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替婚新娘,腹黑老公悠着點
替婚新娘,腹黑老公悠着點 連載中

替婚新娘,腹黑老公悠着點

來源:google 作者:藍芯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藍芯琳 鄒芯琳

孤兒院長大的藍芯琳,被領養進了豪門,卻沒想到做了豪門家的替婚新娘;「呦,挺漂亮的嗎?怎麼樣,沒穿過這麼好的婚紗吧,皺...不對,應該叫你藍芯琳!」皺芯琳看着諷刺自己的藍家千金小姐藍妙涵,內心陣陣刺痛,抱怨,流淚,世界都是灰暗顏色;「為什麼當然父母要丟棄我,成為孤兒,在這個世界孤苦伶仃的受折磨?」「為什麼要被藍家收養,做她們的替婚新娘?新郎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傻子?」「殘疾?」「低能兒?」「...」鄒芯琳,你的人生真的是灰暗顏色嗎?展開

《替婚新娘,腹黑老公悠着點》章節試讀:

  從小藍芯琳就害怕老鼠。

  還在孤兒院的時候,老鼠會大半夜的滿屋子亂竄,有時候甚至會在床底下咯吱咯吱的啃腐朽的床板。
但是幼兒園老師說現在是睡覺時間,不能隨便從床上起來。

  小小的藍芯琳就只好側身避開老鼠啃咬的地方,死死咬住唇瓣,以免因為害怕發出聲音。

  不聽話的孩子是沒有飯吃的。

  從前藍芯琳覺得這個規定不近人情又冷血。
但是隨着年齡的愈發增長,她意識到,只有孤兒院有足夠的錢,才能夠把溫情分給每一個小朋友。
否則,只有好孩子才能分到更多的飯因為只有好孩子才會去體恤孤兒院的不易,只有好孩子才會去努力賺錢……然後把賺到的錢拿去養活壞孩子。
因為大家都是同伴,要互相幫助的,不是么?

  這就是為什麼這家孤兒院虧損十幾年,卻仍然沒有解散的原因。

  所以她一直在努力,想要讓孤兒院有充足的資金,讓每個孩子都能快樂成長,而不是勻出自己必要的口糧給別人,如此艱難的生活着。

  即使犧牲自己的後半輩子幸福。

  「……」

  藍芯琳從睡夢中醒來,覺得腦仁疼。

  夢見一晚上的老鼠在追着她,最後出現了一個穿着西裝的老鼠先生,把那些壞老鼠都打跑了。

  「這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夢…」藍芯琳晃晃腦袋,看能不能晃出水。

  因為這個夢,藍芯琳醒的較早。

  「才六點多…還是不要麻煩小蓮了。」
藍芯琳有些口渴,打算自己下樓去找水喝。

  她躡手躡腳的開門,怕吵醒了還在睡覺的人。

  不過她顯然錯估了傭人們的工作時間段。

  才六點多,樓下已經有人在低聲交流。

  藍芯琳才走到拐角,原本打算出去打個招呼,但是聽到他們在談論自己,就停下了腳步。

  「什麼龍太太少奶奶,不就是和我們一樣服侍少爺生活的下人嘛?
哦,她可能名頭好聽點,也充其量算個高級女僕吧。」
音調揚起,聽着尖酸刻薄。

  「結婚當晚,少爺連碰都沒碰過她。
我瞧得真真的!
這才第一天啊,連慣常有的圓房都沒有。
可想而知這女人是多不招少爺待見了,當免費的擊.女咱少爺也嫌棄。」

  「不說是新來的少奶奶是藍家人嗎?
怎麼和鄉下進城的土包子一樣?」

  「她還總是沉默,被欺負了也沒什麼關係,性子軟的很啊。
柿子總還是挑軟的捏比較好。」

  「對啊對啊,反正少爺也不喜歡她,她自己性子又軟,被冒犯了也會嬌滴滴的說聲,沒~關~系~」

  最後的那句話,是男佣捏着嗓子說出來的,語調噁心,帶着慢慢的惡意。

  「哈哈哈…這種暗中欺負豪門千金的感覺真好,我突然理解為什麼大人物都喜歡欺負我們這些小老百姓了。」

  「可不是,那些大人物一個個,呵,好像我們跪.填他鞋底都是我們的榮幸。」

  「不過少爺和他們不一樣,少爺威嚴又寬容…啊,好喜歡少爺。」
女傭邊說邊捧住臉。

  藍芯琳躲在拐角後面,聽着他們的話語,肩膀顫抖,眼睛也覆上水光。

  她非常想衝出去,大聲質問他們:我和你們什麼仇什麼怨,你們要這麼對我!
欺負別人很好玩…嘛…?

