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食鐵獸,註定成為槍神!
我食鐵獸,註定成為槍神! 連載中

我食鐵獸,註定成為槍神!

來源:google 作者:我實在太難了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我實在太難了 熊乾

身為熊貓飼養員的熊乾穿越異世,如願以償的成為一隻光榮的國寶「哈哈,重來一世,我定要橫推當世,盪盡天下一切敵!」「都給我捲起來吧!」他自信的吶喊道可當他踏出金屬宮殿的一剎那,瞬間石化當場「這群鐵憨憨真的是我認識的食鐵獸?」「走走走,還有兩個時辰就天亮了!」……多年之後,當熊乾已然屹立於山巔,手持長槍回首遙望之時,內心痛苦哀嚎:這食鐵獸也太卷了吧!!!我真的只想安安靜靜成為一名槍神而已啊!!!展開

《我食鐵獸,註定成為槍神!》章節試讀:

-一個時辰前

耳邊傳來「咚咚」的下課聲,但仍舊沒有一隻食鐵獸走出教堂。

熊乾雙手抱胸,腦袋頂着地,兩條小腿自然的垂下,看似毫不在意地樣子,數字額內心一陣氣惱。

雖然我們不是人,但老師你是真的苟。

他們食鐵獸普遍手根本碰不到頭頂好嗎?

而且明明是老師和他那些個小同學不按套路出牌好嗎?

誰閑的沒事靈旋境修為去學習神魄境的知識啊!

最可惡的是,這個老師居然把他的零食給搶走了,害得他現在無所事事。

想到這熊乾眉頭都開始皺了起來,雙目閃爍着凶光

不能生氣,不能生氣,雖然他在針對我,但我大熊有大量,不跟他一般見識,大不了把他的惡行舉報給校長,狠狠罰他三年工資!

嗯,不是我公報私仇,主要是剛才那麼多人看着,我丟臉不要緊,但不能給我老爹老娘一起丟臉,這個臉面必須要找回來,必須要!

然後……

……

內心默默計劃好自己的復仇大計後,熊乾長長的舒了口氣,天空似乎更明亮了,身心也感覺舒暢了許多。

正想着,一個高瘦的身影走到熊乾面前,俯身看着倒立的熊乾,忍不住小聲問道:

「抱怨完了,舒服了?」

「嗯……嗯哼?」

熊乾不自覺的回應了一聲,忽然瞪大眼睛,這熊怎麼知道他的想法?

只見那熊面目方正嚴肅,身材瘦弱無比,彷彿一道風就能吹倒似的,四肢纖細,手上拿着一打厚厚的課本,要是在配上一副眼鏡,穿上一襲長衫,活活一副教書先生的模樣。

這裝扮一看就是族裡安排在教堂里的老師……熊乾如同被戳破秘密的小男生,尷尬道「您說笑了,我怎麼會埋怨老師呢,哈哈。」

「哦」

熊無敵笑了笑,卻也沒有戳破,半輩子都在這裡教導族內食鐵獸的他怎麼可能看不出胸前的心思,隨手一揮,熊乾只感覺恍若微風輕輕拂過,整個熊直接翻了個圈,一屁股坐在地上。

熊無敵抬頭看了看門口豎掛着的木牌:青鸞班。

「我記得青鸞班大都是煅體境,只有少數幾個能到靈旋境,但靈旋巔峰……還是被罰了出來的靈旋巔峰,那還真是少見。」熊無敵搖了搖頭,這着實引起了他的興趣。

「靈旋巔峰算什麼,要不是我沒覺醒吞噬天賦,別說靈輪了,我現在甚至已經神神魄了。」熊乾對於這樣的問題早已經見怪不怪了,拍了拍狼皮短褲上的灰塵,撇撇嘴不屑道。

熊無敵失笑的搖了搖頭,族裡的小食鐵獸還是一如既往的驕傲啊,不過這才符合年輕人的心性,至於後面那句覺醒?

別說笑了,食鐵獸族怎麼可能沒有覺醒吞噬天賦,這小食鐵獸還是太嫩了,借口都不會找。

等等,似乎熊嘯家的孩子就好像沒覺醒?熊無敵頓時一愣,看着熊乾的眼神都變了,這未免也太巧了吧。

「看來小少主的天賦果然如傳聞那般,比族長還要恐怖呀。」

「嗯哼?」本以為又是一頓尷尬性的安慰,沒想到聽這老熊居然禁不住的讚歎自己,烏黑的眼睛頓時眯成小星星。

熊乾:「!!!」

知音吶!他熊乾等了這麼多年,終於見到一個慧眼識珠的食鐵獸了。

不過,熊乾腦袋一撇,好奇道:「你怎麼知道我是熊乾?」自己從來沒見過他,也沒自報家門,他怎麼知道自己是誰?

