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甜妻不乖:總裁請讓開
甜妻不乖:總裁請讓開 連載中

甜妻不乖:總裁請讓開

來源:google 作者:歡喜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宮浩雲 林樂瑤 現代言情

她只是一個存在感低,不貧困也不太富有的普通女大學生,為什麼會被人無緣無故地抓起來還被吃干抹凈!復仇?這和她有什麼關係?訂婚了?她才不當第三者!失憶?這麼俗套的劇情怎麼會發生在她的身上?金貴無雙的冷情總裁、粉絲無數的雙面影帝、洒脫不羈的大哥……這些人都和她不是一個世界的好不好?為什麼都圍繞在她周圍?她只想說:還我清凈單純的生活好不好?帥得不可思議的小男孩瞥她一眼:「媽咪,不要做夢了...展開

《甜妻不乖:總裁請讓開》章節試讀:

「不要——你放開我——」
—————————
南宮浩雲竟然真的放開了她,離開她的身體:「好啊,總是我主動也沒意思,你若是想走現在依然可以走。」
林樂瑤瑟瑟發抖,坐起身來,卻不敢真的離開。
「既然不走,那好,從今天開始,你乖乖地呆在我身邊,不要和別的男人勾勾搭搭,尤其不要去惹秦瑟風,做個聽話的好姑娘,說不定哪天我會告訴你林正源的下落。」
似乎下定了決心一般,林樂瑤定定地看着南宮浩云:「要多久,我要在你身邊呆多久你才會放了我,放了他?」
南宮浩雲似乎沒有想到他會這麼痛快地答應,頓了頓才慢慢道:「等到我厭倦。」
隨即又笑道,「你放心,要我厭倦一個人會很快,你不會以為你的魅力大到我永遠不會厭倦吧。」
林樂瑤閉上眼睛,深深地呼吸,慢慢道:「我要得到他很安全的保證。」
南宮浩雲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沉聲道:「讓他接電話。」
等了幾秒鐘,隨即笑着對林樂瑤遞過手機,林樂瑤看了他一眼接過電話,遲疑地輕聲道:「喂!」
那邊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是瑤瑤么?」
林樂瑤的眼淚瞬間決堤,嗚咽着道:「你在哪裡?
為什麼不來找我?」
「瑤瑤,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我的公司出了些狀況,多虧南宮先生幫了我,因為有些私人恩怨,我現在國外,南宮先生曾經是咱們家的舊識,說了要好好照顧你,要是沒有他的話,你一個人我還真不放心你留在國內。
本來想要聯繫你的,又怕被仇家找到,所以一直沒有打電話,瑤瑤,」林正源的聲音也帶着哽咽,「瑤瑤,你還好么?」
「我,我挺好的,真的挺好!
你放心吧,快點把問題解決了回來找我我——」話沒說完被南宮浩雲搶走。
掛了電話的南宮浩雲看着哭得難以自已的林樂瑤露出個殘忍的笑容。
「你,你答應我,不要傷害他!」
「這要看你的表現。」
林樂瑤摸了摸眼淚,平息了情緒,緩緩道:「我要怎麼樣你才滿意?」
「聽話,知道么?
小貓咪,我希望你收起你的利爪,好好地呆在我身邊,過來。」
南宮浩雲叫道。
林樂瑤走到他身邊,主動擁抱了這個男人,一滴眼淚落在他了藍色的襯衣胸口上。
當南宮浩雲帶着林樂瑤去公司的時候,引起了寰宇大樓的一陣騷動,他們從來沒見過總裁帶着女伴來公司,這完全在他們的意料之外,而且他們也曾經想像過,即使有一天他真的帶女人來,那也應該是像蔣玲瓏那麼美貌絕倫的女子才對,現在帶來的這個女孩,雖然也很漂亮,但是比起蔣玲瓏那種美得驚人的美女來說,還是有所不如的。
這讓寰宇大樓那些以南宮浩雲作為擇偶標準的單身女員工們頗感不滿,有人卻也看到了一些人生的希望。
「你得笑,這樣繃著臉,會讓人以為是我挾持了你。」
南宮浩雲摟着林樂瑤走進了他的專用電梯。
電梯里的他扶起林樂瑤的小下巴,在她唇上印下一吻:「你這個笑很不好看,我不喜歡。」
林樂瑤哪裡笑得出來,又試着笑了一下,南宮浩雲又在她唇上輕點一下:「還是不行,比哭都難看。」
林樂瑤哭喪着臉說:「我真的笑不出來,不要為難我了。」
「笑不出來,莫非你想哭么?」
他的唇角掛着笑,聲音卻愈發陰沉了。
死也笑不出來的林樂瑤只好用別的方法去取悅這個陰陽怪氣的人,她踮起腳尖湊上去主動吻上他的唇。
南宮浩雲露出笑容,合臂抱住了林樂瑤,並且加深了這個吻,好幾天沒吻她了,記憶中的味道還是這麼美好,南宮浩雲沉迷其中,轉而又想起她昨晚和秦瑟風呆了一晚,突然暴怒起來,親吻她的動作粗暴起來,林樂瑤不知道他為什麼又發怒,只好攀着他的脖子,免得自己沉下去,任憑他予取予求,似乎在無邊的海洋中尋找到一塊飄來的救命木板。
