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甜寵!禾禾她暖爆了
甜寵!禾禾她暖爆了 連載中

甜寵!禾禾她暖爆了

來源:google 作者:白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安澈 現代言情 蘇文禾

雙向奔赴+暖心甜寵、性格像狼崽子的少年遇上乖巧土妞一次撞擊,蘇文禾第一次露出她的本性,脾氣暴躁嘴不饒人但在看見墨安澈受傷時,她簡直溫柔極了一次又一次,將這個缺乏安全感的少年拉在她懷裡墨安澈已經完全接受眼前這個喜怒無常,又調皮搗蛋,又暖人心窩的蘇文禾他想把她娶回家藏着展開

《甜寵!禾禾她暖爆了》章節試讀:

胡一寧神發發地靠在蘇文禾的耳邊,壓低聲音道。

「我聽說,他可是京都來的,他的爸爸為了他,把咱們這個學校給收購了,就老有錢了。」

蘇文禾:…寧寧好可愛。

話音剛落,旁邊嗤的一聲。

胡一寧立馬抱緊蘇文禾,入秋的天氣,明明穿一件長袖剛剛好,可為什麼她覺得涼颼颼的。

蘇文禾摸了摸胡一寧浮起來的雞皮疙瘩,對墨安澈道。

「你醒了?去辦公室,班主任找你。」

誰知,他頭轉到另一側,悶悶道。

「不去。」

蘇文禾:……哎喲我這暴脾氣。

蘇文禾拉開胡一寧像八爪魚一樣,黏在她身上的手,氣沖沖地把墨安澈拽起來。

「快點去,等一下又要上課了!」

胡一寧在旁邊手舞足蹈,心提到了嗓子眼兒。

胡一寧:禾兒呀……咱能不能輕點……

墨安澈暗自翻了個白眼,在心裏直吐槽:切,就她這個土妞還能拽的起我?又矮又土。

他邊想邊繃緊身子,另一隻手在她們看不到的地方,死死抓住桌子的一角。

蘇文禾雙手捏住墨安澈的胳膊,隨着她一用力。

咔的一聲。

桌角的一個邊邊,一小塊木頭,正呆在墨安澈通紅的手上。

……

蘇文禾一臉錯愕:我剛剛,沒有拽那個桌角吧?

拽也不可能只拽那一點。

班裡僅剩的幾個同學齊齊回頭:嗯?新同學這是,對桌子不滿意?

墨安澈:草…這土妞力氣怎麼這麼大。

他當即立斷,丟掉手中的邊邊,若無其事地走出教室。

叮鈴鈴叮鈴鈴——

上課時間到,最後一節課,胡一寧走到講台上,拿起語文書,帶領同學們朗讀課文。

蘇文禾走到角落,撿起邊邊。

她在墨安澈桌子那裡比了比:……應該還能貼上去吧?

