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未來戰神
未來戰神 連載中

未來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酒精果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無極 赤鳩 都市小說

在未來的二十一世紀中,一批自稱為「神」的入侵者在地球上大肆殺戮,這殘暴行為終於引起了地球人類的公憤於是全人類共推出十二名絕世高手,稱他們為「護世十二強」,為維護地球和平和正義而戰可十二強者在苦戰「神」十日時,因武功不如「神」,戰死九名,眼看地球就要落入邪惡者掌握時,一位武道中的隱者及時出現而前救世主的兩個遺孤,在這種恐怖環境下長大,他們會否變成兇殘暴戾的霸者呢?展開

《未來戰神》章節試讀:

照現在的情況來看,任何人都明白,這是北帝皇最脆弱的時候,當然也包括宮武妖和三絕霸等人。

宮武妖和三絕霸三人對視一眼,宮武妖向著其中的摔霸手點了點頭,像暗地裡下了一道命令。

摔霸手高高躍起,雙手高抬直接就要使出他的成名技「摔破擊」,「北帝皇,取你狗命」摔霸手大喊道。

北帝皇一動未動,一滴汗正好掉落在他手中,他把汗向後一彈,汗滴如同一枚高速旋轉的狙擊子彈,直接貫穿摔霸手的身體,摔霸手直接從空中摔落,躺在地上大聲嚎叫,原來北帝皇這一擊直接貫穿了摔霸手的丹田,看了高高在上的三絕霸之一的摔霸手直接淪為了一個廢人。

摔霸手行刺失敗,同時間,宮武妖看到一件事情更讓他感到心寒、震驚。

只見無極頭上的一小撮頭髮已由原來的黑色變成了紅色。

宮武妖暗叫不妙,他終於警覺到,北帝皇並不是向無極輸送功力,而是履行他對無極之前許下的承諾,為無極抽出頭髮的染色素,把頭髮改成紅色。再加上此時北帝皇竟以一滴汗便把摔霸手擊倒,他更明白到,北帝皇絕對不是他想像中的那麼簡單,大感不妙下,宮武妖如箭直衝從半空摔落的摔霸手。

宮武妖大喊:「大膽叛徒,風雷掌」雙掌直接排向摔霸手的前胸,風雷掌掌勁催動,摔霸手背後直接泵出獻血。

摔霸手驚到「宮……宮武妖,你……」

「哼,蠢材,你做事太魯莽了,為了我下地獄吧,破冰刀」宮武妖說完,破冰刀氣直接穿透摔霸手的身體。

「殺不得」論武者趕忙制止,然而已經來不及了,摔霸手已經成了一具屍體。雖然破冰刀中途已經被論武者雙掌制止,但是風雷掌已經破壞了摔霸手的內臟,論武者大怒,合輯一扭,冰刀氣勁直接被折斷。

宮武妖不理論武者,半身下跪對着北帝皇說:「大王,微臣對下屬管教不力,只出現如此叛徒,微臣願負一切責任,願請大王降罪」。

論武者輕淬一口,「殺人滅口還在這裡惺惺作態 ”

北帝皇此時已經從無極背上收回雙掌,吩咐道「來人,把虎鯊包紮好,然後送回東方島」

宮武妖看北帝皇沒有回應自己,心中大感不悅,心想「哼,牛頭不對馬嘴,當我是透明的嗎」

北帝皇繼續說道:「今天,我向大家宣布一件事,我很開心,一直以來,得到大家的支持擁護,雖然其中有人想造反,但他們對我始終還存有一份敬意,今天,我向大家宣布,我——北帝皇,要離開大家,離開北帝國一段時間。」

