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萬古第一婿
萬古第一婿 連載中

萬古第一婿

來源:外網 作者:純情犀利哥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純情犀利哥 都市言情

許無舟穿越了,驚愕的他發現自己成了上門女婿,不只是公認的廢物蛀蟲,還在新婚之夜躺在了新娘閨蜜的床上。吃頓飯卻誤入青樓,清冷的妻子對他失望透頂,老丈人打發他去家族武堂,任他任生任滅。可他卻因為穿越,得到了一隻破破爛爛需要依靠吞萬物才能修復的輪迴碗,而每修復一道裂縫就會反饋他力量。吞一塊鐵,獲得一牛之力;吞一塊銀,境界提升一重;吞一塊金,戰技修至大成。……於是,許無舟開啟了他放蕩不羈的人生。展開

《萬古第一婿》章節試讀:

第八章再次回到武堂時,夕陽都已經落下,武堂的弟子都已經離開。
許無舟特意看了一眼兵器庫,兵器庫大門上多了一把大大的鎖。
「上把鎖,這些人就走了?」
許無舟原本以為武器丟了一次,這些人會派人留守,可沒有想到這些人上把鎖就直接走了?
「這是瞧不起誰呢。」
許無舟很不滿,這點小手段就想阻攔自己的高超偷術?
他們太侮!辱!人!了!所以許無舟向著武器庫再一次走過去了,黑碗接觸到鐵鎖,鐵鎖直接被吞了。
武器庫補滿了武器,許無舟當然不會客氣,直接以黑碗直接吞了,黑碗中的液體變成了七十一滴。
看着空空如也的武器庫,許無舟嘀咕道:「明天你們就會明白神偷不可辱。」
武堂空空如也,許無舟在一塊石台上坐下來,他心念沉浸在黑碗中,黑碗中的液體在他的控制,一滴進入他的體內。
和之前的感覺一樣,劍意和血色液體融合,化作暖流流淌到他四肢百骸,許無舟清晰的感覺到一股舒暢感。
隨着血色液體和劍意不斷的融入到他體內,他的氣血在瘋狂的提升。
如果把他當做是一個池塘的話,血色液體產生的血氣,就如同是溪水,源源不斷的流淌到他的體內,池塘的水以可見的速度在灌高。
十滴就讓許無舟身體有着一種變化,許無舟知道,這是境界在提升。
十滴,四重!二十滴,五重!三十滴,六重!四十滴,七重!五十滴,八重!六十滴,九重!難以想像的提升,誰的修行能如此?
普通人,都是一點一點的積累血氣進而做到突破,可許無舟……卻是直接血氣如溪流流進去,這簡直是逆天啊。
半天時間,不,應該是半天時間都沒用。
他就從手無縛雞之力達到擁有九牛之力。
此時他感覺他體內的力量全部爆發出來,怕足以碎石裂鋼了。
「黑碗產生的液體,能如此提升境界的,太嚇人了。」
許無舟內心依舊不能平靜,誰修行能這樣?
他吞了吞唾沫,如此恐怖的能力讓他有些口乾舌燥。
當然,許無舟也欣喜,這等於是給他的修行之路開了一個外掛,這樣他還怕追不上別人?
「氣血境九重,在武堂所有弟子中,應該能排進去前五。」
許無舟嘀咕,根據記憶,武堂弟子達到氣血九重的不超過五個。
氣血九重,在臨安城年輕一輩中也算一個人物了,能入後天境就算是優秀了,畢竟六大世家家主也都只是先天境。
以他現在的實力,在臨安城的年輕一輩中,不算是丟臉的存在了。
當然,許無舟不知道,他擁有的氣血九重擁有九牛之力,別的修行者,達到後天境才能達到九牛。
劍意養體,豈能是別的修行者能比的!許無舟又想到秦立和六大世家家主也只是先天境,他多弄點金屬,是不是很快就能達到先天境。
這麼一想,許無舟對那萬兩白銀越發的期待想要了。