放學後,蘇文禾從書包里掏出520膠水,擠在木屑邊邊上,抹勻後,貼住。

持續個十秒,鬆開手後,邊邊已經牢牢粘在上面。

班裡只剩蘇文禾一人,胡一寧已經在食堂了,她收拾收拾準備過去。

這時,墨安澈走進教室。

蘇文禾一眼就看到他臉上的巴掌印,觸目驚心。

當墨安澈看到蘇文禾那一刻,腳步一頓。

這個時間,怎麼還有人在。

墨安澈慌忙低下頭,他不想讓別人看到他落魄的樣子。

他迅速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將自己窩緊。

蘇文禾抿了抿嘴,沒說什麼,起身朝教室門口走去。

在她走出門口的那一瞬間。

她遲疑了。

蘇文禾轉過身子,看過去,心好像被針扎了一下,有點疼。

昏暗的教室,墨安澈孤零零地趴在桌子上。

好慘一男的。

她靠在門邊,雙手交叉。

「喂!新同學,你有沒有不喜歡吃的?」

墨安澈聽到她的話,愣了一下,緩緩抬頭。

蘇文禾弔兒郎當的站姿和她的相貌,實在違和。

墨安澈心一暖,一想到自己沒有飯卡。

他默了默,道:「不用了,我不餓。」

食堂里,蘇文禾看着眼前豐盛的飯菜,夾起一塊紅燒肉,吃進嘴裏,味如嚼蠟。

胡一寧吃得滿嘴油,嘴邊還有一粒米飯,她疑惑地看着蘇文禾。

「禾禾,你怎麼啦?」

平常這個時候,蘇文禾早就吃完了,還會調侃的對胡一寧說。

「小蝸牛,我已經吃完啦!」

蘇文禾乾巴巴地嚼着紅燒肉,腦海中閃過一幕幕墨安澈通紅的雙眼,和臉上那個巴掌印。

突然,她的嘴巴停止了嚼動,把嘴裏的肉咽了下去。

蘇文禾伸手將胡一寧的米粒拿下來。

「寧寧,你先去宿舍,我再打包一份回去班裡,新來的應該沒有飯卡。」

胡一寧點了點頭。

教室里,墨安澈一會兒趴在桌子上,一會兒用手捧着臉,肚子嘰里咕嚕一直響。

好餓。

昨天晚上只喝了酒,什麼都沒吃。

忽然,不遠處傳來腳步聲。

礙於臉上的巴掌印,墨安澈雙手摺疊,額頭搭在胳膊上。

腳步聲越來越近,還有一股肉香味兒……

墨安澈喉結動了動,咽了咽口水。

蘇文禾以為墨安澈睡著了,走近一看,透過手與脖子的縫隙,他的喉結正在動。

額,好大。

「新同學,你睡著了?」

「沒睡的話起來吃飯,餓死我了。」

蘇文禾邊說邊拿出兩個飯盒,開蓋擺好。

聽到是她的聲音,墨安澈抬起頭,獃獃地看着蘇文禾,細長的眼睛此時,有點茫然。

她不是走了?怎麼又回來了。

蘇文禾看向懵圈的墨安澈,眉眼掛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你怎麼看起來這麼傻。」

墨安澈聽到這句話,回過神來,隨即皺起眉頭。

「說誰傻呢你,信不信我揍你。」

蘇文禾忍不住調侃道:「哎喲,還揍我,先吃飯吧你!」

墨安澈將頭撇到旁邊:「不吃。」

他說完又不自覺地咽了咽口水,肚子還不切實際地打響。

咕——

噗嗤一聲,蘇文禾毫不客氣地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哈哈!」

剛笑出來她就受不了了,手軟腿軟的,連忙往嘴裏扒飯。

這時候她可顧不上蘇諾兮教給她的禮儀。

這是她第一次,在別人面前扒飯。

墨安澈抵不過肚子的造反,吃前還不忘嘴硬一句。

「等我吃飽了再揍你。」

蘇文禾翻了個白眼:幼稚。

整個教室,只剩下輕微嚼東西的聲音,和漂浮在空氣中的飯菜香。

二人吃着飯,像是談好的一樣,都不約而同安靜下來。

吃過午飯,蘇文禾拉開窗帘,打開窗戶,散散味兒。

沒過一會兒,教室又恢復以往的寧靜。

蘇文禾從書包里拿出一塊棉布,沒吱聲,直接往墨安澈臉上一貼,另一隻手拿着一個冰的礦泉水捂上去。

「敷一敷,下午有體育課。」

粗糙的觸感緊接着傳來一陣冰涼,臉上的火辣好似被降低,墨安澈的心好像被什麼東西一點一點填滿。

她這是,關心我?

少女細膩白皙的手,有一股淡淡的玉蘭花香。

湊近看,蘇文禾的皮膚真的很好,在這個狂長痘的年齡,她的肌膚沒有一點坑坑窪窪。

墨安澈不由自主地握住蘇文禾的手。

她的手很修長,中指還有一點老繭。

很暖。

兩隻修長好看的手搭在一起,像藝術館內的薄玉,完美至極。

蘇文禾被他冰涼的手冰得一激靈:「你的手怎麼這麼冷。」

「拿好了。」說完她鬆開礦泉水瓶。

蘇文禾拿着保溫杯走向飲水機,用熱水裡里外外淋過一遍後,再接了一杯溫水。

她坐在自己的位置,面向墨安澈。

「喝,杯子我洗過了。」

擔心他有潔癖,不緊不慢地補上後面那句話。

墨安澈從沒被人這樣對待過,在他之前所在的學校,跟在他身後的人一大把,但在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時,眼前看到的只有無窮無盡的嘲笑和厭惡。

他有些不知所措,蘇文禾讓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

可能是那巴掌把墨安澈給打懵了吧。