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老大是一隻手
我的老大是一隻手 連載中

我的老大是一隻手

來源:google 作者:書荒的鯨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許青 都市小說 陳水瑤

當許青成為一隻貓的時候,他就知道,必須抱條大腿,然後他就成了高陵有史以來最弱的管理者,作為管理者的福利,他有了金手指,儘管那破系統和遊戲精靈並沒有差別展開

《我的老大是一隻手》章節試讀:

一條紅線扎進了胖子的身體,隨着撕裂聲,無數血液變成尖刺,從他毛孔中射出,然後如春雨落入水面般在地上消失不見。

地上的法陣就像年久失修的汽車,,勉強啟動,一慫一慫的,似乎下一刻就會熄火。

突然,法陣流轉的光芒強了一點,一個原本被困了兩年的怨靈,此刻只剩一個頭,滿是虛弱的出現在法陣中心,望着法陣邊緣的光牆怔住了。

然後就是噩夢般的咆哮,整個怨靈像皮球一樣跳啊跳的!

「勞資兩年沒有進食了,整整兩年,知道我是怎麼過得么!現在你還要我自己鑽出去?」

就在許青以為這怨靈要放棄是時,它落到地上便往光牆上擠,果然真香之說不愧為定理,特定環境下不管是人還是鬼,都逃不掉。

「等我恢復了,我一定要找管理者的麻煩,然後再給燈塔送份大禮,丫的辦事搞一半,弄的不上不下的!早點解散的好!」

當它頭出來時是如此叫囂的,然後就看到蹲在它面前的黑貓。

???

一張大嘴張開,將它吞了進去。

許青掃了眼面板,

等級:E(11%→35%)

勉強合格,按道理這種同等級的獵物刨除損耗之類的,最少應該也有一半的,不過看它只剩下一個頭,這點也差不多。

至於味道,有點爆漿,像吃藍莓,許青記憶中藍莓的口感大概就是這樣,而這個怨靈,除了體積大一點,香味濃一點,汁水豐富一些……似乎很平常。

許青仔細思考了下,憑良心說,腦袋大小的藍莓似乎真的了不起,更何況如今還是貓身的情況下,普通食物,除了魚,其他的都一樣寡淡,因此任何其他的美味都顯得彌足珍貴。

然後第二個,一條蛇出現在陣法裏面,怨靈的同款表情包出現在它臉上。

當它頭鑽出來的時候,看到守在邊上的貓就要往回縮,然而被貓叼着硬生生拽了出來。

味道大概就和當初的酸奶大麻花有點類似,綿軟的口感,帶着點奶香氣。

等級:E(35%→80%)

能量居然損失不大,估計是因為蛇可以休眠的原因吧!

之後的蜘蛛,魍魎,之類的,一個一個都冒了出來。

似乎是由弱到強的順序來的,估計還是因為那胖子搞砸了。

這不由得讓某隻黑貓蹲在陣法前,雙爪合十,凝視陣法,

「感謝老天給予的恩賜!」

一隻黃鼠狼出來的時候,許青差點沒認出來,這金髮獸耳小蘿莉的外表,說是貓妖,狐狸精,許青都相信。

它剛從光幕擠出來,就感覺肩膀一沉,一隻爪子的貼在它的脖子上,另一隻則下探到了蘿莉的胸口。

只要許青一用力,兩個要害就會瞬間洞穿。

「大人饒命啊!」

「妙!」(你怎麼變成這個模樣?)

