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偷心小女醫
偷心小女醫 連載中

偷心小女醫

來源:google 作者:夏至花開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白卿卿 秦子正 穿越重生

「妳就是老莫頭在信里提過的那個又機靈又刁鑽又厲害的小徒弟?」白卿卿嘴角一抽,不卑不亢道:「機靈我不否認,刁鑽勉勉強強,厲害看要對誰」幾個家丁敢怒不敢言,他們就不明白了,相爺身居高位,手握重權,憑啥對一個小丫頭如此禮遇?展開

《偷心小女醫》章節試讀:

一個月後,他倒是要看看,她如何跪倒在他的腳邊,哭着哀求他饒恕她一條小命。
——————————
趙御辰臉上的狠意並沒逃過白卿卿的雙眼,若是換成旁人,定會被這個男人身上所迸發出來的冷意給嚇得汗毛倒豎。
可白卿卿對此卻是不以為然,趙御辰越是發怒,她便整得越是開心。
事實證明,正式接受治療之後,在墨園裡被當成神一般敬仰的七爺趙御辰,確實嘗到了被整的苦果。
那小村姑不但每天逼着他吃平時不喜歡吃的東西,喝平時不喜歡喝的苦藥。
就連他平時不喜歡做的事,不喜歡聽的話,包括喝多少酒,什麼時候睡覺,幾點起床這種瑣事都被她完全掌握在手中。
有那麼一刻,趙御辰突然生出了一種錯覺,白卿卿就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蟲,清楚的知道他討厭什麼,喜歡什麼。
最可恨的就是,但凡他討厭的東西她就一定會逼着他去做,但凡他喜歡的東西,從此都與他無緣。
要不是他腦海中還殘存一絲理智,他真想立刻就將那該死的小村姑給活埋了。
秦老丞相三五不時就會親赴墨園來打聽治療情況,當他得知連皇上都要忌憚三分的七爺被白卿卿給整得人不人鬼不鬼時,心底頓時生出一股不妙之感。
「七爺,聽說卿卿那丫頭前些日子正式給您治療眼疾,到現在為止也過去了有些日子,不知七爺的眼睛較之從前不知是否恢復了一些?
您要是覺得卿卿那丫頭沒什麼大本事,不如就此把人放了,也免得讓她留在這裡繼續惹七爺您的不快。」
老丞相這番話聽上去是為了趙御辰在着想,實際上卻是為白卿卿脫難。
要知道,七爺身份與眾不同,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染指和褻瀆的。
白卿卿年紀尚小,為了一時之氣和七爺簽下賭約,若真丟了性命,他可是沒法子向老友交待的。
七爺不念僧面念佛面,看在他老頭子這些年在朝廷上立下無數功勞的份上,相信這點顏面還是能給得起的。
趙御辰聞言之後淡笑了一聲:「莫非秦相是怕我傷了那個丫頭?」
「呃……七爺向來都有容人之量,自然不可能真的和一個小丫頭片子去計較的。」
對方自嘲道:「如果我真有容人之量,當年那場悲劇,也就不會發生了。」
秦子正猛然抬頭,就見趙御辰的臉上流露出些許懊悔和自責的神態。
他心底微微一酸,「七爺又何必這樣妄自菲薄,當年皇……當年夫人離世之後,七爺為了懲罰自己,在夫人靈前跪了七天七夜沒合眼,最後竟生生熬瞎了自己眼睛。
為了當年那個錯誤,七爺不但落下了殘疾,甚至還放下了手中的權勢,將自己關在墨園隱居起來為夫人贖罪,此等行為,連上天都感動了,更何況是九泉之下的夫人……」
門外正端着熬好的中藥準備給趙御辰送過來的白卿卿,在無意中聽到這句話後,腳步猛然一頓。
她的腦海中不斷重複着一句話:七爺為了懲罰自己,在夫人靈前跪了七天七夜沒合眼,最後竟生生熬瞎了一雙眼睛……
生生熬瞎了一雙眼睛?
是這樣嗎?
那個人的眼睛,竟是因為他逝去妻子而瞎?
他手中那滔天的權勢,竟是因為他逝去妻子而棄?
這些問題的答案,從她踏進墨園的那一刻開始,就在她心底生了根,發了芽,想去探知,卻又害怕聽到真正的答案。
如今答案輕飄飄地落入她的耳中,她一時之間竟不知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是驚訝?
是憤怒?
是難過?
還是痛苦?
情緒大受憾動的白卿卿一時之間失了神智,捧在手中的葯碗竟差一點摔落在地。
一道黑色的身影在眼前閃過,待白卿卿回神的時候才發現,一把接住葯碗的,竟是趙御辰的侍衛明昊。
「白姑娘,妳沒事吧?」
她傻傻地回過神,搖了搖頭,「沒,我沒事!」
兩人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大,卻還是驚擾了屋子裡正在說話的趙御辰和秦子正。
「是卿卿來了嗎?」
秦子正的聲音從裡間傳來。
這一刻,白卿卿很有一種逃跑的衝動,雙腿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幾步,隨後才想起自己現在的身份。
她捧着葯碗,硬着頭皮跨進房門,就看到秦子正面帶笑容地看着自己,而眼盲的趙御辰雖然看不到她的樣貌,一雙彷彿能將人看穿的雙眼,還是準確無誤地落到了她的身上。
明知道他的眼睛沒有焦距,她還是被那凌厲的視線逼得有一剎那的退怯。
前陣子她一直仗着自己是大夫的身份發了狠的整她,而他無論被自己逼到什麼地步,都一聲不吭的死忍着。
他的隱忍,為的或許並不是什麼賭約,而是一種對光明的執念,潛意識裡,他把她視為救星,希望能等來奇蹟。
而她呢,卻因為記掛着心頭的不滿,一次又一次給他臉色看,甚至用幼稚可笑的行為來報仇他當年……
想到這裡,白卿卿心頭一窒,急忙避開趙御辰那好似在探究她的雙眼,將手中的葯碗放在桌上,說了一句趁熱喝掉,便尋了個自己還有事的借口,轉身走了。
「咳!」
秦子正輕咳了一聲:「卿卿這丫頭還真是一隻難服管教的小皮猴子,見了我這老人家居然連招呼也不來打一聲,虧我還一門心思地在這裡為她脫罪,真是個沒良心的小東西。」
趙御辰雖然眼不能見,可是剛剛,他卻彷彿從白卿卿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不對勁。
往日那丫頭每次見了自己都要調侃戲謔幾句,今天倒有些出人意料,似乎把他視為了毒蛇猛獸,躲避得那麼明顯。
就算他口口聲聲說要殺她,也沒真的對她做出什麼傷害之舉吧?
接下來的幾天,天色陰霾,細雨綿綿,以至於十月中旬的京城,漸漸有了冬日的氣息。
趙御辰最近的情緒變得有些喜怒無常,一方面是因為自己保持多年的習慣被白卿卿惡意打斷,另一方面,每到雨季降臨,就會引得他舊疾複發。
十五歲那年,他為了馴服一匹烈馬,不幸摔斷了右腿。
雖然骨頭後來被接了回去,可每到陰天下雨時,傷口處就會隱隱作痛,酸脹難忍。

《偷心小女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