三十六樓到了,電梯門緩緩打開,直通南宮浩雲的辦公室,他的辦公室佔據着整個三十六樓,只是除了他之外,還有他的特別助理也在三十六樓,這個時候正很認真地盯着兩個吻得難捨難分的人。
南宮浩雲放開林樂瑤,轉眼看向看得正認真的特別助理——蔣寒池,蔣寒池忙離開電梯口回到自己的隔間。
林樂瑤這才發現已經到了,而且還有人圍觀,臉紅得像煮熟了的蝦米,看着她害羞的模樣,南宮浩雲露出個笑容,摟着她走到窗前:「這座大樓是我的,從這裡可以看到大半個城市的風景,站在這裡,很有一種君臨天下的感覺。
你看看!」
林樂瑤慢慢地才收了羞澀,看了一眼慢慢道:「我怕掉下去。」
「有我在你身後,你怎麼能掉下去。」
他笑得若有所指。
「你在我身後我才怕掉下去,我怕你推我下去。」
林樂瑤不知不覺就諷刺出聲。
「哈哈,我就喜歡你偶爾伸出利爪撓一下,平時都乖乖的樣子。」
他大笑出聲,在她身後摟住她腰肢,頭放在她肩上,用着幾乎呢喃的聲音道:「昨晚我一直都沒睡,我想睡一下。」
「那你去睡啊。」
對他突然的變化她有些措手不及。
南宮浩雲來到最裏面的卧室,躺在床上指了指旁邊的被子。
林樂瑤拿過被子給他蓋上:「我去外面等你。」
卻被他拉住手臂,沒有辦法,她只好坐在他身邊,看他閉眼入睡。
過了一會兒,他似乎睡著了,林樂瑤便要起身,南宮浩雲卻猛地睜開眼睛,定定地看着她,抓緊她的手不放開,她只好又坐下。
過了一會兒她自己也有些困了,從昨天到今天,她也一直沒有休息,各種事情發生得令她情緒大起大落一切都措手不及,不知不覺靠在他身邊也睡著了。
再一次醒來,竟然已經是黃昏了,她一睜眼就看見窗外的夕陽,霍地坐起來,南宮浩雲也睜開眼睛,看看窗外,面色極其震驚,倒把林樂瑤也嚇了一跳,他怎麼了?
「我睡了多久?」
他表情嚴肅地問。
「我——我也睡著了,不知道——」林樂瑤忙回答,這種狀態的南宮浩雲她還從來沒見過。
南宮浩雲從床上跳下來跑出去喊道:「蔣寒池,現在幾點?」
蔣寒池從旁邊房間晃晃悠悠地過來:「六點半,怎麼了?」
「天哪,我們什麼時候來的?」
「大約十點。」
「我,我睡了八個多小時!」
南宮浩雲這句話有着隱忍的激動,平時一向都冷冰冰面無表情一切都似乎與他無關的蔣寒池竟然也瞪大了眼睛,這是認識蔣寒池之後,林樂瑤第一次看到他有這種表情,這兩個人到底在搞什麼鬼?
「莫非,你平時從來不睡覺的?」
林樂瑤不可思議的猜測。
「他,他還真沒怎麼好好睡過!」
蔣寒池先回過神來,對林樂瑤道,「莫非,莫非是因為你在,你在,所以他能睡得好?」
「我?」
林樂瑤指着自己,這是什麼邏輯?
南宮浩雲現在也平靜下來,看着林樂瑤的眼神有些複雜起來,被他的眼神看得心裏怪怪的,這種眼神不是他平時那種冷冰冰,也不是嘲諷,而是某種深切的她完全不明白的東西。
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她叫起來:「那天晚上你不是睡著了么?
在我床上。」
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眼神,她瞭然地指着他:「那天晚上你沒睡着?」
這是一個什麼人?
她現在對南宮浩雲的好奇心超過了恐懼。
看他神清氣爽地用餐,她又一次問道:「你真的,從來都睡不着么?」
南宮浩雲抬頭看她一眼:「從來睡不着的人早就死了,快吃吧,不用瞎猜了。」
不甘心的林樂瑤又看向一旁一起用餐的蔣寒池,蔣寒池聳聳肩不準備發表任何意見。
「小女孩,我允許你更近一步地了解我。」
他湊近她輕聲道,「若是你好好獃在我身邊,一定會發現更多意想不到的事。」
「哼,誰想了解你。」
她不敢說出來,心中卻嫌棄地腹誹着,開始用力地切着面前的牛排,然後狠狠地放到嘴裏,用力咀嚼。
她不曾注意到南宮浩雲的看着她的表情也前所未有地溫柔,蔣寒池看看林樂瑤又看看南宮浩雲,表情依然冷峻,只是眼中也帶着些許笑意。
這次晚餐是在寰宇集團的頂樓餐廳進行的,無比和諧無比輕鬆的就餐結束後,南宮浩雲對蔣寒池道:「今晚你回去看看你家老爺子吧。
不用你開車送我回去了。」
蔣寒池不屑地撇撇嘴:「別說得自己像好人一樣,以前孤單寂寞就拉着我,現在有了伴侶就把我撇開,我要是想見他,那次慈善晚宴的時候我就回去了。」
南宮浩雲瞅他一眼道:「你這張損人不利己的嘴什麼時候積點德,你受歡迎的程度不遜於秦瑟風。」
「哼哼,還是謝謝了,今晚就不打攪你們,我先放假了,也許你現在開始覺得我礙眼,可以放我走了!」
「哼,想得美,明天照常上班。」

《甜妻不乖:總裁請讓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