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萬界之尊
萬界之尊 連載中

萬界之尊

來源:google 作者:喜歡玫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雨金 謝盛 都市小說

倒在血泊里的謝盛,猶如大夢初醒,一覺回到幼童時期這次彌補前世所有遺憾,用拳頭轟開一條路!我,無敵!展開

《萬界之尊》章節試讀:

老嫗上下掃視了一圈謝盛,又將目光轉去了趴在謝盛背上的吳瞎子。

「好,好啊,今倒是好生熱鬧」老嫗笑眯眯的向謝盛招手,指了指一旁的石椅

謝盛向老嫗鞠了個躬,背着吳瞎子緩緩走了過去

背上的吳瞎子,聞聲身體一僵,急忙說道「楊嫂嫂近日安好」

老嫗笑容更盛了些,活像是一朵向日葵,慈眉善目

吳瞎子被謝盛慢慢的放在了石椅左側,摸了摸手中拐杖,又摸索了一陣石椅

老嫗看着劉老頭,扭頭看向了夾在中間的謝盛,謝盛扶着有些顫抖的的吳瞎子

謝盛緊挨在劉老頭旁邊,右側肩膀隔着布料,彷彿靠在了鐵板上,左手扶着吳瞎子,那有些瘦乾的身體,不自覺的顫抖抖着

不動聲色看了眼院子,鬱鬱蔥蔥的花花草草,爭奇鬥豔的開放着,門中前植着一顆挺拔的洋桐樹,枝繁葉茂,近乎籠罩着整個院子,一朵朵粉色花朵像小喇叭一樣下垂着,

從紅漆大門到正堂門,一水的青磚鋪路,坐在西北方的石椅上,頂上的白熾燈,小蚊蟲胡亂的飛着,老太太坐在燈下,佝僂着身子,雙手放在風頭拐杖上,和藹的眯眼笑着

「來了,來了」側堂走出來個虎背熊腰的中年婦女,大餅臉單眼皮油光黃皮五短身材,一張大手拎着茶瓶茶罐,另一隻手五根手指攥着四盞素色茶杯

大咧咧的走過來,右手順勢將三盞茶杯,向左側排成一排,緊接着弓着腰,將最後一盞茶杯輕輕放在老太太面前,一張大臉擠着笑,急慌慌的擦了擦右側茶杯內壁

那婦女站直了身子,神氣的將茶罐放在了石桌上,「嘿嘿,看好了,山外的好茶!家裡老二從外面帶回來,說專門讓大傢伙嘗嘗」將手中茶瓶,隨手放在了左側

小心翼翼的打開茶罐,瞪大眼緊着三指,捻出了一撮茶葉,左手拎起茶瓶茶蓋,剎間,一縷縷白煙飄渺在空中,轉瞬被風吹得無影無蹤

婦女左膝蓋緩緩的下蹲了一些,平視着茶瓶,眯着眼,將手中的一撮茶葉,慢慢的灑進茶瓶里,收回右手,左手蓋回茶蓋,站起身子,用袖口擦了下額頭汗

「你幾位呀,就等着吧,這是老二教我的泡茶,你幾位可有的享受嘍」婦女大咧咧的笑,在一旁直立着

「咳咳」老嫗手捂嘴,咳嗽了幾聲,眼睛撇向了婦女

「你們幾位呀,在等等,老二說這東西得泡三分鐘呢」婦女對着三人,滔滔不絕的講着

「虎妞」

「聞到香了沒,嘿,玩意不簡單吧」婦女上了勁,帶着得瑟

「虎妞!」老嫗語氣重了些,在青磚上輕敲了幾下鳳頭拐杖,

婦女臉色一滯,身體僵了僵

「啊啊,您有什麼吩咐啊」扭身子對着老嫗,聲音有些哭喪氣

老嫗微微揚起頭,笑對着,對婦女輕聲說道「去,幫我拿件衣服」

「啊啊」

謝盛看不見老嫗的臉,只覺得婦女身體抖了抖

「好,好…」

婦女形態不穩的走了,宛如踩在軟泥上一樣

老劉頭一直板着一張臉,謝盛在一旁四處張望,吳瞎子摳弄着石椅,老嫗裹了裹外套,又輕聲咳嗽了幾聲,

從老劉頭看到吳瞎子,輕聲說道「今日夜深了,風涼,正清和小二還有這小娃娃就在這裡拿幾件衣服住下來吧,回頭我讓手快的那幾個兒媳婦,給你們騰幾間空房,咱們仨好好敘敘舊」

