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天機門
天機門 連載中

天機門

來源:google 作者:鯨嗅薔薇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俞瑤 姜塵 都市小說

天機門,龍國神秘而又悠遠流長的古老門派,蘊藏着無數古老的傳承巫醫、武學、奇門遁甲、術數、兵法、風水……天機門門主更是諸學兼具,學究天人身為天機門少門主的姜塵,卻奉師命當了三年上門婦婿,備受欺凌只為紅塵歷練,磨礪心性當他被妻子公然休夫,於滾滾紅塵的精彩生活,方才拉開序幕……展開

《天機門》章節試讀:

「這個該死的賤人,真是太無恥了。」

「居然關機,難道你認為這樣,就能搶走我的老公嗎?」

「只可惜,我老公愛我至深,你這種卑賤的東西,又怎麼可能搶走他?」

車水馬龍的大馬路上。

開着紅色超跑的盛明雪,咬牙切齒道。

「打你電話只是想要早點找到我老公而已。」

「既然你愚蠢地認為,關機就能阻斷我跟我老公聯繫,那我就更要找到他。」

「等我找到他後,一定讓他親自告訴你,他只是利用你氣我而已。」

「也好讓你這種賤婢認清現實,知道你天生就只有被利用的份兒。」

她怨毒而又尖酸刻薄地自語完,她的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

看了看手機,打來電話的是她父親。

「爸,難道是我老公回酒店找我了?」

盛明雪連忙接聽,迫不及待地問道。

「不是。」

盛星海的回答,讓她直接就失望了。

「是季總已經收到俞瑤被你老公搶親的消息。」

「他為了泄恨,要逼我交出俞瑤那賤人媽媽的屍體,將其碎屍萬段。」

「還要拍成視頻發給俞瑤那賤人,讓她知道讓他顏面掃地的後果有多可怕。」

「只不過不知道姜塵對此事態度如何,我故意拖延,特意打電話來問問你。」

「要是你已經追到他,就直接讓他來決定。」

「如果他連季總的面子都不買,肯定是比季總還要厲害的人物,我們盛家可就真的要崛起了……」

盛明雪聽到這裡,就直接打斷了盛星海的話,道:「俞瑤那個不要臉的賤人,居然毫無自知之明地想要跟我搶老公。」

「我沒有追到我老公,想打她電話問清楚,她竟敢關機。」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把那賤婢媽媽的屍體交出來就是。」