那黃鼠狼真是有口難言,一個蘿莉坐,坐到地上。

「我修鍊了五百年,那天我封神,遇到一個有大氣運的人,他上來就和我飆英語!」

「我好歹也是留過洋的,把他飆贏了,我以為他認命了,結果他張嘴就是金髮獸耳大胸小蘿莉!」

說到這裡,那黃鼠狼一臉憤慨,

「我當時都懵了,這小胳膊小腿的我也不習慣,最後只能眼睜睜看着他跑了!」

蘿莉的臉由憤怒轉為猙獰。

「我頂着這個外表過了十年,整整十年,再遇到他時,我以為能讓他改口,結果他直接就把我封在這裏面!」

許青在思考一個問題,從一個平凡人,到一個能把這一堆巔峰時期的怪物封印在這裡,而且據說還十分輕鬆,這就不得了。

前任管理者如果不是特殊物種的話,那其心性絕對強大,自己估計還得多吃點,

這樣遇到他,才能不被他打死。

就在許青思考時,爪下的獸耳小蘿莉動作稍微激烈了一點。

許青還在思考中,便感到略微的失重。

「想逃?」

六道光閃過。

喉嚨上的傷口和胸膛上的尖洞在淡黃的光芒下開始癒合。

小蘿莉站在窗口,看着黑貓,就像看變態。

「你們管理者每一任都是辣雞,不知道化形的妖只有內丹才是命脈么?還有我是男的,你居然摸我的胸,摸的還挺起勁,死變態!」

看着這個大概五百年左右的合法蘿莉,罵完之後跳下窗口。

許青回憶着剛才左爪的溫柔觸感,控制不住的開始打幹嘔!邊打邊還甩着左爪,就像踩到了大便。

等他冷靜下來之後,雙眼滿含殺氣,這是他第一次有那麼強的獵殺**,這黃鼠狼留不得!

「叮!」

一個圍繞迷霧的身影出現在了法陣之中,他一揮手就收走了法陣。

「咦!小靈,你居然給我找到了繼任者呀!」

空氣中有些壓抑,眼前的身影在許青的眼中帶着強烈的壓迫感!

而他打開系統面板,上面的的任務1正不斷的在閃爍。

許青想離開,卻動彈不得。

「妙~~~」

這讓某個身影有了興趣,他蹲下來打量着眼前的小傢伙。

「居然不會說話!小靈我只剝奪了你的聲音功能,其餘的我可沒有動哦!」

頓時許青看着自己的系統面板上,出現了無數的*號!

「你還是和以前一樣暴躁無禮!動不動就抹殺,抹殺,就算閉嘴了一年,你依舊沒有改變。」

那黑衣人長嘆了口氣,似乎想起了曾經的日子,每天都為了滿足這個陣靈而努力,至於鎮壓的東西卻意外的好說話,若不是它,估計自己依舊在陣靈的控制中。

「你說要是我殺了它,你會怎麼樣呢!」

透明的波動自身影的腳下開始蔓延,平整的地面被翻了進去,裏面埋藏的鋼筋被翻了出來,波動過後的地面依舊平整,只是內外交換了一下。

當波動蔓延到許青身邊的時候,一道淡淡的光芒擋在了他的身體外,而許青依舊無法掌控身體。

「咦!你居然沒有把陣法的控制權給它,這就有意思了!」

透明的波紋將許青和保護罩完全包裹其中,然後人影一揮手,血紅色的陣法圖文遍布整個房間,隔絕了高陵市底下陣法與許青的感應。

「嘩嘩!」

許青整隻貓就被這個身影從那防護罩裏面翻了出來。

那身影伸出一根手指,突破了他周圍淡淡的迷霧,看上去溫潤乾燥,應該是個男的。

就在手指要點在許青額頭上時,面板上多了一行字。

「這任管理者是它選的!」

那手指停住了,然後緩緩的收了回去。

「小靈,我在的時候,給的要求,還算卡在了接受的邊緣,但那時候我好歹還有你的操控權限!」

說完他仔細打量了許青一眼,或者說是看着他體內的某個系統。

「現在你不給它權限,還要讓他來幹掉我,你這種態度不給牛吃草,還要他幹活,比當年跟我還摳,人家怎麼幫你做事!」

說到這裡,那身影的語氣中滿是嫌棄。

但系統的面板上卻浮現四個字,

「關你屁事!」

說這話就沒意思了。

「用黑暗將世間籠罩,我便是唯一的光明,白小川,希望有天能在燈塔和你相遇!」

說完房間內所有的痕迹和那道身影一起散於無形,地上又是白天那種被塵土覆蓋的場景。

而許青,他啥都沒有做,只是靜靜的盯着系統面板,直到上面出現了一行字。

「你不能說話,真不是我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