「這還不簡單,據我所知我們食鐵獸族只有兩種食鐵獸。」

「哪兩種?」

「努力拚搏的食鐵獸們和偷懶愛搞惡作劇的小少主。」

「而且從我觀察你開始,你一直在愣愣發獃,畢竟據我所知我們食鐵獸可不會浪費這麼好的修鍊時間。」熊無敵緩聲道。

「……」

好傢夥,他不過偷懶了兩年罷了,族裡就流傳着他的傳說了?怎麼也不見他那一年拚死努力的傳說呀!

真的是努力拚搏無人知,依照偷懶天下聞啊!

可是剛才那個胖老師知道我是誰還罰我出來?他該不會是故意的吧?不給我面子就算了,故意想給我爹我娘難堪?

行!熊乾暗暗發狠,他決定再給老師的罪名加上幾條,一起送到校長那。

「不過今天看到小少主,我就明白了,謠言不可信吶。」

這下輪到熊乾愣住了,謠言不可信?這兩年他確確實實在偷懶啊,除了每天一個時辰的功課就再也沒有修鍊,怎麼就不可信了吶?

而熊無敵則哈哈一笑,突然面色一改,原本暢懷的笑容陡然被陰沉兇險覆蓋,隨後一縷縷黑氣以他為中心向著四周籠罩,片刻間便化作一個空間,將二人與外界隔離開來。

熊無敵看着一眼獃滯的熊乾,詭秘的笑容一閃而逝,伸出瘦弱的熊掌便飄向熊乾。

「你……」熊乾瞳孔驟然一縮,漆黑的四周此刻只見那緩慢瘦弱的熊掌好似五指山般將他牢牢鎖住,他剛想反抗,就感覺全身恍若泰山壓頂般無比沉重,就連下意識地抬手反抗都做不到。

熊無敵雙目閃爍,一股恐怖的威勢落在落日身上,竟令他有種想要臣服的感覺。

「他想殺我?」

洶湧的危機感令熊乾這一刻毛髮炸起,來不及多想,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我會死,我會死!一定要躲開!

這一刻,強烈的求生**陡然爆發,熊乾硬生生憑着毅力將那股臣服感生生壓了下去。

緊接着靈旋境的修為盡數爆發,體內九道靈力漩渦此刻竟有些相融的趨勢,宛若海上風暴般帶動着體內靈力瘋狂轉動,以熊乾為中心方圓三丈內的靈力陡然一空,一縷縷靈力化作溪流不斷向著他的四肢涌去。

還不夠,還不夠!

必須更強,我必須更強才能躲開!

「哦」

熊無敵詫異輕咦,似乎有些意外,但飄向的熊掌卻沒有絲毫停滯。

熊乾雙眼猙獰欲裂,靈力包裹的全身此刻居然開始龜裂,一縷縷血紅的鮮血滲透而出,轉瞬間便將全身染上血色。

「鏗」

好似利劍出鞘的聲音,另一股力量忽然從熊乾體內噴射而出,它沒有靈力那種源源不斷、浩瀚無邊彷彿可以包容萬物之感,有的只有鋒利,拋棄防禦、一往無前的無盡鋒利。

僅僅在出體的那一剎那,周圍一切都彷彿被這縷威勢切割開來,大地崩碎,塵土飛揚,就連黑氣凝結的牆壁都裂開一道道裂紋,點點白光從外面照射進來。

熊乾睚眥欲裂,四肢狠抓地面死死盯着前方,血紅的雙眸隱約間似有長槍凝聚。

「吼!」

伴隨着一聲怒吼咆哮而出,吼聲振顫着空間帶着漣漪撞向熊掌,眨眼間耀眼的白光炸裂開了,強烈的波動直接將熊乾掀翻出去。

「轟隆隆」

灰塵散去,露出熊乾此刻狼狽不堪的身影,只見他四肢指甲盡數崩裂,宛若血熊靜靜地倚靠在身後牆壁上,只見張大嘴巴,渾然沒有死裡逃生的慶幸,反而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這是?」