「我老公愛我多深,你又不是不知道,擔心個什麼勁兒?」

盛星海聽到俞瑤這種行為,也直接怒了:「這個該死的賤人,也不看看她是個什麼東西?」

「既然如此,那我打電話讓季董直接去醫院,我也趕到醫院把屍體交給他就是。」

盛明雪滿臉怨毒地點頭:「我也趕去醫院。」

「反正我老公愛我愛得發狂,俞瑤那種賤婢根本就不可能搶走他。」

「現在我只想親眼看到,那賤人的媽媽被碎屍萬段的場面解解恨。」

說完,她就掛斷了電話。

另一邊。

姜塵等人,都盯着被龐會調出來的監控畫面。

是盛家人從協和醫院停屍間抬出屍體的場面。

「塵少,看他們抬屍體的畫面,抬的絕不是屍體。」

「否則,不可能是這般景象。」

「所以,這必然只是掩人耳目的手段,少夫人媽媽的遺體,肯定還藏在協和醫院的停屍間。」

沈風徑直就用很篤定的語氣說道。

「許際,直接去協和醫院。」

姜塵點了點頭後,徑直就對開車的許際道。

「好的,塵少。」

許際毫不猶豫地恭應道。

本就很快的車速又加快了幾分。

沈風除了最好修武外,還有敏銳的嗅覺及觀察能力,最擅長追蹤。

凡被她追蹤的存在,不管有多會隱藏,最終都會無所遁形。

外加姜塵也早就看出問題。

所以,俞瑤媽媽的屍體,肯定是藏在協和醫院的停屍間。

此時的俞瑤,滿臉悲愴,眼中有淚花閃爍,卻強忍着沒掉出眼淚。

姜塵沒有說話,只是更緊地將她的手握在手心裏。

血濃於水。

現在涉及的始終是她媽媽,且下場非常的悲慘。

任何的寬慰都難有作用。

沒多久,他們就來到了協和醫院,在停車場停好了車,徑直來到停屍間。

「各位,不好意思,這件事……是由我們醫院腫瘤科主任負責。」

「他還特別交代,不管誰要取走劉玉翠女士的遺體,都必須由他親自決定。」

「所以,非常抱歉,即便是她女兒,我也不敢擅自將她的遺體交給你們。」

停屍間的負責人是名瘦削的老者,滿臉無奈地說道。

他還是個酒鬼,喝得瘦削的老臉紅彤彤的,說話時都有濃郁的酒味在瀰漫。

雖然這是很無恥也很沒道理的要求,姜塵也知道跟他無關。

「既然如此,那就有勞老伯,將這位主任請來吧!」

姜塵很平靜也很有禮貌地說道。

「先生,老漢見您人不錯,好心提醒您一句,還是算了吧!」

「逝者已逝,正所謂人生如燈滅,後面如何逝者也不知道。」

「相信俞小姐的媽媽,肯定也只希望她好好活着,沒必要招惹麻煩,讓她媽媽在天之靈都難得安寧。」

瘦削老者很是無奈地說道。

「多謝老伯提醒,但今天不是我們有麻煩,而是這位身為醫者卻無仁心的畜生有麻煩。」

姜塵依舊淡然地說道。

這讓老者的臉上都不由得露出驚喜的神色。

「既然如此,那老漢現在就去找他前來。」

說完,他就快步離去。

一副恨不得快點讓那腫瘤科主任付出代價的模樣。

沒多久,瘦削老者就帶着一名戴着眼鏡的中年男子前來。

當他看到俞瑤,臉色瞬間就陰沉下來。

「老魏,你搞什麼鬼?」

「她媽媽的屍體,不是早就被盛總帶人領走了嗎?」

「你是不是又假酒喝多了,搞得神智不清?」

他直接止步,看着負責看停屍房的老者惱怒地說道。

老者不敢回應,還直接裝出一副醉薰薰的模樣。

「你不要再裝了,我已經知道我媽媽的遺體,還在停屍房。」

俞瑤徑直開口,滿臉悲愴地說道。

眼鏡男都懶得再裝了:「你知道又如何?」

「你媽媽在我們醫院的醫療費,一直是盛總在出,你都沒有掏過一分錢。」

「既然盛總要我們將你媽媽的屍體存放在停屍間,也願意付停屍費,那就只有他才有資格領取你媽媽的遺體。」

「我也不妨實話告訴你,盛總特別交待過,絕不能讓你領你走你媽媽屍體。」

「所以,本着誰給我們醫院錢我們就幫其辦事的原則,就算是你媽媽,你也絕不可能領走她的遺體。」

俞瑤也毅然道:「既然你承認了,那今天誰也不能阻止我領走我媽媽 。」

眼鏡男鄙夷地看着俞瑤:「就憑你跟你帶來的這幾個人?」

「我們醫院的安保,可是天狼武社的人負責,個個都是武者。」

「你們要是敢領走你媽媽屍體,我保證讓你們豎著進來,橫着出去。」

姜塵一直沒說話,就是有意培養俞瑤。

現在對她的培養,也就是激勵其心志。

她的表現讓他很滿意,以她的能力基本也就只能到這裡了。

「你既然是我的妻子,我的人你自然可以隨便吩咐。」

姜塵徑直就對俞瑤,溫和地說道。

「許大哥,幫我先打落他滿口牙。」

俞瑤聽到這話,徑直就看着最為魁梧的許際說道。

她話音落地,本就有些沉默寡言的許際,徑直就閃身而出。

在眼鏡男還沒反應過來時,就已經到其身前。

左手扣住他的衣襟,右手就左右開弓,一記記耳光狠狠地落下。

打得眼鏡男慘叫連連時,嘴裏不斷吐血,也吐出了顆顆白牙。

雖然是惡狠狠地在扇眼鏡男的耳光,但許際並沒有動用任何實力。

否則,以他的修為,只需要使出一成力,就能打爆眼鏡男的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