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我在火影一槍一個
我在火影一槍一個 連載中

我在火影一槍一個

來源:google 作者:枸杞三參湯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宇智波止水 遊戲動漫 白英

槍械愛好者白英穿越到了三個忍者湊不出一對爹媽的忍者世界雖然我沒有白眼,但我有狙擊鏡雖然你是忍者,但我真的會拔槍這是一個平民老六的故事展開

《我在火影一槍一個》章節試讀:

走在木葉村的街道上,白英的腦袋昏昏沉沉地。

「好餓…」

白英輕輕揉着自己的肚子。

來到忍界這幾年,白英頭一次感覺到這樣猛烈的飢餓感。

「好香的味道…」

白英喃喃道。

順着香味,白英晃晃悠悠地在木葉村的街道上走着。

「誒,白英?這裡這裡!」

邁特凱興奮地招手。

可白英彷彿行屍走肉一般,慢悠悠地走着。

邁特凱打招呼的手僵硬地停在空中。

「哈哈哈,邁特凱,人家白英不理你啊。」出雲笑道。

子鐵也搖了搖頭:「凱,白英特立獨行慣了,不用叫他了。」

出雲子鐵這兩個木葉未來的門神,和白英一樣,出身平民,是白英目前知道的,平民忍者中鏡頭最多的。

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他們二人的天賦。

木葉的忍者幾乎都是各大家族的人,特別是上忍,估計也就這倆門神是沒有姓氏的平民了。

夕日紅也笑着說道:「是啊,邁特凱,既然白英不願意加入我們,就由他去吧。」

夕日紅和猿飛阿斯瑪這兩個豪門子弟跟白英的關係就更差了一些,特別是白英在入學典禮上被三代目的查克拉波動震暈之後。

這樣的表現當然入不了他們的眼。

穿着一身綠色練功服的凱有些不快地坐回了座位。

今天這次聚餐他才不願意來。

「有這時間,足夠跑五百圈,我的青春怎麼能浪費在這種地方!」

凱是這樣和他的父親說的。

「誰的青春會沒有朋友呢?」

邁特戴這樣回答。

白英慢慢悠悠地走到一家店鋪門口,流着口水,喃喃道。

「一…樂…拉麵…」

看着雙眼無神的白英,一樂大叔面帶微笑。

「小朋友,餓壞了吧,吃碗面吧,大叔給你多加一份面。」

白英茫然地點點頭,兩眼獃獃地看着一樂大叔身後的大鍋。

「呵呵,看樣子真是餓得不輕,小朋友,稍等片刻,拉麵馬上就來。」

白英重重地坐在座位上,嘴裏發出咯咯咯一樣奇怪的聲音,似乎是在不停地顫抖着。

沒過多久,一樂大叔手中的漏勺一揮,一碗美味的拉麵就出鍋了。

「拉麵來嘍!」一樂大叔高聲說道。

「吸溜!」

啪!

一樂大叔看着乾乾淨淨的碗陷入了沉思。

白英也陷入了沉思。

處在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中,無論是誰也會有一點困惑。

「我不是在大蛇丸的住處嗎?」

「不對,我離開了…」

「不不不,我才不當首席…」

「嘿嘿嘿,卡卡西…」

「凱老師,快教我八門遁甲…」

「……」

混亂的思緒讓白英頭痛欲裂,每一個聲音都是白英自己,可白英卻又感覺格外的陌生。

一樂拉麵店。

「拉麵來嘍!」

「吸溜!」

啪!