  「她和你們無仇無怨,你們為什麼要這麼欺負她?」

  好像,小蓮代替他說了。

  「是,她是富家千金,她性子是軟,好欺負,軟包子,但這都不能構成你們欺負人的理由啊!
少奶奶寬宏大量不說你們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我會告訴少爺,看看少爺容不容許你們在這裡胡說八道!」

  最後一句,小蓮喊得都破了音,也破開了藍芯琳的心防。

  她眨了眨眼,兩顆圓滾滾的淚珠砸落在地板上。
怕被傭人們發現,她趕忙着回了房間。

  她背靠房間門,輕輕喘氣。

  小蓮出聲為她伸張不平,這是她沒有想到的事情。
她真的真的,非常感動。

  藍芯琳想,以後要對小蓮更好一些。

  今天過的異常順利,沒發生任何意外。

  藍芯琳享受了大廚所做的一日三餐,做的還都是自己喜歡吃的食物。
在餐桌上和龍辰淵就該不該害怕老鼠進行了一番交談。

  下午坐在空無一人的後花園鞦韆上看了看書。
因為藍芯琳今早才聽到那些惡意的話語,除去小蓮,她暫時沒辦法很好的面對任何一個傭人。

  晚上用特製的花瓣泡了澡,感覺整個緊繃的神經放鬆了。

  藍芯琳坐在浴缸里,盯着天花板上,有着繁複花紋的吊燈發獃。

  宛若醜小鴨變成白天鵝,從為生計奔波的貧民突然搖身一變,成為傭人口中的「少奶奶」。

  她還不能很好的適應這種生活。

  「新娘子要在第三天回門。
聽說你們藍家是大家族,對這種規矩看重的很呢。」

  替嫁的第三天,小蓮這麼對藍芯琳說道。

  因為完全沒有娘家的概念,所以完全沒有想到這點的藍芯琳有點懵,「好…好的。」

  做戲做全套,沒毛病。

  至於那掛名的養父養母,藍芯琳覺得他們也不會在意這種習俗的。

  「既然我要回門,那我把龍辰淵也一起叫上。」
藍芯琳打算去書房看看。

  「少爺的話,今天好像有事出門了。」
小蓮提醒她。

  「也就是說,我得一個人回門…」藍芯琳覺得那個場面可能很尷尬,想等的人沒來,反倒是我這個便宜女兒一個人回來了。

  但是規矩還是不能廢的,掛名女兒也是女兒。
若是自己不守規矩,不知道藍家會不會對連心孤兒院做什麼…

  沒辦法,藍芯琳讓小蓮準備了些禮物,自己一個人回了門。

  藍芯琳作為掛名的龍太太,並不知道龍家司機的聯繫方式,她也不大好意思用。

  藍芯琳隨便叫了個的士,拎着禮品就回門。

  在車子到達藍家時,養父藍永.康看見了藍芯琳,急忙帶着一大家子人出門迎接。

  藍芯琳看着這一股打群架的氣勢,深感不妙。

  「琳琳啊,你可算是回來了…這三天,我和你媽媽盼星星盼月亮的…」藍永.康的話語戛然而止。

  「你怎麼一個人回來的?」
藍永.康冷笑,「怎麼,連新婚老公都懶得來陪你?
還指望你能頂點用,結果呢,我們好心給連心孤兒院花了一大筆錢,你卻連個水花都砸不出來。」

  「哎,有什麼話不能進來說的。」
養母笑的滿臉褶子,「所以琳琳,你和龍二少上床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