡,常年上山打獵!某日意外偶遇聖人隕落,拜師,獲寶,開啟作死的傳奇生涯,殊不知一切都是一場巨大的陰謀...展開

《無敵仙衣,我在夢境中悟道成帝!》章節試讀:

清晨

一縷和煦的陽光灑滿江籬稚嫩的臉頰

他緩緩睜開雙眸,獃獃的望着屋頂,看了很久很久!

屋子裡散發出一股子熟悉的氣息,溫暖着他的身體,迷茫的眼眸逐漸變得清明

下一刻

江籬猛的坐起,慌忙地打量着四周,眼前的場景是何等熟悉,鍋碗瓢盆,桌椅板凳,房間布置都與記憶中的樣子重合!

「這不是我的家嗎?」

江籬霍然起身,顫抖着雙手輕輕拿起桌上散發著餘溫的茶杯,一陣清香拂過鼻尖,眼裡不禁泛起一汪晶瑩。

嘎吱~~

房門被人推開,兩道身影一前一後翩然走入,隨之傳來一道溫柔的驚呼!

「籬兒,你醒了」

江籬被呼聲驚醒,聞聲望去,當看清眼前熟悉的身影時,身體猛的巨顫,手中茶杯

啪嗒一聲

摔落地面,碎成了幾塊,臉頰上兩行清淚應聲滑過!

眼前兩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江離日思夜想十年的至親

「爹 !!」

「娘!!!」

江籬痛呼~雙膝跪地,緊緊抱着爹娘的雙腿,嚎啕大哭

這一刻他等了好久好久!

所有的思念,痛苦、委屈全都爆發出來,

沒有父親,沒有母親,

像那無根的浮萍無依無靠,

誰也不知道他那顆心,究竟碎成什麼樣!

「好端端的怎麼哭了,跟娘說說?」

「籬兒,男子漢大丈夫,可不興哭鼻子噢」

爹,娘不停地安慰着他,

江籬哭泣了好久好久,哽咽聲才侃侃停下,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哭笑着說道:

「爹 娘,我好想你們」

殊不知,自己抹得像個花野貓,讓原本壓抑的氛圍,多了幾縷歡樂,逗得二老一陣樂呵!

「傻孩子,爹娘一直都陪在你身邊」

「想什麼想,看你臉都花成什麼樣了,快去打水洗把臉,你爹剛打到一隻兔子,娘待會頓給你補補!」

江籬重重地點了點頭!

心裏突然咯噔一下,感覺有哪裡不對,偷摸掐了一下大腿,疼得他齜牙咧嘴的。

會痛!

這不是在做夢,這都是真的,是真的!

開心得像個孩子,蹦蹦跳跳地拎着個木盆打水洗臉。

然而,

正當伸手舀水時,平靜的水面倒影出他的模樣。

江籬呆愣在原地,右手顫抖着撫摸自己的臉頰,熟悉而又陌生,是他亦不是他。

「籬兒,洗好了嗎,快點過來吃兔肉」

母親向他招了招手,臉上露出一抹溫柔的笑容,而一旁的父親正擺放着碗筷,滿意今日的美食。

江籬微微一笑,應了聲

「娘,離兒馬上過來」

又看了看水面上的自己,一扭頭朝着餐桌走去。

桌上的食物雖然簡單,卻是他十年來吃得最美的一次,就連他一向不喜的兔肉都吃得異常開心…

一家子就這樣其樂融融吃了好久好久,江離不想打擾此刻的幸福!!!

夜幕降臨

李家村內燃起了篝火,

村民們載歌載舞,歡聲笑語不斷,

江籬坐在院外,看得如痴如醉~~~

夜半時分

星輝璀璨,月光皎潔,

灑下點點銀芒,絢麗多彩,

江籬透過窗戶,看得淚眼迷茫!!!

翌日一早

雞鳴犬吠,村裡炊煙裊裊

小孩們歡聲笑語,嬉戲打鬧

女人們洗衣做飯,清掃院落

男人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歸!