一樂大叔看着自己面前的十幾個乾乾淨淨的碗,陷入了沉思。

在一樂大叔沒注意到的地方,一道黃色的光出現在白英坐着的餐桌上。

……

大蛇丸的臉色愈發興奮。

他面前有一個精緻的玻璃培養皿。

培養皿里只有兩團猩紅的細胞組織,正在互相吞噬,而且看起來勢均力敵,似乎沒有哪一邊佔下風。

這是大蛇丸用自己的查克拉催生出的部分細胞組織。

其中一方正是剛才白英身上的細胞。

大蛇丸在對白英身上的細胞進行初步檢測之後,驚喜地發現,白英身上的細胞有一種和柱間細胞類似的性質。

這也是他將兩種細胞組織放在一起培養的原因。

記錄下兩種細胞的狀態後,大蛇丸心滿意足地將兩種組織分開,放回培養倉內。

「柱間細胞吸取生命力,來提供強大的仙術查克拉,而白英細胞目前看起來和柱間細胞似乎完全相反…」

「那麼…」

……

白英在混亂的思緒中似乎有了一點身體上的感覺。

他似乎一直在吃什麼東西,旁邊還有一個大叔一直重複着一句話。

「拉麵來嘍!」

白英:「啊…啥東西…」

「哎呦,小朋友你終於說話了…」

在一樂大叔驚喜地眼神中,白英緩緩地閉上了眼睛,雙手僵硬地拉過面碗。

「吸溜!」

啪!

一樂大叔看着三摞乾乾淨淨的碗,陷入了沉思。

一個黃色的小傢伙抓着個丸子,大口大口的啃着,一邊啃,一邊開心地朝着飯桌中間翻滾着。

不知不覺間就翻滾到了白英的手邊,小傢伙感覺到阻擋,便停下了嘴裏的動作,爬了起來看着面前閉眼的人類。

突然,一隻大手捏住了它,不由分說就往嘴裏送。

小傢伙腮幫子還鼓鼓的,猛地看見兩排潔白的牙齒,生存的本能讓它劇烈的掙紮起來,掙扎間狠狠一口咬在了白英的手上。

「嘰!!」

「嘶!!」

白英猛地睜眼,被咬到的手奮力一甩,將小傢伙甩飛。

白英定睛一看,竟是一隻尾巴極短的黃毛耗子。

「金絲熊?!」

白英驚聲大呼。

「小朋友,你說什麼?什麼熊?木葉村進黑熊了?」

又是一個熟悉的聲音。

白英好奇地抬頭望去,卻被三摞賊高的碗擋住了視線。

「什麼鬼…」白英喃喃道,「這是…一樂拉麵店么…」

「小朋友,你可是大叔開店以來最能吃的客人了,你看,連我七歲的女兒菖蒲都來幫忙了。」一樂大叔拉着一個帶着白色廚師帽,可愛的小女孩笑着說道。

白英一頭問號。

你在說啥,我咋聽不懂。

在一樂大叔告訴白英這三摞碗里的面都是白英吃掉的之後,白英感覺世界都崩塌了。

「這…這得多少錢…」

一樂大叔卻是哈哈一笑,道:「我看小朋友你一定是練習忍術出了問題吧,秋道丁座那個傢伙就出現過和你一樣的問題。」

白英一臉懵,不明白一樂大叔提起秋道丁座幹什麼。

「這次的面錢要是你付不起,大可以欠着我,哈哈,知道丁座那個傢伙那次被罰洗了多少盤子嗎,哈哈哈…」

白英聞言大喜,連忙鞠躬向一樂大叔道謝。

咬了白英一口的黃毛耗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跳回了桌子,學着白英的樣子,有模有樣的鞠了一躬。

一樂大叔哈哈一笑:「小傢伙,你也想吃面嗎?可以記在他的賬上。」

一樂大叔指向白英。

白英臉色一變,正想反駁卻看見那三摞面碗,頓時作罷。

唉,一碗兩碗地無所謂了,債多不愁…

黃毛耗子看了眼白英,又看了眼微笑着的一樂大叔,十分人性化的點了點頭。

「哈哈,面來嘍!」一樂大叔高聲喊道。

「吸溜!!」

啪!

「嘰!」

一樂大叔看着乾乾淨淨的碗,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