感受着黑碗里還餘下的十一滴液體,許無舟心想着要不要繼續吸收時,他的耳根突然一動,目光看向一個方向,見到有兩人鬼鬼祟祟的偷摸進武堂。
藉著月光,許無舟認出這兩人是誰。
石磊、石森兩兄弟,臨安城一個小世家的子弟,許無舟的狐朋狗友,他敗家時兩人都喜歡跟在他屁股後,後來許家的財產被秦立強管了之後,這兩人就再也沒有找過他。
「他們來幹什麼?」
許無舟疑惑,石磊石森兩兄弟也見到了在月光下的他,兩人一喜,迅速的一前一後把許無舟夾在中間,背後的長刀抽出來。
就算是傻子,許無舟也看得出來他們不懷好意,許無舟皺眉道:「你們想做什麼?」
「嘿嘿,你怪就怪秦立,你做出這樣的禽獸事,秦立居然也不弄死你,那隻能我們來了。」
石磊說道。
許無舟皺眉:「你們是林青瓷派來的?」
「那小娘們怎麼能請的動我們,就是因為那小娘們辦事不鬧靠,所以今日才來殺你。」
石森哼道。
「你們要殺我?」
許無舟望着這兩人,身體微微繃緊。
「怎麼?
很意外嗎?
你難道以為我們當初陪着你紙醉金迷就真把你當兄弟不成,我們只是覺得有一個傻子願意請喝酒,幹嘛不去。」
石磊嘿嘿道。
許無舟看着他們說道:「確實有些意外,不過意外的是,不是林青瓷那是誰想殺我?
謝廣平?」
「這你就不用管了,看在往日的份上,我們才和你廢話幾句。
你要是識趣,就自行了斷,免得髒了我們的手。」
石磊揮舞着手中的刀陰森森的對許無舟道。
「你們就這麼確信能殺的了我,就不能是我殺了你們?」
許無舟問着他們。
「哈哈哈!」
兩人聽到一個大笑話似的,笑的前俯後仰。
他們和許無舟花天酒地多少次,對這個人何其熟悉,他連一隻雞都掐不死吧。
他們都無法理解,這個蠢貨天天哪裡來的自信?
「來,刀給你,你來殺我們。」
石磊大笑間,把手中的刀丟到許無舟面前,「哈哈哈,你拿得起刀嗎?」
許無舟雖然知道他在所有人心中很廢物,可沒有想到廢物到讓人如此輕視。
有人來殺他,別人都把刀丟到他腳下讓他殺。
太尼瑪的噁心人了!「哈哈哈,把刀撿起來啊,來,往我身上砍,砍死了我,算你厲害。」
石磊往許無舟走去,他們以前就喜歡逗這個傻子,這是他們的歡樂。
一個廢物,就算讓他砍,也砍不到他們。
「還愣着幹什麼啊,趕緊來殺我啊。」
石磊往許無舟走過去,用手指着許無舟笑道,「廢物,你不會連砍人都不敢吧。
也是,你可是連血都不敢見。」
「哎呀,居然揚起了刀。
怎麼?
被我激怒要砍我啊,哈哈,快砍給我看啊。
你敢不敢啊,不敢的話,要不然我走到你面前讓你砍?」
許無舟都被石磊罵的臉紅了:這到底得多麼無能,才能讓人這樣欺辱嘲諷啊,羞恥啊。
看到許無舟臉紅,石磊笑的更囂張了:「被說中臉紅了,許無舟,在你死之前,我們就和你說個實話,在我們眼中,你連一條病狗都不如,愚不可及的蛆。
怎麼?
舉那麼高,往我身上砍……」石磊還在譏諷,見許無舟一刀砍下來,他臉上帶着譏諷,這樣一刀他輕易就能避開。
可刀下降了一半,速度突然暴漲,這種速度快到讓石磊色變,他驚恐的想要往後,可是來不及了,只能用手向著前面擋了過去。
「啊!」
一聲慘叫,隨着血液迸發,一條手臂被生生斬斷,石磊疼的在地上打滾。
而這時候,許無舟走前一步,腳狠狠的踩在對方的腦袋上,腳尖用力,直接刺入了對方臉中。
「還從來沒見過有人如此強烈求別人砍他,這樣的願望我豈能不滿足。」
許無舟說話間,腳下的力量再加幾分,猩紅的血液順着他的臉流淌出來。
……

《萬古第一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