「這是槍勢!」漫步走出的熊無敵回答了他的這個問題,只見他面含微笑,看着熊乾的雙目中有着驚訝、欣賞、興奮……種種情感此刻盡皆化作一句感嘆:「小少主隱藏的可真是深呢!」

此刻的熊乾已經反應過來了,這熊剛才的舉動全都為了幫他激發僅差半步的槍勢罷了,否則但凡懷着惡意,族內不說其他,他父親可是天至尊,怎麼可能沒有發現。

嘴角掀起一絲苦笑,熊乾費力地挺起身子道:「您老可真是嚇死我了。」

熊無敵哈哈一笑,看着熊乾滿臉的喜愛,「生死之間有大恐怖,也唯有這樣才能促使少主迅速踏出最後一步。」

不過……說到這熊無敵話音一轉,「小少主,我妖族主修種族天賦與肉身,對於人族兵器有天然的隔閡之感,註定難以有所成就,不然緊緊只是想槍勢罷了,我想不需要我,假以時日小少主也可以自行感悟。」

聞言熊乾恍然大悟,怪不得他雖然覺得的自己的槍差些什麼,卻總是不得其解,原來是種族的隔閡嗎?

「既然選擇了這條路,我肯定要繼續走下去。」熊乾又看了看滿身是血的自己,神情沮喪道:「況且,我的修鍊之路近乎斷絕,總要想辦法強大自己不是?」

熊乾的話頓時令熊無敵沉默了,即使是族長都解決不了的問題,又何況是他?

眼見對方沉默,熊乾也無所謂的聳了聳肩,沒辦法,都習慣了。

不過……

「我決定了,就沖你今天幫我這個大忙,以後我就罩着你了,有什麼問題儘管對我說,我熊乾肯定幫你擺平。」

言罷似乎覺得不夠有說服力,又繼續道:「別看你修為高,但我可是食鐵手族小少主,地位可比你高多了!」

說著熊乾悄悄觀察了下四周,見沒有其他人,又湊到熊無敵面前,小聲道:「不用擔心,你在學堂肯定受了不少委屈吧?」

「這小少主從何說起?」熊無敵疑惑,委屈?

他記得族中的講師薪資應該不低,雖然在不算頂尖,但絕對不差,怎麼就委屈了。

「別嘴硬了,放心,我不會告訴別人的。」

眼見熊無敵似乎還不理解自己的話,熊乾頓時急了,將自己的經歷一股腦全拋了出來。

「就剛剛,罰我出來的講師,居然把我珍藏已久的竹筍都給搶走了,吃的那叫個狼吞虎咽,你說說,這院長得又多苛刻?才壓榨的手下臉都不要了連學生的零食都搶。」

熊無敵:「???」

「簡直是有天性,沒熊性。」

「那應該稟報族裡,好好查一查了。」熊無敵恍然大悟,面色鐵青的點了點頭,看來是他太久沒有整頓學院,又有不少人開始作威作福,這次居然連帶着他的名聲都給侮辱了。

「恩,不用不用。」一見熊無敵大有一番告狀的架勢,熊乾急忙拉住他,「我覺得我們應該暗中搜查證據,爭取一把把院長擼下來,一勞永逸,然後我向我爹推薦你來當院長怎麼樣?」

「別擔心,就以你剛才那一手,當院長綽綽有餘,然後再兼職當我的師傅就行。」

「師父?」

「對啊」熊乾扶着額頭,一臉不服氣,「族裡老傢伙嫌我太愛鬧騰修鍊還不認真,就專門給我找了個師父教導我。」

「不用想,我這個師父絕對是刻板、嚴肅、不懂風趣的老頑固 。」

「……」

「欸,你不懂。」熊乾無奈地搖了搖頭,如果不是這樣,一般熊又怎麼能讓那群老傢伙放心教導他熊乾呢,也只有這樣的熊他沒把握將他徹底乾化。

「哈哈,小少主這個樣子和族長還真的差別有點大呀。」

熊無敵忍不住感慨道,這他都懷疑這到底是不是親父子了,不過小少主天賦雖然頂尖,但這性格就算他也着實感覺吃不消,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個倒霉老夥計攤上小少主。

「你見過我爹?」

「哈哈,我以前還給族長教過課呢。」

熊乾一聽,頓時小手叉腰,氣鼓鼓的說道:

「那你也不能人身攻擊吧?你就說我這鼻子這眼睛這嘴巴,哪點和我爹不像?」

「嗯,都挺像的。」

「那……」

「性格不像。」

平靜的話語猶如一支利箭一下戳中了他的軟肋,熊乾頓時小臉一垮,支支吾吾道:

「這這這我覺得挺像的,認準的事都特別執着」

「……」熊無敵似乎被這句話驚住了,這能一樣嗎?