爹娘噓寒問暖,琴瑟和諧…

一日

兩日

十日

…..

江籬如願以償地享受着眼前的其樂融融的畫卷,看着水面那越來越不像的自己,顫抖着撫摸自己的臉頰!

致死而生,破境重圓,鏡花水月,…. !

江籬明白!

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從他第一次從水面看清自己時便已明白,

但他還是義無反顧地沉淪其中

他多麼希望這一切都是真的,

可他越來越控制不住自己即將淪陷的內心,

來自靈魂深處那呼喊越來越微弱!

要是再不清醒,或許永遠永遠沉淪下去…

「為什麼,為什麼,啊~~~」

江籬痛苦哀嚎,瘋狂發泄着心中的不甘!

「籬兒,是誰欺負你了,跟爹說!」父親站在門口,擔憂地望着他,!

「籬兒快過來,娘一直都在」母親依偎在父親身旁,溫柔地看着他

江籬哭紅了眼眶,雙膝跪地,重重叩下三個響頭!

「爹 娘 對不起,這只是一場夢!」

轟~~~

剎那間,方圓萬里內

山川片片破碎崩塌,河流掀起滔天巨浪

整片天地如同鏡子般,響起磕咔磕咔的斷裂聲,在天際迸發的一道耀眼光芒中完全破碎…

~~~

在一陣刺目的陽光照射下,躺在地上的江籬漸漸蘇醒,迷離的雙眸上還掛着深深的淚痕。

長呼一口濁氣,發現自己竟然能夠呼吸,而且還有脈搏。

不禁一怔,猛地起身,也許是用力過度,身體頓時傳來「咯咯」的骨骼摩擦聲,像是許久沒有活動一般。

江離低頭探去,竟發現自己一絲不掛,皮膚變得潔白如玉,沒有一絲雜質,與以往泥腿子的自己簡直雲泥之別。

而且自己雙手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氣,隨意撿起一塊小石頭,輕輕一握石頭便出現道道裂痕,驚得說不出話來。

「這怎麼可能,難道我還在夢裡?」

「對一定是這樣」

江籬跟個瘋子似的左右搖晃着腦袋打量着四周環境

一片廢墟、一身白衣 、半把鐮刀

江離眉尖一挑,伸出被劃破的食指,其上早已沒有了傷痕,但血龍紋還在!

一咬牙,抓住鐮刀割在自己的手指之上,

刺啦~

「哎呀,好痛,而且這裡好像還是風林澗!真的不是在做夢!真的不是在做夢,太好了,我沒死 我沒死!!」

江籬一陣瘋笑,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是真的死而復生,激動得上躥下跳跟個潑猴似的,

而且時間好像沒過多久,太陽只比剛才低了那麼一點兒!

不過,當他望向廢墟中那一身白衣,再看看光溜溜的自己,深深陷入沉思!!!

良久~

江籬才喃喃道:

「師傅,徒兒衣服破了,你那麼好看的衣服,徒兒將就着穿了,你要是不說話,便當你默認了啊!!!」

場中寂靜無聲~~~

「嘿嘿,師傅你對徒弟真好!」

江籬毫不客氣地換上老者的衣裳,左轉三圈,右轉三圈,別說還挺合身,就跟量身定做似的。

隨後,江籬便在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下,立了一方衣冠冢!

用他那蹩腳的丑字,寫下四個大字「師傅之墓」

衣冠冢里,不過放了一雙布靴!

要不是不合腳,江籬都不打算浪費,畢竟那麼好看的鞋肯定得花不少錢,做人要會過日子,節約一點算一點

「老頭,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既然得了你的好處,我江籬也不是忘恩負義之人,我答應你,十年之內務必幫你找回那啥手鐲,不過你在土裡可得保佑我啊!」

江籬對着墳頭三跪九叩之後,趕緊跑路,此地邪乎,不宜久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