謝盛見旁邊兩位,一位依然緊繃著身體,一位摳着石椅,他也不好搶先開口說話

氣氛僵了一會兒

老太太依舊笑眯眯的看着仨人

「不必了,老嫂嫂,您身體安康,今後敘舊的時間大把,前幾日聽濕山村楊家孩子都回來了,就來看看孩子」老劉頭緩聲說道,一張嘴拉的很大,硬生生的翹起些弧度。

「哪來的身體安康啊,這幾日身體越發不如從前,前幾日還被小鬼纏身,不知誰傳出去的,家中那幾個孩子急匆匆的就趕回來了」老嫗語氣輕快,笑眯眯的說,雙眼眯成一道縫,盯着劉老頭

「哦,嫂嫂病了」劉老頭挑起眉,瞪大了眼睛,有些擔憂的問道

「哎呀,好幾些日子前的事了,托先祖們的福」

「這居然沒有半點傳聞」劉老頭看上去頗為氣憤

「是我叮囑的不要往外傳,村子裏的人都忙,家中的人不聽,悄悄的傳給了老二老三老五,又傳到你們耳朵里了?」老嫗有些怪罪自責的說道

「咳咳」老太太又輕咳了幾聲

「哦,孝順!那幾個孩子呢」老劉頭問道

「咳咳,那幾個娃娃呀,都大了,各有各的家,回來照料了幾日又回去了」老嫗咳了幾聲,又緩緩道

「哦,家裡又只剩四郎了?」老劉頭咧嘴笑了笑

老嫗有些驚訝,「這幾日,四郎也沒回來過,盡在山間中亂竄,倒也習慣了,孩子喜歡玩就讓他玩,從小也玩到大了」

「咳咳」

「哦,四郎有幾日未回來過了?」

老嫗凝目看着劉老頭

「正清你倒是開始關心四郎了,真算起來也有四五日了吧,以前倒也是這些時間」

「哈哈哈,算了算了,老嫂嫂,咱們聊聊四里坡的事」

「哦,四里坡?出了什麼事?」老嫗扶着茶瓶,緩緩挪動,勾把將幾人茶杯斟上,

謝盛望着橙黃的茶水,將吳瞎子的茶杯向吳瞎子拉得近了些,茶杯上雲霧飄渺,香氣四溢

老嫗勾把給自己斟上,老劉頭看着茶杯,舉起,潤了口唇

老嫗緊接著說「莫不是,要修繕四里坡?這楊家無人但是有幾分余錢,一定全力支持」舉杯飲了口茶

老劉頭將茶杯放下,看着老嫗飲後放下茶杯,輕聲說「關於四郎,我想吳二應該知道一些」

「哦」看着劉老頭,轉移話題,老嫗並未在意,反而好奇的看着吳瞎子

吳瞎子剛捧起茶杯,聽到劉老頭說到他,急忙放下,茶水濺出來了一些

「我昨晚上,見過楊四郎」吳瞎子摳弄着拐杖說道

「哦」老嫗被提起了興緻「四里坡?」

「是!」

「老四去了哪裡?」

「是!」

「是給去他爹燒紙去的嗎?」老嫗面露微笑,看着吳瞎子,好奇的問道

「他是這麼說的」

「呵呵呵」老嫗輕呵呵的笑了起來「還算孝順」

「只是」

「只是?」

謝盛看着吳瞎子與老嫗對話,他插不進去話,拿起茶杯,湊到嘴角,輕盈一口,好茶!!不由得在心中驚呼,上好雨前龍井!就算是泡法下乘,依然難抵天賜之資,這是黑道謝盛的飲茶多年所得來的經驗

暴殄天物,這種茶居然用了這種泡法

「只是?」老嫗又追問了一遍

吳瞎子支支吾吾的說道「昨天晚上………」

「什麼!」老嫗瞪大眼睛,也有些失態,急忙扭頭看着臉色鐵青劉老頭,深吸了一口氣

「這…」

劉老頭放下茶杯,看着老嫗,老嫗回過神,憤怒的用鳳頭拐敲着磚地

謝盛在旁邊靜靜觀看

《萬界之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