「咕嚕」響亮的聲音打破了寂靜,熊乾尷尬的撓了撓頭。

肚子:你已經兩個時辰沒有喂我了.jip

「我還有事,先走了,別忘了我們的約定。」

言罷,熊乾便邁着步子就跑走了,這好尷尬!

……

熊無敵無奈地搖了搖頭,這剛回族裡就見到這小子,果然和筱兒說的一模一樣,着實有些食鐵小魔王的潛質了。

就是這吞噬天賦,欸,未來難說啊!

「爹,你……你看到一個穿着衣服的小食鐵獸嗎?」熊桐此刻正滿心焦急的環顧四周。

一轉頭,就看見不知何時返回族內的老爹,便急忙跑了過去,上來見自己老爹非但沒歡迎反而問這問那,用屁股想他老爹都得揍他一頓,可現在他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得罪小少主,他這個官二代也着實慌得很呀。

熊無敵皺了皺眉頭看着慌慌張張的熊桐,剛剛的好心情看見他瞬間沒了,自己這個兒子雖然修鍊也很刻苦,但對於吃也同樣是沒有絲毫懈怠,這不現在才剛剛一百歲,就已經是個身高兩丈米,體重重達兩千多斤的食鐵胖子,一點沒遺傳他這個父親的優點。

當了這麼多年的講師,一點沒培養出來儒雅的氣質。

沒有理會他的話,熊無敵道:「剛才小乾兒告訴我學堂里有人借自己是講師強行沒收了他的零食,你知道是誰嗎?」

什麼,熊桐心裏一顫,內心不住哀嚎,這小少主報復真的是快准狠,前後不到兩個時辰就直接告狀告到了他老爹這個嚴肅、刻板的老頑固這裡這裡。

「我不知道啊,不過這事乾的確實缺德。」熊桐急忙附和道。

「哼,這已經不僅僅是缺德了,他已經嚴重影響了講師在弟子面前的形象,必須要嚴厲制止。」熊無敵一聲冷哼,這事絕不能這麼簡單算了。

「是是是。」熊桐內心痛哭,要是讓您知道是我,我怕是得流放吧。

「對了,族裡給小乾兒找了了一位師父,這熊是誰呀?」

熊無敵這才問道,這小少主師父不好當啊,他得去安慰安慰。

熊桐內心納悶,他老爹不知道嗎?

「爹,你沒收到傳音嗎?族裡給小少主找的師父就是您啊。」

「我?」

「對啊。」熊桐點了點頭,這有什麼好質疑的嗎?也只有您這樣的嚴肅、刻板的老頑固能制住小少主了。

「我他喵……」

好傢夥,我幸災樂禍了我自己?我就是那個倒霉的老夥計。

熊無敵內心一陣氣急,一想到一會一堆老夥計安慰的熊是自己,他就倍感不自在。這幫老傢伙也太苟了吧,居然趁他不在就直接把他安排。

「爹,你怎麼了?」

「我沒事。」

「噢。」

熊無敵:「???」

你就這個態度對待你老子?熊無敵頓時更加火冒三丈。

「你是不是很閑,去,把那個沒收零食的給我找出來,我要好好教訓他。」

「……」

「還不快去?」熊無敵眼眸一瞪,鬍子都氣歪了,每次見到這小子都忍不住的生氣!