事出突然,在場所有人無不驚愕。

「在我離開的這段日子內,你們決不能群龍無首,所以,我會選出一個暫時的領導人,以協助我暫時管理北帝國,而這個人選我已心中有數,這個人便是——宮武妖。」

「人選已定,我希望大家在我離開的這段日子內,好好的給與他支持,直至我的歸來。」

「是,北帝皇,我們定會盡心儘力支持宮武妖大人,並希望北帝皇早日歸來」台下眾人一起允諾。

北帝皇看向宮武妖說:「宮武妖,起來吧,我這個位置不是那麼容易坐的,很多人都日夜想着造反,奪我王位,所以這段日子,你要好好給我掌管北帝國,不要令我失望啊!」

宮武妖還沒從驚訝中回過神來慌忙答道:「明白了,小人一定不令大人失望」。

北帝皇說:「好,那我就放心了,啊,我差點忘記了,剛才區區一個摔霸手,你用不着使出你的殺招對付他把,看來,是小題大做了一點」。

「你是太緊張了?還是武功退步了,記着我的位置不容易坐呀」說著走向了論武者。

「論武者,一切的事等我回來再做決定,記得,當我離開後,才能把這封信拆開看」

「是」論武者應道。

東方島英雄冢

一個少年身影扛着一捆圓木在鐵鏈上快速奔跑着

哈哈,我是小寶寶的時候就不懼着鎖鏈了,現在我已經成為少年了,怎麼可能還懼怕這個。此時刮來了一陣強風,赤鳩差點被吹落崖底。

穩了穩中心,好險好險,果然不能大意。

英雄冢海岸邊,赤鳩費力的把圓木捆紮成木筏,心中想着「當初幸虧看過貝爺的荒島求生,要不這個木筏我還真搞不懂,這要是萬一在大海中散架了,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要是在這世界犧牲了能穿越回去還好,這要是直接化成魚食餵魚了,我哭都沒地方哭去。」,拍了拍自己做成的木筏,還是很欣慰的。

「鳩兒,你又在搞什麼花樣呢」青惠問道。

「姑姑,你看,木筏我已經做好了,現在我便將鐵鏈劈開,和你一起離開」說著揮舞着手中的斧子。

「完成了嘛,太好了,鳩兒,你已經長大了,你應該離開這個地方,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了」青惠說。

「我知道,所以要和姑姑你一起走呀」赤鳩說。

「我不走,我還在這裡等一個人,鳩兒,未來的新世界是由你去闖的,別在這裡做井底之蛙了。以我多年的觀察,以今日的風向看來,風速適合,你只要中午前啟程,兩日後,你必會到你要去的地方。鳩兒,姑姑早已為你儲存了一些乾糧,就在石柱那邊,自己去拿吧」青惠道。

赤鳩生氣的說:「姑姑騙人,說好和我一起走的,既然姑姑不走,鳩兒也不走了」

青惠用頭髮狠狠抽了赤鳩一下,說:「哼,我的話就是命令,快上木筏,趕緊離開這裡」

赤鳩捂着被抽腫的臉,憤憤的說:「不,我不走,要走的話我要和姑姑一起走。」

赤鳩死死地抓住綁着青惠的鐵鏈不放,青惠臂上運勁,粗大的鎖鏈應聲而斷,難道這些鎖鏈根本鎖不住她?

同時間,青惠的的長髮如同鐵鞭一樣再赤鳩丹田處送上一鞭,劇痛中,赤鳩感到丹田一陣陣舒爽暢快,長發猶如靈活的雙手,把乾糧也拋了出去。

赤鳩和食物穩穩的落在木筏之上,緩緩的向著遠處飄去。

「鳩兒,記住,你還有個哥哥在這世界上,你們流着相同的血,如果有緣重逢的話,千萬不要自相殘殺,你們應該共同努力,去創造你們的世界。還有你到了南獄城,找到一個叫青青的少女,說出你是青惠的兒子,他便會照顧你,明白了嗎,鳩兒別讓姑姑失望呀」青惠喊道。

赤鳩顫顫巍巍的從木牌上爬了起來說:「我不要什麼青惠、什麼青青,我只要姑姑。」

風勢漸漸的強了,木筏隨風遠去,消失在了汪洋之中。

青惠低聲道:「鳩兒,別怪媽媽,我以前太自私了,只希望你永遠在我身邊,而沒有將功夫傳授給你,其實我這樣的想法實在是太傻了,以你的本性,你根本就是喜歡學武的,而且不甘留在這個小島上過平淡的一生」

「以我所觀,你絕非池中之物,將來你定會在這巨變的時代干一番大事,一直以來,我也知道戰神將他的武功秘籍傳送給你練習,其實,他的用意是好的,他希望藉助他的皇道武功,去壓制你體內的魔氣,這些年間,我發現你體內的魔氣並沒有惡化的跡象,這道讓我放心了。」

「雖然是這樣,我這次將你送往南方,因為,我始終認為東方的人會對你不利,鳩兒,剛才我為你打通了丹田氣脈,以後的邊看你的機遇了,兒呀,千萬別步媽媽的後塵,不要令媽媽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