「好好好」本來已經心如死灰的熊桐頓時興奮起來,沒想到凡事都要親力親為的老爹這次居然恰好把事情交給了他,那他不得好好拖一拖,興許到時候老爹就忘了呢。

嗯,現在當務之急應該是抓緊找到小少主,趕緊道歉方為正道,畢竟就這一次他就差點完犢子了,下次……熊桐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

食鐵宮殿 凌霄閣

房間四角各豎立着一根青石玉柱,其上懸掛着墨綠色的夜明珠,四周牆壁布滿了精美的線條,有火焰,有暴雪還有……線條穿插,似乎講述了一個可歌可泣的故事,那是食鐵獸族的奮鬥史。

閣中一個嬌小的身影呈大字狀,生無可戀般躺在漢白玉床上。

「為什麼還是不行啊。」熟悉的哀嚎聲再一次充斥着整個大殿。

沒錯,這隻小食鐵獸就是熊乾。

那一牆的壁雕是他老娘為了讓他直棱起來特意請族裡的老者一筆一划雕成的,他當時看了真的是大受感動,也是那時候,他徹底放棄了前世人的身份,徹底融入到這個世界,誓要成為食鐵獸壯大大陸上的一顆螺絲釘。

再然後,再然後他還是覺得躺平才是王道。

酒足飯飽,餵飽他的小肚腩以後,他就開始了無聊且漫長的修鍊。

只是殘酷的現實不出所料再又一次給予了熊乾沉重打擊。

「我明明記得當時你們九位大爺有融合的趨勢啊,為什麼這次分的比之前還清楚。」熊乾看着體內彼此遠遠隔開的靈力漩渦,頓時是一頭黑線。

如果說原來是九宮格的模樣,那現在是他們就圍成了一個大大的圓,離得要多遠有多遠。

熊乾無語,怎麼他感覺這bug越來越嚴重了呢,照這個趨勢下去,他得猴年馬月能突破靈旋?

熊乾低聲嘆了口氣,換了個姿勢,掏出零食就卡擦卡擦吃了起來。

實在是幼熊但凡想要進出食鐵獸界,修為最低也要靈輪,他只是想儘快出去,去見識見識花花綠綠的世界罷了。

順便領略一下這個世界的風土人情。

而不是整天在這食鐵獸界里獃著,他的眼界都被束縛住了。

「這九位大爺為什麼就那麼難融合呢?我和其他食鐵獸不過就差個吞噬天賦罷了呀!」熊乾崩潰的捂着頭。

頭疼啊!

「吞噬天賦、吞噬天賦?」

嘴巴念叨着熊乾眼神愈加明亮,對啊,吞噬天賦,倘若他有吞噬天賦完全可以不管不顧直接將九個靈力漩渦盡數強行吞噬,然後在用天賦催化靈輪。

可問題是他沒有覺醒啊!

那還能因為什麼?而且也沒見其他食鐵獸突破靈輪有這樣的困擾,不然他肯定早就翻倒了。

區別區別……區別

熊乾猛地拍了下愚鈍的腦子,這麼簡單的問題他怎麼沒想到,他和其他同族比卻別除了天賦那就是體魄強度了,雖然說他的體魄也不弱,但已然比不上其他同級的是鐵手。

「吞噬天賦恰好可以幫助他們吞噬大量的金屬,在吃的同時修鍊。」

「也就是說那些食鐵獸之所以眉宇間和我一樣的煩惱,是因為他們靠着吞噬天賦體魄不斷增強?」

「這天賦也太夠了吧,別人費勁巴拉的修鍊,我們卻只是吃就好了。」摸了摸自己軟軟的小肚腩,熊乾忍不住吐槽一口。

這一一般熊哪能想得到?

現在我只要想辦法把他自己的肉身強度提升上去就應該可以突破了。

「只是我該如何增強肉身呢?似乎小說里提升體魄最牛逼最顯著的是天雷洗禮。」嘀咕着熊乾緩緩望向窗外。

秋風和煦,晴空萬里。

「呼」慶幸地舒了口氣,嗐,這不能怨他嘍,老天爺不給面子,他也覺得還是換一個方式比較好。

他才不會因為怕變成電烤食鐵獸才慫了呢!

困擾多年的問題被他隨便一思考就解決了,他還真是個天才。

「不行不行,我要謙虛,要謙虛,謙虛使熊進步,驕傲使熊退步。」

內心一陣汗顏,他直接躺在床上,翻滾着逃避現實,恍惚間他似乎看到了各式各樣的本土零食,衣裙飄飄的小仙女。

「小仙女…唔…好吃。」

噢,還有他娘熊筱兒……

熊乾:「⊙﹏⊙∥」。

熊筱兒:「(*  ̄︿ ̄)」

母子對視,熊筱兒瞳孔猛縮,滿臉震驚,熊乾則是雙手捂眼,羞恥的看着地板。

這小少主他熊乾不當也罷!!!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